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珍宝中的日本精神(套装共2册)-电子书下载

简介

作者长期以来以欧洲文化和思想为研究对象,近20年来,致力于日本文化和思想的研究,追寻其发展的历史轨迹。最终将其研究成果凝结为此作品,名为《日本精神史》。作为黑格尔研究者,作者以“何为精神?”开篇:“如果非要定义的话,人与自然共存,存于社会之中,其生存的能力和状态就是所谓的精神吧”。 作为文本的思想以及陶器、铜铎、佛像、建筑、画卷、庭院等各种文化,都是本书的考察对象,通通被视作日本的精神史,本书可以说是一部重新提出日本为何的清新杰作。三内丸山遗迹、《古事记》、《万叶集》、《枕草子》、武士的思想、佛教、儒学、元禄文化、浮世绘,等等,从绳文时代到江户时代的终结,从中世到近世,日本人的精神使渐渐呈出多样化的趋势,走向现代。 作者不屑于生涩难解的表达方式,写作风格自始至终流畅易懂,将日本精神生机勃勃的发展过程活灵活现地展现了出来。

作者介绍

长谷川宏,1940年出生。日本哲学家,以研究和翻译黑格尔哲学而知名。1968年,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哲学专业博士课程修完。后因学园纷争,归家开办私塾,并从事哲学研究。著有『言語の現象学』(世界書院,1986年)、『哲学者の休日』(作品社,2001年)、『丸山眞男をどう読むか』(講談社現代新書,2001年)等书。译作『黑格尔精神现象学』,曾获BABEL国际翻译大赏·日本翻译大赏。

