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饿怒症-电子书下载

简介

你有没有过这种感受,上一秒钟还在和朋友开怀大笑,下一秒钟就被饥饿驱动,处于暴走的边缘。那种被饥饿掌控的无力感,是否让你恐慌?
而当你终于用一整包饼干填饱叫嚣的肚子,心情却瞬间跌至谷底,沉浸在既没有被真正满足,又过度进食的悔恨中。这样的饿怒循环,是否让你沮丧?
饿怒会左右我们的心情,破坏人际关系,甚至影响人生决策。
本书通过对隐藏在我们生活中的常见身体问题——饿怒症进行了分析和探究,结合多年的问诊经验,不仅从整体上介绍了什么是饿怒症、为什么会产生饿怒症,还从五个细分——将饥饿感掌控在手、倾听饥饿之声、远离饿怒的家庭和住所、饥饿催眠师、改变你的习惯——提出了应对饿怒症的45条具体建议,帮助人们通过自我意识和行为养成健康饮食习惯。

作者介绍

苏珊•阿尔伯斯博士
《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作者,克利夫兰诊所临床心理学家,已出版7本与正念饮食相关的书籍。阿尔伯斯博士擅长解决饮食、体重管理/减肥、身体形象和心智觉知方面的问题。在获得丹佛大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后,阿尔伯斯博士在印第安纳州南本德的圣母大学完成了美国心理学协会的短期实习,并获得加州斯坦福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的职位。她多次在全国和世界各地举办以用心饮食为主题的研讨会。
阿尔伯斯博士曾担任《奥兹医生秀》《今日秀》《走进好莱坞》《霍尔马克:家与家人》《克利夫兰的新一天》和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等节目的嘉宾。她提倡的技巧、所著的书籍以及倡导的项目曾被以下多家杂志作为特色栏目刊登:《噢,奥普拉》《家庭圈》《妇女日》《塑形》《预防》《自我》《健康》《纽约时报》《健身》《名利场》《自然健康》《华尔街日报》。《烹饪之光》杂志称她为“健康习惯英雄”。她同时还是《赫芬顿邮报》和《今日心理学》的撰稿人。

