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密室小丑-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27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缉毒刑警盯梢的毒贩被刺死于密室中…… 另一名毒贩死于贴满胶带的密室中…… 被关押于警局的毒枭的身上突然起火…… 一名姑娘睡醒后发现床下有一具尸体,且房门紧锁……

作者介绍

时晨,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咪咕幻想文优秀奖得主,是本土原创推理作家中为数不多的坚守古典本格理念的创作者之一。2018年策划了中国首档推理文化对谈类节目《可以的》;代表作有《罪之断章》《黑曜馆事件》《镜狱岛事件》《五行塔事件》《水浒猎人》等。

部分摘录:
不知从何时起,天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雨,淅淅沥沥地落在柏油路面上。走在街上的行人对这突如其来的降雨很是失措,忘带雨伞的人们纷纷加快脚步,有人甚至小跑起来。不一会儿,原本熙来攘往的人流消失了,留下了一条冷清的街道。
钟旭眯着双眼,坐在停靠在路边的一辆黑色马自达轿车中,后背懒散地靠在椅子上,双手枕在脑后。三十六岁的他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小三四岁,原因是身材保持得很好,毕竟不执行任务的时候,钟旭每天都会去健身房锻炼。
雨势渐强,细密的雨点从窗缝中打进车内,钟旭忙升起车窗,低声骂了一句。他抬手看了一眼手表,下午四点三十六分。
早知道会下雨,出门前就应该看看天气预报才是。
他搔了搔下巴,指尖触到一片扎手的胡楂。明明才两天没刮胡子,又长出来这么多。不过,生活细节也好,外貌仪表也罢,对于他这样的单身汉来说并不重要。身为刑警,缉拿罪犯,维护社会稳定,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才是首要任务,一定不能本末倒置。刑事侦查总队的宋伯雄队长这番话,一向被钟旭奉为圭臬。
“喂,醒一醒。”钟旭用手肘捅了捅坐在副驾驶座上正在打瞌睡的青年。
“出现了吗?”青年揉了揉眼皮,抬头向喜士多便利店边上的公寓楼望去。他的名字叫于超,是钟旭的部下,也是刑侦支队缉毒队的干警,今年二十七岁。也许是因为连日盯梢的关系,小于眼睛里布满血丝,显得十分憔悴。
“不要紧张,”钟旭举起手里的空塑料杯,在小于面前晃了晃,“咖啡喝完了,得麻烦你再去买一杯。老样子,冰美式就行。”
“真的不要紧吗?这家伙两天都没出过门,连外卖都没进这个楼。难道他都不用吃饭吗?”小于坐着没动,看来他并没有立刻去买咖啡的打算。
“你什么意思?他跑了?”钟旭看向窗外。
雨刮器擦掉挡风玻璃上的雨水,他们所监视的公寓楼门前,一切一如往常,并没有异样。
“我也不敢肯定,只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经小于这么一提醒,钟旭头脑里仿佛有个危险的信号,突然闪烁起来,这是他从警多年培养出的直觉。
“走,我们上去看看。”
钟旭和小于一齐下车,并肩向公寓楼走去。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们虽然内心十分焦急,脚步却放得很慢,不时还低声交流着什么,看上去就像普通的路人。
上个月,缉毒队接到群众提供线索,称有人在网上售卖一种新型毒品。接报后,警方立刻成立了联合专案组开展侦查。调查发现,这批毒贩犯罪手法异常老练,上下线交易和联系过程都十分隐蔽。他们全部是单线联系,所以很难勾勒出整个贩毒网络的全貌。
然而经过警方一个多月以来的不懈努力,案情终于等来了一个突破口。侦查员发现,他们外出使用的车辆,大多都是租来的。通过调查租车公司,警方发现了几个下线毒贩的联系方式。警方从其中一个毒贩口中了解到,该组织长期从位于广西某地的制毒厂“进货”,每次贩运冰毒的量都在四五十千克,数量之大令人咋舌。而这所制毒厂的拥有者,则是一个绰号叫“炼师”的中年男子。
至于这个“炼师”的真实身份,他表示除了“阿毛”以外,没有人知道。
这次钟旭和小于盯梢的嫌疑人,正是那个毒贩口中绰号“阿毛”的毛俊杰。为了不惊动“炼师”,侦查员打算先从毛俊杰入手,逐步了解其成员分工等内部情况,再逐步击破。
——如果这次行动搞砸了,真不知该如何回去向徐队交代!
到了公寓楼前,钟旭找了个隐蔽的角落,拦下一个外卖小哥,出示了警察证件请他协助,并表示一切损失和后果由他来承担。外卖小哥听了钟旭的要求,唯有乖乖地脱下外套,让钟旭换上。不仅如此,钟旭还取了一份外卖,让小于在原地待命,准备独自上楼。
“旭哥,你要小心啊……”小于小心翼翼地说道。
“没事的。”说完,钟旭便顺着大楼里边的楼梯小跑上楼。
公寓楼一共五层,毛俊杰所租的屋子在四楼。钟旭心里默数楼层,手心里都是汗水。小于的不安也慢慢传染给了他。
四〇二室房门紧闭,门前的积灰很厚,不像有人居住的样子。
钟旭举起右手,屈起手指,在门上敲了三下。他本准备好屋内有人应声之后,就立刻对着猫眼举起手中的外卖,说五〇二的餐点到了。
