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改变历史的香料商人-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30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17世纪初,太平洋上一个不为人知的小岛岚屿产出的肉豆蔻成为欧洲各国在香料竞赛中争夺的焦点,这引发了一场荷兰东印度公司与纳撒尼尔•考托普领导的一小群英国香料商人之间激烈而血腥的斗争,这场斗争最终以荷兰与英国达成历史上影响极为深远的一项交易告终。英国将岚屿控制权让给荷兰,作为回报,英国得到了曼哈顿。
本书讲述了一个精彩的冒险故事。作者选择了几位有代表性的香料商人,通过他们的故事为读者生动再现了一段传奇历史。

作者介绍

贾尔斯•米尔顿(Giles Milton),英国畅销书作家,著有《大酋长伊丽莎白》《武士威廉》等。

部分摘录:
弗朗西斯·德雷克爵士大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两个月后,伦敦的商人们听到传言说,有一艘英国船经历了一次去往东印度群岛的冒险航行之后返回,正驶入英吉利海峡。这艘船的船长托马斯·卡文迪什是第二位环绕地球的英国人,满载丰富的商品远征归来。他在返航的路上袭击了巨大的西班牙帆船“圣安妮”号(Great st. Anne),捎带着打劫了数量惊人的其他19艘船。回到英格兰时,他受到了热烈欢迎,人们的热情高涨,因为大家听说他的水手都身穿丝绸马甲,他船队的中桅帆镶满了黄金。
卡文迪什刚上岸,就写信给他的老朋友宫务大臣,催他立刻派遣一支远征队去香料群岛。“我在摩鹿加群岛一带航行过,”他写道,“在那里,只要我的同胞愿意,就可以跟葡萄牙人一样自由地开展贸易。”
此时派遣一支成功的贸易使团去东印度群岛已成当务之急,因为自从1580年腓力二世登上葡萄牙王位,里斯本的市场就对英国船只关闭了。这不但造成运到英格兰的香料数量急剧减少,而且关闭了英国绒面呢和羊毛的一个重要出口市场。原来拒绝派远征队去香料群岛的那些英国人认为,葡萄牙人对东方航线拥有专有权,现在这种观点已经站不住脚了。曾经罗马教皇的一纸诏书将世界划分成西班牙天主教势力和葡萄牙天主教势力,如今这样的划分在英格兰遭到了公开嘲讽。伊丽莎白一世女王就曾亲自质疑其合法性,她提出了一个著名论断,“我的臣民[绕好望角]航行,就跟西班牙人一样合法,因为大海和空气是所有人都共有的”。德雷克和卡文迪什的航行已经向持怀疑态度的人证明,尽管英国船舶很小,但想去任何地方都可以,当德雷克在大西洋东部俘获一艘大型宽体帆船时,彻底证明了这种船“不过是可以手到擒来的虫子而已”。这条虫子可真是价值连城:它的货舱装满了价值超过10万英镑的财宝。
经过多年的犹豫,1591年伦敦的商人们听取卡文迪什的建议采取了行动。他们请求伊丽莎白女王授予他们在东印度群岛进行贸易的委任状,得到女王批准之后,他们开始寻找一个合适的指挥官。这一次,他们从过去的错误里吸取了教训,选择了一位经验丰富的商船水手詹姆斯·兰开斯特,他参与过与西班牙无敌舰队的战斗,表现英勇。
兰开斯特的早年生活极少有人了解。他的遗嘱显示,他1554年或1555年生于贝辛斯托克,在刚满60岁时去世。据说他“生于上流之家”,幼年时被送往葡萄牙学习语言和贸易。兰开斯特本人只是十分简要地记录了他在葡萄牙度过的岁月。
“我是在这些人中长大的,”他后来写道,“我在他们中像绅士一样生活,服过兵役,还当过商人。”他在葡萄牙还干了些什么,现在仍不清楚,但他很有可能就像许多生活在那儿的英国人一样,支持唐·安东尼奥争夺葡萄牙王位并为他而战。腓力二世成为葡萄牙国王后,他在葡萄牙的日子屈指可数,之后他几乎像一个难民一样逃回了英格兰,在这过程中丢掉了他的所有钱财。但他对葡萄牙的了解给他带来了好处,1587年,亦即打败无敌舰队的前一年,他又开始从事贸易,而这次是在伦敦。
