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群星-电子书下载

简介

五年前,FAST 收到神秘信号,揭开宇宙真相的一角。
五年后,德国格拉苏蒂镇全镇蒸发,一点辐射都没留下。
如 今,十九国峰会即将在成都召开,但天府之国却面临一场灭顶之灾。
为保护一千多万市民,国安局两名干探临危受命,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二十四小时反恐行动!
然而,他们的对手行踪诡异,举止另类,所作所为完全不像恐怖分子。
就在两人接近真相之时,人类文明来到了命运的岔路口……

作者介绍

七月,四川话非常不灵光的四川人,科幻圈最老的新作者。尚未成年便发表作品,大学毕业后投身游戏业,十年未再动笔。此间,开过几家公司,辗转华东、华南、华北,绕中国一圈后终于重回成都定居,并以创作为生。目前,已出版两本科幻作品集、长篇奇幻小说《赋名师》。《群星》是“二次出道”后创作的第一部作品。

部分摘录:
1、古玩商
四川的早春惯常是细雨绵绵,这才三月出头,盆地里已满是温润的气息。树上嫩叶薄黄,浸在清晨乳白的雾色中。
从成都往南不到五十公里,就到了一个叫江口的小镇。这镇小得很,只有一条两三公里长的街,街镇也是一路破败,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以后就再没修葺过。满街都是近百年前建的木梁泥墙房子,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大约有一半都已经柱斜梁倾。
清晨八点出头,蜀地还尽是晨雾,公路上的车辆只得纷纷满打雾灯,小心翼翼地迟缓前行,远远看去,映成一串延绵的昏黄。江口镇两车道的狭窄路面上也堆了不少车辆,路面失修残破加上浓雾的缘故,一步一顿,一不小心就连片鸣笛响,司机的咒骂声不绝于耳。
这些车辆多是过路的,又以超载大车为主,都是为逃避干道的收费点才选了江口镇这么一条崎岖的村道。遇上浓雾湿滑的天气,大车都自带事故高发的危险属性,为数不多的小车被夹在当间,各自心惊。江口镇上巡逻的特勤也临时承担起交通疏导的责任来,大声在路边吆喝着,指挥车左右腾挪,免得出什么意外。
这时,前方拐弯处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当街的特勤老李听着心中就是一紧:想必是有车剐蹭上了。这两车道的路再堵上一条,交通可就堵死了。老李赶紧上前询问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一辆黑色小轿车停在路中,试图插入对向车流的缝隙,像是想从内侧的路边找地方开进去。对面的重型卡车本来就一步一挪,卡车司机正是火大的时候,马上就把喇叭按得山响。小车并没理会他,司机自然也不敢真撞上去,就摇下车窗,操着四川话粗野地怒骂:“瓜娃子女司机,挤铲铲挤,不怕撞死你娃!” 
被骂的女司机倒是没有回嘴,只是继续往里面挪动,卡车的喇叭就按得更响了。老李让卡车收声,上前问了两句,才知道女司机是要在镇上停留。这老旧村道临街都是老木房,哪有临时停车的位置?老李赶忙指挥小轿车向前,在一个土坡停下,这才使交通得以恢复。
车在坡上停稳,女司机刚刚推开车门,脚还没着地,就向老李连声道谢:“实在是不好意思啦,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堵呢。”声音略带一丝吴越口音,老李虽过了那个岁数,还是绵软得让他一颤。车上下来的姑娘在二十五岁上下,一袭修身黑短裙,衬得一米七的身高格外挺拔,初春寒意也没妨碍她衣衫单薄,现出玲珑的曲线来。
老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不由得起了疑心。这姑娘显然不是本地人,这美目婉转的模样加上明显贵得咬人的衣着,正常情况下,怎么会来这么个破败荒芜、连像样的路都没有的小镇?
怕是跟老李这群特勤长期驻守小镇的事情撇不开关系吧?
要说江口这个地方,虽然小,历史却很久远。此处地属四川眉山市彭山县。彭山,据传是彭祖的封地,据先秦起大量典籍所载,彭祖,姓篯名铿,帝颛顼之玄孙陆终之第三子,寿八百岁。既然彭祖长寿八百岁,自然也就被冠为中国五千年福寿之尊。
虽然彭祖之说不可当信史来看,但小镇江口却另有乾坤。长江岷江段的两大支流府河与南河在这里相会——小镇也因此得名。而在交汇之处的河堤岸上,有一整片悬棺。悬棺崖墓开凿于东汉,共有墓室七十九处,开凿之法不明。早在新中国成立前,江口崖墓就被中外考古学家大书特书。1972年的时候更是在这里发现了汉代五铢摇钱树。这五铢摇钱树,被定为我国文物等级最高的一级甲等,象征着汉代工艺的巅峰,也被写进中国义务教育的历史课本里。按照常理,这古镇早该游客接踵摩肩,但可能是地方政府运作能力太差,附近的黄龙古镇老早就成了闻名的4A级景区,而江口却不为人知。
