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隋唐史-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52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书主要由隋史和唐史两方面组成,具体详尽地讨论了隋唐时期发生的历史事件或历代人物,如关于四镇始末的通考、关于均田制与租庸调有关系的证定等,集中反映了岑先生数十年中读唐史的心得,在隋唐史通论上亦常发前人之未发。

作者介绍

岑仲勉(1886-1961)是我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在隋唐史、先秦史、古代文献学、中西交通和民族关系、史地考证等方面卓有成就,在学界享有盛誉。岑先生一生著述丰富,有《隋唐史》等传世。

部分摘录:
太宗平服西域 西突厥之领地,略见前《隋史》六节,在汉以来所谓“西域”之内,强盛时往往与我争霸而扼我之吭,故首叙西突厥。
(一)西突厥 西突厥自处罗归隋,后来别有统(Tona)叶护继起,勇而有谋,并铁勒,下波斯,控弦数十万,徙庭于千泉,遂霸西域。武德五年,遣使来请昏,时颉利势方张,高祖采远交近攻之策,许之,遇西方路梗而未果。贞观初,统叶护卒,国内大乱,分裂为两部。约贞观十三年顷,其部长阿史那弥射、阿史那步真(均室点密五世孙)先后来归。及唐师伐高昌(见下文),有阿史那贺鲁者屯兵可汗浮图城,惧而来降。因以其地为庭州[1]。
(二)天山南路三国:
(甲)高昌 即汉之车师(又作姑师),东汉西城长史及戊己校尉并居于此。晋以其地为高昌郡。吕光及沮渠蒙逊皆因之。魏太武时,有阚爽者自为高昌太守,太平真君中(约四四二以后),爽为沮渠无讳(蒙逊子)所袭夺。无讳死,弟安周代立,文成和平元年(四六〇),又被茹茹所并。茹茹以阚伯周为高昌王,高昌称王自此始。孝文太和五年(四八一),高车王逐杀阚氏之后人,以敦煌人张孟明为王,国人杀之,改立马儒。二十一年(四九七),马儒请于魏,举国内徙,群情不愿,相与杀儒而推其长史麹嘉主国政。嘉,金城榆中人也,其后亦尝表求内徙,魏廷却之(《北史》九七)。麹文泰,贞观四年(六三〇)曾来朝,然与西突厥通,西域使来中国者稍被阻绝。伊吾尝臣西突厥,至是内属,文泰与西突厥共击之,又合兵破焉耆五城,虏其人,焉耆诉诸唐,屡责不改。贞观十三年,命侯君集等讨之,翌年(六五四),文泰忧惧而卒,子智盛(后赐名智勇)出降。于其地置西州及安西都护府。
高昌,今吐鲁番一带,在西域诸国中,汉化最为深入。近年考古发掘,得麹氏朝墓砖百余,(黄文弼编《高昌专集》)其传世年号等乃渐可详考,兹据罗振玉《增订高昌麹氏年表》,撮录如次:
麹嘉,魏孝文帝太和廿一年(四九七)——孝明帝孝昌三年(五二七)?
麹光,魏孝庄帝永安元年(五二八)——废帝建明元年(五三〇)[2]。
麹坚,魏普泰元年(五三一)改元章和(凡十八年)[3]——西魏文帝大统十四年(五四八)。
麹玄喜,西魏大统十五年(五四九)改元永平(凡二年)——大统十六年(五五〇),又(?)改元和平(凡四年)[4]西魏恭帝元年(五五四)。
麹宝茂,西魏恭帝二年(五五五)改元建昌(凡六年)——周明帝武成二年(五六〇)。
麹乾固,周武帝保定元年(五六一)改元延昌(凡四十一年)——隋文帝仁寿元年(六〇一)。
麹伯雅,隋文帝仁寿二年(六〇二)改元延和(凡十二年),又改元义和(凡六年)——唐高祖武德二年(六一九)。
麹文泰,唐高祖武德三年(六二〇)改元重光(凡四年),又改元延寿(凡十七年)——太宗贞观十四年(六四〇)。
麹氏有国,至智盛凡九代,一百四十四年而灭。(《唐会要》九五)
(乙)焉耆 高昌之役,焉耆王引兵助唐,故高昌破后,还其侵地。寻叛归西突厥,十八年,遣郭孝恪讨之,执其王,以其地为焉耆都督府。高宗时使前王归国。
(丙)龟兹 初臣西突厥,焉耆之叛唐,又发兵助之。廿二年,遣阿史那社尔等讨破之,执其王归,别立王弟主国政,移安西都护府于龟兹,兼统焉耆、于阗、疏勒,谓之四镇[5]。
