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文集(套装共26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92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文集,囊括了莫言自创作开始到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期间的长篇小说4本,分别是《十三步》《食草家族》《四十一炮》《红树林》;中篇小说8本,分别是《透明的红萝卜》《你的行为使我们恐惧》《司令的女人》《梦境与杂种》《爆炸》《白棉花》《筑路》《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短篇小说6本,分别是《神嫖》《长安大道的骑驴美人》《儿子的敌人》《秋水》《小说九段》《三匹马》;剧作集2本《姑奶奶披红绸》《我们的荆轲》;演讲集3本《贫富与欲望》《讲故事的人》《我们都是被偷换的孩子》以及散文集3本《月光如水,马身如漆》《会唱歌的墙》《感谢那条秋田狗》,共计26本。
通过这些作品,不仅可以更好地了解莫言是如何走上文学创作的道路、他创作一些作品的初衷和背景,以及想通过作品传达的思想,还有莫言站在世界文化的高度对人类命运和文明的深邃思考。

作者介绍

莫 言(Mo Yan)1955年出生于山东高密,1976年参军离开故乡,1980年代初开始文学创作;2012年因作品“将迷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以及当代社会现实相融合”而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首位获得这项大奖的中国作家。主要作品有《红高粱家族》《丰乳肥臀》《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劳》《蛙》等长篇小说十一部,《透明的红萝卜》《拇指铐》《欢乐》《爆炸》等中短篇小说一百余部,《霸王别姬》《我们的荆轲》等话剧、戏曲、影视剧剧作多部;另有散文集、演讲集、对话集等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法、德、意、西、俄、日、韩、荷兰、瑞典、挪威、波兰、匈牙利、阿拉伯等五十余种语言。
莫言及其作品曾获得冯牧文学奖、联合文学奖、大家•红河文学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杰出成就奖、世界华文长篇小说奖•红楼梦奖、茅盾文学奖、全国戏剧文化奖金狮编剧奖、中华艺文奖、影响世界华人大奖等国内重要奖项,以及法国Laure Bataillon外国文学奖、法兰西文化与艺术骑士勋章、意大利Nonino国际文学奖、日本福冈亚洲文化大奖、美国纽曼华语文学奖、韩国万海文学奖、阿尔及利亚“国家杰出奖”等国际重要奖项。
此外,莫言被香港中文大学、香港浸会大学、台湾佛光大学和保加利亚索菲亚大学、法国艾克斯-马赛大学、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秘鲁天主教大学、智利迭戈·波塔莱斯大学等中外十余所大学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并拥有北京师范大学首位“京师杰出教授”、德国巴伐利亚艺术科学院通讯院士、英国牛津大学摄政公园学院荣誉院士等称号。

部分摘录:
李玉蝉是位勤俭持家、有经济头脑的好女人。她一进屋就皱着眉头,东嗅西嗅,好像一匹警犬,然后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此时大街上华灯齐放,屋子里有黄色的灯光。
“你做饭啦?”
“没有。”他点头哈腰地说,“我必须抓紧每一秒宝贵的时间,把模拟考试的试卷判完。听说马上要评职称啦,不敢马虎。”
“狗屁!”李玉蝉拧住物理教师的耳朵,死劲一扯,物理教师痛苦地咧开了嘴,你对我们说你认为他虽然皮肉受苦但他的心里是高兴的,因为根据以往的经验,每当耳朵吃苦时,就是老婆又得了什么好处高兴时。所以他对温柔和顺的李玉蝉畏之如蛇蝎狼虫,对龇牙咧嘴的李玉蝉一点也不怕。
他唧唧哇哇地叫着,她的另一只手又拧住了他的另一只耳朵,双手用力扯,把他的嘴都撕大啦。
一直到他的耳朵与头颅连接的地方裂开了缝隙,渗出了橙色的汁液时,她才松开手。
物理教师哭啦。
她踢了他一脚,骂道:
“哭鼻子抹眼泪,不嫌丢人!亏你还是个男子汉。”
他说:“耷拉着耳朵,你让我明天如何去讲课?”