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年,已经错过第一次旅游开发机遇的小镇又另起风波。2016年,国家文物局破获“2014.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涉案价值超过三亿的近百件文物,全部来自江口镇江面下。而这在古董贩子口中,还只是他们在江口镇所得之物的冰山一角。
这些文物与江口悬棺崖墓没有丝毫关系,却是明末流寇张献忠最后的遗产。传说张献忠兵败之时,搜刮的金银财宝无法运出川去,运宝船队不得不将财宝沉入江底,以图后事。为求有朝一日东山再起能有迹可循,张献忠在沉银处留下石龙石虎,以此标记财宝所在。从此,川中留下“石龙对石虎,黄金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的民谣。
文物盗掘案破获之后,江口小镇上那些蒙在鼓里的镇民才把这民谣跟见熟的石龙石虎重新联系起来。镇上一时喧嚣,不少人这才恍然大悟,为何挖沙船常年停在江中,却甚少见贩沙。一时间,镇上居民都等着旅游建设拆迁,做饱了一夜暴富、日日麻将、不事生产的美梦。
应了“人作孽,不可为”的古话,本来政府已经敲定拆建翻修古镇,做文化旅游,但梦饱了的镇民得知消息之后,个个狮子大开口起来,几年下来,竟然没有两家谈妥拆迁。
一怒之下,政府将遗址博物馆迁到了临镇,理由则是发掘现场的遗址身处长江河道,不便就地保存,江口转眼又变回了被遗忘的旧街。如今,整个成都旅游经济完全绕它而过,镇民后悔之余,发现手上的房子竟一钱不值,古镇很快就更破败了。
这已经是多年前的事情,如今这古镇小街沿河已经无人居住,只剩失修的泥墙木屋。但河岸之下还围着几公里长的河滩,正是张献忠沉银遗址的考古挖掘保护区。镇上制服井然的特勤便是为看守考古现场,防止沉于河床沙下的宝藏再被盗掘。
老街没了人住,平时自然也就不太会有访客。前些年,往彭祖山的地方悄悄住下了些成都的古董商,说是彭祖山山灵气清,这些人在“2014.5.1”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的时候却是抓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没有实锤,基本也都搬了出去,只剩下有数的几个被文物部门高度监控着。
这南方口音的俏丽女子虽然年轻,也不像常见的文物贩子,但这些年随着盗墓影视和文物收藏热度的回升,古玩这行也越来越年轻了。“麻烦出示一下证件。”特勤老李伸手拦住她。
话音一出,这姑娘稍稍一愣,调皮地吐了下舌头,一边从提包内里的口袋掏钱夹,一边说:“我是来看亲戚的,干吗还要看证件?”
老李接过她递来的身份证一看,姑娘名叫“云杉”,身份证倒是四川的证,但证号却是“35”开头,说明出生地在福建。虽然如今走私文物的全国都有,但福建一脉接着几百年走私史不断,依然人才辈出。
“您福建的,在这儿的亲戚,是本地人?”老李问,“住上江口啊?”一边问,他一边虚指一下彭祖山。
这位叫云杉的赶忙应声答道:“是是,上江口。”她也指着山上,又解释道,“我老公这边的亲戚。”
上江口、下江口是江口镇沿江上下之分,府河南河相会之处为下江口,府河往上则为上江口。这叫法是本地乡名,不入籍册,而彭祖山本地人则称为仙女山。云杉指仙女山又称上江口,这分明就是胡说了。老李暗点腰间的通信器,呼叫支援,打算将此人带去派出所详细盘查。她就算不是倒卖文物的,也怕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这姑娘看起来虽然柔弱,但老李却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她身材长相足有九分往上,如今这样的人,很有可能改造过基因构架。老李这样的穷特勤,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但真要面对新人类,实打实不是对手——在格斗培训的时候有交过手,不用说力量,只谈肌肉协调能力和神经反应速度,他就根本连边都摸不到。
这姑娘单薄的衣服下看不出什么肌肉来,不像是练过的样子。但老李不太懂生物科技,新人类的身体能力对他来说如同魔法一般,自己高出对方一个头,却不敢开口叫她跟自己回去调查,只能翻来覆去看着手上的身份证,一边盘算怎么拖上两分钟,等来了支援一起应付这云杉。证件上,这姑娘刚刚二十三岁。
这时候,耳机里突然传来分队长熟悉的声音:“老李,你是不是拦了一个叫云杉的女的?放她过去。”
老李略微一愣。他也是跟过几个大案的人,知道这话里的意思。老李把身份证还给云杉,又打量了她两眼,带着半真半假的语气说道:“以后开车到这种乡下地方,少看导航,你看这路堵得……”
云杉赶忙点头,收回证件,提好提包,迎着雾气朝山上走去。老李见她走远,这才狠狠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头泄愤。 
自己果然是被排除到了队伍的外围,连有行动都没人通知自己一声,参与行动更他娘的无从谈起。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