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双鸟渡-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6) 1296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 后现代主义文学的滥觞之作
★ 荣膺首届都柏林“一城一书”
★ 会集爱尔兰全明星阵容(布伦丹·格利森 × 多姆纳尔·格利森 × 迈克尔·法斯宾德 × 科林·法瑞尔 × 基里安·墨菲),同名改编电影紧张制作中
★ 20世纪最佳英文小说100种(读者票选)| 美国《现代文库》 1999年
★ 1923年以来最佳英文小说100种 | 美国《时代》周刊 2005年
★ 后现代主义必读书目61种 | 美国《洛杉矶时报》 2009年
★ 史上最佳英国与爱尔兰小说20种 | 英国《每日电讯报》 2014年
★ 史上最佳英文小说100种 | 英国《卫报》 2014年
★ 狄兰·托马斯、格雷厄姆·格林、安东尼·伯吉斯、约翰·厄普代克、威廉·特雷弗、唐纳德·巴塞尔姆、库尔特·冯内古特、威廉·加斯、吉尔伯特·索伦蒂诺、伊什梅尔·里德……顶礼膜拜的小说大师
*********************************************************
《双鸟渡》出版于1939年,是爱尔兰作家弗兰·奥布莱恩的代表作。在这部天才般的元小说作品中,奇思妙想、神话传说、讽刺闹剧和胡言乱语交织在一起,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小说讲述了一个生性懒散的都柏林年轻大学生,和他严厉古板的叔叔住在一起。他嗜酒成癖,喜欢长时间赖在床上,没事就搞搞创作,编一堆天花乱坠的故事。这学生塑造了一个二流作家的形象,作家拙劣的创作引起了笔下人物的不满,这些桀骜不驯的角色群起反叛,倒霉的作者为此吃尽了苦头。
古人和今人在书中次第登场,人类和精灵在这里穿梭翱翔,传说和现实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交缠碰撞,成就了一场后现代主义的狂欢——《双鸟渡》既是对爱尔兰文学宝藏的一次谐趣模仿,也是对现代都柏林社会的一番精彩描摹,足以同乔伊斯的《尤利西斯》相提并论。

作者介绍

弗兰·奥布莱恩————————作者
(Flann O’Brien,1911—1966)
本名布莱恩·奥诺兰(Brian Ó Nualláin),爱尔兰小说家、剧作家、讽刺作家。出生于北爱尔兰蒂龙郡斯特拉班市,毕业于都柏林大学学院,供职于都柏林地方事务部,并以笔名“迈尔斯·纳·戈帕林”(Myles na gCopaleen)在《爱尔兰时报》上长期开设专栏,撰写讽刺性文章。作为后现代主义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奥布莱恩与乔伊斯、贝克特并称为“爱尔兰现代文学三杰”,以其荒诞、幽默、讽刺、戏仿的独特风格,为后世留下了《双鸟渡》《第三个警察》等不朽经典,直接影响了唐纳德·巴塞尔姆、库尔特·冯内古特、吉尔伯特·索伦蒂诺、伊什梅尔·里德等小说大师的创作。

部分摘录:
第一章 我先往嘴里填了足够嚼三分钟的面包,才把五感闭合,躲入自己头脑深处,把眼神放空,脸上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我认真思考着我业余文学创作的主题。一本书只有一种开端和一种结局,这种安排我可不赞成。一本好书可以有三种截然不同的开端,其内在联系只有作者本人心里清楚;同理,结局有三百种都行。
三种不同开端示例——开端一:恶灵[2]麦克菲里梅是个妖魔,他坐在冷杉林间自己的小屋里,思考着数字的性质,并把奇数、偶数区分开来。他坐在他的双折板前——这是一种古老的双联对开刻写板,开面涂着蜡,留着长指甲的糙手里玩着一只溜圆的鼻烟壶,嘴上借着豁牙缝儿吹出一首优雅的谣唱曲。他是位彬彬君子,因待太太不薄而受人敬仰——他太太是卡洛镇克里根家[3]的千金。
开端二:看相貌,约翰·弗里斯奇先生并无稀奇之处,但他却有个世间罕见的特点——打娘胎落地时就已二十有五,生前事他还记得,却因缺乏亲身经历而说不出个所以然。他一口牙生得齐整,却染了烟渍,两颗臼齿补过,左犬齿有蛀牙的危险。他在物理学方面知识有限,最多能说出波义耳定律和力的平行四边形定则。
开端三:芬恩·麦库尔[4]是爱尔兰古时候一位传奇英雄。他虽说内心不够强大,但身体发育极好,体格过人。他一方大腿有马肚子那么粗,到小腿那里细下来也跟小马驹的肚子一个围度。一座屁股有多宽,容得下百十个寄养孩儿[5]打手球,拦得住千军万马过山口。
嘴里正嚼的面包皮硌着了我一颗后槽牙。牙一疼,我才恢复了对周围的感知。
可惜了,我叔叔说,你学习不够用心。老天有眼,你爹挣钱挣得辛苦,全都拿来供你读书了。你倒是说来听听,到今天,你翻开过一本书吗?
