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走错时空的人-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27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年轻的波莉和弗兰克那时正相爱,眼前有一整个未来。 一种致命的流感病毒突然席卷全世界,弗兰克意外被感染。面对巨额的医疗费用,他与波莉都束手无策。在弗兰克面临死亡之际,波莉做出了艰难的选择,她自愿与创时者公司签订合约,作为一名时空旅行者去未来工作,作为交换,创时者公司将为弗兰克的治疗埋单。两人诀别时,弗兰克许下诺言,将在十二年后的加尔维斯顿——海洋开始的地方等她。 然而波莉的时空旅行发生了偏差,比预定时间晚到了五年,而且降落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点,怎样都看不到弗兰克的踪迹。面对此时已四分五裂的陌生世界,波莉平静而坚定地踏上了寻找爱人的漫长旅程。 …… “珠宝匠们购买金子,将其打造成戒指。但是,为了得到金子,材料供应方有时候必须把老珠宝中的金子熔化。因此,世界上的金子都在循环,从一个人手中转移到另一个人手中。就拿你那枚戒指的金子来说吧,第一个佩戴它的人早在千年之前便已经死了。” “好诡异。” “没人能够真正地拥有金子,对吗?它属于宇宙。”
《走错时空的人》是西娅·林的第二部小说,也是她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讲述一对年轻情侣波莉与弗兰克面对死亡所做出的牺牲,以及在爱情中的失去、寻找、背叛、坚守,作品融入了科幻、爱情、社会问题和生存等元素,演绎了一个末日世界中的爱情故事。虽有穿梭时空情节,却不是一部硬科幻作品,更侧重于对一段爱情关系中自我的思考:面对被时空捉弄而与恋人错位,我们是否能坚守自己的初心?
本书于2018年6月在美国出版后广受好评,入围了2018年加拿大吉勒文学奖短名单,并迅速售出多国版权。

作者介绍

西娅·林 加拿大籍新加坡裔作家,美国休斯敦大学艺术硕士,多伦多大学创意写作专业教授,曾担任《海湾》杂志的非虚构文学编辑,在《卫报》《沙龙》《百万》《巴黎评论》《南安普敦评论》等刊物上发表过多篇作品,已获得包括加拿大艺术理事会和安大略艺术理事会颁发的艺术家奖等多个奖项。本书是其第一部长篇小说。

部分摘录:
莉家住布法罗,在一家代理记账公司担任秘书,办公地点就位于市政厅旁边的小路上。那片街区曾经颇为繁华,但是如今已经丧失了往昔的光彩。弗兰克在转角处的酒吧里工作,城市的油污覆盖着窗户,犹如一层深色的玻璃贴膜,地毯永远都散发着淡淡的臭味儿。各色人等往来其间,有体型壮硕的男人,宽大的脸庞布满了皱纹;有性格开朗的女人,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经常凑在一起笑个不停,就像呱呱直叫的鸭子;还有许多匆匆的过客,穿着参加晚宴的无尾礼服、建筑工地的反光背心或摇滚乐队的紧身T恤,他们仅仅出现一次,再也不会回来。每天下班后,波莉都喜欢到这里喝一杯螺丝起子[18],由于大家性格各异,缺乏可以融入的集体,反而没有孤独落单的感觉。
两个月前,波莉的男朋友查德搬出了他们合租的公寓,还带走了波莉的全部家具。这种行为的荒谬程度甚至远远超过普通的背叛,即便他跟波莉的朋友上床,都不会令她如此难堪。波莉别无选择,不得不回到姨妈唐娜的身边。在母亲死于车祸以后,从十三岁到十八岁,她一直和唐娜生活在一起。唐娜是一名三十多岁的旅行社职员,她看起来就像一只烟斗:身材高挑,脸形瘦长,粗硬的短发染成了黑色。关于查德的所作所为,唐娜只说了一句话:“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欺负你,除非是你太软弱。”波莉告诉唐娜:“反正那不过是些身外之物罢了,况且这样分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今,在面对麻烦的时候,我可以想想,自己曾经熬过了更加艰难的日子。”
波莉接连两次起身,走到角落里使用公共电话,拨打查德最近的号码。她一直把手指放在挂钩上,这样她就能在通话转入答录机之前赶紧挂断,免得白白浪费二十五美分。夏去秋来,她不可能再找到他了,之所以打电话,只是为了享受骚扰他的乐趣而已,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波莉回到原位坐下,弗兰克已经收走了她的饮料,但是她并未喝完,而且也买不起第二杯了。他站在她的面前,肩上搭着一条抹布,很像旧时的酒保。
“再来一杯?”
