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没有永远的拒绝,你只是暂时不被接受-电子书下载

励志成功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34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书记录了蒋甲为战胜拒绝恐惧所付出的努力,文字风趣幽默、鼓舞人心。蒋甲从中国到美国,胸怀成为第二个比尔·盖茨的梦想,他最初在事业上取得了一些成功,但企业家之梦却没能实现,这让他一度陷入绝望。他意识到:害怕被拒比任何一次真正的被拒绝造成的阻碍都更大。他必须找到应对的办法,不能让这种恐惧毁掉自己。于是,他开始了“碰壁100天”的实验,每天主动寻找拒绝。这些拒绝实验新奇、大胆,充满乐趣和创意,给人无尽的精神力量,同时引发人们重新去思考拒绝的本质。
蒋甲从“碰壁100天”实验中总结出24条应对拒绝的有效经验,由于根植于现实生活,因此令人信服,读者可以从中切实学到应对拒绝的理念、技巧和方法,包括认清拒绝的本质,转变视角,适时转换策略,找准目标群体,等等。更重要的是,读者可以学到增强自信心的方法,在遭受拒绝时从容应对,不断完善自我,炼就强大的内心。

作者介绍

蒋甲(JIA JIANG)是热门博客和视频“碰壁100天”的创建者。他通过100天碰壁实验,总结出一整套正确应对碰壁、达成所愿的方法,甚至借助这些方法协助经验不足的妻子成功进入谷歌工作,而谷歌的招聘录取率不足0.5%!
蒋甲的故事被几十家西方新闻机构报道,包括《彭博商业周刊》、Yahoo新闻、《赫芬顿邮报》、《福布斯》、Inc.com、MT V、高客传媒、《每日邮报》、福克斯新闻、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杰夫·普罗斯特秀”。
蒋甲祖籍中国北京,十几岁时到美国追求自己的企业家梦想。拥有杜克大学MBA学位和杨百翰大学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

部分摘录:
洁姬跟我合作,把我的疯狂想法变成了现实,我们也因为在平凡的一天里突破了思维定势想问题,从而收获了很多乐趣。我要是没提出这个请求,我将永远不会有机会享受此刻,奥运五环甜甜圈就不会出现,洁姬也不会有机会用出人意料的方式令顾客满意。驱车回家时,我不禁觉得整个世界都比我从前想象的要美好许多,人们也要善良许多。
我把手机递给特蕾西,让她读邮件,然后我找借口离开饭桌,向门外走去。我的周围,吃完晚餐的人陆陆续续离开饭店,又不断有新的食客进来,我听到我的朋友们在里面唱生日快乐歌。就像7月4日那天一样,我感觉自己孤独而忧伤,孤零零一个人漂泊在别人幸福的海洋里。从前,我不敢冒风险。现在,我敢于冒险了,却以失败告终。
我站在停车场里足足15分钟,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最终,我还是回到了饭桌,但是我之后没再说一句话。后来特蕾西跟我说,我当时的样子就像《第六感》里那个看到死人的小孩。
之前的几个月,我每天开车去上班都满怀激情,像一个终于开始履行自己使命的人,但是自从投资商拒绝我们之后,一切感觉都不一样了:去往公司的那段路变得压抑,拥挤的交通让我抓狂;我之前渐渐爱上的办公室区域,现在也不那么讨喜了;连一向都很开朗的办公室经理现在也似乎不太友好了。我被拒绝了,我的梦想被拒绝了,我感到很受伤。
成功貌似已不再是确定的结局,实际上,成功变得不再可能,甚至不再实际。我开始怀疑我的点子:那位投资商可是企业界的老手,他觉得我的公司不值得投资,那肯定就有什么不对。
我还开始怀疑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啊?谁告诉你,你命中注定要成为成功企业家的?你就是在做一场幼稚的梦。欢迎来到现实世界,朋友!创业成功只是比尔·盖茨、史蒂夫·乔布斯那种天才的故事,你跟其他所有人一样,就是个自大的追梦者。
然后我开始生自己的气:你当时脑子里想什么呢?多傻啊!放弃一份好工作,一头扎进没有定数的生意里!
我还觉得对不起特蕾西,我很确定我辜负了她的期望,她一定失望极了:你看这有多痛苦,你还想再来一次,再被拒绝吗?不可能!
