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熟经济:香帅财富报告3-电子书下载

简介

中国经济正在进入增速放缓、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的“熟经济”期——就像中年人一样,不仅要继续生长,还需要承担“上有老下有小”的责任。
外人看到风韵,自己感到焦虑,这就是“熟经济”期的特点。
通胀对我们的财富水平会有什么影响?
教培行业巨变后,学区房还有价值吗?
一碗面、一块点心、一杯咖啡,单店估值为何能到几个亿?
上半年买“茅资产”,下半年买“宁资产”,基金还有反转吗?
……
香帅从上千件热点事件里提炼了23个关键词,串联成经济发展的脉络,抽丝剥茧,为你呈现财富运行的规律。
●20年,与时俱进的财富伴随手册,带你抓住中国财富新变化
香帅承诺,会用20年时间,每年出一本书,见证、记录2020—2040年中国财富的变化趋势。这是20年项目的第三本。
●金融学是现代社会生存必备技能
尤其是,想要在金融变局中降低风险、减少损失的人,金融、基金、股市、新能源等行业的从业人员或准备入场的人,正准备转换赛道,寻找新行业新机会的高管、企业主、投资人,关注世界金融发展、想了解未来财富动向的人,这本书一定要拿下。
●这本金融学专著看得懂、用得上、有成效
香帅是为数不多的能把金融学写得让普通人也能看得懂的专业金融学者,帮助普通人更高效地找到自己在财富版图上的位置以及未来的上升通道。
●属于每一个中国普通家庭的财富指南
如何减小通胀对我们财富水平的影响、学区房还有没有价值、房价还会不会涨、基金业绩还会反转吗、未来3—5年的家庭投资该怎么做、……
这些困扰中国普通家庭的“日常性疼痛”,在书中都能找到解决的线索。

作者介绍

香帅
本名唐涯,著名金融学者,香帅数字金融工作室创始人。
曾任北京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资产定价、宏观金融、行为金融学和数字金融。
有多篇学术论文在国际国内核心学术期刊上发表,主持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课题研究。
《第一财经日报》广受欢迎的财经专栏作家,著有《金钱永不眠》《钱从哪里来》《香帅金融学讲义》《香帅财富报告:分化时代的财富选择》等畅销书。
“香帅的金融江湖”公众号创始人,得到“香帅的北大金融学课”主理人。

部分摘录:
第一章 风起青蘋之末 我看到那些岁月如何奔驰,挨过了冬季,便迎来了春天。
——[美]梭罗《瓦尔登湖》
从2020年迈向2021年的一周,全世界过得波澜不惊。
2020年12月28日,周一,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要“巩固和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推进乡村振兴”。
12月29日,周二,北京丽泽桥西面的金唐大厦,一家叫“漫猫咖啡”的小店里,有消费者用数字人民币钱包买了咖啡。几个小时之后,美国东部时间12月29日上午9点30分,拼多多股票开盘即涨,截至收盘,市值突破2000亿美元。由此,黄峥身家暴涨500亿元,超越马化腾,成为继农夫山泉钟睒睒和阿里马云之后的中国第三大富豪。5
两天后的12月31H,中国国药集团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上市,国家卫健委宣布将为全民免费提供新冠疫苗接种。同一天,山东省宣布全面放开城镇落户限制。
2021年1月1日,周五,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部以法典命名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正式实施。个人信息、数据、网络虚拟财产保护等内容被重点强调。同一天,英国正式脱欧,收回对金钱、边界、法律、贸易和捕鱼水域的控制权,并保证英国不受欧洲法院管辖。至此,一个悬浮了十多年的“大欧洲统一梦”成为泡影。
那是没有惊涛骇浪的一周。看上去,各种不大不小的新闻充满了温和的气息。当时可能没有人会意识到,脱贫攻坚、电商、中概股、数字货币、疫苗、个人信息安全……这些柔和的中性词背后,都酝酿着巨大的风浪——
