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玉森画廊的客人-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6) 131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他们看似为艺术而来,却在关于尊严的博弈里受挫……
《罗摩桥》作者郑辰最新小说
刻写中国移民的日本经验,日本社会的荒诞真实。
玉森画廊的石井先生每月都要接待好几批来自中国的游客,全因画廊代理了一位声名在外的艺术家——擅长制作日本武士塑像的野口。这次找上门来的中国人杨哲,看着邋遢,穿得像东电工人,长得也像。不会是那种花几百万日元买艺术品的人吧?
石井告诉杨哲:近期他们会在东京艺博会(Art Fair Tokyo)上出售野口的作品。预约出席的买家很多,届时遵循先到先得原则。
为收下武士塑像,杨哲和秘书小金算是卯足了劲:他们申领了艺博会的贵宾券,事先考察了玉森画廊在展厅的位置,顺利成为本届艺博会第一、第二名入场的客人。
石井先生却“出尔反尔”,一口否决了先到先得原则,让杨哲和其他买家猜拳,胜者方可拿下塑像。输掉猜拳的杨哲对此耿耿于怀,决定伸张自己的权益。在与“假想敌”石井斗智斗勇的过程中,杨哲发现了日本人、日本社会的罕见面孔……

作者介绍

郑辰,曾用名郑宸,80年代出生于北京,青年艺术家,小说家,现旅居日本。著有《玉森画廊的客人》、《罗摩桥》、《三个胡安在海边》等。

部分摘录:
1 从便利店买回三明治不久,听到门铃响起,接着是美奈子迎客的问候,登门的不是东京人,听口音也可能不是日本人,这再正常不过,石井每个月都要接待几批中国游客,只因画廊代理了一位声名远播的年轻艺术家,做武士塑像的野口。石井没急着迎出去,只是站在门口偷听,来访的是两个人,表明来意的是年轻的那个,另一个话不多,年轻人称他杨先生,他似乎不懂日语,只偶尔道谢,听声音与自己年纪相近。
果然,他们为野口而来。石井冷笑,他接待过太多这样的客人,为见到原作花言巧语,不经许可便上手把玩,而后就此消失,玉森几乎沦为景点,他开始后悔搬到骨董通[1],终究太靠近繁华。为避免麻烦,上个月他命美奈子拒绝所有陌生人的请求:抱歉,目前画廊里没有野口先生任何作品。
当然,这是撒谎,此刻办公室的储物架上就藏有六件,其中三件留在明日东京国际艺术博览会售出,剩下三件也早有归属,六十厘米高的归练马美术馆馆藏,两件三十厘米高的,一件归瑞穗银行,一件归儿玉画廊主那须信弘先生。这些才是不能得罪的机构和人,识别他们,准确排名,对于石井至关重要,手握野口之后更不容有失。至于那些自己找上门、动机不纯的人,早已不必亲自去见。可是今天,美奈子却反常地没有打发那两个人,而是来敲自己的门。
就这样,石井被迫与他们见了面。各自介绍,石井,美奈子,杨哲,小金。正当满脸堆笑的石井盘算着如何打发这两个中国人的时候,美奈子却自行跑去沏茶,这意味着石井不得不邀他们多坐一会儿。会客室不到四坪,三个人挤进去就满了。小金再次表明来意的同时,杨哲直勾勾地打量这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日本人,同样灰白的头发、皱纹的分布……却精神许多,容貌一丝不苟。这人不好打交道,不知为什么,他这样想。等茶,为避免尴尬,石井从办公室取来一件野口的作品,拆封,摆在桌子中央。杨哲把头探到塑像跟前,感叹着,精致,漂亮。
石井借机隐蔽地观察杨哲,太邋遢,穿得像东电工人,长得也像,皮肤粗糙,暗淡的黄褐色,一头灰发颓废地趴在头皮上,刚摘掉安全帽似的,这不像会花几百万日圆买艺术品的人吧?石井努力回忆七年前唯一一次作为参展方受邀出席香港巴塞尔[2]的经历,展会上遇到的中国富人和他不同,这让石井断定眼前这位只是路过的游客。
“我真的很高兴,你们光临玉森画廊,也很高兴你们喜欢野口先生的作品。”
杨哲随口用中文应着,客气,客气。
小金将这句翻译成,请多关照。
“请问二位来自哪里?”
“香港”。
小金诧异地看了杨哲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撒谎。
“香港巴塞尔每年都会请我们画廊过去参展,我很喜欢那里,也非常期待您能成为我们画廊又一位香港的藏家。”
美奈子端着茶盘走进来,躬身将杯垫摆在小金面前时,溪流般的长发拂过他放在桌上的手,他偷着望向正低头认真摆正茶杯的她,齐刘海漂浮起来,一张精巧的面孔全然暴露。美奈子,他暗自重复,整间画廊唯一能感受到的美。
“杨先生,您是怎么知道我们玉森画廊的呢?”
