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看不见的孩子-电子书下载

简介

探究美国儿童贫困的真相,一部美国贫困儿童的生存实录
美国有1300万儿童生活在贫困中,每6个儿童中就有1个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为什么30年来美国的社会福利政策没有帮助到最需要的人?
生产力降低、阶层固化、健康开支大增、打击犯罪成本上升,
美国正在为儿童贫困付出代价……
这是一个历来对贫困持偏见态度的国家。
贫困已经在美国的几乎每一个角落落地生根,贫困的孩子们被隔绝在正常的美国生活之外。他们在人生最初的阶段未被给予足够的帮助,无法过上正常的生活,也被剥夺了成长为可用之才而必须打下的基础。
美国不曾缺乏与儿童相关的社会福利项目,令人担忧的贫困率是多种政策失灵的结果,而这些失败又是美国人自己做出的选择。遗憾的是,美国当下真正缺乏的,是政治意愿。
通过追溯美国历史意识形态对贫困的忽视、美国长期以来对贫困的怀疑、根深蒂固且仍在持续的种族主义、反移民的态度、依赖资助流于表面的学术研究等原因,作者杰夫·马德里克提请大家注意美国官方对贫困人口数据的故意低估。
美国官方的贫困衡量标准是政府提供的最不负责任的统计数据之一。马德里克对美国所面临的最紧迫、最有害、最令人心碎的问题之一,美国儿童的普遍贫困,进行了根本而又不容忽视的考察。作者在本书中仔细研究了贫困儿童所遭受的伤害,并描述了这些儿童的实际生活。生活在贫困中,即使是暂时的,也不利于认知能力、情绪控制和儿童的整体健康发展。美国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是无法估量的。

作者介绍

杰夫·马德里克(Jeff Madrick),专栏作家。
常为《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撰稿,曾在《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开设经济学方面的专栏,也曾担任澳大利亚左翼工党的《挑战杂志》(Challenge Magazine)的编辑。
他是世纪基金会旗下“伯纳德·L. 施瓦茨重新发现政府行动”(Bernard L. Schwartz Rediscovering Government Initiative)的负责人。著有《富裕的终点》(The End of Affluence)、《政府与市场的博弈》(Age of Greed)、《七个坏主意》(Seven Bad Ideas)等书。他还是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的经济新闻记者和评论员。现居纽约。

