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法国人的港湾-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32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再过一个月,朵娜就要满30岁了,但她厌倦了身边的一切。这是她要独自面对的人生危机。逃离生活的念头驱使她来到了乡下的庄园。 宁静的港湾安抚她的神经,直到一艘帆船和法国海盗的闯入,激发了她内心深处的热情。她奋不顾身,投入了这场一生只有一次的冒险。 其实做一个极其简单的人,敢爱敢恨,你就会幸福。

作者介绍

达芙妮·杜穆里埃(Daphne du Maurier, 1907—1989) 英国著名作家,英国皇家文学学会会员,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爱伦·坡大师奖、安东尼世纪图书奖、大英帝国勋章。《卫报》称她为“20世纪伟大的作家之一”。 1938年,她创作的《蝴蝶梦》一鸣惊人,风靡整个20世纪。她共创作了17部长篇小说以及几十种其他体裁的文学作品,它们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被改编成至少40部电视剧、6部电影,并在音乐、戏剧等领域影响深远。文坛巨匠金庸、斯蒂芬·金,电影大师希区柯克,都是她的忠实读者。评论界称,是她教会了希区柯克什么是悬念! 2003年,BBC发动近百万读者票选“大阅读”百大小说,《蝴蝶梦》位列14。 2017年,《蝴蝶梦》登顶W.H.史密斯“225年来英国读者挚爱的小说”榜单。 2019年,《蝴蝶梦》入选BBC“启发世纪”的百大小说榜单。 她的作品成为当之无愧的不朽名作! 《法国人的港湾》是她的三大代表作之一。

部分摘录:
东风[1]乍起,波光粼粼的赫尔福德河面泛起道道涟漪,细浪腾涌,拍打沙岸。退潮时,细碎的浪花撞在沙滩上四散消失。成群的水鸟往岸上的泥滩飞去,它们的翅膀掠过水面,一边飞一边呼朋引伴。只有海鸥逗留于河面,它们不停地在翻滚的水沫上空盘旋鸣叫,时而冲向水中觅食,原本灰色的羽毛因沾上咸涩的浪花而闪闪发亮。
英吉利海峡的滚滚巨浪从利泽德角之外奔涌而至,与河口的湍流猝然相遇。褐色的潮水带着淤泥的苦涩味道,由于吸纳了最近几场雨水而显得愈发气势磅礴。潮水裹挟着来自深海的波涛和冲积物咆哮而来,水面还漂浮着枯枝和秸秆、种种意想不到的废弃物、过早凋落的树叶、夭折的雏鸟和许多来不及绽放的花蕾。
露天的锚地如今已经废弃,只要一刮东风,船只就难以停靠。要不是赫尔福德河道上有几处零星的房屋,纳瓦斯港口的周边保存着一片平房,这条河流可以说还完全停留在过去,处于一个早已逝去的时代,而当初的那段历史如今完全被人遗忘,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回到那个年代,这儿的山岭和峡谷本身就雄伟壮观。周围没有人工建筑来破坏田野和悬崖的原始景观,也没有烟囱管帽从高高的树林上支棱出来探头窥视。在赫尔福德村落倒是有几间农舍,不过根本没有对当地的河流生态造成任何影响,这条河是只属于麻鹬、赤足鹬、海鸠和海鹦的乐园。那时不像现在,没有观光游艇顺流驶来。赫尔福德河在一片平静的水域分流,形成了今天的康斯坦丁和格威克两地,这一带在当时可谓静水深流,人迹罕至。
