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凤凰:神鸟传奇-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热爱 读书 2年前 (2022-06-24) 1479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数千年来,从火焰中跃升的凤凰一直是重生和复兴的象征。但这种神秘鸟类是怎样变得如此出名,以至于在世界文明和人类历史中反复出现的?我们对凤凰又有多少了解? 凤凰传说最早起源于古埃及,后来在各个时期出现在世界各个角落。作者深入探索了这种大家耳熟能详却又知之甚少的不死鸟。通过分析关于凤凰的各种神话传说的异同之处,作者描述了凤凰形象在数千年间的演变:从中国神话里吉祥的神鸟,到古希腊古罗马古典著作里的凤凰,再到中世纪基督教中复活的象征,以及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皇室代表。作者考察了凤凰在不同文化中的意义、与其相关的信仰和神话故事、它的象征性和隐喻性用法、它引出的怀疑和猜测,以及它在宗教、中世纪动物寓言集乃至当代流行文化中的形象。 凤凰永远不会被困难和死神击败,是希望和重生的终极象征。在《凤凰:神鸟传奇》中,这种梦幻般的神话生物终于有了一部跨越文化的完整历史。

作者介绍

〔美〕约瑟夫•尼格 Joseph Nigg 神话动物研究首席专家,自1982年出版《狮鹫之书》以来,以各种风格和形式对神秘生物丰富的文化内涵进行探索,出版有《神奇动物之书》《驯龙手册》等。他的作品曾屡获大奖,并被翻译成20多种语言。其中,《海怪:欧洲古〈海图〉异兽图考》已有简体中文版。

部分摘录:
将凤凰传说引入西方的最受赞誉的作者却并不 相信神鸟的存在。对于凤凰的文化生命而言,这可以说是最令人惊讶的讽刺了。希罗多德曾经直言,赫里奥波利斯“人”所述的,“对我而言似乎并不可信”。在第二部关于凤凰最具影响的散文研讨作品中,老普林尼同样表达了他的质疑,塔西佗和艾尔伯图斯·麦格努斯等人在其作品中也加了免责声明。所有这些都使得希罗多德的怀疑论调更为复杂。关于凤凰存在与否,虽然有以上这些孤立的保留意见,但凤凰形象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传说中仍然广为流传。16世纪新生的动物学也深受凤凰传说的影响。当时的人文主义作品对神鸟的关注聚焦于确认其是什么动物,既包括真实存在的,也包括传说中的。与此同时,“动物学之父”康拉德·格斯纳编纂了开拓性的百科全书作品。与稍晚之后乌利塞·阿尔德罗万迪的作品相似,这部百科全书试图汇编从古典时代和中世纪传说中的生物一直到新世界的所有已知生物。所有这些都有助于革命性的新哲学(或新科学)的开创,而新哲学/科学的重点在于自然和理性。文艺复兴时期,凤凰的表现形式多样,流行甚广;而同一时期,理性主义运动对传统知识的挑战,催生了许多关于神鸟真实性的疑问。如前所述,神鸟据传在巢中死后又从灰烬中复活、升华。
鸟类学 文艺复兴时期对鸟类的研究[1]经常会引用一些权威或传统的说法,相信凤凰存在的人对这些说法都非常熟悉。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2]的研究自然而然也符合这种情况。作为格斯纳的朋友,他的著作《普林尼和亚里士多德所记主要鸟类简史》(A Short and Succinct History of the Principal Birds Noticed by Pliny and Aristotle,1544年)一直被视为第一部现代鸟类学专著。除古典作品中对每种鸟的描述,特纳通常还会添加自己的观察结果。然而,他的凤凰条目仅仅是对普林尼相关条目的扼要释义,当然也包含他写的免责声明。在这一声明中,特纳写道:“虽然普林尼所写的可能只是传说”,但关于它的释义“我并不确定是否有误”。因此,特纳对凤凰的处理与《纽伦堡编年史》中相应的普林尼节选相似。