部分摘录:
从饿怒到开心 我不必告诉你饿怒会搅乱生活,因为有些麻烦其实是很微妙的。我们都知道吃不好让人心烦意乱或迷迷糊糊是什么感觉。但生活中,饿怒还会在很多重要方面产生影响,我们可能根本没意识到。它会让我们做出愚蠢的决定,在重大时刻扼杀掉好心情。如果任其发展,它还会破坏家庭和职场关系,大多数人都曾亲身经历过上述情况,研究也证实了这一观点。科学强调了转化饿怒的重要性——将其转化为开心应得到优先考虑。我曾无数次听咨询者解释为什么其他事情远比管理饿怒更为重要,但我认为,研究结果会让你三思而后行——它确实让我把饿怒管理放到了优先考虑的位置!
远离饿怒可以带来更愉悦的关系 根据研究,饿怒会在什么方面带来最大的麻烦呢?关于饿怒,有一篇极为著名的文章,这也是第一个真正激起我兴趣的研究。文章表明,它对我们的亲密关系构成最大的威胁。[1]
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这项研究引起了我的兴趣。一方面,这是我读过的第一个使用诅咒人偶的研究!另一方面,研究对象是已婚夫妇(这并不常见,研究对象通常是老鼠或大学生)。而且,这项研究切切实实地观察到了每天发生的事情。
研究过程很简单。21天里,研究人员观测了107对已婚夫妇的血糖水平,还给参与者派发了象征自己配偶的诅咒人偶。为了检测攻击的冲动,研究人员要求,如果参与者对配偶感到失望,可每天晚上在诅咒人偶上插针,还可以通过耳机向配偶发出巨大的噪声。研究发现,血糖水平较低的参与者在诅咒人偶上插针更多,他们痛斥配偶时发出的噪声分贝更高,持续时间也更长。
我不知道这个研究是否有点极端。用大头针戳诅咒人偶是一回事,但用尖刻的话语中伤伴侣是另一回事,这会伤害他们的自尊或是激怒他们。所以,我私下向人询问:“饿怒有没有影响过你和别人的关系?”
我收到的第一个回复来自朋友JT,他写道:
有饿怒这么回事吗?
根据我的经验,的确是有的。
我曾和一位女士约会,她长相甜美,对身边的人体贴入微,能包容我的许多日常怪癖和缺点。
但她只要一感到饥饿,所有好的品质都消失不见了。她陷入饿怒,变成连自己都讨厌的样子,我不想和这样的她待在一起。
我们交往了两个月,感情稳定,极有可能相互托付终身。
某个星期天下午稍早时,她饿着肚子来到我家,很快就陷入饿怒。
我主动邀请她出去吃饭,一上车却被她冷眼相待,好像我是个白痴,因为没有一架能更快到达目的地的直升机。
我们到达餐馆后发现,至少需要等20分钟才能入座。
“你还想去哪儿吃?”我问她,“我带你去。”她回答:“我不知道,去你想去的地方吧。”
迫于时间压力,我挑了另一个我们去过且两人都喜欢的地方。停好车,我看到餐馆里并不繁忙,预计15分钟内我们就能吃到东西。谢天谢地!可下车之前,她却说:“我没心情吃他们做的任何东西。”
两次饿怒的爆发说明,我需要尽快喂饱这个女人。我出汗了,害怕得说不出话来。
我们坐在车里,我提了一些建议。
“意大利面馆怎么样?”“不行,我从来没去过那儿。”
“卡津风味的呢?”“我不爱吃辣。”
“那你有想去的餐厅吗?”“没有。”
那一刻,我想起她来之前我在做什么。那是一个天气不错的周末,我心情很好,打算在家里看比赛打发时间,日子过得可真是惬意。
可此刻,很明显我既沮丧又愤怒,于是,我给一家三明治店打电话订了外卖。
我们相安无事地回到家里。
她吃了三明治,我没再说过一句话。
然后,她开始哭泣。
她向我道歉,说再也不想那样对我了,她说自己经常需要应对饿怒的困扰。
但我忘不了她因饿怒展现的样子,因为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一个人若因错过一顿饭或餐馆上菜太慢而饿怒频发,我很担心能否和她经营一段长期的关系。
之后我们交往了一年。有很多导致我们分手的原因,很大一部分与饿怒无关,但回想一下,饿怒却是其中的关键。仅仅因为你重要的另一半饿了,你就应该被那样对待吗?绝对不行。
我们经常想到饥肠辘辘会如何影响自己,却忽视了自己的饮食习惯会如何影响周围的人。说到底,我们如何照顾自己会对周围人产生巨大的连锁反应。
我为饿怒时说过的那些话感到抱歉……
布鲁克和妹妹杰姬打算一起去买结婚礼服,杰姬是特意从芝加哥飞来帮忙挑选完美礼服的。这将是马拉松式的一天:杰姬周六才能到城里,第二天就要飞回去,于是她们预约了城里最漂亮的三家婚纱店,打算一家接着一家试穿。