唐初舶运未盛,我对西方,凡物品运输,官私往来,都以遵陆为主道;尤其高昌至龟兹绾毂丝路,是经济大动脉所在,不能不出全力以维持。十箭雄踞西北,领导高昌三国,梗我交通,唐用兵力对付,势非得已。(《新书》二二一下称,太宗谓安国使曰,西突厥已降,商旅可行矣,诸胡大悦;其重要可想。)质言之,唐太宗讨东突厥(西突厥未直接用兵),讨高昌三国,系为自卫而战,为经济争生存而战,近年来有些作者或不研讨事实,统置于侵略之列,(屡见于《历史教学》)而编纂者曾未提出讨论,岂必要唐朝束手待毙而后免于侵略之罪名耶?高昌八城皆有华人,(《北史》九七)北庭原属车师(即高昌),故平定之后,开置郡县。焉耆、龟兹之设镇,止驻兵以维交通,仍立国王主持政事,臣其人而不有其地,焉得以侵略目之?
羽田亨著《西域文明史概论》,谓大体上至唐代止,西域所住之汉人,皆以屯戍军及官吏为主,数目甚少,且不与土人杂居,故东西文明各维持其传统,无显著的融合。及唐经营西域,实际始有发展。惟是中国经营,又不彻底,都护、长史无民政关系,从属之最大目的,只在防止北方民族之占据,保护汉土与葱岭西诸国之交通,免贸易上发生障碍,初不夺取其地之统治权。西域最初对汉之文明,亦取排斥态度,如各国人因龟兹王摹仿汉天子仪节而有驴非驴、马非马之讥,是也[6]。此一连串的批评,纯从帝国主义侵略的观点出发,不能深切认识汉、唐民族所以成其伟大。据管窥所及,汉、唐对待兄弟民族之政策,其特点有四:1.不强迫同化,只顺其自然。2.不掠取俘虏分散为奴婢。3.不使杂处通婚。4.不排斥各族不同之宗教,任其自由信奉。(如隋炀不许启民易汉族冠服,唐太不把突厥迁往江南,都是最好的例子。)唯如是,故汉文化之铺开,比较迟缓,然终不至因暴躁冒进而换取异俗之深恨。蒙古时代有回鹘“亦都护”,余证为伊兰语翻译西汉“都护”一词之遗音,伊兰语开口好用i,加于“都护”之上,遂成idiqut,及回鹘西迁,又从伊兰人转贩得来[7]。汉化之深,经千余年而不坠,惜一般历史家之数典忘祖也!
往西南及远西,可附记者二事:
我国与印度向无直接战争,间接者惟王玄策之役。贞观十七年三月,卫尉寺丞李义表融州黄水县令王玄策奉命送婆罗门返国,十二月,至摩伽陁(Magadha)。十九年正月,至王舍()城,登耆阇崛()山,勒铭其地。二月,又奉敕立碑于摩诃菩提(Mahabhodhi)寺。此次往返,皆经泥婆罗(Nepal,近译尼泊尔,清人称为廓尔喀“Gorxa”)国。翌年,玄策复使摩伽陁,从骑三十人。未至,王尸罗逸多()已死,其臣阿罗那顺自立,发兵拒玄策,从骑皆没,遂剽诸国贡物。玄策奔吐蕃西鄙,召诸国兵,泥婆罗以七千骑、吐蕃弃宗弄赞赞普(Khri Srong—btson Sgam—po)以千二百人来会,玄策率之,破摩伽陁兵,禽阿罗那顺及其妻、子,虏男、女万二千人,杂畜三万。东天竺王尸鸠摩()送牛马三万犒军,迦没路(Ka-marupa,地在东印度)王献上地图。廿二年五月,阿罗那顺逮至阙下。其后显庆二年,玄策三次使天竺,送佛袈裟(kasaya),亦取道泥婆罗;此行曾西至罽宾(龙朔元)。所著有《中天竺行记》十卷,今不传。
贞观末尚有一外国来贡,迄今犹未决定其主名。《旧书》一九八《拂菻传》载:“贞观十七年(六四三),拂菻王波多力遣使献赤玻璃、绿金、水精等物,太宗降玺书答慰,赐以绫绮焉。”(《旧书》夺“水”字,据《新书》补。)拂菻国王是某国之王,解者凡有四说:(一)东罗马王Heraclius之弟Theodorus,但其人已于六三八年被杀。(二)东罗马之大臣Valentine。(三)罗马教皇Theodorus,即位于六四二年十一月。(四)叙利亚总主教之号,即Patriarkis[8]。我往日亦曾提意大利王Rotari之一说[9],但第一音组Ro究不能对“波”。前文四说之中,我早说对音以Patriarkis(省去尾音)为最近[10]。今考《旧书》称:“拂菻国一名大秦”,而《景教碑》则云:“大秦国有上德曰阿罗本,……贞观九祀,至于长安”,景教固来自叙利亚,是此之“拂菻”得为叙利亚也。阿罗本之来,与波多力之贡,后先仅九年,谓其接踵而至,事亦甚类,当日有“拂菻国诸蕃”之称(见下七节),可知拂菻不定指东罗马;以称号为人名,又以大主教为王,亦旧日言语不通常有之误会。综合观之,此王名为叙利亚文之大主教,殆可无疑。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