•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百年百部红色经典系列:第一辑(套装共20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4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重温红色经典,缅怀先烈,传承革命精神,弘扬爱国主义! “百部红色经典”系列丛书为献礼建党100周年专门设计,收入作品皆为名家名作。
《中国制造》 《人民的名义》原著作者周梅森代表作!献礼建党100周年,荣获国家图书奖、“五个一工程”奖等重要奖项!
《激情燃烧的岁月》 同名影视剧 8 大卫视联合放送,热播数年!作者石钟山数次荣膺飞天奖、金鹰奖、“五个一工程”奖!
《党费》 著名军旅作家、红色影视剧《闪闪的红星》《四渡赤水》编剧王愿坚经典作品集!
《小游击队员》 红色影视剧《闪闪的红星》《四渡赤水》编剧王愿坚经典作品集!
《两个小八路》 讲述峥嵘岁月里英雄少年的热血故事,传递烽火硝烟中的智慧与勇气!
《敌后武工队》 “保定作家群第一代作家”冯志长篇小说,真实还原“‘五·一’大扫荡”后敌我明暗交锋战事!
《无名高地有了名》 新中国首位“人民艺术家”老舍长篇报告体小说,抗美援朝中比肩上甘岭的老秃山战役真实写照!
《新儿女英雄续传》 延安文学之星孔厥的重要长篇代表作,新中国成立后第一部译介到美国市场的“红色”小说!
《匹马嘶风录》 “民国四大才女”之一石评梅作品选集,书香之家走出的独立女性,一生不舍爱与自由!
《咆哮了的土地》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开拓者蒋光慈的最后一部作品,再现大革命时代底层人民的真实生活,呈现农村革命斗争的伟大力量!
《山雨》 现实主义新发展的标志性著作,展现胶东大地的风云变幻,铺开北方农村的社会画图!
《小城春秋》 丁玲盛赞的革命传奇!荣获“新中国60年卓越影响力的600本书”之一 ,同名电影入选“中国电影90年十大名片”!
《丰收》 鲁迅高评盛赞的作家!再现波澜壮阔的农民运动,鲁迅曾亲自为本书作序!
《十月的阳光》 周洁夫经典军旅小说代表作,再现解放战争中光辉灿烂的一页,展现了人民解放军不屈不挠和舍生忘死的民族精神!
《燕山夜话》 “京味儿”杂文典范之作!讽不正之风,扬社会正气,熔思想性、趣味性、知识性、文学性于一炉!
《雷锋日记》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雷锋二十二年人生历程真实记录。1963 年 3 月 5 日,毛泽东主席亲笔题词“向雷锋同志学习”。
《死水微澜》 “大河小说三部曲”之一,展现特定时代环境中市井人物的情感纠葛!
《上海滩的春天》 熊佛西,中国现代戏剧史上不可磨灭的先驱!展现其个人创作最高水平的戏剧代表作!
《风雨桐江》 本书改编的两部电影《欢乐英雄》、《阴阳界》曾拿下金鸡奖、百花奖、华表奖三大奖项!
《天山牧歌》 新中国首部描写边疆人民生活的诗集!谱写天山南北各族人民紧密团结、共建新生活的优美赞歌

部分摘录:
无名高地有了名 1 短短的,只有二十八天的二月,还没来得及表现什么,就那么匆忙地过去了。
进了三月的门儿,冬与春开始有些一时还胜负难分的斗争:远处高峰上的积雪虽然未见减少,近山山脚下的既像涧溪又像小河的驿谷川却起了点变化:还冻着冰,可是每当晴明的晌午,河中就漾出水来,把冰上一冬的积尘与积雪冲洗开一些,显出些颜色不同的沟沟道道来。春的小出击部队,仿佛是,已突破严冬的一处防线,得到一点胜利。
这条流动在乱山间,没有什么名气,也不大体面的小河,给我们的战士带来说不完的麻烦和困难。小河的一举一动和任何变化都惹起战士们的,特别是后勤部队的密切注意。他们必须随时动脑子想出应付的办法来,而后冒着最大的危险,付出最大的体力劳动,忍受那常人绝不能忍受的痛苦,去执行那些自己想出来的办法。
难怪运输连的一位老班长常若桂,每每这么说:“这条该死的河就是咱们的‘绊马索’!”
