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马识途文集——百岁作家的传奇人生(套装7本)-电子书下载

简介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沧桑十年》百岁作家马识途赤诚回顾十年沧桑,拒绝淡化与忘却历史。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百岁拾忆》忆百年人生往事,看人间风云变幻!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没有硝烟的战线》融战争、谍战、袍哥等元素为一炉的传奇巨制,揭秘红色特工最真实的革命故事!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中短篇小说》百岁巴蜀名家书写巴蜀人民奋斗的历史长卷!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风雨人生》百岁老人马识途倾情回忆少年及青年时代,不忘的初心与信念照耀中华复兴之路!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夜谭十记》姜文电影作品《让子弹飞》原著小说,鲜活麻辣的方言,闲话四川千奇百怪之奇闻轶事!
《马识途文集(精编版)清江壮歌》百岁作家马识途首部长篇小说,根据自身经历改写的成』

作者介绍

马识途,原名马千木。1915年生于重庆忠县,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毕业于西南联大中文系,长期从事党政工作。繁重工作之余,勤奋创作,于1935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清江壮歌》《夜谭十记》,纪实作品《在地下》《沧桑十年》《百岁拾忆》,短篇小说《马识途讽刺小说集》等,深受读者喜爱。

部分摘录:
秋香外传 第一章 奇袭王家场 一 打破金门 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从大别山长征到了大巴山以后,真是如鱼得水,和四川大巴山一带的“干人”结合起来,打富济贫,开仓放粮,打土豪,分田地,穷人大翻身。红军队伍像滚雪球般迅速扩大,席卷了川陕边几十个县,建立了川陕省苏维埃和各级政权,红军发展到十几万,打垮了刘存厚一个军,还在四川省的大小军阀联合进攻下,打退了六路围剿,扩大了地盘,后来又大军横渡嘉陵江,开始长征。在这几年间,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惊天动地的革命变化,出现了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
且先从红军到巴山以前的事说起。《雷神传奇》中说过的王天清领导的天兵和申大少爷领导的联防军合流,在巴山上打出巴山民众自卫军的旗号以后,经过几个月的整顿、编组和训练,显得越来越气派,越来越像个正规的部队了。申大少爷——哦,申大少爷既然是民众自卫军的司令,我们再也不该叫他为申大少爷了。从此以后,我们就叫他为申司令吧。申司令和军师——哦,我们也不能再叫王天清为军师,应该叫他为参谋长了。申司令和参谋长,还有孙处长——当然就是原来的孙少奶奶——在一块儿说话,申司令说:“我总觉得自卫军还有一点气味不对,说不好听的话,还有一股匪气。我们再也不是乌合之众,再也不是散兵游勇,我们要以川东游击军那样的红军来要求自己了。”
孙处长说:“一下也不能要求过高,现在的自卫军和几个月前的带有严重军阀气的联防军和带有土匪气的天兵比,已经大不一样。要说匪气,草上飞的部队还好一点,钻山狼的部队就比较重,军风军纪不好的事常常发生。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免得出娄子。”
参谋长知道孙处长是专搞政治工作的,说话更有权威性,他同意她的看法。他说:“现在要说能打硬仗的,恐怕还是头数钻山狼下面的那些亡命之徒,搞不好捣起乱来,也头数他们不好对付,还是不要操之过急为好。我们人多势众,总能把他们慢慢地消化掉。”
申司令说:“王老带信来说,要准备打仗了,我怕到时候拉不上去,打得不响。王老要我们下山去打王家场,佯攻巴山县城,叫刘存厚感到他的屁股后边有一把火,有后顾之忧。他转过身来扑火,我们把他咬住,川东游击军就好在他的后边狠狠地揍他了。”
参谋长早已知道这个信息,他已经吩咐张宗一派几路探子下去侦察,根据他们回来报告的情况,他已经制定了下山攻击王家场的计划。他说:“自卫军拿下王家场,可以说十拿九稳,拿下王家场以后,继续向县城前进,骚扰他一阵,也不成问题。我现在想的是怎么来他一个突然袭击,把王大老爷他们抓到,也算替雷神报了大仇。”
“好,倒要听一听你有什么妙计,把王大老爷抓到手。”
于是他们围在一张地图上小声地研究起来。
研究完了以后,参谋长王天清说:“王家场是一个堡垒式的场镇,寨楼高筑,寨墙结实,特别是金门墙高院深,戒备森严,院里转弯抹角,机关很多。薛大爷的手枪队和金刚留下来的那些亡命之徒,算得是山防局的精锐部队,都用来保护寨楼和看家护院了。平常镇上检查又严,还放出了好多探子,四方打听军情,连我们这里也肯定埋伏得有他们的暗探。我们这次行动要是事机不密,山防局提防了,要拿下王家场,恐怕要付出大的代价。所以我们的计划只限于我们这几个人晓得。到时候采取突然行动,攻其不备。”
申司令却说:“事机要密,但是你总得要叫下面各中队和各处的头头晓得吧?”
