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谋杀喜剧之13人-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24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故事的主角们是京都D**大学迷你杂志社的成员。他们合住在以“泥泞庄”命名的废弃医院里,并共同编辑了一本名为ON THE ROCK的杂志。主人公十沼京一,是一名以成为推理小说家为目标,坚持写作的学生。可是,ON THE ROCK的特邀撰稿人森江春策,却破解了他迄今为止发表的所有作品中的诡计。
某日清晨,一名成员被发现缢死于庄内的望楼中。不久,他们接到通知,得知又有成员被人在列车内刺死。社团成员接二连三死于非命,凶手是否是他们中的一员?抑或是……

作者介绍

芦边拓(Ashibe Taku),1958年出生于大阪府,毕业于同志社大学。1986年凭借《异类物种》入选第二届幻想文学新人奖佳作候选。1990年以《谋杀喜剧之13人》获得第一届鲇川哲也奖,并由此出道。著有《绮想宫杀人事件》《蒸汽歌剧》《奇谭贩卖商店》《时之审庭》《异次元馆的杀人》《金田一耕助VS明智小五郎》《红楼梦杀人事件》等七十余部作品。

部分摘录:
怪胎云集的爱之乐园 回荡在地下餐厅一角的歌声变成了女声。
(是《若能歌唱而死》吗?)
我喃喃自语,侧耳倾听。我很喜欢这首歌。虽说略带少女感的嗓音与歌曲不太协调,但也有可爱之处。
当然,演唱者并非专业歌手。这家餐厅位于京都市上京区河原町的今出川,请不起专业歌手。我们D**大学迷你杂志社也没那个闲钱,只是包下了这家餐厅的一角,开一场小型忘年会。
(不过,瞧瞧这打仗一样的吃相……)
我抬起惺忪的双眸将餐桌环视一圈,暗暗抱怨。彩色拉炮的碎屑上下翻飞,如同交叉炮火,香槟瓶子扔得到处都是,宛如子弹耗尽的枪支。
不过,这已经是停战状态了。今天虽然不是今年的最后一场聚会,但也是大家回老家之前最后一次大快朵颐。“美杜莎号”的乘客们暂停了狼吞虎咽,都一脸餍足地沉浸在歌声里。
此时正背对着圣诞树的人是水松美里,她到场没多久,手里就被人塞了个麦克风。走运的是,她是我们学校屈指可数的美少女,更走运的是,她还是我们内部实验文艺杂志社“ON THE ROCK”的正式成员。
只有一点颇为遗憾,她已经名花有主。幸好她的男友加宫朋正的身影并未出现在这里。那个装模作样、头脑机敏、幸运过头的臭小子加宫。
(此时此刻,他应该在神户和姬路附近吧。)
我看了下腕表。(那小子好像说过,他回家总是乘坐“彗星3号”——那辆19点57分从新大阪出发,开往都城方向的蓝色列车1……)
我叼上一支七星烟,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二盒了。这时,有人在我身边的空位坐了下来。——头发乱糟糟的,倭瓜脸上有淡淡的痘印,原来是锖田敏郎。他自然也是迷你杂志社的成员。
“怎么来得这么晚?收工晚了吗?”
“啊。不,遇上点事。”
锖田闪烁其词。大概跟他是北方人没什么关系,他本来就沉默寡言。
我冷笑一声,继续揶揄他:“你肯定又去搜罗少女漫画的新刊了。不会是四条河原町的骎骎堂吧,被我说中了?”
“不,还要远些……”
锖田的回答转瞬淹没在热烈的掌声中,美里的演唱结束了。
这种时候,负责插科打诨的小藤田久雄肯定要站起来。我原以为他会接着表演适才炫耀的珍稀古典艺术——立体连环画剧,谁知他却走到墙边,打开了灯。
“各位,助兴节目和游戏都玩得差不多了……接下来我们有请会长致辞!”
“谢谢!”
在小藤田的男高音和舒缓的低音大提琴的伴奏声中,堂埜仁志如同一匹异常沉着的骏马,一边闲适地开口,一边起身。
这位正是我们性情温厚的社长和组织者,他德高望重,刚刚创立同好会时,甚至有人提议干脆为他设立一个“象征”性的职位。
“……再过三个多月,我们就要成为大四学生了。这是我们第一次举办这种形式的派对,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多久了。不过,时间还很充裕,请大家畅所欲言,尽情地……嗯?海渊,我不是说时间还很充裕吗?”
在会长说话期间,有人缩着身子打算离开,被会长喊住了。他的脸如同民间工艺品中常见的雕塑,粗壮的身躯在那张刀刻斧凿般的脸的衬托下显得很和谐。
“不,那个……”
海渊武范一边单手作揖,一边回头看向堂埜,冲他眨了眨一只小眼睛。
“是我要赶时间。”
“哦……是报社的兼职吗?”
