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凶马:未证之证-电子书下载

简介

地产大鳄夏东海一家被杀死在自己别墅里,凶手竟然是一匹诡异的马。技侦专家和动物学家都无法解释马怎么会主动上门杀人。 无案不破的天才刑警李八斗,携手美女法医,于盘根错节之中抽丝剥茧,杀猪匠阎老三、白山大富豪黎东南、煤炭大亨吴国晋、黄金大王曹连城,高利贷大哥赵飞虎等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相继进入视线,案情看似有了些眉目。然而,这些人却又相继离奇遇害。 屡屡被误导的李八斗渐渐地发现了所谓“马”杀人的秘密所在,可那秘密,却不仅仅是几桩刑事案件那么简单。它是一股强大的漩涡,把所有人深深地吸了进去……

作者介绍

磨剑少爷,当选“第二届湖南省十大网络作家”。 出版有《战龙》《山城兄弟》《刀锋1927》《生死反击》《特种王牌》《西游1-3》《假面人》等作品。

部分摘录:
第1章 马杀人 八月的石笋镇,给人一种酷暑的感觉。烈日投下的灼热之气将整个镇子包围,让人如在蒸笼中。很多人一整天都待在空调屋里,靠冷气生活。
石笋镇往南,是一片别墅群。这些只有两三层且带有私家花园的独栋别墅,比起镇中心那些十层甚至二十层的电梯房,显然要高端得多。
很多时候,“别墅”这两个字,就是一种成功的标志。
而就在这个被全镇乃至全县人民都羡慕和瞩目的地方,却发生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毛骨悚然的凶案。
夜里十一点,在别墅天台纳凉的夏东海一家三口收拾好东西进屋,打算睡觉。
把五岁的儿子哄睡之后,夫妻俩对视一眼,夏东海说:“洗澡吧。”
妻子“嗯”了声,两人各自拿着换洗的内衣裤进了浴室。
“哎呀,不要急嘛,先洗了再说。”浴室里传出妻子的娇嗔。
夏东海嬉笑着说:“都老夫老妻了,怕什么?让我亲亲。”
外面隐隐约约响起狗吠声,似乎是家里养的那只格力犬在叫。两人停止了嬉闹,再仔细听,狗吠声却消失了。夏东海不以为意,继续去扯妻子的浴巾。
“嘭嘭嘭!”
客厅大门突然传来沉重的敲击声,声音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夏东海将抱着妻子的手松开,颇有些不悦地抱怨:“这么晚了,谁还来干什么?”
妻子说:“管他干什么,别人来总是有事,去看看吧。”
敲门声再次响起。夏东海穿好衣服,脸拉得老长来到客厅门前,谨慎地从防盗门的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不由得当场愣住。门外站着的不是人,而是一匹骨架高大、浑身毛色如血的马!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汗血宝马?一匹马怎么会来敲我家的门?
夏东海心里正嘀咕着,那马又将前蹄扬起来,拍打着门。
夏东海很早就辍学了,之后一直混迹街头,期间进过监狱,出来后接老爸的班做起了房产。商场又是另一个江湖,他于强敌环伺中杀出血路,终成大鳄。他能混到身家数亿元,在石笋镇乃至整个白山县都赫赫有名,还是有些脑子的。
一匹马竟然会来敲我家的门,会不会有什么圈套?
夏东海觉得事有蹊跷,没有开门,而是先去卧室里查看了监控。
东西南北四架监控能分别看到别墅四周的所有旮旯,没有发现可疑人物,也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也许,这是一匹迷了路的马。他这样想着,就去开了门。
李八斗接到出警命令时正在办公室里跷着二郎腿,神情慵懒地剪着手指甲。他并不在乎这是不是上班时间。自他调来白山刑警大队的一年以来,除了那些年深日久、证据缺失的旧案,但凡他来之后的所有刑事重案,都被他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悉数侦破。
