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雾之旗-电子书下载

简介

九州乡下一放高利贷的老妪被杀,警方断定凶手为柳田正夫并判死刑,但柳田正夫的妹妹桐子认定哥哥没有杀人,请求日本 屈一指的律师大冢钦三为其辩护,遭到律师拒绝后哥哥死在狱中,而就在哥哥死后不久,东京再次发生命案,凶杀场景竟和老妪被杀案一模一样。桐子心理渐渐涌起一股寒意……
关心犯罪与人性的松本清张此次打破平凡小人物与成功知名人士之间的鸿沟,直击人性中相似的软弱与残忍。写出人性的黑暗,暴露出隐藏在社会的黑暗面,豪不留情地展露让人绝望的现实,激发读者思考并探究更深层的本质。如果法律可以伤害无辜的人,人为何不能以身试法来一场颠覆和触犯?

作者介绍

松本清张(日)
松本清张(1909-1992年),社会派推理作家,推理文坛无法逾越的一代宗师。1952年,凭借《某〈小仓日记〉传》获得第28届“芥川奖”,从此跃登文坛,开始了专业作家的生涯。1957年他开始在杂志上连载《点与线》,大受欢迎,由此开创了日本推理小说“社会 派”的先河。获得过的奖项有:芥川龙之介奖、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文艺春秋读者奖、吉川英治文学奖、菊池宽奖、朝日奖等日本文学主要奖项。其创作,直接影响了宫部美雪、森村诚一、东野圭吾等社会派作家,同时,对于整个亚洲的现实主义文学也有着深远影响。
松本清张能一针见血地指出社会问题,更能将小人物刻画得入木三分。他的作品不渲染色情和暴力,以真实、细腻的文字打动读者,使读者平静地享受逻辑推理的乐趣。因此,他创作的小说既精彩好读,又具有很高的文学性。直到今天,他仍然拥有许多忠实读者。