参谋长说:“别的我放心,就不放心草上飞和钻山狼下面的人走漏风声。”
“给他们两个特别打招呼。”申司令说。
参谋长把下面的头头找来开会,才说要打王家场,大家就七嘴八舌地说开了。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现在竟然敢大模大样地下山去打大场镇,发洋财去了。有的说,在这山角落里把人憋了几年,也真够了,该出去风光风光了。有的说在山里当蟊贼,只有等到抓去杀头,才有机会到王家场的杀场上去风光风光,谁知现在当了自卫军,可以到那大码头去看看。总之大家都很兴奋,摩拳擦掌,巴不得马上就出发。参谋长给大家再三打招呼,要注意不能走漏了消息。他还给草上飞和钻山狼个别打了招呼。他们都满口答应了。
最兴奋的要数秋香了。她知道这次要打开金门,捉住王家的老爷给雷神报仇,她一心想做的事情,一个人没有做到,现在大家来帮她做,一定做得成了。她想她一定要带着她的丫头队去冲锋陷阵,为捉王大老爷立头功。她带的这个丫头队有上百的青年女子,都是苦大仇深、受尽凌辱的干人,秋香教她们几个月,全都会骑马打枪,有的还向秋香学了一些功夫。孙春芳到底是女人,对于这些女兵有特别的感情,她常常跑到秋香那里去看她们,混得熟了,就动了要教她们识字,给她们讲革命道理的念头。秋香早就想学认字,那些丫头都是睁眼瞎,也想认字,孙春芳一说就成。孙春芳不厌其烦地教了两三个月,秋香带头学得最认真,认了几百上千个字,孙春芳写的简单的宣传材料,她可以读了,她好高兴呀。
秋香现在急匆匆地跑到孙春芳那里去,报告她们丫头队这次也要下山去打王家场替雷神报仇的事。她大胆地向孙春芳提出了一个主意,她说:王家场虽然盘查得紧,那只是对精强力壮的男人,对她们女人,并不多盘问,她们可以扮成赶场的妇女,先混进场里去,作为内应,帮助外面的自卫军攻打。她们女兵里面有在金门里干过的,还可以先冲进去,为大军带路。秋香说:“我是多么想第一个杀进金门里去,第一个把王大老爷逮住呀。”
孙春芳觉得秋香说的倒是一个好主意,她马上去对参谋长说了,王天清也觉得可行。不过他说:“我们不要她们女将们去打硬仗,只要到时候她们在场里面这里那里放黑枪,喊叫自卫军已经打进来了,扰乱军心。敌人一慌乱,我们就容易得手了。至于打进金门里去捉老爷,那是硬仗,不要秋香她们去打。知道里面机关的丫头,倒可以给我们去带路。”
一切都安排妥当,只待一声号令就出发。可是很怪,临到要出发了,申司令却当着大家的面说:“根据探子报告,山防局已有准备,现在不去打王家场了,过几天自卫军要开到山北边去,另有战斗任务。”
大家听了,都泄了气,议论纷纷,说眼见到口的热包子,又不叫去拿来吃了,好不扫兴。
风平浪静地过了几天,申司令对大家宣布,明天三更造饭,五更出发,开到山北去。第二天一早,大部队全副武装出发,果然是向北边开过去。但是走了一程,申司令却把各中队长找去开会,参谋长当众宣布:“行军计划有变,停止向北行进,各队改按新的命令执行。从规定的下山小路下山去,向王家场前进,今晚一定要出山,一夜偷偷从小路行军,明天拂晓到达王家场外围,向王家场发起攻击。”
这原来又是参谋长的计谋。他是按自卫军要打王家场的消息一定已经漏出去了的设想,来安排这个声东击西之计的。其实他和申司令早已派张宗一偷偷带着侦察队化装下山,作为先行。又早已派了孙春芳带着秋香和从丫头队里选出来的几十个精干女兵,化装成走人户的或赶场的妇女,头两天就从秋香看好的打猎小路下山,混入王家场里去,作为内应了。
这一次申司令和参谋长他们几个头头带兵下山打硬仗,还是自卫军建立起来以后打的第一仗,关系重大,非打胜不可。多亏他们派出去的探子多,情报掌握得准,又多亏他们用了声东击西、里应外合、突然袭击、网开一面等一套计谋,头一仗算是打成功了。打了不到一天,就把王家场拿下来了。他们怎么打的,我想无须我给你们细摆这个过程,不过有的人和事还是需要向你们做个交代。
王家场既然被打下来了,那么王大老爷这些仇人被抓到没有?没有。一个也没有抓到。自卫军打王家场,不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像铁桶一样把王家场紧紧包围起来了吗?老爷们怎么一个也没有被抓住呢?说起来这就是金门老爷特别是那位老太爷的老谋深算起了作用。原来他在生前就施了狡兔三窟之计,在他那间黑咕隆咚的大卧室里的大床下面,修了一条地道,直通王家场外一个古坟包下,那里有一道暗门通出去。金门里面修了好多机关,转弯抹角的复道,收藏财宝的暗室,这些都被发现了,唯独这条地道没有哪一个丫头知道。当年修的时候,是老太爷出高工钱,从外地请工匠,关起后院来偷偷修的。谁都不知道后院在修啥子。修完以后,那些工匠都回外地去了。有的人传说那些工匠从渠江坐船回去的路上,不知怎么的翻了船,全部落水淹死了。所以这条地道,除开几位老爷和薛大爷知道外,再没有一个外人知道。当年修的时候,大老爷觉得花钱太多,不大赞成,以为哪个山蟊贼能打进王家场,打进像铁桶一般的金门呢?谁知老太爷过世之后,这回却真的起了救命的作用。