我阴沉着脸打量我叔叔。他叉子上扎着一条熏肉,熏肉底下还垫着一块面包皮;他举着这一堆吃食停靠在张开的嘴边,看意思还要接着审我。
描述一下我叔叔:红面庞、小豆眼、西瓜肚;双肩肥厚,双臂郎当,走起路来活似猿猴;蓄一部大胡子;现任健力士酒厂文员,职级三档。
我翻开过的,我答道。
他把叉子尖伸进嘴里又撤出来,粗鲁地咀嚼着饭食。
家中所用熏肉品质:低,一先令两便士一磅的货色。
是嘛,他说,我就没见你看过书。我就没见你学习过一回。
我都在卧室学,我说。
不管人在不在里面,我总把我卧室的门锁上。这样一来,我的行踪便不太容易被人掌握;天气不好的时候,我可以整日在床上度过而不必惊动我叔叔,让他以为我上学去了。在沉思默想中生活最符合我这人的性格。我已经习惯一躺几个钟头,在床上一边思考一边吞云吐雾。我连外衣都很少脱,我那身便宜西装已经不堪重负,不过我发现只要在出门前拿粗鬃刷子一通猛刷,衣服的状态就能恢复些,但刷不彻底的,是缠在我身上的一种诡异的卧室味儿——我朋友和一些熟人对此常有些议论,有时是为了逗乐,有时不是。
你现在这么喜欢你的卧室啊,我叔叔还在说。你就不能在饭厅这里学吗?这里又有墨水,又有那么好的一个书架放你的书。你这孩子真行,学习也搞得像守着多大个秘密。
我的卧室安静又方便,还放着我所有的书。我更喜欢在那儿学习,我答道。
我的卧室挺小,照明也不怎么样,但一切我认为人离开就活不了的东西它几乎都有——我的床、一把我很少坐的椅子、一张桌子、一部盥洗台。盥洗台底下有一层我放了些书,每本都被普遍认为是有志理解当代文学真性的人必读的作品。我这小小一架藏书里有乔伊斯,也有人人都读的英格兰大文豪赫胥黎。我的卧室里还有几件实用性大过装饰性的瓷器。我隔天刮胡子要照的镜子属于沃特金斯-詹姆森-匹姆酒厂赠品一类的货色,镜面上还简单印着几行字,打出该厂专营的淡啤酒牌子,我现在已经能非常熟练地在字里行间找到自己的脸了。壁炉台上供着一套四十卷鹿皮封《艺术与自然科学纲要》,是巴斯一家颇有名望的出版社于1854年出的,一卷售价一基尼。这套书老当益壮,胸怀一腔知识的好种子,毫无遗漏,毫不腐坏。
我知道你在卧室里都是怎么学习的,我叔叔说。就你在卧室里那学习法儿,去他妈的吧。
我对此表示否认。
否认的性质:无言的,只是一种姿态。
我叔叔把剩下的茶喝干,将杯碟往熏肉盘子中心一摞,表示他饭已经吃好了。随后,他祈祷并坐了一小会儿,嘴往里抽气,发出“嘶嘶”的声响,这是在努力把嵌在假牙缝里的饭食吸出来。罢了,他瘪起嘴来,咽下去点儿什么东西。
像你这么大的男孩子,他终于发了话,就甘心这么懒惰——天知道走出家门走入社会的时候会碰上什么?话说回来,我也想知道,这社会将来会变成什么样,我真想知道。你倒是说来听听,到今天,你翻开过一本书吗?
我每天都翻开好几本书,我答道。
你翻开个屁,我叔叔道。哦,我可知道你猫在卧室里都捣鼓些啥。你觉得我傻,我没那么傻我告诉你。
他从桌旁起身,往门厅去了。人走了,还把声音传过来惹我心烦。
你倒是说来听听,我礼拜天穿的裤子你熨好了吗?
我忘了,我说。
什么?
我忘了,我嚷道。
好吧,你真棒,他嚷回来,你可真够棒的。哦,我就知道你准给忘了。主啊,低头看看此时此地的我们,可怜可怜我们吧。你今天还忘不忘?
不会的,我答道。
他打开厅里门的时候,嘴里低声念道:
主啊,求你拯救!