“你永远不去讲才好!”李玉蝉咬牙切齿地说着,劈劈啪啪地脱掉了印着“美丽世界”字样的白大褂,又扒掉了衬衣,脱掉了裤子,只穿着一条三角裤衩,戴着一个通红的乳罩,胸脯好像两坨燃烧的炭,照得物理教师眯缝起眼。
“你看什么?流氓!”李玉蝉说。
物理教师哼哼唧唧地说:
“亲爱的,把我的耳朵撕成这样你就不管啦?”
“我不管谁管?你说,我不管谁管?”李玉蝉说着,从白大褂里摸出一卷殡仪馆专用的、透明的、与人体同样颜色的胶纸,熟练地把物理教师的破耳朵粘好,粘得严丝合缝,像小狼狗的耳朵一样警惕地耸立着,比原先还要精神还要漂亮。
殡仪馆一流整容师满意地打量着自己的作品。
他看到她的身体上覆盖着一层金色的细毛,开始累积脂肪的肚皮上有两道皱纹。她的肚皮好像一个巨大的额头。
他咕嘟着嘴,有点撒娇地说:
“粘是粘上啦,就是有点痛……”
“好办!”她满不在乎地凑过来,殡仪馆里的气味毫不客气地涌进他的鼻道,“太好办啦!”她捏住他的鼻子,飞快地一拧,鼻孔眼朝天,酸痛震荡耳膜,白色的粉刺弯弯曲曲地钻出来,蓝色的眼泪淅淅沥沥流下来。
“哎哟哎哟哎哟……”
“还痛吗?”她冷冷地问。
“痛……”
“哪里痛?”
“鼻子……”
“耳朵呢?”
“不痛啦……”
“这就叫痛点转移!”她颇有经验地说,那神情宛若一个活剥过千张人皮的外科大夫,“人身上总得有点痛,没有痛就是死啦。譬如你耳朵痛,就拧你的鼻子;鼻子痛,就抠你的眼睛;眼睛痛,就剁去你一根脚趾……”
他哆哆嗦嗦地看着在柔和灯光下遍体茸毛的老婆,一阵巨大的陌生感快把他吓死了。他捂着火辣辣的鼻子,泪眼蒙眬,呼吸细微。等到她转过身去,你说他看到她透明的裤衩上贴着两块黑胶布,好像两只严肃的美人眼,好像两只湿漉漉的风泪眼,才松了一口气。但她猛然一个鹿回头,又把他吓了个半死。
老婆在水池子那儿搅得稀里哗啦水响。他抓紧时间想:想当年我风华正茂,头上竖着密匝匝乱蓬蓬狗毛一样的黑发,上身穿着印有“师范大学”字样的运动衫,下身穿着99号运动裤,我剃着小平头,在恋爱的季节里,嘴巴刮得绿油油的,好像麦苗,哼着当时的流行歌曲:麦苗儿青青菜花儿黄……忘了词就用“哩格郎格哩格郎”代替,我每天清晨沿着大道跑步。春天里百花盛开,公园里的紫丁香香气毒辣,熏得人直打喷嚏。路边的杨树上垂挂着千串万串小流苏般的、咖啡色的杨花,在流动的空气里索落落地响。几天后杨花谢了,路面几乎不见。一团团从城郊飘来的柳絮翻滚粘连成团,与杨花拌在一起。踏着柔软的杨花和柳絮跑步,我的心里充满柔软的感情,风里有杨树上放出的辣乎乎的味道。
你说他正重温着旧梦时整容师闯进来,胳膊上挂着一串明亮的水珠,它们在柔软的细毛上滚动着。这家伙身上不沾水,你对我们说——我们看到他怪模怪样的叙述者嘴脸——她恼怒地骂道:“你这个小子,锃明瓦亮两只贼眼,盯着我的抽屉,是不是要撬我的锁,偷我的钱?给你的零花钱花完啦?老兔崽子,告诉你,必须戒烟,我勒令你戒烟!你挣几个工资,也配抽烟?烟是为你们这些喝粉笔末子的家伙准备的吗?瞧瞧你这副德行样子:红墨水蓝墨水,一脸晦气,当年算我瞎了眼,被你运动衣上那几个字迷住了……”
