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两个人的车站-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25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两个人的车站:布拉金斯基、梁赞诺夫名作集》收录了布拉金斯基与梁赞诺夫合著的剧本小说《两个人的车站》《命运的捉弄,或蒸得舒服……》,以及戏剧剧本《办公室的故事》《车库》。

作者介绍

埃·韦·布拉金斯基(1921—1998),俄罗斯剧作家、电影编剧,1977年获苏联国家奖。
埃•亚•梁赞诺夫(1927—2015),俄罗斯电影导演、编剧、演员,现实主义喜剧大师,被誉为俄罗斯的“喜剧教父”。1977年获苏联国家奖,1984年获“苏联人民艺术家”称号。
二人从20世纪60年代末开始联合编剧,首部作品是《看好你的车》,此后二十余年共同创作了《意大利人在俄罗斯的奇遇》,“爱情三部曲”《命运的捉弄》《办公室的故事》《两个人的车站》,《车库》《残酷的罗曼史》《被遗忘的长笛曲》等经典电影,形成了布拉金斯基-梁赞诺夫式的喜剧风格。在他们的作品中,讽刺与幽默、诗意与哲理、浪漫爱情与社会批判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悲剧与喜剧因素相互交织和渗透,流淌出人性的暖流。

部分摘录:
这个从事统计工作的机关既可以设在一座新楼里,也可以设在一幢旧楼里,这要看怎么着对剧院合适。需要的仅仅是在舞台上出现:诺沃谢利采夫和雷若娃的办公室;通向接待室的走廊,而韦罗奇卡本人就是这个接待室的点缀;还有局长卡卢金娜的办公室。要紧的是使剧情能够在这些地方同时展开。舞台上看不到萨莫赫瓦洛夫的办公室,看到的只是从接待室通往他办公室的那扇门。
萨莫赫瓦洛夫缓慢地在走廊里走着。他走进接待室,韦罗奇卡正抽着烟卷在打电话。
韦罗奇卡阿廖娜,你去娜塔什卡·叶戈罗娃家吗?去过萨班推节①!
萨莫赫瓦洛夫早上好,柳德米拉·普罗科菲耶芙娜在办公室吗?
韦罗奇卡(向萨莫赫瓦洛夫)请等一等!(朝话筒)你问都有谁去?都是我们自己人……
萨莫赫瓦洛夫您抽的是什么破烟?(掏出一包香烟,放在桌上)我叫尤里·格里戈里耶维奇。
韦罗奇卡(对着话筒,匆忙地)阿廖娜,我过会儿再给你打电话。(扔下话筒,站起)是您?
萨莫赫瓦洛夫以微笑代表回答。
哦,我还以为您是来访者。
萨莫赫瓦洛夫依然笑容可掬,然后走进卡卢金娜的办公室。
萨莫赫瓦洛夫早上好,柳德米拉·普罗科菲耶芙娜。您瞧,我来了。
舒拉出现在诺沃谢利采夫和雷若娃的办公室。手里拿着张登记表。
舒 拉二位,一人交五十戈比!
诺沃谢利采夫干什么?
舒 拉玛莎·谢列兹尼奥娃家添人口了。
雷若娃(好奇地)谁出世了?
舒 拉暂时还不清楚。(开玩笑)大概,不是男孩就是女孩。快给钱!集体送礼!
诺沃谢利采夫和雷若娃乖乖地交钱。
(习惯地)请签名!
两人签名。舒拉离去。
诺沃谢利采夫沃夫卡的鞋又穿坏了。能到哪儿去挣二十卢布?(幻想地)要是能任命我当处长……
这时韦罗奇卡正在和她要好的女友通电话。
韦罗奇卡(从容地吸着烟)阿廖娜,猜猜我在吸什么烟……货真价实的“菲利普·莫里斯”牌香烟!带过滤嘴的!(嘲弄地)这包烟是我们新来的副局长给的。他想和女秘书套近乎……现在他在老太太办公室坐着。直接从日内瓦调到我们单位来的……帅极了的男子汉,我们女人都神魂颠倒了……
萨莫赫瓦洛夫请允许我送您一件瑞士的小礼物。这支笔有八种颜色。(调侃地)这对写批示很有用处:用黑色书写拒绝的批示,绿色是希望的颜色,蓝色表示要转给其他同志一阅,红色准是批给财务处,领钱付款……
卡卢金娜(不动声色)很有趣。谢谢!(接过笔,把它放到一边。按对话机按钮)韦罗奇卡,请叫诺沃谢利采夫来!
萨莫赫瓦洛夫(感兴趣地)什么样的诺沃谢利采夫?
卡卢金娜(坚信不疑)不怎么的!一个很平庸的同事,松松垮垮,缺乏主动性。可惜,这样的同事在我们这里还不少!
韦罗奇卡(对着话筒)诺沃谢利采夫,请您到柳德米拉·普罗科菲耶芙娜办公室去!