部分摘录:
鹤屋南北的《东海道四谷怪谈》 ——
恶的魅力
1825年,即明治维新前40年左右,江户的中村座首次上演了一部叫作《东海道四谷怪谈》的戏剧。这部戏剧比葛饰北斋的《富岳三十六景》和歌川广重的《东海道五十三次》的问世时间要稍早一些。
《富岳三十六景》以奇绝的构图描绘了富士山多彩姿态,《东海道五十三次》以连接在江户与上方之间路上驿站的四季往复之景为主题,表现旅途中的闲情,而鹤屋南北的《东海道四谷怪谈》与这两者的旨趣完全不同。《东海道四谷怪谈》并不是要让人们将生活的劳苦和不安抛在脑后,目瞪口呆地在美的世界中游览。南北将那些为非作歹者的残忍恶行陆续搬上舞台,这当中有的不是风景画的洗练、秩序和知性的美,而是无比丑陋,恶贯满盈,如同漆黑的地狱。能够轻松享受欣赏浮世绘的江户的大众,同时也是走进剧场去享受欣赏恶的地狱构图的大众。鹤屋南北将目光投向蜷缩在人们心中的不安意识,并把它引进全新的、凶狠残暴的戏剧表现领域。他的最佳成果便是这部《东海道四谷怪谈》。
若将南北的《东海道四谷怪谈》的剧本原封不动地表演出来,恐怕需要五六个小时。其出场人物多至数十名,明暗线交叉,多个情节复杂缠绕,将整部戏收拢在一个统一的视角之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作者南北对作品的整体把握并不是没有前瞻性的,他早已看透全局,并认为应该提升精彩场面的紧张感。于是,顺着手中之笔的气势,他毅然踏上了过激描写之路。观众们要跟上故事情节的展开并不难,但落幕后走出剧场,回想这是一出怎样的戏时,却很难有一个统一的形象浮现出来。这五幕戏给人留下的印象是分散的、相互脱节的。
这部戏的主线清晰明了,讲的是浪人民谷伊右卫门与妻子阿岩的关系。一户有钱人家的女儿阿梅爱上了有妇之夫伊右卫门,虽然他过着穷苦的日子,但这户有钱人家还是认为应该让女儿实现愿望,策划让伊右卫门与他的妻子阿岩离婚,好另娶自家女儿。这户有钱人家的一家之主过来看望正在坐月子的阿岩,送了些调理血脉的药便走了。然而,这药并不是调理血脉的,而是让人脸变形、变丑的毒药。喝了这些药的阿岩,不出意料变得很丑,当她在屋中徘徊时,不小心被插在柱子上的刀刺中了喉咙,在痛苦中死去。准备花重金迎娶阿梅的伊右卫门,诬陷下人小平与亡妻阿岩通奸,还说他偷了东西,将他残忍杀害,并让下人把小平和在痛苦中死去的阿岩一起钉在门板上,扔进了河里。之后,伊右卫门马上和阿梅举行了婚礼仪式。死后的阿岩变成面目丑陋的幽灵在伊右卫门和阿梅的新婚之夜出现。伊右卫门拔刀相向,原本想杀了幽灵阿岩,没想到却错杀了阿梅。阿岩的幽灵一直是一副丑陋面容,之后又因她属鼠而化身老鼠,一直纠缠着伊右卫门,直至第五幕的最后一场,才终于打倒伊右卫门。
这是整部戏的主线。而这部戏的副线是阿岩的妹妹阿袖与直助相互纠缠的故事。第一幕,阿袖的父亲和丈夫同时被杀,她认为想报仇就需要找个男人做帮手,而与直助结为夫妻。然而,阿袖原来的丈夫与茂七实际上并没有死,下手杀人的正是她的新婚丈夫直助,但直助当时错将庄三郎当成与茂七杀死——这边的故事展开亦是跌宕起伏,波澜万丈。直助亲手杀了与茂七(当然不知道他杀错了人),整天骗阿袖,嚷嚷着要为死去的与茂七报仇,还成了与茂七妻子的下一任丈夫。这样的直助是相当坏的。但他再坏也赶不上伊右卫门。日常生活中的直助,时常能让人看到他有人情味的一面,也能暴露出的弱点。只是表面夫妻的两个人,并没有同床共枕。然而,听说阿岩也死了之后,阿袖变得胆怯,对直助的依赖心也越来越强。就在两人刚刚有了肌肤之亲后,本应死了的与茂七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面前。知道了实情的阿袖,因为没能守住贞操而后悔,亲自用计让自己死在了两个人的手上。临死前,阿袖递给直助一封信,直助方得知自己不仅是杀人的主谋,还与亲妹妹乱伦。犯下了滔天大罪的直助,当场自杀。
这是阿袖与直助间的故事梗概。此外还有一条线,是关于忠义之士小盐田又之丞的,此处我们不再过多展开。
阿岩与伊右卫门的主线,阿袖与直助的副线,仅从这些梗概我们便可知道,这个作品讲述了一个深深沾染了丑与恶的世界,一个凶器飞舞,血光四溅,怨恨、恐怖、猜忌肆意交缠的黑暗世界。作者尝试着将这样的世界,打造成舞台上华丽而又充满魅力的场景。这体现了剧作家南北的重要的戏剧创作方法。
仅将这些令人惊恐的场面串联起来,还不足以成为一部吸引人的优秀剧作。不,是根本不能成为一部剧作。如果一直是这样的场面,观众会厌腻地转身而去。为了让恶之残忍、恶之苛刻能给人留下深刻而又强烈的印象,必须要好好地表现出不善不恶、平平凡凡的日常生活。剧作家南北,是一个哪怕在表现平凡日常方面也能展现出卓越才华的人。
