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我们盗走星座的理由-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6) 122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我们盗走星座的理由》由五个短篇小说组成,开启一个个纯真幻境——
暗恋学长的高中少女,为了实现恋情偷偷尝试巫术;
爱哭的小孩,醒后发现自己身处让人忘却时间和忧伤的妖精学校;
在东京打拼的失意青年,捡到一部手机,以为生活就此出现转机;
于灾难中幸免的痴情男孩,终于等来能解除心上人所中魔咒的那一天;
精通天文知识的少年,偷走天上的星星变成项链送给病危女孩……
可是,奇迹真的就这样降临在他们身上了吗?
正当我们一厢情愿地相信时,残酷的现实魔咒展开……

作者介绍

北山猛邦
Kitayama Takekuni
专注于本格推理和“不可能”诡计的新时代本格推理作家。一九七九年出生于岩手县,二〇〇二年凭借《钟城杀人事件》获得第二十四届梅菲斯特奖而正式出道。北山的作品善用物理性诡计,因此他也被称为“物理的北山”。同时,结合幻想与童话的风格令他独树一格。其他著作包括《琉璃城杀人事件》《爱丽丝·镜城杀人事件》《断头台城杀人事件》《少年检阅官》等。

部分摘录:
相思病 1 雨连着下了三天。放学后阵阵凉风扑面而来,阴冷刺骨。让人不禁觉着夏天或许不会来了。那么,还不如让时间就此停止那样一来,说不定好运就会降临在我身上。
车站对面的月台,雨滴和铁轨的另一侧,楼梯下方稍稍靠左的墙角处,一张清秀的脸庞映入我的眼帘,他此时正在看一本包着书衣的文库本。
看校服就知道,他也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只不过是比我高一个年级的学长。
虽然只差一个年级,但我们之间仿佛有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像我们此时在月台上的距离一样,看似只有一轨之隔,实则要绕行很长的一段路。正如那些乍看近在咫尺,实际上却相隔几万光年的星星一样。
对面的电车进站了。
电车挡住了他,我看不到他了。
电车开走后,空旷的月台如临近世界末日般寂静。虽然知道他已不在,但还是禁不住四处寻找他的踪影。
日复一日,这样的日子持续一年,再过半年他就毕业了。
总而言之我得想个办法。
但是我已经这样犹犹豫豫一年了。在剩下的半年时间里,估计我也很难鼓起勇气做些什么吧。
难道就要让时光这么白白流逝吗?
“亚……纪……”
听到呼唤,我回过头,只见透子挥着手从月台的楼梯走下,瞬与她并肩而行。
“你不乘刚才那辆电车吗?”透子一脸惊讶地问道。
“啊?”
我顺着铁轨看去,一列熟悉的电车正缓缓驶去。刚才我只顾发呆,不知不觉错过了电车。
“刚才注意到你们了,就等你们一下咯。”
我随口敷衍。瞬一副心领神会的样子,但看起来,透子并不相信我的话。
透子和瞬,与我从小学时代起便是朋友。
透子是个适合黑长直的、千金小姐般的女孩。她住在夏野镇数一数二的豪宅里,在父母的严格管教下成长。她的父母既没有过分溺爱她,也没有给她太大压力,而是恰如其分地把她培养成了一个漂亮、优雅、可爱的女高中生。美中不足的是,透子不擅长体育运动,每当玩这类游戏时,她就只能在一边看着。
瞬到现在还是个喜欢搞恶作剧的、充满孩子气的男生。男生为什么总也长不大呢?瞬和以前不同的也只有身高而已。他甩开我们越长越高。才几日不见,他就与之前判若两人。着实让我吃了一惊。
升入高二,我们三人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当春天得知又能欢聚一堂时,我们相视而笑。虽然有点害羞,但心里却很踏实。
“委员会的工作结束了?”
“十分钟就弄完了。”瞬诧异地说道,“一多半的人都在消极怠工,我打趣说应该购进一本盆景方面的杂志,并提出了议案,居然高票通过了!真可笑。”
“姗姗来迟的老师也吃了一惊呐,还说那是他订阅的杂志。”
“原来宫老师喜欢盆景呀!之前还让我们叫他‘IT老师’,这算哪门子的IT老师?”
他们二人都加入了图书委员会,听说瞬今年还被任命为会长。虽然他表示全靠同学们的抬爱,但这未尝不是个好结果。瞬看似轻率,其实是个责任感很强的人。
并肩而站的瞬和透子亲密无间,宛如一对情侣。实际情况又如何呢?虽然我们总说“三人之间没有秘密”,但说不定他们俩已经偷偷开始交往了。