她摇了摇头,并未抬起眼睛,一颗豆大的泪珠顺着鼻梁滑落,显得极为狼狈。他伸手去拿某样东西,她听到他的灯芯绒衣料窸窣作响。他递上一张餐巾纸,她默默地接过来,依然低垂着下巴。她还没能开口道谢,他就径直走开,去给别人拿瓶装的黑方威士忌[19]了。
她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在擦拭泪水,便特意等待了片刻,假装在研究餐巾纸的扇贝形花边。把每一张餐巾纸都折叠得这么精致,需要付出多少心力?如此美丽的行为,却总是在人们看不见的时候悄悄进行。
唐娜经常提醒波莉,她不能白吃白住,必须想办法逗唐娜开心。“你可真是个累赘,”唐娜说,“赶紧出去做点儿大胆的事情吧,好让我也能通过你体会到冒险的乐趣。”
波莉更愿意待在屋里,喝着家酿的葡萄酒看电视,跟唐娜的肥猫“鸡肉”和“面条”做伴。
“今天过得怎么样?”波莉刚跨进门槛,唐娜就迫不及待地嚷嚷,以此来代替问候,“我要听有趣的新闻!如果你讲不出来,我就把你踹到路边上!”
“我们接受了培训,学习如何使用崭新的内部电话系统,事务所给每名员工都配了一台分机,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在晚些时候,波莉不小心犯了个错误,她向唐娜提起了弗兰克:“有一位英俊的调酒师在街角那边工作。”
“然后呢?”
除此之外,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她把故事改编了一下:“今天我打喷嚏了,他递给我一张餐巾纸。”
“他、喜、欢、你!快,赶紧回酒吧找他。你的外套在哪儿?”
“别闹了,我还穿着齐格[20]的卡通睡衣呢。”
而且,本季的《拉维恩和雪莉》[21]正在首播,眼下才进第二次广告。她们非常喜欢这个电视剧,已经盼了好几周。
“你应该去,你不是一直都想认识新朋友吗?”
“我可以明天再去。”
“也许明天他将遇到此生的真爱,而你只能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等到片尾的演员表一出来,你就立刻开我的车上路。”
“如果我们注定无缘,那去不去都一样。”
“你这种态度太消极了,简直是世界上最消极的态度。”
晚上十点,酒吧揭下白日的面纱,露出似曾相识却又极为陌生的面容,屋里熙熙攘攘,烟雾缭绕,就连周三也不例外。桌面上洒满了黏糊糊的饮料,凳子上挤坐着色眯眯的顾客,他们四处张望,寻找可口的猎物,渴望享受一夜风流。弗兰克靠着吧台,以手托腮,正跟一位女子交谈,对方从头到脚都穿戴着绿色的服饰。波莉打开店门,准备偷偷溜出去,可是头顶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声响,弗兰克瞧见她了。
他朝她挥手示意,迅速调制出一杯螺丝起子,放在吧台上,然后冲她眨了眨眼睛。酒里有一颗樱桃,肯定是专属于晚上的配料。她原本随身带着一本书,但是唐娜把它没收了,免得她看起来像个严肃刻板的女学究。她感到手足无措,不知道眼睛该往哪儿看。在她周围,整个酒吧都充斥着欢乐的尖叫。
平常,波莉喜欢把自己想象成果敢而冷漠的姑娘。但是现在,炫目的光芒将她的害羞与青涩暴露了出来。波莉忽然想起,有几个高中同学已经跟她们的高中男友订婚了,心中不禁感到十分烦闷。她愁眉苦脸地盯着鲜红的樱桃。
弗兰克的体型跟她非常般配,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会跟他一样高。他的肩膀颇为健壮,相貌却温柔可爱,这种奇妙的组合散发着特殊的魅力。
波莉暗暗思忖,无论留下还是离开,都别再为自己的遭遇而难过了。她竭力摆脱环境的影响,试图平复杂乱的情绪,所以她没有看到,弗兰克默默地东张西望,假装扫视房间,目光却在她身上久久地停留;她也没有看到,弗兰克悄悄地侧过脑袋,瞥向吧台里的镜子,凝视着她的脸庞。这是一切的开始,而她却错过了。因此,当他把一盒火柴摆在她面前时,她显得很困惑,从镜中的映像来看,她甚至露出了近乎愤怒的表情。她拿起火柴,塞入外套口袋,将现金放在吧台上,便走了出去。几天以后,她顺手摸进衣兜,掏出了那盒火柴,她已经忘记了它的存在,又或许是有意逃避。波莉掀开纸板,结果惊讶地发现,里面竟然写着弗兰克的名字和电话号码。
弗兰克提议,他们可以一起去特拉华公园[22]散步。这个主意确实很讨人喜欢,但是也显得十分保守,波莉不得不告诫自己,千万别期望太高。她如约而至,他上前拥抱了她,令她吓了一跳。他们的身体很不协调,他的一条胳膊笨拙地卡在她的脖子周围,另一只手拎着黑色的塑料袋,里面装了六罐啤酒,在她的耳边危险地摇晃。他为什么要带啤酒来?