部分摘录:
第一章 看不见的美国人【3】(1) 1962年,迈克尔·哈灵顿(Michael Harrington)发表著作《另一个美国》(The Other America),1书中所描述的贫困是如此极端以至于震撼了整个国家——当时的美国人本以为战后的繁荣早已解决了这些问题。哈灵顿在书中提出了有力的证据,证明至少仍有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处于贫困当中,这对于一个自诩已经踏入丰裕的国度自是当头棒喝。20世纪60年代,美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快速崛起。哈灵顿的书辅以经济的繁荣,唤醒了美国人的责任感和公德心。当时的总统林登·约翰逊一声令下,美国开始施行一系列慷慨的福利项目,2对象是贫困人群,其中包括儿童,也包括有色人群。虽然这次“向贫困宣战”确实存在很多不足,但仍要比后世那些嘲讽者们所号称的要成功得多。
时至今日,美国的儿童贫困率依照我的计算仍旧高达20%到25%,甚至有可能更高一些,可我们并没有采取任何应对,我们所做的甚至比不上50年前的约翰逊时代。我写这本书就是为了记录儿童贫困之祸,描述贫困如何在很多方面损害了儿童的利益、限制了他们的成长,【4】说明美国这个全球最富有的国度却有着所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儿童贫困率是一件多么不负责任的事,并提出究竟该采取哪些措施的建议。
按官方统计,美国有将近1 300万贫困儿童,3从比例上说差不多是五分之一。如果好好地统计,那么这个数字应该接近四分之一,如果能更加坦诚地推测一下,那么实际上贫困儿童的比例应该超过三分之一。在法国和德国,尽管他们对于贫困的定义更为严苛,仍只有大约十分之一的儿童生活在贫困中;4在北欧国家,贫困儿童的比例是三十分之一。这些国家的儿童贫困率都低于美国,其原因并非繁荣的经济使得穷人整体减少了,而是因为与美国相比,这些国家的社会福利政策更加慷慨与有效地直接援助到了贫困人群。
美国的贫困儿童却仍旧在物质缺乏和服务缺失的生活中挣扎,有些甚至连最基本的住房和医疗保险也没有。他们所遭受的物质匮乏的程度,或者数据分析专家口中的苦难,远比政府报告中的贫困率要高。有些数据分析专家认为儿童贫困率的降低是因为他们的父母在政府进行统计时会忘记或者不实打实地报告自己通过福利项目获得的收入。也有人提到,很多人会少报自己实际挣得的收入。尽管有这些漏报、少报的现象,美国的贫困率仍旧差不多要高过所有其他富裕国家。不仅如此,根据最新的研究结果,5远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儿童生活在物质水平严重匮乏的家庭之中:要么是缺乏足够的食物,要么是负担不起对他们而言太过昂贵的医疗保险,要么是住房非常拥挤,各种问题不一而足。
这些孩子完全了解自己家生计之窘迫,他们不仅挣扎于贫乏之中,更生活在羞耻之中,【5】认为自己无论怎样都不会被社会所接受。他们也看电视,从中窥探别人如何生活;尽管去不起电影院,他们也能看到电影的广告;虽然买不起,他们也会看情节复杂的漫画书。在很小的年纪,他们就被迫以悲观的态度看待人生,而悲观主义会让人从精神上变得软弱。穷人家也会给孩子买昂贵的最新款运动鞋、苹果手机,中产阶级美国人对此嗤之以鼻。他们不知道的是,穷孩子们要求父母给他们置办这些“奢侈品”并不是为了显摆,更多的是为了能够在群体中有归属感,而穷孩子们这种深层次的需求往往被剥夺。
我认为贫困儿童的需求还有很多,其中最为急迫的就是现金。
儿童贫困的艰辛与危害往往不被重视。鉴于造成的影响更为长期,相比其他人群,降低儿童群体的贫困率更为重要。有确凿的证据明确告诉我们,6相比中等收入家庭的儿童,贫困对穷孩子们造成的伤害更为持久。他们的认知能力严重降低,情绪更不稳定,健康状况也因为各种不良影响受到损害。贫困儿童往往遭受身体和精神两方面的痛苦。7相比其他富裕国家,美国的婴儿死亡率是较高的。8经过对于种族和父母受教育水平的校正,这些研究已经单列出了低收入造成的影响。
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几乎都没有在初选或者拉票活动中提及过儿童贫困问题。一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这时才刚刚开始制定面向收入低于中位数(即低于所有就职人员平均工资中位数)人群的福利政策。【6】但考虑到一代人的工资薪金几乎一直在原地踏步,这些福利政策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贫困会对儿童造成持续性的伤害,长期影响包括这些儿童长大成人之后的生产力、医疗费用和犯罪成本。一项最近的数据分析结果使人震惊: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由于受到儿童贫困的影响而比原本能够达到的水平低了整整一万亿美元,9相当于降低了超过五个百分点。尽管让我觉得骇人听闻,很多数据分析专家认为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合理的。造成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在于劳动生产率的降低、更高的医疗费用以及包括监禁成本在内的打击犯罪的开销。儿童贫困其实影响到了我们所有人。
过去40年间,美国的社会福利政策都强调父母必须工作、必须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些并非减少贫困的最佳方式。相反,我会支持越来越多的学者站在不同的立场看待此问题:美国应该向所有有孩子的家庭无条件地分发充裕的现金补助。反正对于原本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而言,这笔收入的大部分都会再次因为缴纳个人所得税而被征收掉。