在接下来的300天里,黄峥宣布彻底退出拼多多的管理决策层,拼多多市值一路下跌,直至腰斩;中概股和数字平台企业在中美监管之下开始寻找变革之路;往昔门庭若市、觥筹交错的乌镇大会悄无声息地开完;继互联网、医药、教培等行业一个个“躺倒”后,重庆小面、火锅、中式烘焙、咖啡,挨个获得夭量资金;国家三胎政策的放开,使就业、生育、养老,成为Z世代6真实的元宇宙。
海外逻辑同样混乱,马斯克继续在数字货币和数字资产游戏场上一呼百应,引来狂热的拥护和鲜明的反对;散户暴动抵抗机构,美国通胀一路高企,货币财政却仍持续鸽派作风,经济基本面和资本市场价格的脱轨成为新常态。
在与新冠肺炎疫情的对抗中,全世界都袒露出了几十年沉淀下来的伤口,亟待疗伤,但却不知道良药在哪里。大家都在摸索着转向,寻找新的规则——数字技术对现行货币信用体系和投融资规则的侵蚀及对峙;平台的头部效应与反垄断,平台治理和国家治理之间的合作与博弈;互联网创业企业家的路径选择;少子化、老龄化的人口危机;教育、医疗等民生赛道的逻辑重构;新冠病毒肆虐下的逆全球化、经济议题政治化、地缘局势的弦绷紧……每个词语都涉及数以亿计的家庭生计、数以万亿的行业财富,甚至一个国家、一代人的选择和命运。
暗流涌动下,潮水的方向在改变,但终局不会那么早出现。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蘋之末。”7
2021年中国财富创造与分配的故事,其实在前一年的冬天已经开启。
从“小甜甜”到“牛夫人”:社区团购惹争议 2020年12月1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社区团购”争议背后,是对互联网巨头科技创新的更多期待》的短评。如今回头看,这大约1100个字几乎就是2021年中国平台、产业、市场等各种政策的完美注释——
这段时间,互联网巨头企业相继投入大量资源入局生鲜社区团购,“社区团购”成为互联网行业及资本市场热议的话题。各大互联网巨头企业利用海量数据、先进算法和雄厚资本,研究如何拿下社区的生鲜团购。在购物、打车、外卖这些热点之后,卖菜几乎成了互联网的又一个风口。
下沉社区终端,将线上流量与线下供应链整合,加大优惠补贴力度,用价格优势换流量,用户下单就能等菜上门……在“鹭鹭腿上劈精肉”的生意上发力,或许又是一个互联网通过商业模式创新改变生活的精彩故事。但舆论场上也有许多不同声音,除了对于菜贩群体利益深刻改变的讨论夕卜,也有不少思考指向对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创新期待。前不久,一些互联网技术公司运用前沿技术破解科技难题,这深刻启示我们:互联网累积的数据和算法,除了流量变现,还有另一种打开方式,即促进科技创新。
今年以来,美国接连在芯片上制裁中国科技企业,攻克关键技术领域的“卡脖子”难题,成为举国上下的关切。互联网巨头拥有雄厚的财力、大量的数据资源、领先的数字技术,人们期待巨头们不仅能在商业模式上进行创新,更能承担起推进科技创新的责任。这不仅是为企业发展储蓄技术,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之所在。
事实上,从阿里巴巴的达摩院,到百度的无人驾驶汽车,中国的企业日益注重向科技创新进军。在当今时代以及更长远的未来,科技创新能力,掌握关键领域核心科技的能力,成为国家竞争和长远发展的关键要素。如果只顾着低头捡六便士,而不能抬头看月亮、展开赢得长远未来的科技创新,那么再大的流量、再多的数据也难以转变成硬核的科技成果,难以改变我们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的被动局面。
当然,互联网企业也有生存的压力,也需要获得投资回报,但科技创新并非要求企业不赚钱,而是把投资的存续期延长,不痴迷于急功近利、不热衷于短期变现,而能够在长周期视野下赢得技术变革带来的更大收益。中国14亿人口、4亿中等收入群体构成了超大规模消费市场,这不仅为商业模式创新提供了沃土,更为科技创新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超大规模市场,可以为科技创新产品提供广阔销路,从而摊薄科技创新的成本,如果我们的互联网巨头具有更多超越性追求,能够运用数字化技术探索未知、拓展人类知识疆土,再与超大规模市场结合,将会产生巨大的科技创新势能。依靠硬核科技,让企业站上价值链顶端,让国家竞争力、自主性更强,让人类的知识边界更大,不是更“香”吗?