部分摘录:
1 上午十点钟,柳田桐子离开了位于神田的旅馆。
原本想早一点出门,但听人家说,有名的大律师一般不会那么早就到办公室,于是便等到了十点钟。
桐子从九州为之慕名而来的律师名叫大冢钦三。在承接刑事案件的律师中,他的名气很大。对此,年方二十,在公司做打字员的桐子原本无从知晓,自从那起无妄之灾打乱了她的生活后,她从很多人口中听到了这个名字,便记在了心里。
桐子前天晚上离开北九州的K市,昨天深夜到达东京站。她下了车,便直奔神田的这家旅馆。一方面是因为以前参加初中的修学旅行时曾集体住过这里,总觉得这种旅馆住起来踏实;另一方面,也是认为,既然能接纳学生团体客,旅馆的房费一定很便宜。
虽然素未谋面,但桐子自信能见到大冢钦三律师,而且还确信他会接下这个案子。自己毕竟是专程从九州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才到东京的。对于这番诚意,初次相见的律师怎会不为所动呢。
起床的时候,天才刚刚亮。连续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居然这么早就醒了,不只是因为年轻的缘故,也是因为心情亢奋所致。
旅馆建在一段高坡上,清晨,四周一片静谧,让人感受不到这里是东京。和上次的印象相比,总觉得物是人非,原因就在于这次是自己单独睡一个房间。窗子下方正对着一所小学,刚起床时操场上空无一人,随后,接二连三地出现了一些身影,像一个个小黑豆。后来,操场变得像蛤蟆坑一般吵闹。这时,女佣进来收拾被褥。
“您起得可真早啊。”上了年纪的女佣笑着打招呼,眼角堆满了皱纹。
“瞧您,累坏了吧?怎么不再多睡会儿呢?”
“醒了就睡不着了。”桐子走到廊下的藤椅旁,说道。
“到底是年轻啊。我这岁数的,可就吃不消喽。”
女佣昨天夜里就知道桐子是从九州来的。她摆上茶,还有红色的梅干。那梅干不仅个头小,还皱巴巴的,让人看了生厌。桐子在一旁心不在焉地瞧着。
“说起九州,我一直琢磨着去一趟。听说别府这个地方挺不错的。”
“是啊。”
女佣用白色抹布细心地擦拭漆成朱红色的矮桌。
“小姐,您是头一回来东京吗?”
“啊??”
“您是来观光的吗?”
一位年轻女子只身投宿旅馆,就会让人想到她在东京举目无亲。女佣大概以为她不是来观光就是来找工作的。
“不,我不是来观光的。”桐子在藤椅上坐下,答道。
女佣开始往小矮桌上摆放餐具。白色的餐碗配上朱漆矮桌,煞是好看。女佣屈着膝,有条不紊地摆上碟子,眼神却表明她满门心思都放在了客人身上。
桐子掏出记事本,那上面记着大冢律师的办公室地址。
“东京都千代田区丸之内二丁目M仲X号馆XX号室。”桐子念出声,询问到这个地方该怎么走。
“那儿啊,紧挨着东京站。跟八重洲口相反的一侧。”女佣把地铁的乘车路线讲了一遍后,试探着打听:“那地方都是公司啊。那里有您的熟人?”
“嗯,算是吧。我要找的是一家律师事务所。”
“律师?”女佣原以为她到东京来是为了找工作,不觉露出惊讶的神色。
“大老远从九州来,就是为了这个?”
“是的。”
“真是了不起呀。”女佣带着怜爱的目光说道。
这位年纪轻轻的客人也许背负着什么难缠的官司。她很想捎带着把这个也打探出来,但最终还是忍住没问。
“您对那边熟悉吗?”桐子问。
“啊,倒是经常路过。我就知道马路两边都是红砖楼,模样差不多,挂着好多公司的牌子。那个律师叫什么名字啊?”
“是位叫大冢钦三的先生。”
“大冢钦三律师?”女佣倒吸了一口气,“他可是位名人啊。”
“您认识他吗?”
“不,不认识。不过您看,干我们这行的,总要跟各式各样的客人打交道,时间一长,自然就认识了。”
女佣笑了一下。“哎呀,要请动这么一位有名的大律师,得费不少劲吧?”说完直盯着桐子的脸。
“您老家那边没有好的律师吗?”
“有是有。”桐子垂下眼睑,“不过,我想还是请一位东京的一流律师比较好。”
“那倒是,要是能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女佣面带惊讶地瞧着这位为了找一名律师而从九州孤身来到东京的年轻女人。
“是有什么麻烦的案子吗?”女佣似有些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桐子含混地应了一声“嗯”,自此不再多说一个字。她从藤椅里站起身,双膝并拢跪坐在摆着餐碗的矮桌前,还残留着稚气的侧脸出其不意地显露出冷峻之气,这让女佣猛然觉得两个人生分了许多。
丸之内M仲X号馆所在的区域沿街两边耸立着高大的红砖房,古色古香,漫步于此仿佛置身于异国的某条老街。这些建筑宛如画中明治时期的西式洋房,把明媚的初夏阳光掩去了大半。门洞狭小,里面看上去很幽暗。若不是房前的街边大树吐出鲜活的嫩绿,这里就酷似一幅铜版画,沉重、阴郁。
洋房的正面外墙上嵌着黑色的方形牌子,上面是烫金的公司名称。这些金字色调昏黄,跟周遭的氛围很是相称。即便把在路上跑的小汽车都换成四轮马车,这里的景象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丝毫怪异。
桐子一路打听,好不容易才找到大冢钦三律师事务所的招牌。原以为九州人都知道的知名大律师在东京肯定人尽皆知,但没想到,这里竟然无人知晓。被问的人不是愣在那里,歪着脑袋答不出,就是不由分说地笑着摆摆手,推说有事,然后一走了之。
桐子前前后后问了五个人,当问到第六个学生模样的人时,总算问出了名堂。他特意把她带到那幢房子跟前,手指着说“就是这里了”。招牌同样不怎么起眼。
桐子在门前站定,调整了一下呼吸。靠着东借西凑的路费连续坐了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所要寻找的目标就是眼前这个方形的、洞穴一般的阴森森的入口了。
两个小伙子从里面结伴而出,神气活现地走下低矮的石阶,瞥了一眼站着的桐子,其中一个把烟蒂往地上一掷,便离去了。
大冢钦三律师在房间的最里面,正与一位客人对坐而谈。不过,这位客人并不是能叫人提起多大兴致的大人物。
房间是用书架代墙隔开的。另一边是间大办公室,摆放着七张办公桌,分别坐着五名打下手的年轻律师、一名法院书记员出身的元老级办事员和一个打杂的女孩子。年轻律师们的桌子摆成一个直角,背朝着这边。另外还摆着办事员的桌子和供案件委托人等候时所坐的椅子。
虽说开了个出入口,但从这里仍看不到全貌。里边的小空间供大冢钦三独享,仅摆了一张宽大的写字台、巨大的转椅和简朴的待客用桌椅。墙壁还是旧时的样子。
来客坐在椅子上没完没了地絮絮叨叨,自说自笑。此人是位前任检察官,曾位居高职,因此大冢钦三也不好轻易打断他。律师五十二岁,白发已从双鬓爬到了头顶,红光满面、两腮饱满,再加上松弛下坠的双层下巴,颇给人志得意满的印象。
实际上,大冢钦三正在为一件工作上的事情着急上火。那是桩棘手的大案子,都快开庭了,可像样的材料还未凑齐。客人的话提不起他的兴致,原因倒不在于客人说了什么,而是他的心思都被那件麻烦事占去了。
可再怎么说,这位客人终究怠慢不得。于是大冢钦三仍赔着笑,时不时地随声附和几句。
律师一面有耳无心地听着客人说的话,一面打定主意,案子的事先不去管了。他忽然想到,今天下午两点,在川奈有一场高尔夫球赛,河野径子还叫他过去呢。此前他一度回绝了,所以就没记在心上。虽然有些晚了,但要是现在赶过去的话,应该还来得及。这么一想,他觉得这真是天赐良机,便看起表来。
看到大冢钦三不停瞟手表,客人终于站了起来。律师一直把客人送出门口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他瞥见了一位年轻女子正坐在办事员奥村桌前的椅子上讲话。她穿着雪白的衬衫,在这个房间里很是惹眼。
屋里只有两名年轻律师背对着这边坐着,每个人的桌上都摊着厚厚的卷宗。大冢刚回到自己的房间,就看到奥村飞快地转了过来。
大冢钦三开始收拾桌面,心里默念着“千万别过来啊”。但事与愿违,奥村已磨磨蹭蹭地走了进来。
“有人来委托案子。”奥村看着律师将桌上的文件塞进黑色公文包,说道。
“哦。” 大冢钦三想到了那个身穿白衬衫的年轻女子。
“您要见见吗?”奥村问道。
“其他人呢?”大冢钦三一边扣上被文件撑得鼓鼓囊囊的皮包,一边反问。
“三个出去了,另外两个好像手上都有一大摊子事。”
一般有新委托人,律师都会主张亲自会见,若赶上手头正忙,才由年轻律师中的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