虽然这么叨唠,每遇到较大的战斗的时节,常班长可没落过后,总是去要求最艰难的任务,争取立功。是的,这位三十多岁,腰短胸宽,脸扁脖粗,像块横宽的石碑那么结实的老班长并非怕这条“绊马索”,而是想早日消灭敌人,不再教敌人的炮火封锁着咱们的运输线。因此,每逢他在路上遇见电话员谭明超的时候,这一“老”一少必定说几句关于驿谷川的事。
小谭才十八岁。看样子,他并不怎么壮实:细条身子,相当地高;窄长秀气的脸还没有长成熟;特别像孩子的地方是在嘴上,不在左就在右,嘴角上老破裂着一小块,他常常用舌尖去舔一舔。看神气,他可绝不像个孩子。每逢炮弹或敌机从他的头上飞过,他总是傲慢地向上斜一斜眼,然后微笑一下——只有饱经世故的中年人才会这么微笑。“老子不怕!”他心里对炮弹或敌机这么说。
跟常班长一样,他永远不肯落后,哪里的任务最艰难,他要求到哪里去。现在,虽然没有大规模的战斗,他的任务仍然是极艰苦的;他担任驿谷川渡口的查线接线工作。敌人的炮火日夜封锁着这个渡口。空中的和水里的电线随时被炸断,他得去检查修理。他的瘦长的身子上已受过许多次伤。他不但知道电话是部队的耳目,而且保证使这耳目永远灵通。当他看到手上的、臂上的、腿肚子上的伤疤的时候,他会那么老练地一笑,心里说:现在虽然还不是英雄,这些伤疤却是能做英雄的根据。他是青年团员。
他心中的模范人物是每战必定立功的,在驿谷川东边的前沿阵地守备了一百多天,在二月初撤到河西去的一营营长,贺重耘。
像冲破坚冰的春水,青春的生命力量与愿望是源源而来,不受阻扼的。谭明超切盼有那么一天,打个大仗,他给贺营长当电话员。想想看,和英雄营长坐在一处,替营长传达一切命令,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抱着一部步行机,他不仅是部队的耳目,而且是一位百战百胜的英雄的喉舌!这有多么光荣!他的想象使他兴奋得要跳起来欢呼!
一个青年怎可以没有荣誉心和由争取荣誉而来的想象呢!谭明超真的遇见了他所敬仰的贺营长,当一营调到后面去调整的时候。他坚决地、清楚地向营长说出他的心愿,说出他正在练习掌握步行机。
说完,他以为营长也许像敷衍孩子似的敷衍他两句。营长是英雄,到过北京,见过毛主席啊!
哪知道,营长是那么诚恳、谦蔼、亲热,不但注意地听了他的话,而且详细地问了他的姓名、年岁、哪里的人和他的工作,并且鼓励他要在业务上努力学习。至于将来有没有机会带他到战场去,营长不能马上肯定,那要看作战时节,兵力怎样配合;团的通信连是有可能分配到营里去的。“好好地干吧!我记住你的名字!”
出自英雄之口的这些热情恳挚的鼓励,使这青年敬礼的手好像长在了眉旁,再也放不下来。
营长走了两步,又回头笑着说:“我参军的时候比你还小两岁呢!”
