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动物战争-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6) 128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动物战争》是龚古尔文学奖得主、有法国“当代左拉”之称的尼古拉•马修于2014年出版的小说处女作。故事围绕法国东北部浓雾弥漫的孚日山区一座即将倒闭的工厂展开,聚焦小镇的青年与中年的生活。在后工业化时代衰败萧条的老工业区,那些曾经让生命激动的热情、梦想,甚至怒火都在熄灭。两个绝望的工人决心替当地帮派头目到斯特拉斯堡实施绑架,劳动保障监察局的女监察员在一个冬日的傍晚看到赤身裸体的少女跑出森林,小镇新一代的少男少女似乎都有无尽的精力和欲望亟待发泄,他们想要离开,却又无处可去……少女, Colt45手枪,暴雪封路,终于,所有线索联系在一起……

作者介绍

尼古拉·马修
Nicolas Mathieu(1978— )
法国作家。2014年出版小说处女作《动物战争》,获得推理批评奖。2018年凭借《他们之后的孩子》获得龚古尔文学奖。另著有《皇家玫瑰》等作品。

部分摘录:
丽塔 丽塔没吃早饭,她总是太过匆忙。尽管路上有薄冰,她已经驾车行驶在省道上,道路两边是荒凉的牧场。下过雨之后,是霜降,整个乡下裹上了一层薄冰。不管住在独栋小屋、农场、别墅,还是高层社会保障房,老年人都能感觉到寒意袭身。他们都知道,在孚日山区,冬天——就像俗话说的——没完没了。到了一定年纪,熬不熬得过去就说不准了。
山上,建筑工人暂时失业。学校也因大雪暂时封闭了。它们像海盗鬼影船,空旷而嘈杂。管道在寒风中呜呜作响,厚厚的积雪压在操场顶棚上。
可是丽塔呼出一阵阵热气。她甚至摇下了车窗。有时她会突然热起来,不耐烦,说不上想要什么,皮肤下面涌动着不自在感。她集中精力开车,肌肉紧绷,她很着急,又不知在急着赶什么。她想起三天前和杜弗洛的对话,也许和现在的坏心情不无干系。
“所以呢?我刚看了你的电邮。我一点也不明白。你过去检查了吗?”
“事情有点复杂。”杜弗洛说。
“出什么事了?”
“科利尼翁,那个肉店老板,不太配合。”
“他妨碍你工作?”
“没有,不是的。”
“那你叨叨什么?他威胁你了还是怎么着?”
“那倒也没有。您看,头儿,主要是他的态度问题。”
“什么?他想让你害怕?”
“这么说吧,检查的条件不齐备。”
“信的事你说了?”
“没有。我想再等一等可能时机更合适。”
“你的邮件说得不清不楚,杜弗洛。你的说法让我一头雾水。按照我现在的理解,我们还在原地。”
“给您汇报的时候我还很激动。”
“好,我周一去会会你说的科利尼翁。反正我正好去那边。不过你也得有点担当才行,我不会总跟在你后面帮忙。”
“别跟我说这些了,头儿。”
“得了,就这样吧,再见,周末愉快。”
“您也是。”
一段时间以来,工作变得棘手了。危机让一切变得有理由。省长、法官、老板,甚至员工代表,大家都承认,工作岗位如此稀缺,不允许挑肥拣瘦了。工薪阶层也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劳工法不再像是保护伞,更像枷锁,像鞋里的石子一样,妨碍生产力的释放。所有人似乎都赞同这说法,需要振作起来,尽力而为。德国人做出了榜样,勒紧裤腰带度日。还有中国人,好几亿,增长率惊人,他们就不抱怨没有假期,没有奖金,没有休息,没有加班费。
丽塔是劳动保障监察员。有传言说她跟全国总工会串通一气。不管怎样,她上大学的时候读过马克思,东一点西一点,不系统,不过已经足够让她相信经济因素解释一切。当年的朋友都转向了。她这代人唯一完成的革命,就是如今每到周末从城里的公寓来到乡间的别墅。丽塔本来也可以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成为其中一员。她无意摆出清高的姿态,对金钱也没有暧昧的憎恶。不过她的问题是总忍不住愤怒。这把年纪了,她还是不停给人找麻烦。
最近一次发怒就在不久之前。上周五杜弗洛发来邮件的时候,她正好在劳资调解法庭。十几名当地造纸厂工人讨要拖欠了好几年的加班费。调解庭拒绝了工人的要求,理由是工厂正在经历财政困难。当时丽塔就骂他们扯淡。您说什么,克莱贝尔女士,对方说。什么财政困难?工厂由控股公司管理,这家公司上一财年拿到了超过六十五万欧元的股息。是啊,可是从那以后,您知道,市场,危机,工作……