所以,他在白山刑警大队拥有一些超出纪律之外的“特权”,譬如他上班时喜欢将脚放在办公桌上,仰靠着椅子打盹;或者在电脑上斗两把地主;甚至于安静之时突然梦中惊醒般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莫名其妙地手舞足蹈,搞得其他人跟见了鬼一般。
不按套路出牌,是他的人生格言。
领导骂过他,也警告过他,可他说了,李白要喝醉了才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鲁迅要抽烟才有才华横溢的灵感,如果让他们改掉毛病,中国历史上就缺少一位伟大的诗人和一位伟大的文豪了。所以,哪个天才还没有点毛病呢?
对李八斗的强词夺理,领导只好接受,毕竟他在破案方面确实很有一套。作为一名刑警,仪表固然应该注意,但更重要的是办案能力。大伙儿也就由着他的一些小毛病了。
“石笋镇弯月湖半山别墅16号发生灭门命案,一家三口悉数被杀,凶手连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赶紧带人去看看,我随后就到。”李八斗接到大案中队队长厉长河的电话时,一下子从座位上弹身而起。
别墅区,灭门案,死者中还有孩子。这是石笋镇乃至白山县几十年来都没发生过的恶性重案!李八斗惊怒之下,内心中竟然还有一丝小小的兴奋。案情越重大,难度越高,他越觉得有挑战性。他收起懒散的态度,大声应道“是”,十万火急地带人赶往案发现场。
现场不复杂,但令人触目惊心。一对中年夫妇倒在客厅的地板上,脑袋像摔碎的西瓜一般惨不忍睹,旁边溢开了大片鲜血。男的身上穿了衣服,女的身上本来系了条浴巾,但已经散开了,下体没有穿衣物,沾满了血。
李八斗的目光落到女人身上时,心里猛然抽搐了一下,就像有一把锋利的刀子猝不及防地狠狠刺了进去。他不想看,甚至不敢看。
这一幕太过印象深刻,让他记忆深处的那个恶魔又凶猛地蹿出来狠狠地撕咬着他,而他无法逃避,也无从获得救赎。
但他还是强忍着恐惧和痛苦,将目光移了过去,仔细地查看起来,这才发现那些血并非从女人的下体流出,而是由于头部的血流得满地都是而沾上的。
杀人手法和当年完全不一样。
“听说还有个孩子?”李八斗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
“嗯,在楼上。”辖区派出所民警用手指着楼梯的方向。
李八斗大步往楼上走去,转个弯就看见了一间儿童卧室。他走到门口,只往现场看了一眼就止不住地热血翻涌。他当即转开头,不忍看第二眼。
还保持着睡姿的小孩,死状和楼下的夫妇一模一样,致命伤都在头部。鲜血从凉席流到地上,在地上又流了很长。
“这个凶手是个畜生吗?连小孩子都不放过!”旁边的魏大勇攥紧拳头,愤慨地骂道。
“你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凶残的畜生?”李八斗看着他问了一句。
“也是。”魏大勇反应过来,“仔细想来,畜生其实都是可怜的角色,是被宰杀的对象,不会这么凶残。”
“所以,这个世界上真正凶残而可怕的只有人!”
李八斗说着,步出儿童卧室,又在别墅里转了一圈,双眼敏锐如鹰掠过一切。家具摆放得井然有序,擦拭得光洁明亮,并无异常。
通往别墅顶层的门是关着的。李八斗打开门出去看了看,楼面很干净,撑开的遮阳伞下,摆放着几把椅子,周边摆了许多花盆,五颜六色的花正盛开,可见这家人的日子过得特别惬意。
“看出什么来了吗,斗哥?”魏大勇跟过来问。
回想着一些细节,李八斗一脸凝重:“整栋别墅,除了三具摆放着的尸体,目前没发现什么明显的证据,甚至连凶器都没有,这是个高手!”
“斗哥,你这不废话吗?”一旁的刑警队员包古接话,“要不是高手,能背三条人命?”
“我倒是觉得这个凶手有点不同寻常。”魏大勇说,“一般凶手都是用刀子或者某些利器杀人,可这几个受害人的脑袋好像是被人用什么砸的。难道凶手是个用锤子的人?”
“你懂个锤子?”包古取笑他,“眼睛一瞄就知道凶手用的什么凶器了?”
“我知道你不服。”魏大勇说,“不过我也不在乎你的看法。”
“呵呵。”包古说,“有本事你告诉我,你从哪儿看出凶手用的是锤子?”