当自卫军把王家场紧紧包围起来,用长梯子硬爬上寨墙,又加上孙春芳和秋香带的丫头队在场里放话、放暗枪,扰乱了团防兵的军心,王大老爷以为自卫军已经攻进场里,赶紧收缩兵力带着他的家眷、亲信、马弁,在薛大爷的手枪队保护下,从地道里逃出包围圈去,直往巴山县城逃命去了。
孙春芳和秋香带着丫头队,当申司令和参谋长打开了王家场,赶快包围住金门,紧紧攻打的时候,就由熟门熟路的丫头带着,直奔后墙,从后墙翻身进去,直奔后院,以为在那里一定可以抓到老爷们。谁知她们打了进去,后院里早已空无一人。秋香带几个女兵,勇猛地冲进老太爷的卧室一看,早已没有一个人影,发现都从大床下的地道逃跑了。秋香气得不得了,她用手枪对着黑洞洞的地道,连发了几枪。但是这有什么用呢?不过出一口恶气罢了。
且说王大老爷带着亲信和残兵败将,往县城而去。一路上他和薛大爷说话,他不明白为什么探子明明报的是自卫军往北边开过去了,却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在寨门口呢?为什么没有怎么接火,就说自卫军已经打进场里来了呢?虽然山防局的团防兵从缺口逃出来不少,可是他的根据地王家场被占去了,他的一直认为不可攻破的金门,没有怎么打就被打开了,他的发迹的本钱山防局,也被自卫军端光了。这个面子怎么输得起?今后在哪里立足?还好,他一家人多亏老太爷在世的时候有先见,修了通外面的地道,死里逃生,没有受损失,不然这回肯定要被自卫军一网打尽,连毛都剩不下一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一定要把这个跷扳转来,恢复他的旧江山,重整旗鼓,和自卫军干到底。他决定先退到县城去,把巴到烂的那个大队抓过手来,把王神仙的神兵全编进来,把巴山山防局的牌子在县城挂起来。巴到烂本来就是金门的看家狗,他哪儿敢不言听计从?就是这个主意。
二 虎落平原被犬欺 谁知大老爷的如意算盘并不如意。等他到了县城,一切都已经变了。
巴山县的县大老爷巴到烂自从上次跟着王大老太爷上山去打天兵吃了败仗后,回到县城,心里窝了一肚子的火。他在名义上是山防局长,却一点也不让他有指挥的权力,只跟在老太爷后边作听用。回来的路上反受大老爷一顿抢白,怪他没有及时从后边拖上他的县大队去解救他和老太爷。这真是天大的冤枉,老太爷本来只叫他守住山口场嘛。他在老爷们面前,不敢还口,只得认了。回县城以后,他想起陕南来的申参谋长对他说过普通鸟儿也晓得攀高枝的话,特别想起绥定府刘军部的刘副长官来县城对他说的许他一个团长的话,他真好像睡在磨盘上,一下想转了。我何苦非得给金门去当看门狗不可?我不可以改换门庭,投靠到刘军长那里去吗?
当断就断,说干就干,他马上亲自带了许多厚礼到绥定府去走门道。首先找到了刘副长官,其实用不着他带的那些像砖头样的精包装的烟土当作金砖来敲门,就走进了刘军长的大门,见到了刘军长。刘军长那时正在想扩大自己的队伍,土匪神兵他都收编,人家说只要是大活人,有鼻子有眼睛,有手能够放枪的,他都要。真是连乌龟王八蛋都要,何况巴到烂是现拿着一个县大队和他手里放着的抓壮丁的权力,来进见刘军长的呢?所以一拍就合,刘军长对他十分客气,盛宴招待,在席上亲口答应委派他担任巴山县清乡团团长,并且答应派一个高级副员来当副团长,他带一个加强连进驻县城。巴到烂问:“我当了团长,那么我那个县长呢?”
刘军长哈哈一笑说:“你照样当你的县太爷。你当不成县太爷,你到哪里去抓壮丁?”
军长这个话就说透了。巴到烂还有不放心的事,他说:“王家场的王大老爷不答应呢?”
刘军长看他给王家当看门狗当惯了,一副奴相,到现在还怕他的旧主人呢。刘军长拍一拍胸膛说:“哪儿管他干不干?他们要敢对你汪二麻子的,我那个加强连开过去,直接把王家场一盘子端了过来。”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