类似的情形将会不断上演。她得克制自己,不提高声调。但上帝,车里怎么热成这样……
丽塔发觉时速快过百了,赶紧慢下来。车祸不会替她向时代悲剧复仇。
她打开收音机,惯常的法国音乐台。正播放一支感伤的老歌,在上升的电梯里一见钟情。她看到后视镜中的自己,不假思索地企图用食指抚平眼角的鱼尾纹。衰老也是问题之一,不过在她看来不是最不得了的。早上八点半就想来杯啤酒更让她烦恼。
受到音乐的感染,她望着窗外的景色。笼罩原野的雾气有如东方舞者般慵懒。深色的冷杉枝条指向低沉的白色天空。很美。让人想给自己脑袋来一枪。不过确实美。萨博900穿行其间,划出优美的弧线,没有尽头。
这是位于布吕耶尔、科尔雪和圣迪耶之间的一个小地方。只有一条街,房子都在两边。丽塔对这一带很熟。她就住这儿,而且最近她在附近一家工厂待了不少时间,落实一项就业保障计划。她已经见过当地议员和工厂管理层。谈得不怎么样,只有企业委员会主席那个人还可以。她想到这儿,觉得还挺愉悦的,和计划度假的感觉有点类似。她还没再和那个主席联系,她在犹豫。
她把萨博车停在离路边远点的地方,关上车门,打了个冷战。这个纬度寒冷更甚,而她从不戴手套和围巾。村子里百叶窗紧闭,屋外天竺葵花盆已空,人们生活得倒是热火朝天。发动机的轰鸣不时打破宁静,又渐渐远去。村教堂的钟楼每逢整点敲响,偶尔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身影匆匆过街。格朗蒙日修车铺上面,米其林轮胎人形象的广告牌在东风中嘎吱作响。另外的门面上,一个老旧的仙山露苦艾酒广告牌正慢慢经受着岁月的侵蚀。
她吸了口气,走向教堂对面的咖啡馆。邮局咖啡馆空无一人,柜台后一个瘦瘦的年轻人翻弄着杂志。虽然明令禁烟,但他依然抽着一支。开门的铃声响起,他冷漠地从阅读中抬起头。
丽塔胳膊肘支在吧台上,台子上散落着两个苏斯牌烟灰缸和一个盛着煮鸡蛋的盘子。酒吧角落里有一台电动弹子机和一个坏掉了的桌式足球台。虽然天还早,吊顶上垂下的灯却已点亮。
“公共场所不是禁烟了吗?”
年轻人咧嘴笑了笑,在柜台下面把烟掐了。
“晚了,你把我的瘾勾上来了。”
他仍微笑着,不知如何回答。他倒希望自己能说句俏皮话出来。他认得这个女的,她来喝过东西。虽然穿着旧靴子和没型的风衣,她还是有些料的。当然,不是说选得上法国小姐,现在不行,二十年前也不可能,不过她的确有过人之处。
“您要什么?”
“一包温斯顿,”监察员叹口气,两个月的烟白戒了,“再来一包百万富翁。”
年轻人照办。
“七块二。”
“每次重新抽上,情况更糟。”
“高卢人便宜点儿。”
“这点我像我母亲。”
年轻人又笑起来。似乎为了安全感,他无意识地拿脚碰了碰地上的小箱子,里面装着他刚买的台球杆。庄一派瑞斯牌,五百多欧元。杆身是乌木的,尖端是梣木。他时不时拿出来装好,在手中把玩。太完美了,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仿佛这么好的东西不会真的属于自己。买回来之后他一直带在身边,上班带去,下班带回。
他叫乔纳丹。上周六,他在杰拉梅打进了一个八球比赛的决赛。当然,最后输了,实在糟糕,第一名的奖品可是辆雅马哈轻骑,肯定能在来玩桌式足球的少年中找到买家。他攒钱买车有段时间了,目标是一辆二手西雅特莱昂,在他看来只有这样才能摆脱多年的单身狗生涯。他的朋友们都开好车,丰田牛魔王跑车、高尔夫GT、改装的标致106,这些车在南锡四车道公路上能轻松跑出二百二十公里的时速。他们当中有人在附近的维罗希亚汽车配件厂工作。他也想在工厂做工。有活儿的时候工资不低。朋友们都有不错的车,有女朋友。差不多都有。他们善意地笑话他。腼腆的人总成为大伙儿的笑料,不过大家有分寸。乔纳丹是个好小伙。丽塔也是这么想的。她这是第三或者第四次拐到邮局咖啡馆来歇脚了,已经熟悉了柜台后年轻人一贯的微笑,手上过大的戒指,有些局促的小胡子。
“能否告诉我科利尼翁肉店怎么走?”
“沿街往上大概五十米,右手边,”年轻人说,“很好找。”
出门之前,她迟疑了一下。有点口渴。
“您还要什么吗?”年轻人问。
她摇摇头走了出去。乔纳丹看她走远,回去接着看杂志。不靠谱的新闻里尽是条件式的句子,配着裸女图片。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