“哎,”他说,“差点儿跟你的脑袋撞上,来个亲密接触。”他们迈过拱门,她的胃部剧烈地抽搐了一下。在很久很久以后,她总是会想起他口中的“亲密接触”,这是一个有趣的词语,在她的印象里,他好像再也没讲过。她记得,在他拥抱她的瞬间,他的衬衫顺着苍白的肚皮向上滑,害得他手忙脚乱地整理下摆,于是她才恍然大悟,当时他肯定非常紧张,而她对他还不够熟悉,无法读懂各种情绪。
随着一声刺耳的噪音,他用力拽开了易拉环。看着眼前的啤酒,她稍作犹豫,开始重新考虑整个约会。波莉绝非反对喝酒,她只是讨厌在公园里不太雅观地喝酒。然而,他们边走边聊,十分投缘,在回到起点之际,两人并未停下脚步,反倒沿着刚才的路线继续转圈。他告诉她,自己是一名待业的历史学家,在酒吧工作是为了给亲戚帮忙,今年秋天他就会拿到高中教师资格证了。而她承认,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是学习家具修复,尽管听起来很不可思议,她甚至向他坦白了其中的原因。以前她从未告诉过任何人,但是弗兰克问了,所以她就说了。其实,她希望能亲手修复母亲的双人沙发,它一直都躺在廉价的储物柜里,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腐烂。
他们滔滔不绝地交谈着,大有相见恨晚之感。她打听他的年纪,他花了些时间才想起来自己现在二十五岁。“我度过的日子越多,”他说,“对它们的印象就越少,是不是很糟糕?”她觉得这个说法非常有意思。
大雨忽然而至。起初,他们还拘谨地挤在她的小伞底下。后来,他伸出胳膊,搂住了她的肩膀,亲密的接触令她的声音变得颇为沙哑。阵阵狂风卷起潮湿的树叶,堆积成小山。汽车呼啸而过,尾灯照亮的红色水花溅在他们身上。
弗兰克问她是否愿意去他家躲一躲,那个地方距离很近,位于马路对面的转角处。在走过五个街区以后,他说:“前面就是。”又过了十分钟,他说:“拐过这个弯就到了。”当他说“就在下一条街上”的时候,雨都停了。黑暗的天空逐渐放晴,白日再次降临。
“你还想进去吗?”弗兰克问。波莉不禁暗暗思忖,看来避雨并不完全是邀请她到家中做客的一个借口,既然雨已经停了,他恐怕不愿意再让她进去了,所以她应该拒绝。
“我觉得不用了。”她说。他沮丧地耷拉着脸,场面显得非常尴尬——他忍不住把自己的感受展露无遗,而且两人都对此心知肚明。他抬起脚,闷闷不乐地踢向一群松鼠和正在啄食的鸽子。
鸽子飞走了,松鼠散开了。可是,有一只惊慌失措的松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径直冲上马路。一辆别克汽车紧贴着路边驶过,恐怖而沉重的巨响传来,波莉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
那只松鼠的举动十分诡异,令人毛骨悚然。它眨了眨浑浊的眼睛,拼命挣扎,想要离开马路,根本不明白自己的屁股已经被碾平了。面对突如其来的可怕变故,弗兰克不知所措地干笑了一声。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