小藤田久雄贴心地替他解围。
海渊立刻点点头:“是啊,有个同事非要我跟他换班!”
没错,雕塑君在某家全国性报刊的编辑部打工。
职位的正式名称是“编辑助理”。过去则称为“童子”“小哥”,如今似乎都叫“打工仔”。虽然有些煞风景,但海渊确实与“童子”“小哥”二词扯不上什么关系。
“我先告辞了,祝大家过个好年!”
“喂,说得好像不会再见面了一样!”
蚁川曜司眯了眯微醺的双眸揶揄道,平日里,这双眼睛总是瞪得滚圆。无论是廉价香槟的量、口味还是酒精度数,必然都满足不了他这个酒鬼,但似乎稀释了他一贯的尖刻。
是什么时候来着?有一次聚餐,这小子一坐下就说:“十沼(就是我)的菜钱必须另算,均摊太不划算……”
既然如此,你的酒水费就自己结——我极力咽下冲到嘴边的这句话。
闲话不叙。海渊在大家的掌声和剩余的拉炮的爆裂声中,离开这家名为“春天”的餐厅。
接下来他可要折腾了。报社位于大阪北区,如果从三条*乘坐京阪特快的话,到淀屋桥要四十五分钟,如果多走一段路,乘坐阪急的话,那么到梅田需要三十八分钟,接下来可以考虑的交通方式是……算了,祝他早日打工回来。
(一、二……三。)
海渊武范离开后,我再次环顾这场接近尾声的宴会,慢条斯理地掰着手指头计算。包括我在内——共计十三人。
不吉利吗?倒也不是。我只是觉得这个数字莫名令人怀念,它会让人想起每个学校都有的鬼故事,还有那些曾经如痴如醉地阅读的少年杂志的恐怖特刊。
十三人。我不禁露出苦笑。锖田还在灌着从瓶底凑出来的香槟,我丢下他绕着桌子走动起来。他似乎很不痛快,我略有些担心,却没有过问。
“对了,濑部,你又邮购电影胶片了?你的钱怎么总也花不完似的?”
对面的野木勇,轻轻推了一下架在黝黑面孔上的眼镜,隔着一个座位跟濑部顺平搭话。
濑部得意地撩了撩有些长的刘海儿。
“我哪有什么钱啊,谁让我好这口呢!连我自己都觉得有病。一百一十九美元呢!这次的电影叫《狗园杀人事件》。”
“是部什么电影?”
水松美里在二人中间坐下。她耳尖地听到这句话,望着我的脸询问。——要是聊这个话题,那可就是我的强项了。
“《狗园杀人事件》,范·达因的菲洛·凡斯侦探系列的第六部作品。密室和双重杀人,被刀捅死后又用手枪自杀的男人,还有一条被殴打的狗……大概就是这样,你感兴趣吗?”
“谢谢,不过凶手的名字你可别剧透哦。”美里俏皮地笑道,“这个故事拍成电影了吗,濑部?”
“是啊!”
濑部顺平兴高采烈地点点头。
家里寄来的生活费和打工的工资,都被他花在了电影上,他嗜电影成瘾。不过,他所购买的,其实只是由影院用的胶片缩制而成的8毫米胶片2。他一直从遥远的海外电影业内人士那里订购。
“故事情节倒无所谓,导演可是迈克尔·柯蒂兹,这才是最让人期待的!其实我最近忙得团团转,还没来得及看呢!”
还真会充内行。既然如此,等到《特伦特的最后一案》的无声电影胶片**发售后,我再好好怂恿一下他吧。比如,我可以跟他说:“喂,你不买吗?那可是霍华德·霍克斯年轻时执导的作品!”
“你想看的话,得付费!十沼!”
濑部顺平似乎看透了我的想法,那双锐利的眸子向我投来刻薄的目光。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幽默的成分,这就是他收藏家的吝啬秉性。
“……好吧好吧。”
在我不情不愿地点头答应之前,野木由衷地钦佩道:“电影胶片?原来如此……要不我也找样东西收集吧!”
他的这句话缓解了不融洽的气氛。野木勇绝对是我们“ON THE ROCK”的良心。他性情随和,甚至称得上文质彬彬。美中不足的是有些龅牙,且容易受到酒精的影响。
蚁川曜司的刻薄表示出还不在状态,野木勇也没有要去横渡鸭川的意思,大概是酒还没有喝足吧。
不过话说回来,让这位在家乡有口皆碑的好青年变成酒鬼的罪魁祸首,不就是我们吗?我自己的酒量却始终没有长进。
(如果第一次联谊会的时候,没有往死里灌他的话,说不定……)
这莫名其妙的反省将我拖入回忆里。记得大一的时候,我也跟今天一样负责拍照……
我们这些人都不甘平凡,厌恶平庸的生活,半数以上的人都复读了一年,才在大学相聚。看到内部升学3的学生们一个个趾高气扬,我们忍辱负重,搞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如今想来,那副争强好胜的模样别提有多可笑。
不过,我们的活动都不值一提。比如举办前面提到的联谊会、在校园艺术节摆摊、旅游、创办杂志等,这些都没有什么新花样,最值得一提的大概还是我们合租的公寓“泥泞庄”。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