“野口啊,小金帮我查到是你们在代理他。话说,以前一直没注意过你们画廊。”
“说起来,我们的店面确实不怎么起眼啊。”
“我很喜欢逛这条街,几家古董店都不错。”
提到古董店,石井的脸僵了一下,但迅速恢复假笑的模样。
“对,是这样,应该有将近十家古董店,都开在这里很久了,看来杨先生是行家啊。”
“信誉都不错,我也是他们的常客了,山崎你认识吗?山崎彬。”
石井先假装思索,随后惭愧地摇头。
“就是离你们最近的那家古董店老板,我们很熟。”
这点杨哲没撒谎,他确实是这条街上古董店里的常客,尽管这里的货都不便宜,但保真,放眼东京,能做到这点的,在杨哲印象中,也只有银座的秋华洞了。对于他这种半路出家的收藏者而言,保真的诱惑力难以抵挡。
“看来我猜对了,杨先生真的是个重要藏家呢!”
石井口是心非地说着恭维话。
“这条街上还有两家画廊我也经常光顾,一家叫无人岛,都是动漫什么的,我不太懂那些。”
“主要卖著名漫画家和插画家的原稿,”小金帮腔,“还有些限量版的怪兽手办。”
石井一知半解地点头。
“虽说不懂吧,可每次也进去看看,随便买点什么,也算没被年轻人落下,再说还有这小子帮我挑,他知道该买什么,空山基?森口裕二?”
说着杨哲望向小金,他认定小金在这方面不是外行,但时间一久还是有所警惕,不知小金的选择是否完全出于个人偏好。做一个聪明人是杨哲的坚持,至少初到日本还不曾失误,买房,买家具,买古董。然而,此时他不会料到,那纪录已经终结在半小时前迈进玉森的那一刻。
“还有一家画廊,叫……”
“新生堂!”小金接话。
“这个我知道,开在这条街上二十年了。”
“对,我很喜欢他们代理的一个叫大森晓生的艺术家。”
“欸,我认识大森先生,很有名望,他的作品真的很厉害,不过价钱也很厉害啊。”
“我买过他三件木雕作品。”
“厉害。”
“其中我最喜欢的是一条灰蛇缠在镜框上。”
“对,是这样,大森先生雕蛇很拿手。”
“那面镜子现在还挂在我赤坂的公寓里。”
“欸?杨先生已经在东京买了房子?厉害啊,杨先生,而且还是在赤坂,我可是住不起那里的,杨先生真是个有钱人啊。”
“不光在东京,和歌山、京都,也买了两处房子,你去那边玩,可以住我那里。”
“欸?!”石井惊叹,拍着胸口,“和歌山,我就是和歌山人!”
似乎说到这里,石井才真正来了些对话的兴致。
“是吗?那更欢迎了。”
石井双臂撑住膝盖,半鞠一躬。
“杨先生方便透露您和歌山房子的大概位置吗?”
“和泉市郊,大阪府跟和歌山县交界的地方。”
“离我的老家很近啊!”
“你还有家人住那儿吗?”
“一大家子呢……”,石井一顿,脸色稍显阴沉,“再冒昧地问一句,您为什么会在那里买房呢?我是说,很多日本人都不见得知道那里呢。”
“阴差阳错,先是在京都买了庭院,然后中介推荐了那里,说我肯定喜欢,抽空去看了一眼,果然不错,房子大,院子大,院里都是樱花,环境也好,而且便宜,才四亿多,不知道你听说过北京的房价没有,这些钱只能买一套还凑合的公寓。”
说到这里,杨哲停了一下,意识到该拿香港举例。
“但我真正想买的,其实是那附近的一个码头。”
“游艇城?”石井将信将疑,却还是赞叹,“厉害,那可是一笔大买卖啊!”
“不过那边已经犹豫很久了,卖不卖不给准信儿,等得心烦。”
“我不清楚外国人能不能购买日本的码头,请杨先生多去了解,不要因为误会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已经了解得很清楚了,问过交通部港湾管理科的人,问过当地港湾局的人,日本的码头可以卖给外国人,你们的法律没拦着。”
“原来是这样,那么码头属于政府还是个人呢?和地方政府打交道确实需要耐心。”
“个人。”
“哦,日本人是这个样子呢,做决定很慎重。如果您需要的话,我的妹夫久保先生兴许能帮上忙,他是县议员。”
“……不用,不用,再等等看。”
石井暗笑,恭敬地点头。
美奈子回来倒茶,还端上一盘饼干,俯在石井耳边低语两句便再次离开。
安静片刻,杨哲突然指着桌上那件作品。
“把这件卖给我吧!”
石井嘴里发出“咝”的声音,将头歪向一侧。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件是练马美术馆预订的,野口先生的作品基本上做一件卖一件。”
见杨哲面露不悦,石井立刻转移话题。
“杨先生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野口先生的呢?而且,杨先生为什么想要收藏野口先生的作品呢?”
“那要从和歌山的庭院说起了。”
石井好奇地望着杨哲。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