这短短的一段情景中的每一个细节、一个微笑、一个眼神,都深深地印在这青年的心里,比任何图画的色彩都更鲜明、线条更细致。从这以后,每逢值班的时候,他不再用以前常进去的小隐蔽洞,而始终在河滩上,紧守着渡口的电话线。小洞子离渡口还有三十来米远,他不愿跑来跑去,耽误时间。干粮随身带着,渴了就嚼一块冰——他纳闷:为什么吃冰还压不住胃火,嘴角依旧烂着那么一小块儿呢!只在拾起不少炸断的碎线的时候,他才跑回小洞,储藏起来。他珍惜那些碎线,像战士们珍惜子弹那样。
黄昏以前,敌人向渡口发了几排炮,炮一出口,谭明超就听得出是哪一种炮和要往哪里打。炮到,他轻快地卧倒;炸过后,他马上接线。地上、冰上、空中(空炸),弹片乱飞,可是他好像会找弹片的缝隙,既能躲开危险,又能紧张地工作。
拾了些碎线,他往小洞那边跑,正遇上几位工兵来搭桥。渡口的木桥是天天黄昏后搭好,拂晓以前撤去,以免教敌人的炮火打烂。
工兵班的闻季爽是小谭的好友,彼此也是在渡口上由相识而互相敬爱起来的。他俩都是湘西人。不过,这倒无关紧要。更重要的倒是二人都年轻,都是团员。闻季爽上过小学,有点“文化”。这并没使小谭疏远他,虽然小谭家里很穷,也没读过书。闻季爽对业务学习非常积极,大家午睡的时候,他不肯睡,还用小木块做桥梁的模型。学习了三个月,他考了第一名。小谭佩服小闻的这股劲儿。心里的劲头儿一样才能是同志。
两个青年相遇,总要抓空儿手拉手地谈一会儿。季爽劝明超努力学习文化,明超劝季爽多锻炼身体:“你的身体单薄点,再加把劲儿,练成个铁打的人!”
季爽没辜负党、团的培养和好友的鼓励。去年初冬,桥被冲断,木头流下去,教一堆碎石头拦住。他下了水,将要到零摄氏度的水,他一口气在水里泡了四十分钟,把木头全捞了上来。事后,他已人事不知,全身冻紫。一位炊事员把他背到暖炕上去,好久,他才苏醒过来。
后来,两位青年又见了面;小谭握住同志的手,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直到嘴唇停止了颤动,他才结结巴巴地说出:“小闻!你,你行!我必须,必定向你学习!”
今天,季爽忙着去搭桥,只怒冲冲地说了一句话:“小谭,什么时候总攻那边?”他向东指了指,“把我炸成八半也甘心!”说罢,就向渡口跑了去。
小谭没来得及回话,只好往小洞那边走,心里有些不高兴,没摸着跟好友扯几句。
刚到洞口,迎面来了常班长,背上背着一箱手榴弹。小谭把碎电线扔在洞里,一步跨到班长身旁:“给我!班长!”
班长的脸扁,眼睛很长,眼珠子总得左右移动好几次才能定住。好容易定住眼珠,他又干又倔地问:“干吗?”
“我替你背!老……同志!”小谭不忍看老班长还背着这么重的东西爬山过水。
“你有你的任务,我有我的任务,小家伙!”班长决定不肯放下背上的负担。
小谭知道班长的倔脾气,所以一方面敬重他,一方面又想调皮一下。“我替你背过去,你不是怕那条‘绊马索’吗?”
老常火啦:“我怕?我打仗的次数总比你认的字多!我愿早早地打一仗,歼灭敌人,不再受这条‘绊马索’的气!我受够了!”
“我受够了气!”是战士们大家都想说的一句话。本来是嘛,驿谷川东边方圆十来里地都日夜被敌人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敌人看得清清楚楚的,枪炮随时向我们打来。白天,这里没有一个人影;夜晚,我们才能活动。我们不怕吃苦,我们可受不了这个气!
小谭虽然口中不说,心里却不能不承认老常的话一点也不错。前些天,他自己不是要求过贺营长带他去攻打敌人嘛,但是,新同志不甘心在老同志面前服软;再说,他深知道常班长心里喜爱他,跟“老头儿”扯扯皮也不算犯错误。“打就打,守就守,我全不怕!全得听!命令反正在这儿,敌人的炮一出口,我就知道它往哪里打!”
“敌人的炮没出口,我就知道!”班长的长眼睁得极大,鼻洼那溜儿显出点要笑的意思,欣赏着自己的俏皮与夸大。
青年的秀气的小长脸红起来。不行,斗嘴也斗不过这个老家伙。认输吧!他岔开了话:“坐坐,班长!桥还没搭好呢。”
仍然背着箱子,班长坐在洞口外的一块大石头上。坐好,他把一双像老树根子,疙疙瘩瘩的手放在膝上。然后,右手用力地拍着膝盖,连说了三声:“够呛!够呛!够呛!”一声比一声高。
连说这么三声,是班长发泄感情的办法。“够呛”是他的口头语,他立了功,“够呛”;他遇到很大的危险,也“够呛”。他十分高兴能说出那么俏皮的话来:“炮没出口……”
“怎么一个人来了?”
