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诠释人性-电子书下载

简介

本书致力于用通俗易懂的科学去解读人类。作者利用自己独特的专业知识以及很熟悉的科学语言,在本书中指出了生而为人究竟是什么样的。通过一系列科学原理,她在书中探讨了一个人的日常行为和活动,包括:如何做决策,如何避免冲突,如何避免随波逐流,如何达成目标,如何从错误中学习,如何培养同理心,如何建立人际关系,如何遵从、顺应社会习俗等,帮助读者从科学的视角理解自己和他人。

作者介绍

卡米拉·庞(Camilla Pang)
伦敦大学学院生物化学博士,从事转化生物信息学研究的博士后科学家。8岁时,卡米拉被诊断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ASD), 26岁时被诊断患有多动症(ADHD),而焦虑也一直伴随着她。她很难理解周围的世界,这对她的生活、学习和工作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但她用自己最擅长的科学知识点亮了自己的生活。她带着理解人性的热情,致力于用自然科学帮助人们理解自身的决策和行为、关系和冲突等难题。她将自己探索世界的视角,记录成书《诠释人性》,本书荣获2020年第33届英国皇家科学图书大奖。

部分摘录:
决策:盒子与树 在制定决策时,我们所面临的选择与上文所说的情况相似。我们可以设置任意数量的可能结果,并从中进行选择,自上而下地解决问题,从需要的结果开始,就像监督算法一样,例如,企业根据求职者是否具备某些资格和最低限度的经验来判断是否录用他们。我们也可以自下而上地解决问题,从证据、细节着手,让结论有条不紊地浮现出来,即采用无监督的方法。以招聘为例,我们可以发现,雇主会根据每个人的优点来考虑候选者,他们会查看所有可用的证据,比如一个人的个性、有用的技能、工作热情、兴趣与决心,而不是根据一些狭隘的、预先设定好的标准来做决定。这种自下而上的方法是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的第一选择,因为我们擅长将精心挑选的细节结合在一起,得出结论。事实上,我们需要这样做,我们需要查看所有的信息与选项,才能得出结论。
我认为这些方法类似于制造一个盒子(监督决策)或种一棵树(无监督决策)。
在盒子里思考
思维定式就像盒子一样,是一种让人安心的选择。这些盒子把现有的证据与备选方案收集起来,形成清晰的图景,让你可以看到所有方面,所有的选择都是显而易见的。你可以制造盒子,把它们堆起来,然后站在上面。盒子是连贯一致、符合逻辑的。这是一种条理分明的思维方式:你知道你的选择是什么。
相比之下,树的生长是有机的,有时甚至是失控的。树木有许多枝丫,树枝上长着一簇簇树叶,而树叶自身又隐藏着复杂性。一棵树可以把我们带往无数个方向,其中许多方向最终会通往决策的死胡同或复杂的迷宫。
那么,哪种方式更好呢?盒子还是树?事实上,两者都是我们需要的,但大多数人都被困在了盒子里,甚至从没爬上过决策之树的第一根枝条。我以前就是这样的,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盒型思考者。在面对无数我不知道、无法理解的事情时,我会紧紧抓住我能获取的每一条信息。在学校的时候,每天上午10:48时烤面包的香味四溢,三两成群的女生在一起闲聊,而此时我会埋首于我的娱乐——电脑游戏与科学读物。
在寄宿学校的时候,我每天晚上都会从科学和数学书籍中选择性地阅读和摘抄一些文字,以此来享受我的独处时光,它们对我来说,是可靠的世界说明书。一遍又一遍地阅读和摘抄不同的科学书籍,我得到了极大的快乐与解脱,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最终我只是想要理解摆在眼前的现实。这种逻辑于我而言是可控的,正确的饮食方式、正确的交谈方式、在不同教室之间来去的正确方式——我读到的东西帮助我建立了自己的原则。我陷入了一种窠臼,总是了解自己喜欢的东西,喜欢自己了解的东西——为自己灌输了一大堆“应该”,因为它们让我觉得安全可靠。
如果我不坐着看书,我就在观察:在坐车时记住看见的车牌号,或者在吃饭时琢磨人们指甲的形状。作为学校里一个不合群的人,我经常会用我现在所知的“分类”来理解进入我世界的新人。他们会如何融入这个让我捉摸不透的、由不成文的社会规则与行为所组成的世界?他们属于哪些群体?我应该把他们放在哪个盒子里?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甚至坚持睡在一个纸箱里,日夜享受着被安全包裹的感觉(我的妈妈会从纸箱旁边剪开的小洞里把饼干递给我)。