詹姆斯·兰开斯特直面坏血病、风暴和葡萄牙宽体帆船,经历过两次漫长的东印度群岛之旅后幸存。他在一次飓风中写的一封信成为东印度公司的传奇之一。“我无法告诉你到什么地方找我,”他写道,“因为我只追随着海与风的脚步。”
一幅詹姆斯·兰开斯特的油画流传至今,展现了他的风度。他身穿一件带扣子的精美的紧身上衣,戴着华丽的轮状皱领,看上去就像一个典型的伊丽莎白时代的人,一手放在剑上,另一只手用指头抚摸着地球仪,显得僵硬拘谨。兰开斯特的日记和作品为留传下来的这张伊丽莎白时代的肖像增添了血肉,反映出他是一个集脾气暴躁的老练水手和严肃的道德说教者于一身的人。他纪律严明,极力主张每天都要在船上祈祷并严禁任何形式的赌博。他特别厌恶粗言秽语,定下规矩对“诋毁上帝美名以及所有无聊而肮脏的话语”实行严厉惩罚。然而,他喜好严格纪律的天性得到了同情心的调和。当他的船遇到了沉没的危险,他起先大怒,责怪同行的船不该无视他的命令弃他们不顾。“这些人毫无同情心”,他阴沉地咆哮道。但当他后来得知,同行的这些人出于对他的爱而一直不离左右时,没有人受到惩罚。他对手下船员表现出的尊重也与以前的人不同:兰开斯特竭尽所能拯救弱者,他跟其他很多船长不同的是,当他在一旁无助地看着他的许多船员因病而死时,他真的感到恐惧。
在与无敌舰队作战时,兰开斯特指挥的船“幸运爱德华”号不是战船,而是许多在英吉利海峡往来航行以协助保卫王国的普通伦敦商船中的一艘。它注定要成为1591年在兰开斯特娴熟的指挥下,驶往东印度群岛漫长旅途中的3艘船之一。
资助这次远征的商人把它看成一次侦察任务,而不是贸易活动,因此船上所载货物很少,所有可用空间都改造成了船上大批人员的生活空间,这是驶往未知领域的漫长旅程所必需的。许多人都将在这次海外旅程中死去,而对那些幸存的人来说,他们到达东方之后,还有大量的热带疾病等着他们。
“幸运爱德华”号、“坚贞”号(Penelope)和“皇家商人”号(Merchant Royal)上装饰着飘带和旗布,在1591年一个温暖的春日从普利茅斯起航。一大群人集合前来与这些船告别,目送船队离开岸边时,许多人都忍不住流下了泪水。兰开斯特本人掌管着旗舰,带领其他船舶进入了英吉利海峡的急浪之中。他昂扬的乐观精神在送别他的人群中并未得到回应。他们重见亲人的机会微乎其微,许多人已经开始怀疑在季节如此之晚时出海是否明智。
起初一切都很顺利,3艘船安全地抵达了加那利群岛,接着顺风扯起风帆,向佛得角和赤道进发。他们运气很好,在这儿劫获了一艘葡萄牙帆船,该船满载着60吨葡萄酒、1000罐食用油和不计其数的桶装刺山柑。尽管有这次意外的给养补充,还是开始出现了船员死亡的情况。“幸运爱德华”号还没有越过赤道,船上就有两人丧生,而其他人也很快“就在炎热的气候下生病了,这里的气候奇妙而又危险”。更糟糕的是,天气开始变坏了。3艘船刚进入南半球,“我们就频频遭遇龙卷风,电闪雷鸣、大雨倾盆,我们身上没法保持连续3小时的干燥,这是生病的一个原因”。由于补给不足,3艘船循着信风驶向巴西,然后才折往好望角的方向。
此时,船员已在海上度过了3个月,什么新鲜水果都吃不到。他们被困在赤道无风带,船上除了“盐类给养”和饼干之外别无他物,船员开始生病。身体开始变弱的第一个标志是缺少气力,并且持续不断地喘不过气来,很多人都再也爬不上帆缆了。紧接着,他们皮肤变得发黄,牙龈变软,嘴里臭不可闻。“侵蚀着我们的疾病就是坏血病,”船上一名远征队记事员埃德蒙·巴克写道,“我们的士兵虽不习惯大海,但还撑得住,我们的船员却一个个地倒下,[我认为]这是因为他们在家中太过安逸的生活方式。”
兰开斯特手下的大多数人很快就出现了这种疾病的早期症状,不久,坏血病开始呈现更为剧烈的病状。他们的牙齿开始脱落,身上到处是紫色的斑块。吃咸肉无法减轻这种状况,事实上只能使情况更糟。随着他们的肌肉变得肿胀,关节变硬,细细的血水开始一股股从他们的眼睛和鼻孔里流了出来。3艘船艰难地驶往好望角时,许多人还得了急性腹泻、肺病和肾病。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