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安东尼·霍洛维茨小说集(全5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39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猫头鹰谋杀案》 《喜鹊谋杀案》 《关键句是死亡》 《关键句是谋杀》

作者介绍

安东尼·霍洛维茨 Anthony Horowitz (1955— )英国知名侦探小说作家、编剧。 一九五五年四月,霍洛维茨出生于伦敦一个富裕的犹太家庭。童年时期虽生活优渥,但并不快乐。据他回忆,作为一个超重又内向的孩子,经常遭到校长体罚,在学校的经历也被他描述成“残酷的体验”。八岁时,他就意识到自己会成为一名作家。他说:“只有在写作时,我才会感到由衷的快乐。”母亲是霍洛维茨在文学世界的启蒙者,不仅引导他阅读大量书籍,甚至在他十三岁生日时送给他一副人类骸骨。他表示,这件礼物让他意识到“所有人的最终结局都不过是白骨一具”。其父因与时任英国首相哈罗德·威尔逊的政客圈子过从甚密,为了自保,将财产秘密转入瑞士的隐秘账户。结果在霍洛维茨二十二岁时,父亲因癌症去世,大额财产下落不明使霍洛维茨与母亲陷入困境,自此家境一落千丈。 一九七七年,霍洛维茨毕业于约克大学英国文学与艺术史专业。之后他果然朝着作家之路迈进:先以《少年间谍》系列享誉国际文坛,全球畅销千万册,继而成为众人皆知的福尔摩斯专家,是柯南·道尔产权会有史以来唯一授权续写福尔摩斯故事的作家。代表作《丝之屋》畅销全球三十五个国家。此外,之后创作的《莫里亚蒂》和《关键词是谋杀》也广受好评。还被伊恩·弗莱明产权会选为“007 系列”的续写者,二○一五年出版了《触发死亡》 一书。同时,对侦探女王阿加莎·克里斯蒂的热爱,也给了霍洛维茨接连不断的创作灵感。他曾为独立电视台(ITV)的《大侦探波洛》系列多部剧集担纲编剧。二○一六年,他向阿加莎致敬的小说《喜鹊谋杀案》,一经面世就在欧美文坛引起巨大轰动,荣获亚马逊、美国国家公共电台、《华盛顿邮报》、Esquire 年度最佳图书,被《纽约时报》《时代周刊》等媒体盛赞为“一场为黄金时代侦探小说爱好者而设的盛宴”。在日本更是史无前例地横扫五大推理榜单,均以绝对优势荣登第一名的宝座。 作为知名电视编剧,霍洛维茨还撰写了大量剧本。除波洛系列外,他的编剧作品《战地神探》(Foyle’s War )获得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二○一四年,他因在文学领域里的杰出贡献而获颁大英帝国官佐勋章(OBE)。