作为一个盒型思考者,我想知道关于这个世界与我身边的人的一切,我安慰自己说,我积累的数据越多,我就越能做出更好的决策。但我没有有效的机制来加工这些信息,所以我得到的只是越来越多的盒子,盒子里装满了没用的东西,就像囤积者舍不得扔掉的垃圾。在这个过程中,我几乎变得不知所措、寸步难行,有时我几乎无法起床,因为我在睡觉时太过纠结于我应该让身体保持怎样的角度。我脑子里堆积的无关信息越多,我就越没有方向、越疲惫,因为我脑子里的每个盒子看上去都是一样的。
我的大脑会完全按照字面意思来解读信息与指示。有一次,我在厨房帮妈妈干活,她让我出去买些食材,“你能帮我买5个苹果吗?如果他们有鸡蛋,就买一打”。你可以想象,当我带着12个苹果回来的时候,她有多恼怒(那家商店的确有鸡蛋)。作为一个盒型思考者,这种指示的字面意思会限制我,让我无法摆脱,时至今日我有时依然为此挣扎:在不久之前,我依然相信人们真的可以进入“生活的大学”去学习。
分类是一种强大的工具,有助于直接决策,例如穿什么衣服或看什么电影,但它严重限制了我们对信息的加工与解释能力,以及利用过去的证据预测未来,从而做出更复杂的决策的能力。
我们试图为生活分类,在盒子里思考。这让我们抛弃了太多其他途径,限制了结果的可能性。我们只知道一条上班的路,只会做几道菜,只去同样的几个地方。盒型思维将我们的视野限制在已知的事情与已收集的生活数据上。这种思维方式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空间去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无法把我们从先前的观念中解脱出来,也不能让我们尝试新的、不熟悉的事物。这就好比每次去健身房都做同样的运动,随着时间的推移,你的身体会逐渐适应,锻炼的效果也会越来越差。为了实现目标,你必须不断挑战自己,摆脱那些束缚你的盒子,你在这些条条框框里待得越久,就越难以挣脱。
盒型思维还鼓励我们把自己做出的每个决策都看作“对的”或“错的”,并据此为它们贴上标签,就像算法区分仓鼠和老鼠一样。这样一来,我们做事就不再留有余地,不再考虑事物之间的细微差别、灰色地带,或者那些我们从未考虑过、发现过的事情,那些可能是我们真正喜欢或擅长的事情。作为盒型思考者,我们倾向于根据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以及擅长什么来为自己分类。我们越是接受这种分类,就越不愿意去探索这种分类的边界,越不愿意接受挑战。
这种分类从根本上讲是不科学的,因为它让结论主导现有的数据,而事实本该与此相反。除非你真的相信,你在考察所有证据之前就知晓了生活中所有问题的答案,否则,盒型思维会限制你做出正确的决策。拥有明确选择的感觉很好,但这可能是一种虚假的安慰。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跳出我们常用来决策的盒子,跳出思维定式,向无监督算法学习(或者,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回到童年,爬一爬树)。
你可能会感到惊讶,因为我推荐的是一种混乱的、非结构化的方法,而不是看似简洁、合乎逻辑的方法。科学家的思维方式不是会自然地倾向于后者吗?然而事实恰恰相反。尽管树木的枝条丛生,但从本质上讲,树木比棱角分明的盒子更真实地反映了我们的生活。虽然盒型思维可以满足我的自闭症对加工与存储信息的需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聚类的方法更有利于我了解身边的世界,并在其中找寻方向。
我们所有人都在矛盾、不可预测性与随机性中艰难跋涉,而这些正是生活的真实所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做出的选择往往不是二元的,我们必须考虑的证据也不会整整齐齐地罗列在一起。界限分明的盒子是一种让人心安的错觉,因为没有什么事情是如此简单、明确的。盒型思维是静态的、不灵活的,而我们的生活是动态的、不断变化的。相比之下,树木就像我们一样,在不断地演进。盒子只有少数的几个边,而树木有许多枝条,能够让我们设想更多不同的结果,反映出所有人选择的多样性。
至关重要的是,树型思维能很好地支持我们的决策,因为它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