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孤猿随笔-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181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孤猿随笔》,论述了与日本的民间信仰有关的各种动物,猿、狼、狐、狸、猫、犬等,综合运用口头传承、故事、文献记录等,结合自己的亲身观察和感受,描写了动物在人的生活及感情中所占的地位,揭示了日本人自然认识的一个侧面。

作者介绍

柳田国男,日本民俗学创立者。民俗学家、诗人、思想家。原姓松冈,1875年生于兵库县,1962年8月去世。东京大学政治专业毕业。曾任政府农政官员、《朝日新闻》评论员,1932年后专攻民俗学,创立了民间传说会、民俗学研究所。他是日本从事民俗学田野调查的第一人,他认为妖怪故事的传承和民众的心理、信仰有着密切的关系,将妖怪研究视为理解日本历史和民族性格的方法之一。1951年荣获日本文化勋章。主要著作有《海上之路》《桃太郎的诞生》《民间传承论》《关于先祖》《木棉以前》等,后人整理成《柳田国男全集》全36卷。

部分摘录:
直到第三次来松岛亲眼见到,我才知道鳗鱼是松岛的特产。我第一次来时住在严禁杀生的寺院,第二次因行政厅的工作也来过,皆未听说。鳗鱼本来生活在淡水里,居然奋发变身,放弃了淡水生活,在松岛汹涌的海潮中,与海鳗、星鳗杂居一处。如果你对语言学稍感兴趣,也许会说鳗鱼和星鳗语出同源,所以能和睦亲善,同居共乐。可现实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鳗鱼只是不断地被捕食而已。如果你认为不至于这么严重,那么请看吧,在通向松岛的海面上,到处有用竹子做成的笼子,其数量与松岛上的松树数量大致相当,仿佛在暗示游客:松岛可不仅仅是个公园。
固然用不着手提着灯游览,但只依赖观光明信片和导游图显然是不够的。书里也从不写风雅以外的内容。《盐松胜谱》[1]虽是二十卷本的大作,但对鳗鱼,仅用“盐浦松岛有很多鳗鱼”一笔带过。据我所知,桃花盛开的濑户内海的神社洗手池等处,有丰富多彩的历史往事;岛港的人文积淀也非常深厚,赖杏坪先生曾多次拜访。但《艺藩通志》[2]惜墨如金,只用了“成为繁华之地”六个字,就记载完毕。
人在旅途,会遇见各种令人难忘的东西,把见闻记录下来,就是正经的旅行日记。纪平洲[3]的《游松岛记》[4]形容松岛的美姿美色,说如同一群漂亮的姑娘忧郁地伫立雾中,深情绵邈,回味着三日之欢。把松岛形容成一群美女也许稍嫌过分,但它的确并不只是一个岩与松的硬汉世界。岸边有柔软的水草,树荫下的百合开着白花,稍大的岛屿有泉水,有人烟。你看到这些,就会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充满着蓬勃的活力。最近在宫户岛上发现了尚未风化的石器时代的遗迹,出土了许多遗骨。而潜海人潜入海中捕捞海鲜的传统,已经延续了千年以上。
就在这天然生成的岛上,也曾留下了狐狸的踪迹。我坐在观澜亭的宽廊上眺望海面时,有个管理人跟我聊了起来。他指着一个不是很远的小岛说,那个岛叫烧岛,几年前在上面放养了三只桦太狐,不过现在已失踪了。狐狸名字分别叫太郎、次郎、ayame。也有说那两只雄狐,一只叫ayame,一只叫satuki。不过还是太郎叫起来最上口。小船经过那岛时,人们每次总是大声叫“太郎”。太郎闻声就会跑出来,可见基本上被驯化了。可遗憾的是,大概因为食物不足,狐狸们趁着深夜退潮时,可能都游到离陆地较近的岛上了,烧岛上也就没有了狐狸。
