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凶马:谋后之谋-电子书下载

简介

地产大鳄夏东海一家被杀死在自己别墅里,凶手竟然是一匹诡异的马。技侦专家和动物学家都无法解释马怎么会主动上门杀人。 无案不破的天才刑警李八斗,携手美女法医,于盘根错节之中抽丝剥茧,杀猪匠阎老三、白山大富豪黎东南、煤炭大亨吴国晋、黄金大王曹连城,高利贷大哥赵飞虎等看似毫不相干的人相继进入视线,案情看似有了些眉目。然而,这些人却又相继离奇遇害。 屡屡被误导的李八斗渐渐地发现了所谓“马”杀人的秘密所在,可那秘密,却不仅仅是几桩刑事案件那么简单。它是一股强大的漩涡,把所有人深深地吸了进去……

作者介绍

磨剑少爷,当选“第二届湖南省十大网络作家”。 出版有《战龙》《山城兄弟》《刀锋1927》《生死反击》《特种王牌》《西游1-3》《假面人》等作品。

部分摘录:
第1章 凶马疑踪 别墅里,吴国晋老婆进屋就问:“警察来干什么,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吴敢的事,他们来了解下情况而已。”吴国晋说。
“吴敢的事?”吴妻不信,“他不是已经被拘留了吗,还要了解什么情况?”
“被拘留了只是这次的事,他的事多着呢。”吴国晋颇不耐烦地说,“行了,别问那么多了,我心里有数。”
吴妻不敢多话,自到一边去了。吴国晋点燃一根烟,猛抽起来。缭绕的烟雾里,他一时坐下、一时站起,就像母鸡下蛋找不到窝一样焦灼。
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正全神贯注想着事情的他,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上前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又看了眼卧室,当即挂掉电话,走出屋子。一直来到别墅花园的边上,没人听得见了,他才给对方拨了回去。
“小乖乖,怎么了?”吴国晋的声音格外温柔。
“怎么了,还能怎么?”那边传来一个嗲嗲的女人声音,“这大晚上的,当然是想你了呗。”
“真的吗?”吴国晋半开玩笑地怀疑。
“不信算了,我自己睡了。”女人说着就要挂电话的样子。
“信信信。”吴国晋赶紧说,“你说什么我都信,就算母猪上树了,全世界都靠不住了,我也信你。要不信你,我也就不会认你做干女儿了不是?”
“那就快点来,不然一会儿我困了,又没兴趣了。”
“行行行,我马上过来。”吴国晋说着挂掉电话,看着电话冷笑一声。
“妈的,骚货,什么想我,我看是想我的钱了吧!不过,那又能怎么样呢?像我这样的老男人,还能指望哪个女的真心喜欢我呢?我有钱,你跟我玩,各取所需就行了。”
吴国晋自言自语地回了屋,对卧室里的吴妻说了声“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就开始换衣服。
“这么晚了还出去干什么?”吴妻颇有怀疑。
“应酬啊,还干什么?”吴国晋没好气地说。
吴妻又不吭声了,吴国晋很快换好衣服,开着他那辆大奔出了门。但他没有发现,当他的车子驶离别墅几十米后,一辆黑色本田轿车悄然跟在了后面。
李八斗和姜初雪正在一家沙县小吃边吃东西边聊些有的没的。即便如此,也没影响李八斗吃饭的速度。同样的套餐,他都吃光了,姜初雪才吃了一小半。然后,他丢下一句“我出去透透气”,就来到了店外的马路边。
马路上有好几辆车子在等红绿灯,李八斗的目光在一辆大奔的车身上流转。注意到车牌尾号是三个“8”的瞬间,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大奔纵然有很多,但车尾号是三个“8”的大奔,他记得自己刚才在吴国晋的别墅见过。
李八斗转身回到店里对姜初雪说:“你慢慢吃,吃完结下账,我先走了。”
姜初雪有些不明所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没法解释,到时候再跟你说。”李八斗边说边向外走。
