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麦不老泉文库(套装共5册)-电子书下载

简介

《时代广场的蟋蟀》:柴斯特,一只出生在康涅狄克州草原的蟋蟀,因为贪吃,被意外带到了纽约时代广场的地铁站。乡下来的小蟋蟀第一次出远门,就来到了全世界最繁华的地方。在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他幸运地被一个好心的男孩,报摊老板的儿子玛利欧收养,并与两个地铁站里的老住户亨利猫和塔克鼠成为了好朋友。 柴斯特有着惊人的音乐天赋,他“演奏”的美妙音乐,打动了听过的每个人,成为了纽约最受瞩目的明星,改变了玛利欧一家人贫穷的生活。令人意外的是,柴斯特收获了那么多的掌声和鲜花,依旧念念不忘家乡的自由生活,于是他告别了朋友们,踏上了回家之路。 《老牧场》:巴德先生在老牧场生活了一辈子,见证了它的变迁;而在赫德利镇委会的人眼里,巴德先生和他的小木屋破坏了这里的风景。赫德利镇委会计划重新修建老牧场,巴德先生的小木屋要被拆掉,人也必须离开。但是,蟋蟀柴斯特、水蛇沃尔特和乌龟西蒙,还有生活在这儿的动物们都认为,巴德先生是这个世界的灵魂。如果巴德先生离开了,老牧场也就不复存在。一只来自南方的鸟儿——嘲鸫阿什利,怀抱着对老牧场的热爱、对巴德先生的感恩、对动物朋友们的关心,以及对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相互依存的信念,说服大家帮助巴德先生。但是,动物们该如何拯救巴德先生和老牧场呢?这时,柴斯特想到一个主意——“黑夜行动”,他们决定齐心协力…… 《亨利猫和塔克鼠》:没有人会相信,一只小猫和一只小鼠竟然能成为好朋友。然而,相似的遭遇与生活的窘境,让亨利猫与塔克鼠成为了最亲密的伙伴。他们一起穿越纽约的大街小巷,经历各种惊心动魄的冒险,只为了寻找一个容身之所。 他们去了帝国大厦,去了破旧的废弃码头,还在怡人的格拉梅西公园生活过一段时间。最后,他们来到了时代广场地铁站。在这里,亨利猫和塔克鼠终于找到了属于他们的“家”。然而,三双险恶的眼睛也悄悄盯上了他们…… 《蟋蟀的骑鸽之旅》:著名的时代广场的蟋蟀—柴斯特在天文馆看到了和老家一模一样的星空之后,开始变得闷闷不乐。他的朋友亨利猫和塔克鼠怎么也没法儿让他高兴起来。原来他得了思乡病。 亨利和塔克离开后,柔和的月光更加勾起了柴斯特的思乡之情,他决定去街上好好儿看看月亮。幸运的是,第一次独自出门的柴斯特总算安全地从地铁站来到了时代广场。他追寻着久违的梧桐树的气味来到了一个公园,那里让他忘记了悲伤,他开始兴奋地歌唱。 突然,有个声音打断了他,是一只叫露露的鸽子。蟋蟀可是鸽子的美餐,不过露露和柴斯特却成为了好朋友,他们还经历了一场难忘的冒险之旅…… 《蟋蟀的新家》: 如果蟋蟀柴斯特的老树桩不被那两位胖胖的女士坐塌,他就不会被埋在树桩里,经历垂死挣扎;也不会没有家,遭受流离失所。在朋友们的热情邀请下,柴斯特只好住进邻居的家里。但是没有一个适合自己:乌龟西蒙原木上的裂缝太窄,松鼠的窝太高,花栗鼠的洞太整洁,蜻蜓唐纳德的树枝太细……有家的生活,简直是一种奢望!柴斯特感到难过,心情郁闷。即使有朋友们的关心,也不能让他开心起来。他想找到的,只是一个称心如意的家。 身在纽约时,老牧场是他魂牵梦绕的家;可此时在老牧场,哪里才是他的栖身之所啊? 然而,一个巨大的惊喜正在等着他……