“他们在后边呢。他们慌,我稳!”班长的话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难解的。若是说完全了,那就应当是:“后面有好几个人呢。他们一出发就快走,走着走着就喘不过气来,都是山路啊。我呢,始终不慌不忙,所以倒走到前面来了。”
小谭不敢细问,省得班长反击:“你连大白话都听不懂?”对了,常班长就是这么个人:不管吃多大的苦,只要在部队里他就高兴。要是听到一个胜利的消息啊,他就能连喊几十声“够呛”。虽然他的嘴又狠又硬,他可是能团结人。他并不去拍拍这个的肩膀,或隔着老远招呼招呼那个。他的团结方法是永远以身作则。他是共产党员。苦的他吃头一份,甜的他吃末一份。谁要是夸他好,他就顶谁:“难道党员该不好吗?”可是,过一会儿,他会连说三声“够呛”;他知道自己的确是好,而且应当一天比一天好。
东边来了两个人,常班长知道桥必定已经搭好,慢慢地站起来。
“等等吧,他们还没来。”小谭还想跟班长多扯一会儿。
“我丢不了我的兵!你也别丢了你的电线!”班长说的是好话,可是不大好听。
“丢了我的脑袋,也丢不了电线!”小谭也还了句硬的,颇得意。
迎面来的是有名的上士唐万善,常班长认识;还有卫生员王均化,常班长不认识。矮个子,满面春风的上士也参军多年,跟常班长是老战友。常班长本想跟他说两句话,可只用右手大致地敬礼了一下,就走过去。原因:他不认识上士旁边的年轻人;对生人,不管是穿军衣的还是便衣的,他以为一过话就有走漏军事机密的可能!
小谭对刚来的两位都不认识,本想跑下去看看闻季爽。可是,上士先招呼了他。上士每天,据不正确的估计,一个人要说十个人的话。他的兴趣与才能是多方面的。他对管理伙食非常有办法。他刚刚由河东回来,把他办伙食的经验介绍给新换防上去的那些炊事班。在办伙食之外,他还能编写相当好的快板、山东快书和单弦。战士们满意他的伙食,也爱听他的曲艺。假若不是在坑道里,他还会教战士们在春节的时候耍龙灯、踩高跷。现在,他正和王均化讨论怎样改进抢救伤员的方法,好减少伤员的痛苦。他上阵地抢救伤员已有过多少次。
看见小谭,上士马上放下抢救伤员的问题,兴趣转移到电话线上来:“同志,今天又炸断了几处?”
小谭好像也学会了常班长那极端谨慎地保守秘密的态度,只笑了笑,没有回答什么。
王均化虽然很年轻,可是已经参加过战斗,不仅包扎过阵地上的伤员,而且用手榴弹打退过敌人的冲锋。因此,他以老战士自居,喜爱沉静严肃的新同志。他很爱小谭刚才的稳重劲儿。
这时候,被常班长落在后边的几位运输员都赶了上来。天色已十分黑暗。上士赶紧打招呼:“都歇歇吧!要抽烟的可以到洞子里去。”他在任何环境都能很快地想出办法,把大家安排得妥妥当当。
大家不肯停下,怕过一会儿敌人打起照明弹,过桥麻烦。
上士叹了口气:“真!咱们谁都受着这个月白紫花颜色的邪气!我愿意一下子把敌人全捶在那个山包里,一个不剩!”
这些话打到运输员、卫生员、电话员的心坎上,就是下边的工兵也必有同感。
大家一齐向东望了望。除了几颗大星,看不到什么。
他们想望见的就是敌人常常夸口的“监视上下浦坊的眼睛”“汉城的大门”“最坚固的阵地”的“老秃山”。我们管它叫作“上浦坊东无名高地”。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