遗传学研究应该是一门很难的学问。现在宫城县[5]很可能已经出现了混血狐。今后狐狸或许还会装神弄鬼,附上人体,肯定还将出现变化。位于东京染井的岩崎庭院,以前曾饲养过颈部有一个白圈的朝鲜雉,武藏野的雉常飞来玩耍。后来这只朝鲜雉飞走了,然后又有新种的高丽雉归化。染井一带雉的地域特征正在发生变化,而现在暂住那里的外务大臣,估计对此还毫无觉察。
最近我的朋友川口孙治郎,正在肥前的五岛旅行。他给我寄来好几封信说,他在那些岛上从高龄猎人那里,听到了猎鹿、猎野猪的故事。那些海岛上居然有野兽,这可出乎意料。这些在海岛被追踪、围猎的野兽,肯定是老住户了;它们的登岛,应该是很久以前连接陆地与海岛的陆桥尚存时的事了;因为除了鹿稍能游水以外,其他的动物先生,毕竟都是不会水的。
从冲绳本岛开始,继续向南,那些海岛上几乎都有野猪出没。对马等地原来也有野猪,可当地人的狩猎方法过于残酷,在约莫二百年前就把它们斩尽杀绝,使其从此没了踪迹。取而代之的,则是野鼠的猖獗。东边岛上是否也有野猪,我记不清了,至少已比较少见。不过,听说现在已经有了让它们复兴的计划。小栗风叶曾笑谈道,明治初年[6]“养兔热”降温以后,有一阵子养猪之风大炽,在社会上曾引起骚动。比起养绵羊来,养红猪的罪孽更重得多。黑心商人为了赚配种钱,谎称一只小红猪生下来就能卖钱一千两。可当猪一下子繁殖起来后,人们才发现没有足够的饲料喂它。有人想用红猪换两升酒,竟没人肯换,就连那些街头的吃货都不问津。于是有人不得已把红猪扔到了尾张间贺岛附近的小岛上。其结果就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岛上的草木被吃个精光,据说连岛也变成了红色。那时当船从岛旁经过时,可以看到疲惫不堪、瘦骨伶仃的猪颤颤巍巍地从岩石间出来。没过多久,这些猪终于死绝,岛上到处都是瘆人的白骨。
现在仍被称作鹿岛的岛各地都有,虽然真正有鹿的不只是严岛的金华山一处,但已不多见。很多地方存心让鹿绝迹,所以根本不愿意采取保护措施。日本逐鹿养马的传统由来已久,现在听来好像是个讽刺,当时人相信,如果只养公马,就能从海上引来龙,把这些公马变成骏马。千松岛一带也有类似的例子。
像狐狸这种无益并且令人不安的动物,却能活跃在日本三景之一的松岛上,这至少应该不是古人的本意。有个成语叫“放虎归山”,尽管松岛的狐狸不曾享受过老虎的待遇,但也曾抖过老虎的威风。很久以来,松岛就一直有鼻子有眼地流传着狐狸威风八面的故事。不过最近的外来户太郎、ayame们却并未受益,它们从遥远的寒冷之地风尘仆仆地赶来,好不容易渡海来到岛上,最后却狼狈地落荒而逃。时至今日,虽然我这篇文章对它们而言没什么参考价值,但我还是要记下来,意在为将来保存一点史料。
再举个例子,富山脚下有个邻接夜鸟岛的子守堂岛,也有人写作狐守[7],称为狐守堂岛。岛上狐狸洞很多,虽然狐狸的数量未见于记载,但作为头领的一只老狐,却是有名可稽,名叫“御夏”。每当渔船从岛的背阴处经过时,总能听到婴儿的哭声。这虽不是狐狸刻意的威胁,但渔民都相信,如果不把捕到的第一条鱼奉上,就肯定要受骗。得来全不费工夫,御夏这只狡猾的老狐狸,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过上了富足的生活。这个本领,前面提到的太郎却没有学到。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