最后,我开始害怕:现在怎么办呢?我的朋友们会怎么说呢?我的岳父母呢?他们也许会认为,我太莽撞,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不负责任的父亲——也许我真的是。
我变得心神不安,因为我开始觉得,所有人都可能拒绝我,包括我最亲近、最爱的人。
我被投资商拒绝后重回工作的那天气氛阴郁,晚上回到家,我觉得自己必须得向特蕾西道歉。于是,我告诉她,我很抱歉我失败了,我觉得创业的人生也许并不适合我。我提出,为了减少损失,我决定提前几周开始重新找工作,那样才能有收入。
我说完后,看着特蕾西,以为她会同情地走过来拥抱我,但她没有,她给我敲响了警钟:“我给你的是六个月,不是四个月。”她说,“你还有两个月的时间,接着干,不要留遗憾!”我已经准备要放弃了,但是特蕾西可不这么想,她仍然上紧着发条,就像橄榄球比赛中的四分卫,而我是前锋,我放弃了一个擒杀的机会后,她揪着我的面部护具冲我喊。这是另一个让我觉得我“配不上妻子”的时刻。
我同意再坚持两个月,在这两个月里,我要竭尽全力,让我的点子和公司腾飞起来。
但是第一次融资的失败让我害怕下一个拒绝,我想要寻找其他投资商,但我已被困在恐惧中,害怕他们全都会说“不”,那么我的梦想就将彻底湮灭。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看到的是一个空有野心却无法接受拒绝的人。我在安全的企业环境里工作多年,在团队的羽翼下躲避着风险,我不习惯置身于大风大浪中,可我要是想成为企业家,就必须习惯面对“不”。
要是换了托马斯·爱迪生、松下幸之助,或是比尔·盖茨,他们会尝试四个月就放弃吗?当然不会!
我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改良我的应用,寻找外援投资,但我又意识到,我还需要找到方法,使自己面对拒绝时变得更加强大。我不仅需要战胜对“不”的恐惧,还要学会如何在被拒绝的处境下变得坚不可摧。如果我是大卫,那拒绝就是我的哥利亚[1],浑身是毛的巨人哥利亚。我需要找到合适的工具,合适的铠甲,合适的弹弓和石子,才能成功拿下他。
我首先拿出兵器库中最高科技的一件——谷歌。我在搜索栏输入“战胜拒绝恐惧”,开始快速浏览搜索结果:一篇教程式文章,一堆心理学文章,还有零星的励志箴言。在我看来,它们都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我不想要疏导建议,不想要什么灵感,我要的是行动。
看过一连串链接之后,我无意中点开一个网站,这个网站的内容叫“拒绝疗法”,类似游戏,是由一个名叫杰森·康姆利的加拿大企业家创建的,里面写道:你要有意地不断寻求拒绝,直到自己对“不”这个词变得麻木。不知为何,我爱上了这个概念,它让我想起中国功夫中的铁拳,练武之人不断用拳击打硬物,以降低对痛的敏感度。
尽管我已经看过太多的功夫电影,但让自己一遍又一遍地置身于拒绝当中,以此来克服对拒绝的恐惧,听起来还是蛮有诱惑力的。这正是我所需要的——用练铁拳的方式来克服拒绝恐惧。而且我决定不仅要试试拒绝疗法,还要重复一百次,将整个过程录制下来,专门开一个主题博客,算是向我年少时收购微软的离谱梦想致敬。我创建了一个域名,叫FearBuster.com(恐惧终结者),我在这个域名上开始建博客,名叫“尝试拒绝100天”。我以前从没写过博客,但我喜欢博客那种能给人无形约束的感觉,我只要能有一些粉丝,就不会那么容易半途而废了。
康姆利的游戏出售一副卡片,上面印着每天可以做的任务,任务的结局都有可能被拒绝,比如“在脸书上向一个陌生人发送好友请求”,或是“在街上随便找个人问路”。但是对我来说,这些任务似乎都太容易了,如果我要做拒绝体验,就想做得有创意,也许还要疯狂一点,我还想要做得独一无二,有自己的特色。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这项足以吓到我的任务有点乐趣。
第二天,我的拒绝之旅开始了。
尝试拒绝100天:第一天
一整天都快过去了,我还没有任何行动。要开始这项任务其实并不容易,一是因为我对拒绝的恐惧,二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始。直到那天傍晚,当我走进办公楼时,看到保安坐在他的桌前,我突然有了点子,我试着问他借100美元怎么样?当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后,我能感觉到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保安对我说“不”几乎是必然事件,但实际上,这就是目的所在。可他会怎样说不呢?他会对我爆粗口吗?会笑话我吗?会拔出警棍来打我吗?他会以为我是个疯子吗?然后用手臂卡着我的头,打电话给最近的精神病院,问有没有走失一个身高六英尺的亚裔男病人?等等,这个保安有没有装备手枪或者电击枪呢?
这些疑虑一下子闯入我的脑海,并且这种疑虑每时每刻都在变得更加疯狂、更加黑暗。所以我决定赶在自己把自己吓死之前,直接去问他,看到底会发生什么。我掏出手机,开始录制视频,然后把摄像头对准我自己。“好吧,这是我的第一次尝试,我要去向一个陌生人借100美元。啊……这个还真难,但咱们还是要试一试。”
我举着手机录像,向保安走去,他正在读报纸。
“打扰一下,”我说,心怦怦直跳,像刚喝了五杯咖啡。
他抬头看看我,我赶在他说话之前便把问题吐了出来:“我可以问你借100美元吗?”
他皱皱眉,“不可以。这是干吗?”