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要把原始创新能力提升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努力实现更多“从0到1”的突破。掌握着海量数据、先进算法的互联网巨头,理应在科技创新上有更多担当、有更多追求、有更多作为。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未来的无限可能性,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
热闹了近20年的“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被改称为“鹭鹭腿上劈精肉”。回头看,这是中国平台商业史的楚河汉界:
2020年年中,舆论已经开始从讴歌“新四大发明”转向讨论“外卖小哥被困在系统里”,但官媒对“(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如此旗帜鲜明地表达负面意见,这是21世纪以来的首次。与之相对的,是基于流量和数据的科技创新被赞许为令人心潮澎湃的星辰大海。
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召开,首次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并将这一条确定为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八大重点任务之一;三个月后,这一条再次被写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而在此之前,官方在互联网相关产业(行业)方面的监管用词一贯是“包容审慎”。
一个惯常的媒体认知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高度管制下的市场经济,这个判断不无道理,但并不全面。最起码,前20年中国政府对互联网行业采取的一直是“高度放养”模式。不说别的,这些年互联网平台们要求商家“二选一”、大数据杀熟、违规收集个人信息的事情屡见不鲜,但自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相关行政判例集中在医药、汽车、通信等领域,几乎没有动过互联网企业的奶酪。在主流和民间舆论场上,“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都是浓眉大眼的主角形象。
坦率地说,中国互联网行业,尤其是消费互联网平台巨头的快速崛起,是中国式宽监管的成果之一。
更重要的是,从张朝阳、李彦宏,到马云、马化腾、刘强东、雷军,再到张一鸣、黄峥、宿华……生于1965—1985年的这几代中国互联网巨头大多出自平民阶层,他们过去20年的财富传奇既是大小财经媒体最重要的流量来源,也是普通百姓“人生跃迁”的指南,更是中国中产这个新兴阶层最耳熟能详的“故事会”和社交密码。
在其他国家,我们很少能看到如此整齐划一的“互联网崇拜”。但这不是什么民族性使然,而是中国经济增长的特殊历史阶段所造就的:和世界其他大经济体的成长历程略有不同,从2000年到今天,中国的城市化、工业化、互联网信息化几乎在同步高速进行中。互联网价值观深深地嵌入了城市化和工业化的进程。“快速增长”“流量为王”“一夜逆袭”“走上人生巅峰”这些带有深刻互联网痕迹的口号,成为某些人的价值观。
在经济高速增长、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背景下,这种价值观曾经是创造财富的钥匙。但是过去几年出现了两个变量:其一是自2018年开始,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中国在硬科技方面被“卡脖子”,如果不尽快补短板,中国在下一阶段的博弈中将会非常被动。其二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大暴发,全球线上化、数字化渗透进程加速。数字平台的边界突破更加快速,在社会财富创造、财富分配、公共治理,甚至发展模式中都越来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强调“商业模式”而不是“硬核科技”,强调“逆袭先富”而不是“公平幸福”的价值取向就显得有些苍白。2020年底,我们熟悉的语言体系,监管风向、尺度,社会价值导向开始有微妙的变化:监管从放到收,舆论从扬到抑。
风起幡动:阿里被立案调查 “社区团购”黑化仅13天后,2020年12月24日清早就有重磅消息刷屏:新华社报道,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依法对阿里巴巴集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同一天,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金融部门宣布将于近日约谈蚂蚁集团。当天,阿里的美股暴跌13.34%,创在美上市以来的单日跌幅之最,港股也同样暴跌8.13%。