为什么不仅仅给贫困家庭提供补助呢?美国最为成功的社会福利项目,包括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都是针对全部民众的。住房抵押贷款的利息可以抵税,这也是所有房主都能够享受的福利。此外,美国的小学、中学教育对于所有学生都是免费的。这些面向全民的福利项目获得了长期且广泛的政治支持。正是这些项目铸就了美国的伟大。全民福利也可以覆盖到那些按照官方统计方式被定义为“近贫”的人群10——我之后会解释为什么这些孩子其实真的就生活在贫困之中。【7】
美国忽视贫困,从历史意识形态的角度说,其原因在于美国人长久以来对于贫穷所抱持的怀疑态度,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情绪和反对移民的姿态,还有对于福利依赖的粗浅研究。我想要特别提请大家注意的是,政府还刻意对贫困人群的数量轻描淡写。美国的官方贫困测度是我们政府最不负责任的统计方式之一。我将详细分析贫困对儿童造成的危害,并描述这些孩子实际在过着怎样的生活。
金钱事关紧要 贫困儿童和他们的家长有太多的需求,其中对现金的需求是最为紧要的。覆盖过去20年的好几项研究11已经使得最有影响力的学者们达成了一致的意见:家长们若是能够获得现金收入,那么孩子的状况将会大大得到改善。这一研究结论有一部分是建立在实验的基础上的12:类似于联邦社会福利项目的补助金增加了这样的理由,让一部分贫困人群突然能够得到更多的现金。研究显示,这些家庭的孩子们在学校表现更好,完成高中学业的可能性更大,情感更加稳定,身体更加健康,成人之后挣得的工资更高,陷入牢狱之灾的可能性降低,而且寿命更长。较为激进的历史社会学家早在一个多世纪之前就开始对现金形式的福利补助进行研究,13调查研究对象直至他们过世,并且已经确切地发现收入更多的人往往活得更久。【8】让家庭能够无条件地支配现金补助已经成为欧洲和加拿大采纳的建设性做法。14家长们大体上都把钱花在满足孩子们的需求上,而无条件的现金补助能够减轻贫困烙下的印记,同时也能消除政府官僚以及整个社会对待贫困人群时那种屈尊俯就、高人一等的姿态。
在美国,政府没能为穷人提供充足的房源,没能让孩子们进入靠得住的幼托机构,没有足够的食品补助,公立教育的质量也是参差不齐的——这一切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这些缺失是经过大量分析得出的,也已经吸引了很多机构的关注和政府的资金支持,但是想要矫正这些缺失,我们的步子太慢了,而且目前的措施远不足以满足这些需求。
贫困对儿童造成的危害太过严重和持久,我们已经等不起了,而且其实现金补助立即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当租一间过得去的房子每月需要大概600—700美元的时候,为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提供每个孩子每月300—400美元的补助就能马上提升整个家庭的生活水准。额外的这些现金补助将大幅增加这个家庭花在吃和穿上的开支,也可能使得职场妈妈终于有能力将孩子送去靠得住的托儿所。有些学者认为,只要联邦政府每年拨出大约900亿到1 100亿美元分发给这样的家庭,那么美国的贫困率将会立即下降到原先的一半。15
为什么现有的社会福利政策并不足以应对需求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包括福利制度改革、覆盖更大人群的“劳动所得税扣抵制”(Earned Income Tax Credit,【9】简称EITC)等新社会福利举措的主要目的都是让有孩子的家长出去工作。他们能够获得多少福利补助取决于他们自身能够挣到多少钱。这种扶贫政策反映出的态度背后是美国人在“谁才是真正应该帮助的穷人”这个问题上已逾百年的辩论。美国的领导人们得出的结论显然是只有那些工作的人才值得政府帮助。即使食品券也附带工作需求。16福利制度确实变了,但贫困率仍高企不下。
税收抵免,顾名思义就是减少应缴的税款,这一福利制度效率低下,而且相比真正非常穷困的美国人,偏向让那些穷人中挣得比较多的群体受益。诚然,贫困率从1990年代开始确有下降,但下降率并没有达到一些激进的变革倡导者们所主张的预期,本书在之后还会更加详细地讨论这个问题。税收抵免本身并不会为美国创造出大家急需的工作或者机遇。研究发现,税收抵免还“从整体上拉低了劳动力市场中技术要求不高的工种能够获得的酬劳。降薪还会减少其他劳动力的收入和工作机会”。17无论左右党派都看不上直接给予现金补助这种做法,认为这是一种浪费,会让人甘于懒惰和钻空子。但我们现如今的社会福利政策是有缺陷的。美国新的社会福利体制随随便便地就将最底层的穷人弃之不理了,其中包括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儿童。数量庞大的贫困儿童酿成了道德的悲剧,也是对于珍贵资源的严重浪费。
无所不在的穷人 如果你也是美国人,那么你的身边就有被贫困无情吞没的家庭。原本较为富裕的地区,比如纽约的拿骚县、萨福克县,如今也有越来越多的家庭陷于贫穷。18【10】即便在硅谷的圣克拉拉县这样的新贵区域,贫困率也已经接近国家平均值了(12.3%)。19从全国来看,深南地区和致力于农业的西南地区有着数量最多的贫困县。20南加利福尼亚州的内陆帝国都会区、阿巴拉契亚地区、华盛顿特区,处处都有贫困的阴影。那些住在祖辈传下来的城堡里、住在芝加哥和纽约最显赫地段的富人们也知道,只要走出几个街区,甚至只要几公里路就是另一个世界——当然他们可能根本不会去想吧。相比20世纪90年代,近年来贫困发生的密集度更高了。政策学者保罗·亚尔戈斯基(Paul Jargowsky)记录道:“现今在普查时发现贫困情况严重的地区数量更多了,已经超过以往任何时候的记录。”21
相比成人,更高比例的儿童陷于贫困。根据目前官方的统计数据,儿童贫困率是17.5%,而成人的贫困率是12.3%。22联邦政府后来又创制了另一种更新的数据统计方式,23叫作“补充性贫困测度”(Supplemental Poverty Measure,简称SPM),但这种方法也有缺陷,而且我认为这种测度方式仍旧低估了美国的儿童贫困率。通过SPM统计得出的儿童贫困率是15.6%,成人的贫困率比原先方式统计得出的要低超过两个百分点。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