真是那样的话可就太好了。虽然我讨厌被蒙在鼓里,但对于他们俩走到一起,我可是举双手赞成的。他们二人意气相投,也能互相弥补对方的不足之处,不是吗?
不一会儿,电车到站,我们走了上去。我和透子坐到空座上,瞬若无其事地把座位让给了我们。我摆出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心里却为他这突如其来的绅士行为而感动不已。
顺便说一句,我和瞬的关系在初中时代曾差点走到尽头。
说的明白一点,就是我们之间暧昧不明的关系被明确,仿佛有一条肉眼看不见的分界线划在了二人之间。
“亚纪,我喜欢你。”
好像是放学途中,在公园旁的街上。纷纷白雪之下,他将半张脸埋在围巾里,如此说道。
“诶?”
那时,我有些不知所措,困惑胜过喜悦。一个巨大的疑问随即在我脑中炸开。
——为什么不是透子,而是我?
我脑中一片混乱。
“你胡说什么!”我脱口而出。
我告诉自己不该把瞬的话当真。他应该对透子说出这句话,而不是我。
我这种人怎么样都无所谓吧。
与其说我是对他无视透子而感到不满,不如说是因为他倾心于我而倍感焦虑。无论情感多么强烈,都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下说出这种话。我无意伤他的心,不过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我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说的也是呀。”
我永远也忘不了他那言罢后的笑容。
我们之间的关系将会如何,那一刻便决定了。我被自己的错误折磨着。自那之后,我开始躲避瞬,而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像往常一样与我交往。不如说,正因为明确了“我们之间没有爱情”这件事,我才更不需要与他客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心中的芥蒂逐渐消除。我必须要感谢他,要是他也这样子躲避我,也许我就真的孤身一人了。
如果我当时接受了瞬的表白,现如今还会对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单相思吗?估计早就和瞬相亲相爱了吧。
我望着对面窗外流动的景色,陷入了沉思。现如今再提什么“如果”根本毫无意义,必须要向前看。
到站了,三人一同下了车。我们住在同一个学区,所以三人的家都离得很近。
“我顺路去一趟游戏店,再从那边回家。”
“都上高中了还打游戏?”
“我也就这么点爱好了,亚纪,别数落我。这就是我灰色的青春啊。”瞬说着,迈步朝前走。
“你还不是老去瞬家里打游戏嘛。”透子窃笑着打趣道。
“我才不玩那些破游戏呢。”
“亚纪去的话,我也要去!”
“我才不去呢……”
好多年没去瞬家里玩了,我们三人小时候经常互相串门儿,如今不会这样了。
我们撑着伞并肩而行。
“喂,亚纪,那东西效果如何?”
“那东西?”
“手机上那个。”
大约一年前吧,我刚刚对铁轨对面的那个“他”有意时,透子送了我个小吊饰。那是个拇指般大小、塞着软木塞的玻璃瓶。吊饰仿照那种投入海中的漂流瓶风格,瓶中有一张书信风格的小纸卷,十分精致。据说此物是向对方传达思慕之情的必需品,似乎还能充当实现恋情的护身符。透子说平日里只需把它戴在身上就能实现恋情,我便将其作为手机吊饰挂在了手机上。最早我是不相信这种鬼话的,付之一笑而已。但透子告诉我,倘若瓶子碎了便会适得其反,我也只能每天郑重其事地带着它了。
“你带着它,就表示有中意的对象了吧?”
“没有。”
“别骗人。”
“有……有的话又如何?”
我怒气冲冲地说道,透子耸了耸肩,微笑着看了看我。“果然如此啊。”
“这有什么……”
“马上就生气了,真不坦率,亚纪。”
“能实现恋情是胡说八道,才没有效果呢。”其实我巴不得它能奏效,希望他能转过头来。
“是谁?”
“说不出口……”
“喂!真狡猾,你这么守口如瓶,难道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有进展了我再告诉你。”
我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也没法说。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