当时这条河流与世隔绝几乎无人知晓。只是偶尔有几个水手,在往上游行驶的过程中遭遇了西南飓风被迫进来寻求暂时的庇护。但他们发觉此地偏僻艰苦,静得有点瘆人。等到风势稍缓,他们都乐于拔锚启程继续航行。这些水手对赫尔福德村落毫无兴趣,本地为数不多的几个村民又少言寡语、反应迟钝。一个人如果长时间远离家庭的温暖和女眷的关怀,根本就提不起兴趣去游览树林,或在落潮时到泥滩去和水鸟一起涉水玩乐。所以,这条弯弯曲曲的河流无人问津,树林和山谷也与世隔绝。赫尔福德河在盛夏可谓景色宜人、独具魅力,让人徜徉其中慵懒欲眠,但那时这样的美景无人欣赏无人知晓。
如今的赫尔福德河被许多突然出现的声音打破了宁静。观光船来来去去,搅动水面,留下一条条浪花翻腾的航行轨迹。人们驾着快艇相互拜访。到这儿一日游的旅客,也会手拿渔网捕虾,在众多的浅滩中穿梭往返,但太多的美景让他目不暇接。有时,他会坐在一辆噗噗喷气的小车里,沿着崎岖泥泞的大路一路颠簸,出了赫尔福德村再猛地右转,就到了一个旧农场,可以在里面一间石砌厨房里坐下,和其他游客一起喝茶聊天。这儿原本是纳伍闰庄园,至今还保留着一点昔日的辉煌。以前的四方建筑仍有部分残余,将现在的农场院子围在当中,当年庄园入口处的两根立柱,如今藤蔓丛生、苔藓密布,被用作今日谷仓的支柱,支撑着瓦楞屋顶。
游客喝茶的农场厨房是当年纳伍闰餐厅的一部分,那半截楼梯当年曾是连接走廊的通道,如今被一面砖墙挡断。庄园的其余建筑肯定早已坍塌,或是被人拆除了。现在的方形农场建筑,虽然看起来也颇为气派,却与纳伍闰旧宅复制图上的E字形结构大相径庭。至于庄园当年的花园和林苑,如今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游客在这儿吃着零食品着香茗,面带微笑地欣赏眼前的美景,丝毫不知道,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天,有一位女士也曾在此伫立,像他一样,望见了丛林环抱中的这片波光粼粼的水面,女人仰起头,感受着太阳的温暖。
游客听见了从农场传来熟悉的声音,水桶碰撞的哐当声、牛叫声、农夫和儿子隔着院子粗声大气的说话声,却听不见昔日的回音,听不见那时有人在黝黑的树林深处,两手拢在嘴前,轻轻地吹着口哨。在静悄悄的屋墙底下,一个蜷身蹲伏着的瘦削人影迅速做出了回应。楼上的一扇窗户却打开了,朵娜望着两人。她一边聆听他俩的动静,一边用双手在窗棂上空轻轻挥动,仿佛在弹奏着一支无名小曲,鬈发滑落在了脸上。
河水继续往前哗哗流淌,树叶在夏风中沙沙作响。泥滩上,蛎鹬站在退潮的浅水中觅食。麻鹬还在鸣叫。而那时的男男女女都已被遗忘。他们的墓碑上长满了地衣和苔藓,上面刻的名字也已模糊不清难以辨认。
如今,在纳伍闰业已消失的门廊下,一群牛儿正在四处走动吃草,当年在午夜钟声敲响时,曾经有个男子出现在昏暗的烛光下。他站在那儿,面带微笑,手握一柄出鞘的利剑。
春天来临,农夫的儿女们到河湾的两岸采摘报春花和雪花莲,糊满泥浆的靴子咯吱咯吱地踩过去年夏天残留下来的枯枝败叶。河湾在漫长的冬天积聚了大量雨水,看起来灰蒙蒙的,有点荒凉冷清。
树木依然长得茂盛繁多、密不透风,一直延伸到了河流的尽头。小码头上苔藓绿油油的,显得鲜嫩多汁。当年朵娜就在这儿燃起篝火,与情人隔着火苗笑语吟吟。时至今日,不再有任何船只停靠在这个码头,不再有桅杆斜指天空。没有链条穿过锚孔发出咔嗒咔嗒的响声,没有空气中弥漫着的浓浓的烟草味,也没有河对岸传来的外地人轻快悠扬的说话声。
