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乾隆十二时辰-电子书下载

简介

乾隆帝25岁登基,在位60年。乾隆三十年,是康乾盛世中的稳定升平期。这一年,乾隆帝55岁,政治生命如日中天。 作为一统华夏的帝王,他的理想是维护国语骑射的民族传统,同时又希望人们视他为仁慈的文殊菩萨,以及儒家正统文化统治者的完美代表。 乾隆三十年正月初八日,京师。 这一天上演着丰富而复杂的政治场景。紫禁城内的清廷祭祀、君臣茶宴联诗,民间的祭星仪式,以及道教的庙会,共同映照出一幅多种文化并融并存的盛世之景。 历史学者又该如何从乾隆帝的十二时辰中,拆解乾隆帝的多重面向?这盛世之下,又有哪些隐忧?不妨带着问题,翻阅本书。

作者介绍

吴十洲,1953年生。南开大学历史学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著有《两周礼器制度研究》《乾隆一日》《紫禁城的黎明》《民国人物绰号杂谭》《百年斋号室名摭谈》《伦敦诱惑――中国文化名人的西学情结》《寻找鲁迅——从百草园到且介亭》等书。

部分摘录:
三冬瑞雪 上慰圣怀 年前的一场腊月雪仍然覆盖在紫禁城上。各地的报雪奏折纷纷送达御前,臣子们意在上慰圣怀。乾隆帝天性喜雪,冬雪对于帝国来讲如同命脉。
子时至寅正以前 四时之前 入眠
年前的残雪还伏在歇山顶上,瓦檐下挂着一串串晶莹的冰溜子。紫禁城依然笼罩在冰雪之中……
偌大的宫城之中,除景运、隆宗二门两处灯光外,一片黑暗。据说这是打明末魏忠贤那留下的遗制。当时魏忠贤取消禁门内一切路灯,为的是便于出没于夤夜,而到了大清,莫名其妙地承袭了这套旧制。巡更的太监像幽灵一般游荡在皇宫的过巷间。几天来,道上的残雪已被踩踏得板结成薄冰,夜行的脚步落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响声,一不小心就会跌倒。夜深人静里,偶尔从远方传来的几声犬吠,非但没有打破这里的静谧,反而像投入深渊的石子,在黑暗中呻吟着孤寂。
散落在残雪中的燃放过的爆竹蒂子与随风飘落的白色镶红的纸头,记下了几天来宫里的喜庆。乾隆帝几天前的御制诗“喜爆声霆壧穴听,祥霙积地簸钟消”可以拿出来作证了。
年前的这场雪,为乾隆帝带来了异乎寻常的喜悦。各地的封疆大吏早在旧岁,就将奏报瑞雪情形的折子纷纷送达御前,其中不少奏折博得龙心大悦。
说来,有那么几分天意,入冬后的第一场雪偏偏降在了上年夏秋之际被灾的甘肃。据甘肃按察使海明于乾隆二十九年(1764)十一月初八日奏报:
窃照时届冬令,雨雪情形关系明岁收成丰歉,上廑圣怀。兹于十月初十日,兰州省城得获瑞雪,积地一寸有余,其兰州府属之狄道、河州、金县、靖远,巩昌府属之岷州、漳县,凉州府属之武威、永昌、古浪,西宁府属之西宁、碾伯等州县,均于初九、初十、十一等日得雪,自一、二、三寸至五寸不等。
或可谓这是一场“应时瑞雪”。海明称这场雪“与(于)已种冬麦及留种春麦地亩均有裨益,至甘省今岁秋成尚称中稔,约在七分以上,故粮价较前平减,民情安贴”。
海明的这份奏折并未立即引得圣心愉悦。在瑞雪上,乾隆帝的标准可高着呢,他只是淡淡地在这折子上写了一个“览”字。“七分中稔”,这也正是大学士管陕甘总督杨应琚的提法。十月十九日,杨应琚的一份奏折称:
窃照甘省自七月中旬以来,屡得时雨,入土深透,各属所种秋禾发荣畅茂,胥庆有收,业经臣恭折奏闻在案。兹已陆续成熟刈获。据各属将约收分数,先后呈报前来,臣逐一详加确核,内除偏被水旱雹霜地亩,暨气候较寒,向不种秋处所不计外,内秋禾约收九分及九分有余者,系中卫、归德(厅)县丞等二县厅;约收八分及八分有余者,系安化、宁州、正宁、武威、宁夏、宁朔、平罗、灵州、渊泉、玉门、踏实县丞、徽县、肃州等一十三州县厅;约收七分及七分有余者,系河州、西和、崇信、灵台、合水、环县、抚彝(厅)、张掖、永昌、古浪、碾伯、敦煌、清水、两当、高台、王子庄州同等一十六州县厅;约收六分及六分有余者,系皋兰、狄道(州)、沙泥州判、金县、陇西、漳县、平凉、静宁、华亭、泾州、镇原、庄浪(厅)、山丹、东乐县丞、镇番、平番、秦州、礼县、秦安、三岔州判、文县、成县、西固州同等二十三州县厅;约收五分有余者,系渭源、靖远、宁远、伏羌、隆德、固原、花马池州同、阶州等八州县厅。合计通省六十二州县厅,约秋禾收成共有七分有余。伏查本年甘省夏禾虽有遍被旱伤之处,仰蒙圣恩特蠲额赋,厚示抚绥灾黎,已无失所。今秋禾收成获有七分有余,虽未甚丰,堪称中稔。通省黎民,靡不感戴圣主福庇,皆安居乐业。
乾隆帝对此折的朱批是:“览奏稍慰。”
十二月十三日,大学士傅恒、刘统勋据此也上了一份折子,曰:
臣等详查杨应琚奏甘省被灾州县一折,单开灾重地方十四处,稍重地方十五处,灾轻地方七处,尚未勘覆地方十处。其尚未勘覆地方是否成灾?暨被灾轻重情形若何?并灾重、灾轻等州县现在作何分别赈恤之处?折内未经声叙。再河州、狄道、碾伯三州县,折内既称俱已改种秋禾,续经勘不成灾,而又将河州、碾伯列入夏秋遍被雹水灾轻之七州县内,狄道一州列入尚未勘覆之十州县内。所奏亦未甚明晰,似应令该督即行查明,详悉覆奏,以使叙入加赈恩旨。臣等谨拟写询问该督寄信谕旨,进呈伏候皇上钦定,并将杨应琚原折清单呈览。谨奏。
为此,乾隆帝还下了一道谕旨:
甘省被灾各州县处,地土瘠薄,灾后民食未免拮据,业经降旨,加意抚恤,并蠲免额赋,因念新春,尚须特降谕旨,加恩展赈。曾传谕该督将现在如何赈恤情形查明具奏。今据奏称灾重地方十四处,稍重地方十五处,灾轻者七处,其狄道、镇原等十州县据称尚未勘覆。该十州县秋禾既遍被雹水,是否勘明成灾?暨被灾轻重情形如何?及灾重、灾轻各州县现在作何分别抚恤加赈之处?折内俱未经声叙。再河州、狄道、碾伯三州县既称俱已改种秋禾,续经勘不成灾,而又将河州、碾伯列入夏秋遍被雹水灾轻之七州县内,狄道一州列入尚未勘覆之十州县内,所奏亦未甚明晰。着传谕该督杨应琚,将以上各情节及明春应行展赈并酌量予赈各州县,速即查明,具折奏闻,俟朕临时降旨。饮此。
灾荒之时,皇帝借以整饬吏治,进一步加强对各级官吏的管束,已成为历代荒政的重要内容。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置相》中说得好:“天下不能一人而治,则设官以治之;是官者,分身之君也。”因此,廉政是“仁政”的最终保证。
几天来,乾隆帝想的是,加恩展赈,并蠲免本年赋租。