关于鸟类的争议 特纳之后,在不同作品所总结的动物学研究中,收录了三种被认为是凤凰的异域鸟类。[3]在传统作品基础上增加这三种鸟类,再次增加了凤凰研究的复杂性,同时也说明,学界有兴趣探索神鸟在博物学中的位置。尽管如此,对凤凰形象的不同认定却成了托马斯·布朗《伪多希亚流行病学》(Pseudodoxica Epidemica,《世俗谬论》的别名)中驳斥凤凰存在的最主要论据之一。
其中第一种就是自然界中真实存在的天堂鸟。为了协助西班牙抢占香料群岛,斐迪南·麦哲伦率领船队于1519—1522年进行了环球航行。这次航海活动厄运连连,最后只有“维多利亚”号得以返航,正是这艘船把天堂鸟引入了欧洲。这艘船上有一位名叫安东尼奥·皮卡菲塔 (Antonio Pigafetta)的船员,他的日记中对首次环球航行的描述是迄今为止最为详尽的。他记载道,摩鹿加群岛的一位国王给西班牙国王的赠礼中有丁香和“两只美丽异常的鸟类标本”。这两只鸟与画眉大小相似,
小脑袋,长嘴巴,双腿如笔般纤细,身体很长;它们没有翅膀,但在本该长翅膀的地方长有长长的彩色羽毛;它们的尾巴与画眉相似。除了翅膀处的羽毛,周身的羽毛都是深色;除了有风吹动的时候,它们从不在空中飞翔。他们告诉我们,这些鸟来自人间天堂,他们把这些鸟称为“博隆迪纳塔”(bolon dinata),也就是神鸟。[4]
不同地方的人,对天堂鸟的称呼也各不相同。东印度群岛的土著人称之为“神之鸟”(manucodiata),葡萄牙人称之为太阳鸟(passares de sol),而荷兰人把它称为天堂鸟(avis paradeus)。[5]所以,皮卡菲塔笔下生活在人间天堂、长着华美羽毛的太阳神鸟被当作凤凰,一点都不令人惊奇。
在百科全书式作品《论精妙》(De subtilitate,1553年)中,意大利医师、数学家杰罗姆·卡当(Jerome Cardan)详细记录了皮卡菲塔的记述,这将成为后来广为流传的神鸟传说(legend of the Manucodiata)。在引用卡当作品内容时,法国著名外科医生安布鲁瓦兹·帕雷(Ambroise Paré)用法语拼写了他的名字,并且在所著《怪物惊奇》(Des Monstres et Prodigies,1575年)中对卡当的描写进行了解释。[6]但他把神鸟的土著名误认为是另一种语言。帕雷作品中配有一幅木刻版画,上面就画有无脚的天堂鸟。这幅图复制于康拉德·格斯纳所著的《自然界的鸟类》(De avium natura)一书,但未经授权。
杰罗姆·卡当在所著《论精妙》中写道,在摩鹿加群岛,你有时可能会发现一种名为“天堂鸟”(Manucodiata)的死鸟躺在地上或漂在水中;而在希伯来语中,这种鸟被称为“神之鸟”,人们从未见过它活着时的样子。它生活在空中,身形和嘴巴与燕子相似,不同之处是它有着与潜鸟一样的彩色羽毛:头顶为金色,颈部羽色与野鸭相似,而尾部和双翼则与孔雀相像;它没有双腿,因此,当它飞得疲倦或者想要睡觉的时候,就会用羽毛缠住一根大树枝,把身体吊在上面休息。只要它活着,就必须在空中疾驰,而它赖以维生的只有空气和露水。雄鸟背部有一凹陷之处,雌鸟就在那里产卵并孵化幼鸟。
帕雷又补充说:“我曾在巴黎见过一只,它被献给了国王查理九世。”天堂鸟的羽毛很早就已经成为欧洲时尚界的珍品,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以后,人们才知道,来自东印度群岛的无腿无翼的天堂鸟标本,实际是当地土著人用鸟皮制作的。虽然亚里士多德曾声称,世间没有无腿鸟,但卡尔·冯·林奈(Carolus Linnaeus)在18世纪创立的生物分类体系中,还是把这些鸟归入了无腿天堂鸟(Paradisea apoda)的类别。