在某个仲夏的夜晚,一个孤身出行的游客把自己的快艇停放在赫尔福德河边的露天锚地,决定独自划着皮艇沿河而上探险。当他来到河湾的入口时,一声夜鹰的啼叫让他心生惧意有些踌躇,时至今日,这片河湾仍笼罩在一种神秘气氛中,似乎带着某种难以言说的魔力。游客初来乍到,他回头看了一眼安然停泊着的快艇和这片宽广的河面,靠着船桨停顿了片刻,才猛然意识到这片河湾极为寂静,河道蜿蜒狭窄。不知何故,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不速之客,贸然闯入了另一个时代。他壮着胆子沿着河湾的左岸继续前进,水面划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响亮,在岸上远处的树林之间发出奇特的回声。他尽量悄无声息地往前划行。河湾渐行渐窄,水边的树丛也越来越繁密,而游客仿佛已经入魔,他感觉身体被一种奇怪的力量所吸引、控制,心里充满了一种莫名的、连自己也无法完全理解的兴奋。
他原本是孤身一人,不过——就在近岸的树荫中,是不是传来了一阵呢喃低语?是不是有人站在那里,月光照在他那系紧的鞋靴和手中的弯刀上闪闪发光?他身边是不是还站着一个女人,肩披斗篷,深色的鬈发拢在脑后?自然,这一切全是游客的幻觉,那仅仅是树荫而已,那些呢喃低语,只不过是树叶的婆娑或眠禽的窸窣罢了。他突然困惑起来,有一丝害怕,觉得不能再往前划了,更远的河岸那边应当是河湾的尽头,那里属于禁地,他可不能擅自闯入。于是游客朝着锚地掉转皮艇返航。当他驶离此地时,耳畔传来更为急切的声响,呢喃之声也不绝于耳。他还听到阵阵脚步声,其间夹杂着一声呼喊和午夜的一声惊叫,远处隐隐传来一声呼哨和轻快悠扬的奇特歌声。夜幕中,游客努力睁大双眼,眼前的团团树荫影影绰绰,分明显现出一条船的轮廓。这真是一条精致又漂亮的船,建造于某个早已消逝的时代,船刷过油彩,就如同幽灵似的出现在那儿。这时,游客的心跳开始加速,便用力划桨,小皮艇在黑沉沉的水面疾驰而过,终于摆脱了刚才的魔幻之地。他先前所看见的一切绝非尘世景象,所听见的一切也确实不可思议。
游客回到自己的快艇上,最后再回头看了一眼河湾的入口处。只见一轮圆月,带着夏日特有的晶莹皎洁,已然跃上树梢,河湾则沐浴在溶溶月色中,显得甚是可爱。
夜鹰在山岭蕨丛中低声鸣叫,鱼儿扑通一声跃出水面。游客慢慢掉转快艇方向,迎着潮水行驶出去,河湾渐渐隐没在身后。
游艇主人从船上走了下去,进入安全舒适的船舱,在书本中一阵翻腾,终于找到了想要的东西。那是一张康沃尔地图,画得潦草又粗略,是他在特鲁罗的一家书店闲逛时无意中发现的。这张画着地图的羊皮纸已经褪色发黄,上面的线条模糊不清,连地图上的地名都是采用了一种古老的拼写形式。赫尔福德河画得还算详细,康斯坦丁和格威克一带的村落也是一样。游艇主人将目光移至一条狭窄的河汊上,它从赫尔福德河延伸出来,尽管很短,却蜿蜒西折,隐入了一个峡谷中。有人用纤细的笔迹在旁边匆匆写了一个如今已经褪色的名字——法国人的港湾。
看着这个地名,游艇主人沉吟了片刻,然后耸耸肩,卷起地图。很快他就睡着了。泊船之地水波不兴,河面微风不起,连夜鹰也悄然无声。游艇主人进入了梦乡——此时,潮水轻轻拍打着船身,月光朗照在宁静的水面,轻柔的呢喃传入耳畔,逝去的岁月幻化为现时。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