“我跟你一起吧。”
姜初雪从身上摸出五十块钱,往桌子上一丢,跟着李八斗出去了。两人坐到警车上时,吴国晋的车已经离开了,但李八斗还是加快大车速往前面追,默默祈祷着能够追上。
“到底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姜初雪一头雾水。
“我看见吴国晋的车了。”
“看见吴国晋的车怎么了?”姜初雪不解,“你不是说没有证据就没法抓他吗?”
“你傻啊,你也不想想,我们去他家的时候,他都穿着睡衣准备睡觉了,我们前脚才走,他后脚就开车出门。这么突然,会没点什么问题吗?”
“这么一说,他的行为确实有点可疑。”
李八斗不断加快车速,一辆辆车从眼前掠过,却没有见到吴国晋的座驾。很快,车子到了一个路口,可以选择前行,也可以选择左转。李八斗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只好左转靠边停车。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冷笑,让他帮忙联系路面监控中心调一下监控,查一下尾号是三个“8”的大奔的走向。
吴国晋这边已经到达了目的地。他将车停在一处看起来挺偏僻的街边,然后走进了一条灯光昏黄的小巷。
那辆跟在后面的本田车也找好地方停下了。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年轻人,从副驾驶座上拿起一顶帽子戴上,压低帽檐,又从车子的工具箱里拿出一双白色手套,以及一把指甲刀大小的刀子,放进了裤兜里。然后,他慢悠悠地下了车,装作若无其事地向四处张望了下,跟着往小巷那边走去。
吴国晋走到一幢五层的楼房前,折身进了楼道。这一带属于旧城区,都是些老房子,最高的也就七八层,没有电梯。
吴国晋爬楼梯来到三楼,在左侧的房门前站住。他将头靠近门,听了下里边的动静。没听到什么声音,他笑了下,想象着那个尤物已经洗好澡躺在床上等他,便迫不及待地从裤兜里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屋里一片漆黑,吴国晋却不以为意,因为他觉得那个女的肯定在卧室里。他反手将门关上,往卧室走去。
客厅的灯光突然亮起,吴国晋吓了一跳,再随意地往屋里一看,魂都差点吓没了。
客厅里竟然立着一匹马!一匹骨架高大、全身毛色如血的马!
马正一动不动地看着他,眼睛充血般地红,如同烈烈燃烧的火焰,在这样的晚上、这样的地方,显得尤为诡异。
吴国晋的目光落到了马旁边的地面上,那个让他魂不守舍的美人儿,披头散发地倒在触目惊心的血泊里。他想看一下她的脸,可已经辨认不出来了。那张脸像是烂掉的柿子一样,全都是血,整个头成了一摊烂泥。
“鬼啊!”吴国晋吓得大叫一声,转身就往门外跑。
然而,伸出的手还没来得及抓到门把手,他就感觉被什么东西击中了膝弯。他的腿一软,整个人就栽倒了下去。
另一边,在冷笑的指挥下,李八斗终于追了上来,看见了停在路边的那辆大奔。
“这里是很旧的城区了,吴国晋这么晚到这里来,肯定有问题。我们分头在附近找一找。你自己小心点,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李八斗边叮嘱姜初雪,边往侧边的一处巷子里走去。突然,他不由得全身一震。他竟然看见了一匹马!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又赶紧定了定神。
确实没错,那巷子里确实有一匹马。虽然光线太暗,看不清马的毛色,但那双如同火焰般燃烧的眼睛格外醒目。他对那双眼睛再熟悉不过,那是他在监控画面中反复看过的、在吃饭走路时经常想起的,甚至睡觉都会梦到的一双眼睛!
那马原本往巷子这边缓缓行来,不过见到往巷子里走来的李八斗,突然就停住了脚步,与李八斗两目相望地对峙着。
“凶马!”
陡然间,李八斗的心一阵狂跳,激动得大喊出声,当即拔腿冲了过去。
凶马见李八斗往这边奔来,似乎略微迟疑了下,随即迅速转身,扬蹄夺路狂奔!