诺沃谢利采夫(对着话筒)就去!(向雷若娃)咱们的土奶奶叫我去!
雷若娃别放过这个机会!抓住牛角,令其就范。不让你当处长,就在她办公室赖着别出来。
诺沃谢利采夫(打断话头)你在说什么?在她眼里,我等于零,分文不值……当然,其他人也就那么回事。
(在走廊里走,出现在接待室)韦罗奇卡,您好!
韦罗奇卡(照样打她的电话,对来者丝毫不在意)什么样的靴子?漆皮的?多大号码?
(向诺沃谢利采夫)请等一等!
诺沃谢利采夫顺从地坐在椅子上。
局长办公室里的谈话在继续。
卡卢金娜然后,尤里·格里戈里耶维奇,您可以去熟悉一下食品工业处的情况。这是我们的模范部门。
萨莫赫瓦洛夫我在瑞士时恰好是对食品工业统计产生了浓厚兴趣……
卡卢金娜(不让对方把话讲完)这很好。然后您去商务处检查一下电子计算机的调试情况。
萨莫赫瓦洛夫瑞士的电子计算机……
卡卢金娜(不听对方的话)我们这里情况最糟的是轻工业处。没有处长。彼得鲁宁调到部里去了。现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韦罗奇卡放下话筒,按对话机按钮。
韦罗奇卡诺沃谢利采夫来了!
卡卢金娜让他进来!
韦罗奇卡(向诺沃谢利采夫)请进!
诺沃谢利采夫走进办公室。
诺沃谢利采夫柳德米拉·普罗科菲耶芙娜,您好!
萨莫赫瓦洛夫托利亚②?
诺沃谢利采夫尤拉③?
萨莫赫瓦洛夫站起,迎上去拥抱诺沃谢利采夫。
萨莫赫瓦洛夫柳德米拉·普罗科菲耶芙娜,请您原谅,我不能不拥抱一下这位同窗好友。
诺沃谢利采夫(真诚地)见到你很高兴。这是什么好运气?
卡卢金娜(这种场面使她厌烦)诺沃谢利采夫,这是您的统计表?
诺沃谢利采夫(马上泄了气)是我的。
卡卢金娜(眼睛不看诺沃谢利采夫)办事要严肃认真,要不干脆不干。统计学是一门科学。它不能容忍似是而非。您没有权利使用未加核对的材料!
诺沃谢利采夫(轻声)材料我核对过的。
卡卢金娜(退回统计表)诺沃谢利采夫同志,您注意到了没有,市面上吸尘器和搪瓷锅缺货!
诺沃谢利采夫可深盘子也缺货!
卡卢金娜这是因为没有把它们列入计划,而为计划部门提供资料的也是一帮像您这样的糊涂虫!(转向萨莫赫瓦洛夫)尤里·格里戈里耶维奇——作为我的副手——请您抓一下纪律。我们这里有上班迟到的,也有在上班时间逛商店的。对不起,前不久还发生了一桩怪事,女厕所里贴了张启事:“出让连裤袜。愿购者请照此号码来电洽谈……”
萨莫赫瓦洛夫微微一笑。
(发现诺沃谢利采夫还没有走。不满地说道)您还需要什么?
诺沃谢利采夫不,什么也不需要。(往门口走去)
萨莫赫瓦洛夫托利亚,请在接待室等我一下!
诺沃谢利采夫(走出办公室,不快地嘟哝着)有人出让连裤袜,这又有什么不好?也许,她觉得尺寸太小了,不合适?也许人家急等钱用呢?
韦罗奇卡(好奇地)刚刚老太太向您推销连裤袜来着?您买下了?
诺沃谢利采夫韦罗奇卡,借我二十卢布,发工资还您!
韦罗奇卡我倒想借给您,可是刚刚有人向我推销了双靴子。您知道吗,漆皮的,浅蓝色的……商务处的克拉娃穿不进去,她脚太肥了。
雷若娃出现在接待室门口,她把诺沃谢利采夫叫到走廊上。
雷若娃(轻声)怎么,可以向你祝贺了吗?
诺沃谢利采夫(忧郁地)现在还不行。
雷若娃有希望吗?
诺沃谢利采夫没有希望了。
雷若娃(生气地)她有什么理由?
诺沃谢利采夫(改变话题)你知道谁当土奶奶的副手来了?你还记得尤拉吗?
雷若娃哪个尤拉?
诺沃谢利采夫(挑逗)哪个尤拉?你和他好像还有过交情来着!
雷若娃(高兴得要命)谁?尤里·萨莫赫瓦洛夫?他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萨莫赫瓦洛夫从办公室里出来,见到诺沃谢利采夫和雷若娃在走廊上,便向他们走过来。
萨莫赫瓦洛夫(惊异)奥莉娅④!
雷若娃尤拉!(兴高采烈)我的上帝,你多神气!
萨莫赫瓦洛夫奥莉娅,你一点儿也没有变!见到你,我实在高兴。朋友们!咱们上哪儿去聊聊?我不能请你们到我办公室去。那边在翻修。(笑)新领导走马上任第一件事就是修整自己的办公室,全一样。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