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从江户到东京:小人物们的明治维新-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2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在受到明治维新冲击的江户,诸大名纷纷回到自己的领地导致人口骤减一半,百万人口的大都市瞬间走向衰退。
无主的流浪武士频繁制造混乱,土地与身份也开始流动,人心惶惶,怨声载道。在江户的秩序逐渐解体的东京,人们拼命地想跟上时代的变化,为求生存苦苦挣扎。 本书正是这些在历史上未能留名的小人物们的明治维新史。作为日本近世社会史研究权威,横山百合子追溯了激荡时代的庶民生活,讨论了明治维新对东京居民的影响,特别关注游女、流浪武士、商贩、贱民等群体,挖掘了下层民众的日记,并富有同理心地解读了这些普通人在大时代背景下的生存智慧。

作者介绍

横山百合子(1956- ) , 毕业于东京大学文学部国史学科,后在东京大学大学院人文科学研究科攻读博士,师从日本社会史名家吉田伸之。现为日本国立历史民俗博物馆教授,专攻日本近世史和性别史研究。参与编写《高校日本史》,著有《明治维新和近代身份制的解体》《从江户到东京:小人物们的明治维新》等。

部分摘录:
入户抢劫的萨摩藩邸浪人 庆应三年(1867年),萨摩藩有计划地在江户引发骚乱,使整个江户城陷入恐慌。十月十四日,江户幕府第十五代将军德川庆喜通过“大政奉还”还权于朝廷,以倒幕为目标的萨摩藩为挑起战端,在江户伺机寻衅滋事。萨摩藩士伊牟田尚平、益满休之助受西乡隆盛密信指示,伙同浪人相乐总三前往江户。三人在江户的萨摩藩邸召集浪人、草莽组成“屯集队”,相乐总三任总裁,曾在多摩郡驹木野关的守关人门下学习国学的落合直亮任副总裁。此段时间,江户街头频繁出现刺杀、入户抢劫等案件。所谓入户抢劫,一般指数十名武士、浪人组成团伙,用大锤砸碎町人家的门窗,手持火枪、铁棒闯入人家,洗劫钱财后逃亡的行为。
通过鱼店老板和泉屋三郎兵卫的日记,可以了解江户和平开城之前市内的状况。三郎兵卫原籍为和泉国日根郡嘉祥寺村(现为大阪府泉南郡田尻町),出生于以贩卖肥料、谷物发迹的大地主家。三郎兵卫前往江户后经营鱼店,同时担任“肴役所”的负责人。肴役所是负责向将军家上贡鲷鱼等名贵食材的机构。明治维新后,三郎兵卫更是平步青云,成为东京工商会副会长、众议院议员。三郎兵卫在日记《庆应丁卯霜月望月日记簿》(以下简称《日记簿》)中,习惯在记录的珍奇怪事前加△标注。其中,庆应三年(1867年)十一月有如下记 录:
霜月十六日 △昨夜,强盗入播磨屋中井新蔵家,盗金两千两。传酒井左卫门大人助其讨贼。
十七日△十五日夜,三十余强盗入三田贝津传兵卫、吉田久四郎家,趁夜色行窃。传住户一人当场毙命,未知金钱失否。
十九日△中井家之骚动,失金七千七百(因虫蛀无法辨识)十两有余,此金乃金座(11)官员织山氏之物也。
此类入户抢劫的记录连日持续,到了十二月,江户屈指可数的豪商、酒店老板鹿岛利右卫门以及御用商人仙波太郎兵卫接连被袭,盗贼与负责市内治安的庄内藩酒井家武士发生激烈枪击。对江户商人而言,入户抢劫可谓江户建成以来之奇事。
对萨摩藩而言,入户抢劫不仅能扰乱江户治安,而且能筹集倒幕资金。三郎兵卫的日记中记载的十一月十五日货币兑换商中井新蔵家被盗一案,有关损失金额史料记载各不相同。萨摩藩屯集队副总裁落合直亮事后曾表示抢了六连发手枪十支、金万余两。《复古记》收录的《萨邸袭击概略》则记载,以浪人身份混入萨摩藩邸的会津藩间谍传递的情报是,萨摩藩在市中抢夺金二十万两,搬入蒸汽船,伺机逃跑。在情报极度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幕府决定于十二月二十五日攻击萨摩藩邸。三郎兵卫虽然在日记中记载“实情不详”,却也留下了如下记 录:
二十五日 △实情不详,皆为风传。貌似浪人者枪击芝三田三丁目酒井大人家屯所。酒井大人家伤二三人,故出兵追击。前述浪人逃入七曲之⊕宅邸中。追兵愈甚,萨亦开枪还击,酒井大人家数人强闯⊕宅邸,萨之士或被杀或被俘,最终放火,岛津公宅邸、高轮宅邸皆焚。此火烧及田町三丁目。
岛津公指萨摩藩藩主岛津忠义,七曲之⊕宅邸指家纹为圆圈加十字的萨摩藩在三田的中房。在京都大阪地区,长州藩兵被视为解放军,受到热烈欢迎,民众甚至上街狂舞。但是三郎兵卫在日记中却将佐幕的庄内藩写为酒井大人家,萨摩则记为“萨”一个字。可见在江户,萨摩藩是让人恐惧与警惕的对象。
庆应二年(1866年)五月和九月,江户市内发生两次大规模打砸抢事件,位于大名小路的町奉行所被贴上“政务卖空”的讽刺性标语。贫苦民众如潮水一般涌向町奉行所请愿,最终发展成向官员扔石头的反幕府行为。但是,民众对幕府的对手萨摩长州二藩依然充满警惕。三郎兵卫在二十五日的日记最后写道,“近来风传⊕强盗之行,今日终得以证”,断定一连串的事件皆为萨摩所为。
江户城开城后的形势 庆应四年(1868年)正月三日爆发了伏见鸟羽之战,戊辰战争就此开始。新政府军一路东征,江户最终于四月和平开城。虽然占领了江户,但新政府没能立刻着手进行统治。理由是戊辰战争尚未尘埃落定,幕府“步兵奉行”大鸟圭介统帅的旧幕府逃兵勾结反对新政府的各藩士势力在关东大搞破坏,新政府军忙于攻克其根据地宇都宫。新政府军虽然试图缴获旧幕府军的军舰,但最先进的四艘军舰依然在旧幕府军手中,换言之掌握制海权的依然是旧幕府军。闰四月二十四日,“关东大监察使”三条实美进入江户城后,致信留在京都的岩仓具视,信中写道:
概略而言,依余之观察,官军(新政府军)毫无威严,备受旗本之徒之轻侮。旗本之徒,盖无恭顺之意,切齿愤懑之至也。
而在江户城下的町中,自庆应三年秋冬季的入室盗窃骚乱以来,町人的警戒心日盛。西乡隆盛与胜海舟会谈后的第二天,和泉屋三郎兵卫前往浅草观音寺的茶店“稻屋”,发现店门前停着两台轿子。三郎兵卫询问店主原委,原来是乘轿参拜观音的武士拒绝付钱。抬轿人本着惹不起躲得起的原则,决定不去计较。茶店主人亦问缘故,抬轿人低声言道:“是萨摩的人。”
江户开城后,旗本武士自发上街维持治安,但实际状况却是“诸藩武士及浪人自称维持治安,前来家中索要钱财,连日不息。青天白日之下,勒索二三十乃至五六十两,言不尽理则拔刀相向”(《府内藩记录》)。可见新政府军占领江户后,城下町中的人们在战战兢兢地观察局势动向。
然而到了五月十五日,大村益次郎指挥的新政府军仅一天就消灭了盘踞在上野宽永寺的彰义队,状况为之一变。这一胜利震慑了所有江户人,新政府的形象出现改观。五月十九日,新政府设立了“江户镇台”,幕府时代的“三奉行所”改称为“三裁判所”,江户的新行政体制终于开始运行。三条实美写给岩仓具视的信中言及,“今日当地之形势,业已大体安定”(《岩仓具视关系文书》),如履薄冰的阶段已然度过,三条实美的信中也按捺不住喜悦之情。
七月十七日,天皇下诏,将江户改称“东京”,设置“镇将府”取代江户镇台之职,统管东日本。九月二日,乌丸光德出任第一任府知事,东京府厅被定在前郡山藩柳泽氏的宅邸,东京府的行政工作正式开始。
“东京大人”请赐酒 庆应四年(1868年)九月八日,年号改为明治。东京府设立后的第一个大任务就是承接天皇的巡幸,主要责任人是佐贺藩出身的大木乔任。大木乔任是九月十九日成立的新机构“议事体裁取调御用”的成员,与木户孝允一同筹办巡幸事宜。
天皇到达东京之时,江户城改称“东京城”。令居民惊讶万分的是天皇巡幸过程中举办的“恭领天杯”活动。十一月四日,为了祝贺天皇巡幸,新政府向居民派发了约三千桶酒,以及鱿鱼干、酒盅、酒瓶等。传言枝松本町居民每人都得到了一升酒。《大木乔任关系文书》中有一份来自南八丁堀五丁目“家主仪兵卫七十二岁老人”的来信。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