踏破铁鞋无觅处,今天既然狭路相逢,就绝不能让它跑掉。李八斗拿出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追往小巷深处。
然而,马蹄声渐远。人的奔跑速度跟马比起来,完全没法相提并论。凶马跑到巷子转角,一折身便消失不见了。
李八斗追到巷子转角,却不见凶马的影子,但他还是追了上去。追踪的过程中,隐约能听到马蹄声响。
这条巷子的尽头有三条分岔路,李八斗无法确定凶马的逃跑路线。他站在原地,侧起耳朵,想听一听马蹄声的源头,可马蹄声完全消失了。他看了看地面,想找些痕迹,结果亦是徒劳。
巷子里只有从远处照过来的灯光,恰能视物,没法看清细节。而且,地面是石板,很难留下肉眼可辨的马蹄印。
脑子急转之间,李八斗拿出电话,直接打给了刑警大队队长王三强,说在大湾区发现了凶马的疑踪,请他立马部署警力搜寻凶马。随后他又打给冷笑,让他和路面监控中心联系,通过附近的监控追查凶马的逃向!
路面监控中心迅速查看大湾城区多条要道的监控。十五分钟后,他们发现一匹血红色的马在十分钟前经过了杨槐路。
李八斗接到消息后,当即从巷子折回,半途遇见了气喘吁吁的姜初雪。姜初雪说她也看见凶马了,但是没追上。
“我知道,凶马从杨槐路出城了,赶紧的。”李八斗说着,急跑回警车,开着车往杨槐路追去。
李八斗左手扶着方向盘,右手从衣兜里掏出手机,递给姜初雪:“你用我的手机打给王队,让武警着重搜捕杨槐路出口那边,我们沿着主路追下去;另外让武警人员多注意沿途的小路和山路,再派人在石笋镇入口及野鸡山附近蹲守,凶马有可能会回石笋镇。”
姜初雪当即接过手机,拨通了王三强的电话,跟他复述了一遍李八斗的话。李八斗将车速提到最快,一直沿着杨槐路追下去。
曾经,杨槐路是石笋镇通往白山县城的唯一交通要道,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后来石笋镇开发,为了出行方便,打通了石笋镇与白山县城之间的群山隧道,修建了高速。自此之后,从石笋镇到白山县城就只要二十几分钟了。也正因为如此,如今的杨槐路上鲜有车辆行驶了。
李八斗一口气追下几十里地,明亮的车灯照过一弯又一弯的山道,黑暗中的群山一片静寂,听不到半点马蹄声响。
“看来,它的确是从山道上走了。”李八斗终于决定放弃追踪。
“凶马为什么出现在那里,难道又作案了?”姜初雪说。
“很有可能。”李八斗说,“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可就头疼了。夏东海的案子还没破,它又犯案,我们怎么向社会交代。”
“希望它是刚出来打算作案就被我们遇到了,什么都还没发生吧。”
“但愿吧。”李八斗说着,将车掉头。
他在路上给王三强打了个电话,询问追捕情况。王三强说武警人员已往杨槐路出来的各条分岔小路、山路追击,目前还没有任何消息反馈回来。石笋镇的入口也安排了民警蹲守,不过也没有消息。
李八斗边开车边思索着,突然脑子一亮,想起什么来,当即加大油门,开上了县城往石笋镇的高速。
“我们这是去哪儿?”姜初雪问。
“朱家坪。”
“朱家坪?”姜初雪一脸茫然,“什么地方?”
“黎东南的马场。”
“你觉得—— 是黎东南的‘铁将军’?”
“是或不是,验证一下就知道了。”
“也是。如果我们这时候赶过去,‘铁将军’不在,那它极有可能就是凶马了。因为这一两百里的路程,车肯定比马要先到。”
“我们追了几十里路再折回来走高速,浪费了些时间,它也有可能比我们先到。没关系,如果‘铁将军’是凶马,它就算在我也能认出来。长途跋涉后,它的状态是一眼可辨的。”
“所以,凶马案到底是不是黎东南主谋的,我们很快就可以知道结果了?”
李八斗没有说话,他在想,是这样吗?
一个小时后,李八斗终于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黎东南的马场。除了车灯亮处,四周一片漆黑。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