你心里充满柔情。99号!你想起了初次闻到融化在暖洋洋的春天的空气里的杨树的气味时,肠子忽忽隆隆地蠕动着,对爱情的渴望猝然间涌上你的头颅,嘴唇发痒,你想找个姑娘亲吻。杨树的辣乎乎的气味,毫无疑问地成了成熟你的爱情的催化剂……你的美好感觉被打断,他对我们说你的老婆在吼叫。
“嫁给你,真是倒了血霉!”整容师用嘹亮的嗓门吼叫着。
住嘴!你对我们说:他也吼叫,好像要捍卫某种尊严,你说猜测到他的心和肠子一起沉闷地吼叫着,吼声冲到口腔,变成一个响亮而倒霉的嗝,是人就听得见。物理教师骂老婆:你这个臭娘儿们——嗝——不许你侮辱人民教师——嗝——你这个与死人亲嘴给死人涂脂抹粉的魔鬼——嗝——你是个母夜叉——嗝——李玉蝉对准物理教师的脊梁打了一拳,心痛地说:
“别嗝啦,听着,不许你再打嗝,听到你打嗝别人还以为你得了胃溃疡了呢,别人以为你得了胃溃疡还会提拔你当教导主任吗?”
她从门外提进来一个塑料包,抖开,冲出一股酸溜溜的臭气,显出一大团纠缠在一起、蠢蠢欲动的猪大肠。
吃红烧猪大肠时,吃清炖猪大肠时,她十分显示了对我的爱情——你蹲在横杆上对我们说他曾对你说过——她说大球二球只许你们喝汤,肠子让爸爸吃,尤其是大肠头也就是猪的肛门必须让你们爸爸吃。爸爸气虚脱肛,猪大肠提肛补气,是你们三姨妈搜求来的偏方,有病乱求医,偏方治大病,一吃就灵。算你运气好,讨了我这样一个嘘寒问暖、疼你爱你的贤惠妻子,要不是我照顾得好,你,早就进了我们的“美丽世界”,化做天空中的一片黑云……
“别打嗝啦,给你个差事,转移一下脑子,洗猪大肠去!”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洗猪大肠?”物理教师嘟哝着,“难道一位堂堂的人民教师是用来洗猪大肠的吗?”
“狗屁!”李玉蝉飞过一只脚,差点踢中物理教师的脊背,“你敢不洗?”
“我偏要洗!”他赌气地说,拖起一根肠子就往外跑,好像扯着水龙管子的消防队员。
洗猪大肠时,他忘了打嗝。滑溜溜的猪大肠在瓦盆里活泼地游动着,好像池塘里的鳝鱼。你告诉我们他突然想起猪八戒变化成一条鲇鱼在女妖精的大腿间乱钻的故事,扑哧一声笑,惹恼了李玉蝉。
抓上点碱面!笨蛋!书呆子!糊涂虫!李玉蝉的话由你转述着。
李玉蝉的话句句是真理但是一句都不能相信,你说。他告诉我们你想到古人云:千里姻缘一线牵,果然是千真万确,比物理学定律还真理。那时候刚脱落了毛虫状花儿的白杨树愉快地抖动着,宛若恋爱中的女人;杨树放出的气味是爱情的气味,犹如利箭射穿了我的心肝。
“翻过来洗!不翻过来洗你想吃猪屎?再加点碱面!”
