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生活的艺术 浮生若梦,不妨为欢几何(套装共5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3) 4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浮生六记》是清代沈复的自传体随笔,在清代笔记体文学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共有六篇(《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故名“六记”。 全书以沈复夫妇生活为主线,记写了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和异地泛游的所见所闻。其中,《闲情记趣》写出了作者爱美的心习,《浪游快记》叙尽其浪漫的生涯,而其中尤以《闺房记乐》、《坎坷记愁》为最佳。第一卷自写其夫妇间之恋史,情思笔致极旖旎宛转,而又极真率简易;第三卷历述其不得于父母兄弟之故,家庭间之隐痛,笔致既细。两卷文字刻画出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芸娘形象。全书恬淡从容,简洁明快,凡人真事,娓娓道来,看不到刻意雕琢的痕迹,“人工而归于天然”。字里行间,深厚的文学修养和文字功力是可以感受得到的,无论是写人、叙事还是记景,都很别致。真情实感,加上生花妙笔,成就了一部优秀的文学作品。
《陶庵梦忆》为明张岱的小品文集。它们既是作者个人的生活史,也是一部晚明时期的生活画卷。作者以隽永清新的笔锋,将自己的经历、见闻,景致、人物、习俗等娓娓道来;风景描摹、掌故叙说中又冲溢着一位亡国遗老的沧桑感。 本次出版将其收入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里。约请南大文学院副院长苗怀明老师,以权威版本校勘,出注、翻译,以提供读者一较为精良的阅读文本。
《闲情偶寄》是清初文人李渔撰写的一部包涵词曲、演习、声容、居室、器玩、饮馔、种植、颐养等内容的“寓庄论于闲情”的随笔。自问世以来,即以其生动活泼的小品形式、轻松愉快的笔调而广受读者喜爱。本次推出的选注点评本,选取了原书的《词曲部》、《演习部》的几乎全部文字,《居室部》的大部分文字,及其他各部少量文字,并配以注释、点评及插图,更方便广大读者阅读。
《随园食单》出自乾隆才子、诗坛盟主的袁枚之手,是清代一部非常重要的美食名著。袁枚以随笔的形式,细腻地描摹了乾隆年间江浙地区的饮食状况与烹饪技术。 全书分为须知单、戒单、海鲜单、江鲜单、特牲单、杂牲单、羽族单、水族有鳞单 、水族无鳞单、杂素单、小菜单、点心单、饭粥单和菜酒单十四个方面。在须知单中提出了既全且严的二十个操作要求,在戒单中提出了十四个注意事项。接着,用大量的篇幅详细地记述了我国从十四世纪至十八世纪中流行的 326种南北菜肴饭点,也介绍了当时的美酒名茶。

作者介绍

沈复(1763年12月26日—1832年?),字三白,号梅逸,江苏苏州府长洲(今江苏苏州)人,清代文学家。 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出生于姑苏城南沧浪亭畔一士族文人之家。未参加过科举考试,曾以卖画维持生计,十九岁入幕,此后四十余年流转于全国各地。后到苏州从事酒业。 他与妻子陈芸感情甚好,因遭家庭变故,夫妻曾旅居外地,历经坎坷。妻子死后,他去四川充当幕僚。46岁随清使节出使琉球,47岁到48岁退居故里,49至60岁馆于如皋,61岁后返回故乡并终老于乡。 著有自传体作品《浮生六记》 六卷(后佚两卷),影响甚大。1936年,林语堂曾将这部作品译成英文在国外出版。