“不可以?好吧。不?那好吧,谢了!”我答道,说话磕磕绊绊的,我的耳朵里回响着巨大的噪音。然后,我像来时一样快速地走了,感觉自己像是个小动物,身后的猎食者还没决定是继续追我,还是放我走。
我走到楼里的一个角落,让自己冷静下来。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呢。但是对我来说,在钱的问题上被拒绝,是一种巨大的挫折和羞辱。我作为移民来到美国,曾在很好的学校接受教育,在很好的公司供职,我为自己这些年努力挣得的社会地位而自豪。向一个陌生人借钱就已经很难了,被拒绝对我来说有些无法接受,即使这只是为了试验而做的尝试。
“天哪,这太伤人了!”我对自己说。我希望父亲不要看这视频,更重要的是,我叔叔也最好不要看,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乞讨,即使是假装的。但毕竟这是拒绝疗法,治疗的过程本该就是痛苦的。我离开办公楼,希望下次我的承受能力能有所提高。
那天晚上,在把视频发布到YouTube和我的视频博客上之前,我先剪辑了一下,剪辑时,我对这次10秒钟经历的看法发生了彻底的转变。我能从视频中看到自己有多害怕,开始任务前对着镜头说话时,我的样子就像爱德华·孟克画作《呐喊》中的那个人,只不过我的脸上挂着勉强的微笑,头上还有些头发,不知道那个保安眼中的我是什么样,他又作何感想。
当看到下一段,我提出借钱,保安回答的那部分时,我注意到他说“不”,但他还问了“这是干吗?”他在给我机会让我解释,而我问完问题就已经晕乎乎了,根本就没仔细听完他的话。也许他对我奇怪的请求感兴趣,也许他看到我害怕的样子,以为我是惹上了什么麻烦。不管怎样,他都邀请我继续我们的对话。我可以实话实说:“我在尝试克服对拒绝的恐惧,我要逼自己提出奇怪的请求。”或者说:“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让奇迹发生。你要是信任我,借给我100美元,我就会马上把钱还给你。我就在楼上工作,要是有必要的话,你可以看看我的驾照。”其实我有很多选择,给出其中任何一种解释,都可以让我的行为显得合理些,让他不那么困惑。
但是我说了什么呢?“不可以?好吧。不?那好吧,谢了!”我只想赶快离开那里。重新看视频,我脑海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多好的一个机会,让我给浪费了。恐惧把我变成了话都说不清楚的傻瓜。
我思考该怎么发博客时,也不禁想:我为什么要那么害怕呢?那个保安看起来一点都不可怕,肯定不是会因为我的一个问题就用警棍打我的人,但我却把他当成一头饿坏的猛虎。我的目标是被拒绝,我达到了目的,但那一刻为何还是这么让人害怕呢?
我没有答案,但我知道,我的恐惧对结果产生了消极影响。我决定明天用不同的方式开始我的拒绝尝试,这一次,我要多一点自信和沉着,看结果会不会有所不同。我要让双方的对话继续下去,把自己的意图解释清楚,我甚至还想在请求中加入一点点幽默,如果有可能的话。
尝试拒绝100天:第二天
第二天的午饭时间,我饿极了,于是去Five Guys汉堡店点了个大号多汁培根奶酪汉堡。当我几口就把整个汉堡吞下去后,我的味蕾强烈要求我再点一个。我买汉堡的时候还买了一杯苏打饮料,在接饮料的时候,我发现饮料机上贴着写有“免费续杯”字样的标签。突然,我有了下一次拒绝尝试的点子。这次,我没有给自己过多考虑的时间,我怕自己会把自己吓坏。我掏出iPhone,点了录像,然后走向收银台。
“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收银员问。
我站直身子,挺了挺胸,直视对方的眼睛,“你们的汉堡真不错,我能续个汉堡吗?”
“呃,呃,呃……什么?”收银员有些不知所措,他想确定一下自己没有听错,所以我重复了我的请求。
“续汉堡?什么意思?”他问,一脸的不解。
“就跟续杯一样,你们能免费续汉堡吗?”我试图用坦诚、轻松的语气说,好像自己的请求合情合理。
收银员拒绝了,但是这一次我没有直接走掉,而是又问了一个问题,同时还忍着不笑场——我的问题实在是太荒唐:“你们可以给饮料续杯,怎么就不可以续汉堡呢?”
“规矩就是这样的,伙计。”收银员说,这一次是笑着说的。
我告诉他,如果有续汉堡服务的话,我会更喜欢这家店的,然后微笑着离开了。
那天晚上,剪辑视频准备上传时,我分析了这段对话,我看到这一次我的行为有所转变,我看起来还是有些紧张,但是那种生死攸关似的恐慌没有现身,我也没有像昨天在大厅里那样,被羞辱所袭击。最重要的是,我还玩得蛮高兴的。并且,在被拒绝时,我也没有逃离现场,而是继续与对方说话,甚至还使收银员笑了起来。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