卡当并没有把这种华丽的鸟视为凤凰;相反,他指出,凤凰死而复生的故事有可能源于一种被他称为semenda的鸟。这也是一种来自东印度群岛的鸟,据说它嘴巴上有三个洞,在死前会唱天鹅挽歌;而且在着火的巢中死后,又化为蠕虫而复活。[7]1557年,朱利叶斯·恺撒·斯卡利格(Julius Caesar Scaliger)在其著作《杰罗姆·卡当〈论精妙〉一书粗解》(Exotericarum exercitationum lib. XV. de subtilitate,ad Hieronymum Cardanum)中,对卡当进行了反驳,他修改了卡当关于semenda/凤凰的论点,但似乎又是在接受了卡当叙述的故事之后,再对其进行的反驳:
在我们读的航海家所写的评述中,凤凰根本就不是神话传说中的鸟。他们写道,这种鸟见于印度内陆地区,被当地居民称为Semenda。而且,他们还增加了一则谎言,使其所讲故事的可信度又打了折扣。因为他们声称,这种鸟的嘴巴上有三根管子,从中可以发出乐声。牧羊人模仿这一点,创造出了一种非常好听的乐器。[8]
就在卡当《论精妙》一书出版的同一年,鸟类学家皮埃尔·贝龙(Pierre Belon)又将凤凰与另一种鸟联系了起来。他在黎凡特地区旅行时,看到土耳其士兵头饰上插着美丽的羽毛,于是就认为其似乎是一种天堂鸟的羽毛。皮埃尔·贝龙在所著《对数种奇异事物的观察》(Les observations de plusieurs singularitez)一书中,把这种鸟称为极乐鸟(rhyntaces),并且描写道,这种鸟“体型不大,(人们弄到这种鸟时一般)只剩下鸟皮,因为售卖这些鸟(标本)的阿拉伯人会把鸟肉剔掉”。尽管有些作家把这种鸟命名为雨燕(Apus,无腿鸟),但贝龙仍然表示,“我相信它可能就是凤凰”。[9]
尼多斯的克特西亚斯(Ctesias the Cynidian,公元前15世纪晚期)的《波斯史》(Persica)中的一个片段,曾出现过雨燕。在《阿尔塔薛西斯》(Artaxerxes,75年)中,普鲁塔克认为,有一个关于雨燕的故事,就是克特西亚斯所写。帕瑞萨娣斯是阿尔塔薛西斯的母亲,因为嫉妒儿媳斯妲特拉,就给自己与儿媳一起吃的一只鸟的一半涂抹了毒药。这只波斯小鸟就是雨燕,它体内“没有粪便,只有一块肥脂,因此,人们猜测,这只小鸟以空气和露水为生”[10],而这一点与天堂鸟和凤凰相似。
就在卡当的书和《对数种奇异事物的观察》出版两年之后,贝龙又写了一部鸟类学著作《鸟的种类发展史》(L’Histoire de la nature des oyseaux)。在该书中,他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对凤凰进行了详细讨论,并解释了他为何将其与雨燕联系在一起。[11]在这一章的开始部分,他又提及了前面一个章节中的相关内容,在那一章中,除了半狮半鹫兽、斯廷法利斯湖怪鸟以及其他神话中的鸟,贝龙还提到了卡当笔下的“神之鸟”和雨燕。[12]接着,他引用了克特西亚斯关于雨燕的描写,并罗列了曾经写过凤凰的一些古典权威人士:希罗多德、拉克坦提乌斯、克劳迪安、奥维德和索利努斯。随后,在综合各种传说的基础上,贝龙对卡当笔下的天堂鸟传说进行了改编。他写道,雌鸟并非在雄鸟背上孵卵;相反,一些人认为这种鸟会“把小树枝收集成堆,这些树枝又会被太阳点燃;从灰烬中生出一只蠕虫,而这只蠕虫随后又会变成凤凰”。[13]因此,他声称,古人相信世间只有一只凤凰,有可能是弄错了。接下来,贝龙对普林尼所写的凤凰相关内容进行了诠释,并引用了《博物志》中提到这种鸟的相关部分,还对曼尼里乌斯关于大年的说法进行了讨论。特纳对普林尼的作品只是进行了简短的诠释,相比之下,贝龙写的这一章中则包含了大量的经典凤凰传说。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