李渔(1611-1680),原名仙侣,字谪凡,号天徒,后改名渔,字笠鸿,号笠翁,别号觉世稗官、笠道人、随庵主人、湖上笠翁等。 籍贯金华兰溪(今属浙江),出生于南直隶雉皋(今江苏如皋)。 明末清初文学家、戏剧家、戏剧理论家、美学家。素有才子之誉,世称“李十郎”。 自幼聪颖,及长擅古文词。崇祯十年(1637),考入金华府庠,为府学生。入清后,无意仕进,从事著述和指导戏剧演出。顺治八年(1651),迁居杭州,后移家金陵,筑“芥子园”别业,并开设书铺,编刻图籍,广交达官贵人、文坛名流。康熙十六年(1677),复归杭州,在云居山东麓修筑“层园”。康熙十九年(1680)病逝。 曾设家戏班,至各地演出,从而积累了丰富的戏曲创作、演出经验,创立了较为完善的戏剧理论体系,成为休闲文化的倡导者、文化产业的先行者,被后世誉为“中国戏剧理论始祖”“世界喜剧大师”。一生著述五百多万字。其戏曲论著《闲情偶寄》,以结构、词采、音律、宾自、科诨、格局六方面论戏曲文学,以选剧、变调、授曲、教自、脱套五方面论戏曲表演,对中国古代戏曲理论有较大的丰富和发展。另有《笠翁十种曲》(含《风筝误》)《无声戏》(又名《连城璧》)《十二楼》《笠翁一家言》等。他还批阅《三国志》,改定《金瓶梅》,倡编《芥子园画传》等。
袁枚(1716年3月25日-1798年1月3日),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溪。 清朝乾嘉时期代表诗人、散文家、文学批评家和美食家。 袁枚少有才名,擅长写诗文。乾隆四年(1739年),进士及第,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七年(1742年),外调江苏,先后于溧水、江宁、江浦、沭阳共任县令七年,为官政治勤政颇有声望,但仕途不顺,无意吏禄。乾隆十四年(1749年),辞官隐居于南京小仓山随园,吟咏其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嘉庆二年(1798年),袁枚去世,享年82岁,去世后葬在南京百步坡,世称“随园先生”。 袁枚倡导“性灵说”,主张诗文审美创作应该抒写性灵,要写出诗人的个性,表现其个人生活遭际中的真情实感 ,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为“乾嘉三大家”(或江右三大家) ,又与赵翼、张问陶并称“性灵派三大家” ,为“清代骈文八大家”之一 。文笔与大学士直隶纪昀齐名,时称“南袁北纪” 。主要传世的著作有《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及《随园诗话补遗》《随园食单》、《子不语》《续子不语》 等。散文代表作《祭妹文》,哀婉真挚,流传久远,古文论者将其与唐代韩愈的《祭十二郎文》并提 。
张岱(1597年10月5日-1689年?),一名维城,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陶庵老人、蝶庵、古剑老人、古剑陶庵、古剑陶庵老人、古剑蝶庵老人,晚年号六休居士,浙江山阴(今浙江绍兴)人,祖籍四川绵竹(故自称“蜀人”) ,明清之际史学家、文学家。 张岱出身仕宦家庭,早年患有痰疾而长住外祖父陶大顺家养病,因聪颖善对而被舅父陶崇道称为“今之江淹”,提出过“若以有诗句之画作画,画不能佳;以有诗意之诗为诗,诗必不妙”等观点;于天启年间和崇祯初年悠游自在,创作了许多诗文;于崇祯八年(1635年)参加乡试,因不第而未入仕;明亡后,避兵灾于剡中,于兵灾结束后隐居四明山中,坚守贫困,潜心著述,著有《陶庵梦忆》和《石匮书》等;康熙四年(1665年)撰写《自为墓志铭》,向死而生;后约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与世长辞,享年约九十三岁,逝后被安葬于山阴项里。 史学上,张岱与谈迁、万斯同、查继佐并称“浙东四大史家”;文学创作上,张岱以小品文见长,以“小品圣手”名世。

部分摘录:
《陶庵梦忆》一书各卷篇目的安排看似杂乱无序,实则有着内在的匠心。本卷卷首两篇,一为《钟山》,一为《报恩塔》,从大明王朝皇帝的陵寝和报恩塔讲起,写得如此郑重其事,结合朝代更替的创作背景来看,作者显然是有深意在的。特别是《钟山》的最后一段,将亡国之痛、故国之思表达得十分明显。这一段文字系根据一卷本增补的,通行的八卷本皆删去,可见后来的刊行者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为了避免文字狱,只得割爱。一卷本还有四篇作品不见于八卷本,删去的原因也是因为写得太露骨,担心会引来麻烦。了解这一点,也就可以明白作者创作该书的意图。
作者写报恩塔,目的不在对该名胜各方面的详细描绘,其用意文中说得很明白,“非成祖开国之精神、开国之物力、开国之功令,其胆智才略足以吞吐此塔者,不能成焉”,这才是他真正想说的话。国破家亡之际,“报恩”二字是相当醒目的。
以下各篇所写皆为作者昔日所见所闻,或为奇花异宝,或为亭台名胜,或为民俗绝艺,无不体现着一个时代的繁华,但是转眼之间国破家亡,物是人非,此时的回忆正所谓追忆逝水年华。眼前的凄凉落寞,更衬托出当年的兴盛与欢乐,细腻生动的描绘中可见对往昔岁月的留恋。
就各篇所写内容而言,除了思想艺术方面的成就,还有很高的认识价值,作者所写,无论是物还是人,都达到了极致,明代文化之辉煌之灿烂,令人惊叹,尽管作品有刻意美化的成分在。
以下对卷一其他各文进行简要评述:
《天台牡丹》:所写确实是稀见的牡丹品种,难怪大家看得如此神圣,还搭台演戏,挺当一回事。这样也好,无人敢犯,“花得蔽芾而寿”。
《金乳生草花》:金乳生所建园亭为亦园,据明祁彪佳《越中园亭记》记载:“在龙门桥,主人金乳生。植草花数百本,多殊方异种,虽老圃不能辨识。四时烂熳如绣,所居仅斗室,看花人已屦满户外矣。”可与本文对读。
《日月湖》:作者在《越山五佚记》一文中也谈到平泉木石一事:“昔李文饶《平泉草木记》:以吾平泉一草一木与人者,非吾子孙也。文饶去不多时,而张全义与其孙延古争醒酒石,而致杀其身。平泉胜地,亦遂鞠为茂草,文饶所属之言,问之谁氏?故古人住宅多舍为佛刹,如许玄度之能仁,王右军之戒珠,至今犹在。苏子瞻以吴道子四菩萨画板舍僧惟简曰:‘若得此,何以守之?’答曰:‘吾盟于佛,而以鬼守之。’人苟爱惜平泉,亦当赠以此法。”读此可知作者感慨之所在。
《金山夜戏》:夜深人静,突然锣鼓喧天,唱起夜戏,可以想象僧人们惊愕、好奇的表情。听了一场没头没脑的戏,如堕雾中,确实弄不清到底是人、是怪还是鬼。在作者,实际上看了两场戏,演出的是戏,在外围观的僧人们不自觉地也配合着演了一场戏。作者举止,颇有魏晋风度。
《筠芝亭》:繁华的好处,人人理解,简约的妙处,未必个个明白。只要营构得当,恰到好处,一亭足矣。
《砎园》:得水之力、之神、之趣,且安顿巧妙。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观,难怪两位老先生有置身蓬莱之感。
《葑门荷宕》:农历六月二十四,相传是荷花的生日,按苏州当地的民俗,这一天全城男女老少都要到荷花宕赏荷。该文描绘了当年的盛况。
《越俗扫墓》:“填城溢国”的扫墓盛况转眼间变成“收拾略尽”的“萧索凄凉”,“物极必反”一语后有多少难以言说的感慨和忧伤。
《奔云石》:《西湖梦寻》卷四“小蓬莱”一则写作时间当在本文之后,其结尾一段写得颇为凄凉,兹引于下:“今当丁酉,再至其地,墙围俱倒,竟成瓦砾之场。余欲筑室于此,以为东坡先生专祠,往鬻其地,而主人不肯。但林木俱无,苔藓尽剥。奔云一石,亦残缺失次,十去其五。数年之后,必鞠为茂草,荡为冷烟矣。菊水桃源,付之一想。”
《木犹龙》:作者另写有《木寓龙》一诗,诗序中说:“先君子有木寓龙,生于辽海,形如蹴浪,命岱赋之,因用东坡《木假山》诗龙。”可与本文参看。
《天砚》:作者的这位堂弟果然是位行家里手,懂得璞石的价值所在,只是得来的手段不够光明正大。
《吴中绝技》:其他版本的最后一句皆作“技也而进乎道矣”,与“技也而进乎技矣”相比,显得平实且缺乏韵味。
《濮仲谦雕刻》:清宋琬在其《竹罂草堂歌》一诗中这样描写濮仲谦的技艺:“白门濮生亦其亚,大朴不斫开新硎。虬须削尽见龙蜕,轮囷蟠屈鸱夷形。匠心奇创古无有,区区荷锸羞刘伶。妙制流传真者少,何侯得之为异宝。”可为本文之补充。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