门砰然撞上,我的气也随之消了。我吃完便饭就回了卧室,凭窗站了片刻,观望午时楼下街景。低云之下,雨正轻缓地落着。我点了根烟,从兜里取出一封信,打开读了起来。
萨福克郡纽马克特镇[6]魏文宅V.莱特来函:V.莱特,赌马客的朋友。敬爱的朋友、会员,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当得知一些具有竞技精神的客户并未因时运“不济”而对我失去信心,我深感欣慰。“赏金皇后”的表现确实令人大失所望——不过也有很多人认为她是和领先的马同时到达终点的,这些后面再同您细讲。从1926年起我发布信息就使用这个地址,从未变过——了解这一点的人若还因一时背运离我而去,才真是“莫名其妙”。既然跑输的马您都已经押过了,何不“再搏一把”,从赢家身上大赚一笔——现在轮到咱们了。已经过去的事情讲够了,让我们谈谈即将发生的。我收到激动人心的消息:有几位同行计划搞一次大的,用的都是上个月一直没出场的畜生。通过可靠渠道得来的消息,赌注起码5,000英镑。这匹马会在恰当的时机混进去,交给恰当的骑手,只要您“当机立断”,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您的庄家准会大吃一惊。我的客户只需汇款6便士并附上邮资已付的回邮封两个,我就赠送这条三星级可靠情报,到时候赢它个百年不遇,之前走的背字儿一笔勾销。当马儿冲过终点,赏金飙高,咱会感觉像是“打了个挺”。以上便是我本周唯一的三连胜预测,老朋友们都知道,我极偶尔才发来的情报全都是“好料”。行动起来吧!祝您好运,您的同道中人V.莱特。订购单。收款人:V.莱特,赛马通讯员,萨福克郡纽马克特镇魏文宅。请凭此单据从邮局领取英镑先令便士,以期收到您独家提供的本周四三星级情报,并保证在收到情报后汇上余款补足一先令。姓名。地址。青少年或在校大学生勿扰。以上即要务,祝您赢出人生新高度。又及。您的朋友威尔尼。
我把这封信仔细塞进右屁股兜里放好,便爬到我床上的温柔乡里,调整好后背的位置,姿态慵懒,整个身体呈水平状。我合上眼,右眼睑发炎微痛,回到我内心所主宰的世界。有那么一会儿,眼前只有彻底的黑暗,大脑机能停止运转。窗户透进来的一方光芒在我上下眼皮连接处微微透亮。一本书只有一个开头,这种定则是我无法接受的。又过了一会儿,爱尔兰古时候的英雄芬恩·麦库尔从阴影里走到我面前。大腿粗壮的芬恩,双眼睡沉沉的芬恩,收获节[7]那天能跟穿着紧身褡的少女们绞尽脑汁下一上午棋的芬恩。
本人对芬恩·麦库尔及其手下战士描述的打字稿节选,作为在古代神话方面幽默或半幽默的一次尝试:在您所有的音乐里,科南[8]问道,您认为哪首最美妙?
且听我道来,芬恩答。麾下七军,齐集平原,凄风冷冽,自其间萧萧吹过,我听来太美妙。宫殿里,圣杯底砰然落台面,余音袅袅,我听来美妙。我爱听鸥鸣、鹤唳,我爱听特拉利[9]的涛声、米拉[10]三子的歌喉和麦克鲁格[11]的口哨。我也爱听离别人呼喊、五月杜鹃啼。我爱听恩雅平原[12]上的猪哼叫、卡拉的公鹿怒号、德里尼什岛[13]上法翁[14]絮絮叨叨,还有那巴拉湖[15]中水鸮轻啭,都比生命更美妙。我爱听钟楼暗处翅膀扑打、待产母牛哞哞大叫、湖面鳟鱼破水而出。还有傍晚栖息在荨麻间的小水獭呜呜、围墙外的小松鸦呱呱,这些都抚慰着我的心灵。麦鸡、红颈鸦、萝卜秧鸡、高沼麦鸡、长尾山雀、白骨顶鸡、斑趾海鸽、山麦鸡、莫哈尔塘鹅、游燕鸥、长耳灌木鸮、威克洛[16]小鸡、斜喙山鸦、羽冠山雀、水麦鸡、大渡鸦、鱼尾鹬、游凫[17]、食腐黑腹鹬、绿头鹦哥、泥塘褐燕、海鹪鹩、鸠尾麦秧鸡、珠羽寒鸦、戈尔韦[18]山矮鸡、堡垒麦鸡,它们都是我的朋友。要说那悦耳的咆哮,当数河流入海时的波涛。要说动听的,当数红襟鸟在空寂的冬野里啁啾,远方猎犬在无人之境发话。受伤的水獭在幽暗的洞中哀鸣,要比竖琴琴弦拨动还要美妙。没有哪种折磨,比困在幽暗的洞穴里更窘迫——没吃没喝,听不到音乐,见不到诗人获赏金。在暗沟里被夜的枷锁束缚,没棋可下——这命运多么可怕!悦耳的声响,是藏匿着的黑鸦高叫,是焦灼的母马嘶鸣,是被困在雪地里的野猪愤怨不平。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