部分摘录:
第一章 葬礼安排 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是那种天光近乎泛白,暖意融融的日子;刚过十一点,黛安娜·考珀穿过富勒姆路,走进了一家殡仪馆。
黛安娜身材娇小,气质干练。她的眼神、修剪过的发型,还有走路的姿势,无一不透露着一股坚定。如果你大老远看见她走来,你的第一反应会是退到一边,给她让路。然而,她并不惹人讨厌。她已是花甲之年,长着一张颇有亲和力的圆脸,一身名牌服饰,灰白风衣微敞,露出里面的粉红色针织衫和灰色裙子。她脖子上戴着一条沉甸甸的宝石项链,这条项链也许价格不菲,手上那几枚钻戒无疑货真价实。在富勒姆和南肯辛顿大街上,时常能看见像她这样的女人,正在前往美术馆或午餐赴约的路上。
那家殡仪馆名叫“康沃利斯父子殡仪馆”,开在排屋的尽头,门脸和建筑一侧用古雅的字体漆着招牌,无论你从哪个方向来,都能注意到它。为了防止两处招牌的字连上,正门上方挂了一个维多利亚风格的钟表,指针已经不走了,停在约莫晚上十一点五十九分的位置,差一分钟就到子夜。招牌下方,同样漆了两行小字,道出殡仪馆的历史——独立殡葬业务承接:家族企业,始于一八二〇年。临街的一面有三扇窗户,其中两扇挂着窗帘,最后那扇橱窗内摆着一本摊开的书本雕塑,由大理石雕刻而成,上面镌刻着一句名言:悲伤降临时,从不形单影只,而是气势汹汹。[1]店铺的所有木材,无论是窗框、门脸,还是大门,都漆成了深蓝色,接近黑色。
考珀太太推开大门,旧式的弹簧装置触发,一声清脆的门铃声响起。门口就是一片小小的接待区,里面摆着两张沙发、一张矮桌和几层书架,书籍散发着无人问津的悲伤气质。一截楼梯通向其他楼层,前面是一条狭长的走廊。
眨眼的工夫,一个女人露面了。她身材结实,顺着她粗壮的双腿可以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鞋,她正向楼下走来,脸上挂着礼貌亲切的微笑。那微笑昭示着她处理的生意虽然棘手、令人痛苦,但她会用专业的态度冷静而高效地办好。她叫艾琳·劳斯,是丧葬承接人罗伯特·康沃利斯的私人助理,同时也担任接待员。
“早上好,您需要帮忙吗?”她问道。
“对。我想安排一场葬礼。”
“您是代表死者前来吗?”她用的是“死”这个字,很直白。不是“过世”,也不是“已故”。直言不讳是她的一个职业习惯,接受大限已至的事实,反而能让死者的亲朋好友减轻一些悲痛。
“不是,”考珀太太回答说,“是替我自己。”
“我明白了。”艾琳·劳斯眼睛都没眨一下。她为什么要惊讶呢?人们亲自为自己安排葬礼的情形并不少见。“您有预约吗?”她问道。
“没有,我不知道需要预约。”
“我去看看康沃利斯先生是否有空,请稍坐片刻。您想喝茶还是咖啡?”
“不了,谢谢。”
戴安娜·考珀坐下来。艾琳·劳斯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深处,几分钟后,她再次出现,跟在一个男人的身后,男人的形象完美地符合人们对殡仪馆馆长的印象,仿佛是在扮演这一角色。当然,还有那身标志性的着装:深色西装搭配暮气沉沉的领带。他的站姿似乎在暗示,他为必须出现在这里而感到抱歉。他的双手交叠,像是在深表遗憾。他的脸皱巴巴的,悲伤之情溢于言表。在秃顶边缘试探的稀疏头发和仿佛试验失败的络腮胡更添几分凄惨。他戴着一副有色眼镜,镜架滑到了鼻梁上,不只是框住眼睛,还遮住了它们。他看起来四十岁左右,脸上挂着微笑。
“早上好,”他说,“我叫罗伯特·康沃利斯。您希望与我们讨论一下葬礼的安排吗?”
“是的。”
“有人给您提供咖啡或茶水了吗?请这边走。”
新来的客人被领着穿过走廊,来到尽头的一个房间,这里和接待区一样装修得很不起眼。唯一的区别是,书架上摆的不是书,而是文件夹和小册子。如果打开它们,你会看见不同式样的棺材、灵车(传统的或马拉的)图片,还有价目表。如果您倾心火葬的话,两排架子上还陈列着骨灰盒。两把扶手椅面对面摆放在一起,旁边各有一张小桌子。康沃利斯坐在其中一把扶手椅上,取出一支万宝龙钢笔,放在记事本上。
“葬礼是为你自己准备的?”他开门见山地说。
“是的。”考珀太太的语速忽然变得轻快起来,想要直奔主题,“细节我已经考虑过了,您应该没有意见吧。”
“恰恰相反,客户的个人要求对我们而言至关重要。如今,提前规划好的葬礼——您也可以称之为定制葬礼或是主题葬礼,几乎可以说是我们的主要业务。满足客户的需求是我们的荣幸。我们在这里讨论结束后,假设您接受我们的条款,我们将为您提供一张完整的发票和约定条款的明细。您的亲朋好友只需要前来参加葬礼就行,什么都不用操心。根据我们的经验,我可以向您保证,当他们得知一切事宜已完全按照您的意愿安排妥当时会倍感安慰的。”
考珀太太点点头。“好极了。好吧,让我们开始吧,可以吗?”她调整了一下呼吸,“我想要在纸板棺材里下葬。”
康沃利斯正要记录第一条内容,却停下了笔,笔尖悬在纸的上方。“如果您在考虑环保葬礼,我会建议您使用再生木材,甚至可以选择龙爪柳枝,而不是纸板。有些情况下,纸板……并不能完全发挥作用。”他谨慎地措辞,给自己的表达留下各种悬而未决的可能性,“柳藤的价格不会更高,却更具性价比。”
“好吧。我想被安葬在布朗普顿公墓,挨着我丈夫的墓。”
“您最近送走他的?”
“十二年前吧。我们有自己的墓地,所以不会有问题。这是我列好的仪式清单……”她打开手提包,取出一张纸,放在桌子上。
殡仪馆馆长瞥了一眼。“我看到您对此做了精心的准备,”他说,“要我说的话,您对葬礼仪式的安排经过了深思熟虑,既有宗教氛围,又能体现人道主义关怀。”
“嗯,念一章《诗篇》,还要放披头士乐队的歌。一首诗,几段古典音乐,再加上几篇悼词。我不希望葬礼持续太长时间。”
“我们可以控制好时间……”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