要知道,“立案调查”这样的措辞以往极少出现在与阿里相关的新闻中。而且说实话,“二选一”根本不是什么新鲜话题。2017年京东就对天猫提起过诉讼,称其滥用市场支配地位逼迫商户“二选一”。但直到2019年7月前,这个案件一直围绕着“法院管辖权”在原地打转111,其间主要是各家高管打嘴仗,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
但2020年10月以后,阿里系(蚂蚁金服)的处境开始变得微妙。蚂蚁金服上市两天前被紧急叫停,国家对小额贷款业务的监管政策逐步收紧:提高自有资金比例,限制跨省业务范畴,限制小贷牌照数量——这些对于90%的利润来自小额贷款业务的蚂蚁金服来说都是近乎“腰斩”的招数。随即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年新加坡金融科技节上公开表态:
1.    小额支付市场是重要金融基础设施;
2.    大型科技公司利用数据垄断优势,阻碍公平竞争;
3.    要对科技公司跨界混业经营产生的新型“大而不能倒”的风险及时精准拆弹。
很明显,“大”不再是“护身符”,弄不好反而是“惹祸牌”。12月26日被二次约谈后,蚂蚁集团的动作很快,第二天,
1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伊始,阿里就“法院管辖权”提出异议,认为案件应该由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审理。被一审驳回后,阿里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二审仍然维持原判,认定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管辖权。这中间历时一年零八个月之久。即12月27日晚上,迅速发布公告,称自己将立即着手制定整改方案和工作时间表。
立案调查阿里的风波还未平息,2021年新年刚过,拼多多一名1998年出生的员工因为加班猝死,又引发了一场关于劳资关系的舆情。紧接下来的几天,上海市长宁区劳动保障监察部门宣布介入调查拼多多的劳动用工情况,新华社将此评论为“畸形加班文化之痛”,呼吁“加强对劳动者合法权益的保护”。
回头看,所有的细节都在暗示着风起幡动,历史换了一个方向,一路疾驰而去。
仔细想想,所谓“历史”,不过是后知后觉地叙事罢了。在历史的当下,我们都只能模糊地感知到青蘋之末的微微颤动:对于中国的数字平台来说,逐草而居、尚武好斗的游牧文明时代正在接近尾声,而安土重迁、讲究秩序的农耕文明时代正在匆匆赶来的路上。
大洋彼岸的蝴蝶翅膀:马斯克、特朗普 2021年的第二周,短暂的新年宁静被打破。1月7日,受益于拜登政府在清洁能源领域的坚定立场,特斯拉开盘即大涨,市值突破7770亿美元。一夜之间,“火星人”马斯克身家暴升至1850亿美元,取代贝佐斯成为新的世界首富。
和老成持重的巴菲特、主流精英的比尔•盖茨比起来,马斯克的财富登顶之路显得颇为戏剧化:30岁成为亿万富翁后,因为在特斯拉、太阳城(SolarCity)、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和Neuralink(脑机接口)等新科技企业上的全线投入,几乎挣扎在破产边缘,之后因为企业估值上涨又跻身全球富豪前50人榜单。直到2020年初,马斯克集齐了七颗“龙珠”: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社会数字化进程加速;拜登上台导致新能源概念暴涨;美联储8史无前例的放水刺激需求;中国工厂落地解决了产能问题……再加上他个性天马行空,充满话题性——在各种因素的刺激下,一年内,特斯拉的股价飙升7倍多,马斯克的身价也暴涨1500亿美元,接连超过巴菲特、比尔•盖茨和贝佐斯,登上财富巅峰。
对于位居富豪榜单前列的这些人来说,“身家”只是数字游戏,不值得那么关注。当天马斯克自己也在社交媒体推特上说:“有什么好奇怪的,好了,回去工作吧。”但从时间维度上看,马斯克成为首富却有着不太一样的含义——特斯拉是全世界被做空最多的股票之一,也是被散户讨论最多、股民年龄结构最年轻的股票之一。在著名的华尔街赌局(WallStreetBets, WSB)论坛上,特斯拉和马斯克的拥趸基本由40岁以下的Y世代和20岁出头的Z世代构成。在他们眼里,“马斯克”不是一个纯粹具象的人,而是这个时代数字技术理想主义的图腾;他象征着“颠覆式破坏创新”和“规则秩序彻底重构”;他代表着数字社会的新势力,也承载着星际生存的另类理想;他是破坏和荡涤,也是拓荒和重建——这样一个“叛逆者”被加冕为主流财富世界的王者,意味着关于价值、资产、财富的很多认知以及规律和原则都正在被改变。
一位Y世代投资人就曾跟我说:“他(马斯克)对我影响很大,包括该以什么样的一个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以及该有什么样的人生。所以我现在踏踏实实做的一切,都是希望有一天可以引领发展。”在为本书搜集、整理资料的过程中,我们团队的“00后”则兴奋得直搓手:“特斯拉前景如何我不知道,一切皆有可能,但成败也无所谓。作为一个理工男,SpaceX这样的公司真是让人没法不激动、不喜欢。”