加了碱面猪大肠变得更加狡猾。跑步前进!金色的阳光照耀着人民群众幸福的笑脸。路边住宅小院里有盛开的向日葵。万物生长靠太阳,时间如水流淌,大海航行靠舵手。这歌儿每个人都会唱,你说,哑人用心灵唱。小城市的早晨是美好的早晨,是温馨甜蜜略有苦辣味儿的回忆。雨露滋润禾苗壮。高音大喇叭。东方红,太阳升起;清晨像沾满了露水的月季花。跑跑跑,沓沓沓,一闪而过,一闪而过,新刷了油漆的人民公园的铁栅杆,似乎是旋转的辐条,在我的运动中。寂寞的老虎在似旋转非旋转的铁笼子里怒吼着。送牛奶的三轮车嘎嘎吱吱地鸣叫着。新鲜的生动活泼的奶腥味与散着膻气的刚睡醒的小牛犊儿。她的脸红扑扑的,一闪而过,但一个深刻而鲜明的印象生死不怕地刻在了你的胸膛上:她的微微噘起的上唇上有一撮绿油油的小胡子。这撮小胡子使你大吃一惊,你感觉两叶肝像大铜钹一样拍在一起,咣嚓一声巨响,余音袅袅,在胸膜上颤抖。你认定了上唇上生着绿油油小胡子的红脸蛋女人是天下最美好的女人,何况脖子上还围着一条苹果绿色的绸纱巾……滑溜溜……嚓嚓嚓……
“该换水啦!”
嚓嚓嚓……嚓嚓嚓……红太阳的光芒照亮了我的眼……现在才明白,不,没结婚时我就明白唇上生绿胡子的女人没有一个是善茬子……你追着她飞驰的自行车奔跑,像小狗一样嗅着她的气味奔跑……哧溜哧溜……金鱼巷十三号……
“蝉——蝉——”老岳母像知了一样叫着。
“大球,去看看你外婆要什么?”
笃笃笃,金鱼巷十三号的门上镶着两个金黄的钌铞,凸鼓着,好像两颗少女的乳房……妈让你去你凭什么让我去……两人一起去,通红的大刀握在通红的大手里剁着通红的干辣椒,啪啪啪啪啪!辣味飞散,好似疯狂的爱情。那时候老太太还年轻……你想揉揉被爱情刺出了眼泪的眼睛,却抹了一脸臭烘烘的猪油……笃笃笃,嘎吱吱,金鱼巷十三号大门往里拉开,那时候她还年轻,腰板直溜溜的,梳着光溜溜的飞机头,鬓边插着一朵小红花,颇似旧小说里开野店的老板娘,谁能想到二十年后她会瘫痪在床呢……老大娘,我、找口水吃……玉蝉,给这同志倒盅凉茶……你是八中的老师?二十六岁?尚未婚配?啪啪啪,剁辣椒……
“妈,外婆屙了一床!”大球小球欢呼着。我告诉你们:在下边的一段时间里,由于少了剁辣椒的啪啪声,使第八中学物理教师对逝去爱情的回忆变得单纯起来。猪大肠腻滑,有点流氓习气。接凉茶的时候,不,是热茶,还冒着蒸汽呢,她双手捧着茶递给你时,你的手哆嗦不止,一阵犹如要拉屎的焦虑使你跷起一条腿。热茶泼在你手上。我那时只顾看她的绿色小胡子。她哎哟了一声,冰凉的幸福感贯穿全身,你感到差不多要拉在裤子里了……小张老师您的脸色不好看,快进屋躺会儿去……她的枕头巨大而蓬松,有一股十分奇怪的味儿……以后呀,星期天就来,大娘给你包饺子,三鲜馅,捣烂蒜成泥,加点酱油加点醋,再加点小磨香油……你在什么单位工作?“美丽世界”!她微笑着回答,唇上的小胡子油汪汪的,恰如一片夹竹桃的新叶……她噘着嘴说,我妈到大姨家串门去啦……我为什么意识不到这是一个圈套呢?一枚鲜红的共青团徽挂在乳头上方的格子花布上……让我尝尝绿色小胡子的味道……不、不嘛……其实她是半推半就……“美丽世界”是什么单位?……啊咦!一阵灼热烫了你的心……那两只抚摸过我的手是抚摸死人的手……我们工作时是戴手套的……你想甩了我闺女?我到八中告你……你耷拉着头,好像一个被活捉的伪军……油墨香气的报纸上,大学毕业生与殡仪馆的姑娘喜结良缘,新人新事新社会……我恨不得拔光你的绿胡子!你敢!叫花子咬牙发穷恨!拔我一根胡子,让你竖一根旗杆!让他立一座纪念碑!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