乾隆三十年(1765)以前,灾情最重、耗费银两最多的,要数乾隆七年(1742)江苏、安徽二省的水灾。是年六、七、八月间,江南淮、徐、扬州一带,黄河和淮河同时涨水,“水势漫溢,甚于往时”。江苏、安徽的江、海、淮、徐、凤、颍、扬、泗等府所辖五十余州县被灾,情况十万火急。据江苏巡抚陈大受奏称:“扬州目下河水日逐增长,民间自中人之家,以及极贫下户,皆流离四散。虽有平粜之官粮、抚恤之公项,亦不能奔走领籴。”安徽凤阳府、泗州、颍州所属州县灾民多达二百二十余万人,江苏更倍于此数。乾隆帝闻悉扬州灾情,心急如焚,立即谕示:“似此情形,实非寻常被灾可比,朕心深为轸恻。该督抚等不得拘于常例,务须多方设法,竭力拯救,使灾黎稍可资生。以俟水退,倍加抚绥,俾得安其故业,毋致失所。该部即遵谕速行。”(1)他除了免除被水州县本年额赋以外,又特派直隶总督高斌、刑部侍郎周学健为钦差大臣,“往江南查办灾赈、水利”。
为了使灾情通报畅达,不致贻误赈救,乾隆帝曾谕告臣下:“夫民瘼所关,乃国家第一要务。用是特颁谕旨,通行宣示,嗣后督抚等,若有匿灾不报,或删减分数,不据实在情形者,经朕访闻,或被科道纠参,必严加议处,不少(稍)宽贷”(2)。
每闻水旱荒灾,乾隆帝必是大沛恩膏,大发帑银。乾隆帝当然铭记经典中所载“夫仁政,必自经界始”(3)“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4)的道理。据载甘肃大吏曾有冒领赈款而致罪者,后来甘肃复灾,近臣中有以前事进言者,乾隆帝竟说:“朕宁使官冒赈,不使民枵腹也。”(5)
正是由于乾隆时期“重农、务农、劝农”,奖劝农桑,赈灾治河的政策,农业生产力有了较大的发展。乾隆三十年(1765),全国人口达2.07亿人。人口的增加,在耕地面积扩大、高产作物推广、经济作物普种的环境下,并没有产生危机性的后果,相反却将这一繁盛的局面推向了顶点。
乾隆帝从康熙帝、雍正帝那里承继了本来就较为丰厚的家底,加上他本人尤重贮备,使国库有着充裕的财力,以至库存仓谷一度达到了4 000万石。由于购存过多,触发了粮价的上涨。乾隆十三年(1748),朝廷就粮价上涨进行了讨论,为了平抑粮价,决定减少采购量,降低常平仓贮存额,以现额为准。通计19省贮谷3 370万石,加上社仓、义仓的积谷,估计约合50亿斤。有了此项积贮才有了乾隆帝“朕宁使官冒赈,不使民枵腹也”的豪言壮语。
甘省的报雪奏折之后,云贵总督刘藻于十一月十二日奏报:
滇省自交冬令,日间暄暖,入夜浓霜厚露,每隔数日即降雨泽。东川府属会泽县已于十月十一、十三等日得雪寸余,此时雨雪与豆麦最为相宜。目下南豆已长七、八寸及八、九寸大小,麦亦出土四、五寸不等,青葱畅茂,蚕豆已经开花。据两迤府厅州县禀报,大概相同,至黔省两游各属节气稍迟。据布政使钱度禀称:秋收以后,雨旸适均,田土滋润,所种菜子,豌豆俱长有三、四寸至五、六寸,大麦出土二、三寸,小麦、燕麦亦有一、二寸不等,日渐长发。两省春收有兆,现在民夷乐业,边境敉宁。
乾隆帝见此折,龙心大悦,立朱批:“欣悦览。”这可是作臣子所企望不及的。
十一月,闽浙总督苏昌、云贵总督兼云南巡抚刘藻、山西巡抚兼管提督和其衷、广东巡抚明山等皆呈有降雪的奏报。
进入腊月以后,各地封疆大吏争先恐后地将报雪奏折驰送御前。