马斯克在加州改写全球财富榜单的同时,即将卸任的特朗普也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创造了美国新历史。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召开认证大选结果的联席会议。为此,特朗普从1月4日就开始在推特上邀请支持者6日到华盛顿参加“拯救美国大游行”。两天内,数以万计的特朗普拥建从四面八方会聚到国会大厦前。1月6日下午,特朗普激情演讲,称拜登从自己手里“偷走了选票”,指责选举系统是一个“腐败的制度”,“美国正在被摧毁,(我们)决不能容许这种情况发生,决不能退步,必须继续斗争下去”。情绪激动的示威游行队伍旋即开往国会山,并变得越来越躁动和暴力。示威者带着武器,高喊口号,砸碎门窗,攻破了国会大厦。议员们被逼钻到桌子底下,匍匐在地,四下逃散。示威者在国会大厦里肆意打砸。网上有张让人印象深刻的照片,一名胡子拉磕的中年男子带着电击棒闯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办公室,得意扬扬地将脚翘在办公桌上留影纪念。
混战持续了数小时,导致6人死亡,包括1名警察和1名退役女军人。副总统彭斯决定调用国民警卫队入场镇压。当晚6点,华盛顿开始实施紧急宵禁。我同学从现场发回了照片,荷枪实弹的士兵、彪悍的军车、刺眼的灯光、空荡荡的街道、紧张肃杀的气氛,场面之魔幻堪比好莱坞大片。
这一幕实在让人印象深刻。自1814年英国人在英美战争期间纵火焚烧华盛顿以来,这是200年间国会大厦首次被占领、攻击和破坏。记得当天清早我睁开眼,手机屏幕上漫天都是火光、烟幕弹、枪战我猜很多人跟我一样,面对那些满目狼藉、混乱不堪的照片,很难说得清当时的复杂感受——大概是瞠目结舌又百感交集吧。在这一天之前,很多人可能没有想过,暴乱、纵火、打砸抢、宵禁……这些熟悉又陌生、刺耳又遥远的词语会被用来描述美国,没有想过民主和民粹中间的那条界限是如此模糊和脆弱。
就在那一刻,我隐约感到,2020年曾说过的“2020年疫情让分化的冰山加速断裂驶来”正在变成现实。那些曾蛰伏于冻土之下的病毒、细菌,也在逐渐升高的温度中蠢蠢欲动。
1月7日,当地时间凌晨3点多,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完成了选举人团票认证,拜登以306票的多数票当选美国第46任总统。同时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决定,为了保证权力的正常交接,在1月21日拜登宣誓就职之前,将增派2万多名国民警卫队。“迷彩服”和装甲车浩浩荡荡地开进了国会山,街上很快恢复了秩序,人群熙熙攘攘,看上去一切如常。
但是平静的表象之下暗流汹涌,真正的伤口还在暗里被撕裂放大。1月7日,脸书9宣布,因为发布的内容威胁到合法、和平的权力交接,特朗普的社交账号将被封禁至1月20日其总统任期正式结束。第二天,推特又宣布永久封禁特朗普的社交账号,理由是他的内容“有进一步煽动暴力的危险”。
这也是美国媒体历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顷刻间,一个美国公民,同时也是现任总统的所有痕迹被抹得干干净净,仿佛不曾存在过。这件事让厌烦特朗普出格举动的人很“爽”,但同时也引发了更深层次的不安。
其一,掌握话语权的精英层和失语的“特朗普阶层”会进一步陷入自我加强的内部循环吗?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从1月6日煽动国会暴乱到1月8日被推特永久封号,两天内特朗普在推特和脸书上的粉丝数共计涨了20多万。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在一个“消失中间层”的社会中,“特朗普阶层”的人数可能远远大于精英层的想象。但是,日趋激烈的党争让美国社会被简单粗暴的二分法裹挟,这个数字被选择性地忽略了。美国社会一直引以为豪的多元沟通机制越来越步入死地。
其二,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数字平台的权力是否已经开始超越经济层面,强势介入政治领域?从21世纪初开始,我们的生活被巨型数字平台快速渗透。数十亿人在数字平台上聚合,信息传播的速度之快和信息创造的数量之巨都前所未有。为了实现“精准商业”的目的,平台算法创造了信息的“过滤气泡”,这使得社会信念的塑造和摧毁都变得唾手可得——通过控制算法和数据,数字平台拥有了“企业”这种组织难以想象的力量。这种力量正在日渐对全社会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而人类社会从政策到思想,都还没有做好准备。对此,时任德国总理默克尔表达了自己的质疑:究竟是谁赋予了数字平台决定特朗普“社死”与否的权力呢?再进一步追问,随着数字社会进程的加快,当线上数字世界和线下物理世界之间的边界越来越模糊的时候,平台作为数字世界中的“治理者”,是否会与现有的权力结构发生冲突?这种冲突该如何解决?
显然,这个问题全世界都没有现成的答案。
2021年初,中美两国(占全球70个最大数字平台90%的市值),以风格迥异的方式开启了关于限制平台权利/权力的讨论和行动。这可能是巧合,也可能是历史演进中的必然。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