第一幕的开场,是极其平凡的日常情景。以浅草寺的院落为舞台,茶馆、杨枝店等商店有序排列着的一角,杂七杂八的人,三三两两、闲聊着些有的没的路过。游手好闲的人、商店的伙计、地痞、药贩子、酒馆儿的学徒、游走在游廓的富豪、下人、乞丐、浪人,等等。这部剧的主角、配角也混杂在其中,但此处没有突出表现他们,在这一幕中,他们也只是偶尔经过这里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焦点不定的聊天内容和人物的动向,出现了又消失,消失了又出现,这酝酿出名胜之地人山人海的热闹气氛。观众在这种轻松的氛围中,也能继续追逐舞台上进一步展开的故事。
我们来看一个场景。先来介绍一下出场人物:喜兵(卫),是那户有钱人家的长者,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着外褂、袴,并带大小两刀;阿梅,是喜兵(卫)的孙女,着振袖和服,名叫阿桢的乳母陪伴着她;尾扇,阿梅的随行医生;阿政,茶馆的老板娘;桃助、石头,游手好闲、四处闲逛的两个人。
喜兵 阿梅呀,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但也不要勉强。要不别走了,我给你叫个轿子吧。
阿梅 不用不用,我这样走走没问题的,反而是您,为什么总是这么担心呢?
阿桢 老爷之所以什么事情都这么细心、周到,还不是因为小姐的老毛病。今天是过来求健康的,小姐就走个痛快吧。回去的时候,若是看到喜欢的木偶娃娃,就缠着老爷买一个吧。
尾扇 是呀是呀。小姐的这个病,散心是最关键的。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怎么样?
喜兵 这个主意不错,我们过去休息休息。走吧,走吧。
(所有人进入到舞台正面,在长凳落座)
阿政 客官里面请!
(上茶、上烟灰盆)
阿桢 快看,这么多人!来拜观音菩萨的人永远都不会停!今天我们也都好好求求菩萨!小姐,快到这边来,求菩萨保佑好事连连,早些痊愈。
阿梅 我们是这么想,可菩萨未必也这么想呀!谁知道会怎样呢。唉,还是抽个签吧。
阿桢 知道了,小姐。我会守口如瓶的。
尾扇 哎呀,即使是我,这样一个阅万卷医书的尾扇,诊断起小姐的病来还不如一个乳母!《千金方》中也有论述,您这病看起来是相思之苦呢。
(阿梅害羞地若有所思)
阿桢 你个尾扇,又在这里胡说八道!
桃助 石头,你听到了吗?那边那个小姐好像得了相思病呢。她相思的究竟是谁呢?
石头 是呀!若真是相思病,得让他们抖落抖落看看呢。
(新潮日本古典集成《东海道四谷怪谈》第18—20页)
说着台词的演员们,一个一个地进入舞台。虽说聊的内容有些跳跃、偏离主题,却顺畅地连在了一起,安详亲切的日常聊天氛围呼之欲出。最后的桃助、石头,位于距前面众人稍远的位置,两人是在稍远的地方听到这些聊天内容的,那两句台词是两人的内部交流。不近不远的这两句台词,轻轻地转移了观众的视线,游刃有余地承接住了闹市的繁华。据说这部戏是南北71岁时创作的,这两句台词,成功地波及舞台之外,这个过渡实在是太妙了!不难看出,这是南北丰富的人生经验在发挥作用。
恶魔或恶意突然闯入了这种平平淡淡的、不经意的日常世界。这种有趣而有惧是南北剧作的特色。伊右卫门的岳父(阿岩的父亲)四谷左门,也出现在第一幕,即浅草寺院落内的这一场景中。他被下人、乞丐们敲诈勒索,这为伊右卫门下决心杀害岳父左门做好了铺垫,也埋下了伏笔。这里,我们转换一下注意力,将场景切换至第二幕,杂司之谷四谷町场景的一节。
刚被伊右卫门雇用的小平,在伊右卫门的家里发现了能治旧主人痼疾的有效药,于是偷药逃亡,却被伊右卫门的朋友长兵(卫)、官藏、伴助逮住并押到伊右卫门这边来。小平辩解说,偷药乃是出于忠义之心的一时冲动,之后的对话如下:
伊右 一时冲动也好,忠义之心也罢,偷人东西的就是小偷。出于忠义的小偷就可以活命吗?天下间哪有这种道理!你个混账东西!每一粒药我都要收回来,你要是能拿出银子来,大爷今儿就放你一马。否则,今儿就把你的手指,一根根地掰断!
长兵 这个主意不错!话说有十根手指,一根不剩地掰下试试呀?
官藏 拿十根手指换条命。哎呀,还是很值的呀!
伴助 我也练练手儿,活动活动筋骨,掰掰试试。
伊右 来来来,帮把手,帮把手。
(众人起身朝着小平走去,即兴表演。小平,表情复杂)
小平 啊,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伤了手指,手就废了,就不能养家糊口了。
三人 我们可管不了这么多!
小平 大爷们发发慈悲,可怜可怜小的吧!行行好吧!饶了小的吧!
伊右 吵死了!找个东西把这厮的嘴堵上!
三人 同意!同意!
(三人围过来,伴助拿出手帕,捂住小平的嘴)
伴助 这样好多了吧。
官藏 作为预演练习,我们先从鬓角的头发拔起如何呀?
长兵 好主意!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