可是,敲门声仿佛丢入水中的石子,一阵涟漪之后,又归于平静。
大约沉默了四五秒钟,钟旭才对着门喊道:“您好,您的外卖到了。”为了引起屋内人的注意,他故意提高了音量。
“你好……请问有人在吗?”
钟旭又喊了一句,比刚才还大声。这一次就算屋内人再耳背,也绝不可能没听见。
屋内依旧没人答应。
焦虑感越来越强烈,钟旭的左手不自觉地搭上了防盗门。但仅仅是一搭,并没有用力,这防盗门竟朝内被推开了一条缝隙。
——门没锁?
钟旭瞬时双目收紧,全身进入了警戒的状态。他不敢肯定这是不是毒贩的圈套,故意引他进入室内,但他却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比起被毒贩袭击,他更害怕因为自己的工作失误,让毛俊杰从他的眼皮底下溜走。这种事之前也发生过,明明已经控制住住所出入口,最后毒贩竟杀死快递员,穿着他的衣服离开。为此,钟旭还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和处罚。
这是一间极为普通的一室一厅的房子,进门后左手边是厕所和厨房,右手卧室,中间是三十平米大的客厅。客厅的地上散落着许多塑料瓶和饭盒,茶几上和餐桌上也堆满了吃剩下的食物,不少已经开始腐败发臭,被几只苍蝇营营围绕。
厨房和厕所的门对着客厅,钟旭走进去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毛俊杰的身影。
他转过头,把目光投向了卧室。如果毛俊杰还在这间屋子里,唯一能够藏身的地点,就是卧室之中。可是,他为什么要躲起来?难道是发现自己被监视了吗?
钟旭将外卖放在餐桌上,然后伸出右手,从腰后抽出手枪,上膛。
卧室大门紧闭。钟旭微微将身子压低,缓步向卧室走去。他故意从斜侧面朝前走,是怕毒贩隔着门向他射击。他走得很慢,心却跳得很快。
在距离卧室房门还有一米的时候,钟旭忽然止住了脚步。
他看见门缝下有鲜红色的痕迹。
2
银色的雷克萨斯轿车缓缓靠在了路边,这时在前方公寓楼门口,已经停了三辆警车。
时间是下午五点二十三分,唐薇扫了一眼汽车中控,紧接着就熄了火。大约在半小时前,她接到了下属的电话,说在黎安路的公寓里发生了杀人案。那时她正准备去大卖场买些日用品,但听到这个消息后,便立刻驱车赶往现场。
唐薇今年三十出头,任刑事侦查总队副支队长。她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后,曾在三亚市公安局工作过一段时间,侦破了当时轰动全国的“镜狱岛杀人事件”。之后又从三亚调到上海刑事侦查总队,成为支队长宋伯雄的左膀右臂,并破获了多起大案。
刚走下车,唐薇就瞧见小王在远处向她挥手,同时还喊着她的名字,唐薇快步走上前去和她搭话。小王和唐薇同属刑侦队,是个很有活力的女孩。
“什么情况?怎么还有缉毒队的人在这里?”她瞥了一眼路边警车内的中年刑警,发现对方也在看她。
“这次的案件很复杂,我们先去现场。”小王拖着她的手往公寓楼道里走。
“究竟怎么回事?”唐薇见她神色异常,看来这并不是一起普通的谋杀案。
“被害人是一个毒贩。”
“什么?”唐薇的眼睛瞪得比平时大两倍。小王的回答,果然出人意料。
“缉毒队的同事正在进行监视工作,监视对象就是被害人。一个多小时前,负责这次行动的钟副队感到不对劲,就扮成外卖员上楼查探,发现被害人死亡。”
“也就是说,凶手是在缉毒队的监视下完成谋杀的?会不会是贩毒集团的人内讧,火并造成的?”唐薇从口袋里取出白色手套戴上。
“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不过缉毒队监视工作以来,他都是单独居住在这里。对了,这个案子最奇怪的地方,并不是被害者的身份,而是杀人现场。”
“哦?哪里奇怪?”
“被害人死亡的房间,是从内上锁的。换言之,这是一起密室杀人事件。”
说到“密室杀人”这四个字,小王的目光也随之变得锐利起来。
“密室杀人……”唐薇在嘴里小声重复了这四个字,脑中浮现出某位数学副教授的脸。
现场位于三楼的一个房间,目前已完成了初步的鉴证工作,唐薇他们走到门口,正撞见一个身材瘦长的青年要出门。这人是刑事技术研究所的李俊,是负责这次案件的验尸官。因为之前现场勘查的时候见过几次,所以唐薇认得他。
“什么时候的事?”
“从尸体的情况来看,死亡时间应该是昨天下午四点到七点。”李俊答道。
“死亡原因是?”唐薇又问。
“系机械性窒息,应该是被凶手从背后绞杀所致。不仅如此,被害人身上多处有利器造成的创口。具体情况要等验尸报告出来才知道。”
“辛苦了。”唐薇点头致谢,然后侧身走了进去。
许多侦查员在狭小的客厅里来回走动,唐薇在小王的指引下来到了卧室。刚进卧室大门,她就吓了一跳,地上都是鲜血。被害人躺在床上,四肢伸展开来,像一个“大”字。卧室门口的实木门有被外力撞开的痕迹,连接门框的上半截铰链已有些松动,门锁附近木头都已裂开,舌锁也掉在了地板上。
“被害人名叫毛俊杰,二十岁,广西浦北县人,是贩毒集团的小头目。”小王说道。
“最早发现尸体的钟副队在哪里?”唐薇问。
“就在那里。”
小王指了指在客厅角落里的中年警察。这人中等身材,面部轮廓十分鲜明,身上穿着一件皱巴巴的夹克,脸上胡须没刮,头发也很杂乱,给人一种邋遢的印象。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