作者介绍

金·威·霍尔特,全名金伯利·威利斯·霍尔特,出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彭萨科拉市。一度常年旅居美国及世界各地。霍尔特一直梦想成为一名作家,但在这之前,她先后做过电台新闻主播、室内设计师以及其他工作。霍尔特一家七代人都住在路易斯安那州中部。本书赛特尔镇的原型是一个叫作森林山(Forest Hill)的小镇。在霍尔特心中,森林山是永远的家。“森林山是这么一个小镇,你如果生病邻居会很关心,他们会带着鸡肉烩面片登门探望。我希望泰格住在这样的地方。”霍尔特如是说。《路易斯安那的天空》曾于2001年被拍成同名儿童电影。霍尔特的代表作品还有《寻水人》《夜晚守护人》《另一个我》《麻辣女孩》,以及1999年荣获美国国家图书奖青少年文学奖的《当扎卡里来到镇上》。

部分摘录:
第1章 通往林间村的小路,是很久以前被一群悠闲自在的牛踩出来的。小路蜿蜒曲折,弯度舒缓,摇摇摆摆地从最平坦的坡度爬上小山,慢慢悠悠地踱下蜜蜂飞绕的苜蓿草丛,穿过山脚的草地。小路的踪迹到了这儿就散漫地化开,好像停顿了,那应该是安详的牛儿们在慢嚼细咽着青草,陷入了牧歌式的冥想吧。之后小路又恢复了清晰的形迹,终于朝林子而去。可就在快到林边的树荫时,小路突然来了个急转弯,好像牛群走到这里终于想起这是什么地方,从林边绕了过去。
到了林子的另一端,那种悠然的气氛消失了。小路不再属于牛群,这里的一切一下子成了村民们的领地。太阳骤然间变得格外火辣,尘土漫天,路两旁的草稀稀拉拉,一片凄凉。小路的左侧是林间村的第一幢 宅子,方正坚固,气派凛然。宅子四周是一片被残忍地剪到平贴地面的草坪,外面围了一圈四英尺高的粗壮铁栅栏,像是在明确地警告:“走开,这里不需要你!”没办法,小路只好低声下气地绕开,继续往前一直延伸到村子里。路旁的房子越来越多,看上去也不像第一幢宅子那么森严。不过整个村里除了一座监狱和绞刑架外,没什么可瞧的。只有那头一幢宅子叫人忘不了,还有就是小路和那片林子。
那片林子是有点古怪。虽然它和头一幢房子一样都令人无法亲近,但原因却完全不同。那幢宅子是如此盛气凌人,让人忍不住想对它吼几声,甚至朝它扔几块石头。而林子却像是沉入睡梦之中,在另一个世界,在它面前,人们会不由自主地压低嗓门。牛群经过时多半也是这么想的:“别吵它,让它好好睡吧。”
但村里人会不会这么想,就很难说了。也许有的人跟牛想的一样,但多数人绕着林子走,只是因为路就是这么走的,并没有可以穿过林子的路。而且,人们不想进林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林子是属于福斯特家的,是那幢森严大宅主人的私产。所以,虽然林子外头没围着铁栅栏,可以随意进出,却没人这么做。
可要是仔细琢磨,就会发现“土地属主”这种说法挺奇怪。往下多深算是他的?是不是从地面往下直到地心都是他的?还是他只有地面薄薄的一层,地底下那些与世无争的小虫子不必担心有擅入之罪?
不管怎么说,地面上树林的一枝一叶——当然,地底下的根不算——都属于那幢倨傲宅院的主人。就算他们从不进林子散步或者干别的,那是他们自己的事。福斯特家的独生女儿温妮就从来没进去过,尽管她有时会站在铁栅栏里头,一边用树枝漫不经心地敲打着栅栏,一边望着林子。她对林子没什么兴趣。人都是这样,对自己拥有的东西不会稀罕,除非那不是他的。
再说,这区区几英亩的小林子有什么可稀罕的?它昏暗阴沉,只能从枝叶间透进几缕阳光,松鼠和鸟儿倒是不少,地上厚厚一层湿漉漉的落叶。别的就是些常见而且不讨人喜欢的东西了,比如荆棘、蜘蛛、毛毛虫之类。
说到底,林子能远离人间烟火还真多亏了那群牛。那群牛的确有相当的智慧,虽然它们还没聪明到能了解自己的智慧。如果它们当初没绕过林子,而是 直接穿过的话,那么人们也会顺着路进来,迟早会发现林子中央那棵巨大的白蜡树,以及交错纠结的树根间、卵石覆盖之下的那眼泉水。这个发现将会给这个古老疲惫的地球带来毁灭性的灾难。那时,不管人类是否同时拥有地表和炽热的地心,地球都将会在地轴上颤抖,就像一只被大头针钉住的甲虫。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