“凶手用的是什么,看监控就知道了。”李八斗淡定地说。
“监控?”包古转着脑袋四处张望,“怎么,这屋里装了监控吗?没看见啊!”
“屋里没有,但屋外有,别墅外面装了枪机监控,门口上方也有一个比较隐蔽的摄像头,希望凶手没有留意到监控,没有删除监控记录吧。”
李八斗说着,来到了夏东海夫妇的主卧室里。监控的主机就在这间豪华的主卧里。幸运的是,监控仍处于开机状态,并保持着正常录像,这令李八斗振奋。因为在现代刑事侦查中,监控是最好的线索和证据。
然而,当把监控记录拉回昨晚后,李八斗惊呆了,简直跟见鬼了一样,一双眼珠差点掉在地上。
夏东海一家三口在外散步到九点回来,当时夏东海在接电话,夏妻牵着孩子,他们进屋之后关上了门。此后两个多小时,整个别墅四周处于安静状态,不见任何可疑人物,只有一只格力犬卧在别墅的花园里打盹。
十一点过十分,模糊的监控里,一匹马从远方缓缓行来,至16号别墅时,径直一个纵跳,越过一米左右的围栏,跳进了花园里面。
格力犬被惊醒,吠着往马身上扑去。马一转身一扬后蹄,就把格力犬踢了出去。格力犬的身子如一发出膛的炮弹,摔向侧边的花丛里,再也没了动静。马接着往别墅的防盗门走来,走到门口停下,扬起蹄子来,拍了几下门。
门口的声控灯亮起,监控里的马一下子变得清楚了,是一匹全身毛色如血的马,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逼人的威武之气。说得更准确些,是一股煞气。因为那双马眼充血般的红,如同烈烈燃烧的火焰。
过了两三分钟,门打开了,抬脚进屋。外面陷入了静寂,没有任何异动。直到十一点三十分,马从屋里出来,如同一个凯旋者,昂首阔步地远去。
此后,监控里再无动静,没有任何可疑的人或物出现。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十分,一辆儿童校车停在别墅外,一位女幼师走进别墅……
女幼师是自夏东海一家三口回家后,直到报案的这段时间里,唯一进过别墅的人。但她只是报案人,不可能是凶手。因为从凶杀现场血迹的凝固情形,以及死者的死亡状态来看,命案是昨晚发生的。
而昨晚夏东海一家三口散完步回家之后,除了那匹血红色的马,没有任何人进过别墅,也没有任何人从别墅出来!
“什么情况?!为什么只有一匹马,没见到人?”魏大勇一脸蒙圈,“总不可能是马杀的人吧?”
“说不定,还真是呢?”李八斗若有所思。
“还真是?”魏大勇说,“斗哥,你是在说梦话吧,马能杀人?还三更半夜闯进别人屋里杀人?进屋十几分钟,三条人命?”
“不可能的事!”包古也说,“我包古破案无数,还读完了《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熟知世界各国著名离奇案例,了解各种变态杀人狂。恕我直言,马杀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所以我敢肯定,斗哥,你说的绝不可能对!”
“既然你是第一次听说,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好了。”李八斗说着,大步走出了屋子。
“见识什么?”包古跟在后面问。
“让你见识马怎么杀人啊!”
“让我见识马怎么杀人?”包古顿时一脸夸张的嘲笑,“我看,斗哥你是被现场吓傻了吧,马会杀人?你要能让我见识到马杀人,我这刑警不干了,回家种田去!”
“我觉得包古你可能会被打脸。”魏大勇揶揄,“虽然我也不信马杀人,可单就才华来讲,斗哥比你还是高出一个珠穆朗玛峰。斗哥破案是真有一套的。”
“什么叫有一套?”李八斗当场训斥,“我李八斗破案,还用怀疑吗?从来都是我即真相、真相即我,不会有错的!”
“我不管。”包古说,“你说破大天,我也只相信证据。你拿出证据证明是马杀了人,我就服你。”
“很好,那我就让你服!”
说完,李八斗到外面的花园看了一圈,然后走向靠左侧的一处花丛。花丛里面躺着一只死掉的花斑格力犬,格力犬鼻子的位置流了一摊血。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