初二日,山东巡抚崔应阶有奏报雨雪粮价折,不想由此引发了一场君臣间的冬雪春雨之辩。
崔应阶的奏折曰:
窃照东省入冬以来,屡有雨泽,天气融和,麦苗滋长。十一月下旬气候始寒,时届冬至,麦苗正资蟠根,以待春融透发,二十六日午后,省城同云远布,雪片微零,虽未成分寸,而省城东北各府属则已瑞雪均沾。现据济南府属之邹平、长山、淄川、新城等处申报,二十六日得雪二寸;又据武定府属之利津、沾化、海丰、蒲台等处申报,二十六日得雪一、二寸不等;又据莱州府知府汪圻到省面言,二十六日青、莱各属俱得雪一、二、三寸不等。瑞雪应时,丰年有兆。所有十一月份粮价,如沂、青、登三府属较上月互有增减,济、泰、武、兖、曹、东、莱七府属俱较上月有减无增。臣往来兖、泰等府体察民间,还谷完漕俱极踊跃,经过各处市集,米谷杂粮,在在充裕。值此隆冬岁暮,臣随处严饬地方文武,申严保甲窝堡,巡缉要路通衢,以期地方安戢,共保盈宁。
对于这样一份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问题的奏折,乾隆帝却并不以为然。十二月十九日,就此发了一道上谕:
查本月初六日山东巡抚崔应阶奏:十一月二十六日济南、武定、莱州各府属俱经得雪一、二、三寸不等,此后尚未据奏到。又十一月十四日河南巡抚阿思哈奏: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初一日,各属得雨一、二次,至该省得雪之处尚未奏报。……
同时被扯进来的还有直隶总督方观承。十二月初八日,方观承奏报:
窃查直属入冬以来,久晴过暖,望雪甚殷。惟于十一月二十三日,热河道属各厅报得雪三、四寸,宣化府城得雪三寸,永平府属之临榆、抚宁以及怀密、通州一带雪仅及寸,京南无雪。至本月初六日,保定省城仅有微雪飘洒,新城、雄县、高阳、定兴、河间、肃宁一带得雪一、二寸,兹据通州、良乡、固安报,于是日得雪五寸。三河、香河、东安、武清、大城、涿州亦同时得雪三、四寸不等。虽大势尚未普遍,而连日气候凝寒。由京师渐及于各郡邑,惟盼于腊内均沾优渥之泽也,所有各属已未得雪情形,理合恭折奏闻,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本想以缮奏雪情讨皇上欢心,不想乾隆帝朱批:“竟不知保定尚未优沾,殊觉可惜,京师左近则皆被泽,天津亦奏报有五寸之泽矣。”
紧接着大学士刘统勋奏旨分别以“寄信”形式给河南巡抚与山东巡抚,传谕如下:
河南巡抚阿 乾隆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奉上谕:“京师附近地方俱于本月初六日得雪,自四、五寸至六、七寸不等,惟保定一带虽经沾洒,尚未深透。兹据方观承奏到,本月十六日省城已得雪四寸,因思河南所属正与保阳迤南地界毗连,本日已据布政使佛德折奏南阳、汝宁等属于初五日得雪一、二寸,而该抚阿思哈何以尚未奏闻,岂所辖远近不同,必待通查会奏耶?着传谕该抚,令将豫省实在得雪分寸,并各属现在是否待泽情形,详查速奏,以慰朕怀。钦此。”遵旨寄信前来。
山东巡抚崔 乾隆二十九年十二月十九日奉上谕:“本月初六日,近京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