每到一家婚纱店,杰姬都不知疲倦地在试衣间和展示区跑来跑去,不厌其烦地帮姐姐拿礼服。布鲁克试穿了梦想礼服——每一件A字形高腰款。在最后一家店里,她们终于选到了心仪的礼服。
姐妹俩凯旋时已筋疲力尽。她们瘫坐在布鲁克家客厅的椅子上,开始畅谈过去的时光,设想杰姬的伴娘礼服。杰姬回忆起小时候妈妈是怎么打扮她俩的。两个女孩并非双胞胎,但只相差18个月,所以妈妈把她们打扮得一模一样,直到她们长大能够自主挑选衣服。
这本应该是一次对往事的愉快回忆,但随后谈话迅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泪水从杰姬的脸颊上滑落,“你太自私了,”杰姬对布鲁克说,“你总是穿我的衣服。你是妈妈最喜欢的孩子,穿最好的衣服,她还总喜欢带你去购物。”
布鲁克是个好姐姐,她沉默了片刻,这次谈话真的是关于4岁时挑选的衣服吗?不是的,布鲁克意识到。这是饿怒造成的强大影响。她曾目睹妹妹在吃得心满意足后,情绪上有许多不同之处。当然,布鲁克自己时常也会在饥饿时对食物极度渴望。
布鲁克不想陷入杰姬的负面想法中,那会让事情变得更糟糕。她们刚刚度过了美好的一天,她也知道自己能够改变话题方向的希望十分渺茫。
于是,她看向妹妹,随口说道:“去吃点东西吧,我想咱俩都累了,脾气也不大好。”
布鲁克径直朝冰箱走去,猛地打开,快速翻找着。然后她拿着酸奶跑向妹妹,就像医生在紧急情况下传递输液瓶一样。她们每人喝了一杯酸奶,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陷入饿怒的杰姬就不见了,布鲁克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许多。每吃一口,杰姬就活跃一分,重新找回了自我。她有趣的那一面又回来了——还是那个开心享受日子的杰姬,姐姐的造型师。
吃了些东西后,杰姬便为刚刚脱口而出的话向布鲁克道歉。她承认,她刚刚察觉到一阵因饥饿产生的愤怒,但并没有意识到购物是饿怒产生的罪魁祸首,因为购物出奇地令人亢奋,也让人筋疲力尽。
“我们应该在逛第二家和第三家婚纱店中间休息一下,”杰姬坦白道,“那样就不会在家里情绪失控了。”
两姐妹从这件事中吸取了一些教训。下一次,在进行高强度购物活动前,要补充点能量,另外聊天之前也要吃好,尤其是在容易情绪激动的日子。
两姐妹把这些经验也用到了婚礼上。杰姬认为,婚礼的当天早上让大家补充点能量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以防止有人发脾气。一些古老的闹婚风俗随时可能触发紧张情绪,因此,婚礼一开始就是情绪高涨的时刻,她们不想冒让整个家族饿怒爆发的风险。
在这个重大的日子里,她们无法掌控一切,但可以从好好填饱大家的肚子开始。因此,杰姬在婚礼前准备了一顿富含蛋白质的早餐,并在仪式和接待宾客间隙以及拍照期间备了一些零食。结果,婚礼进行得非常顺利。
时至今日,谈及饿怒事件,姐妹俩还会相视而笑——谢天谢地。
成长环境对饿怒的影响
梅拉妮告诉我:“我丈夫生气时,会毫无顾忌地拿我出气。”她的丈夫因饿怒而痛苦挣扎时,不仅她会受影响,方圆四五十米的人也都会知道。那段日子里,梅拉妮努力体恤丈夫,但他毫不领情。她没吃好,丈夫会指责她“难搞”,却不去处理自己的饿怒,这让梅拉妮很是烦恼。
“他为什么会这样?”她问我。
我的想法是:受成长环境的影响,有些人在饿怒时可能更容易表达不满,表现出攻击行为会令他们感到愉悦。而梅拉妮来自视冲突为大忌的家庭:一句冒犯的话就可能导致其沉默相待。当饿怒发生时,生在这种家庭的人会有内疚感,愤怒情绪隐忍不发,或者以隐秘的方式发泄出来。梅拉妮根本就不会直接发火,她有一个私密的笔记本,写满了一页又一页愤怒的想法。里面的内容是梅拉妮不曾直接表现出来的,既真实又毫无掩饰。
但我的另一位咨询者,来自纽约的一个“无言语过滤型”家庭,曾因路怒被警察传讯。他饿怒时,会毫不犹豫地在路上大打出手,或者破口大骂。这两个咨询者之间的区别不仅在于饿怒水平,一定程度上也受到性格、家庭背景和文化的影响,这些因素决定了他们表达负面情绪的舒适程度。
远离饿怒可以带来更好的决策 研究人员还发现,饿怒不仅破坏人际关系,还会极大地影响决策能力。试想,囚犯出狱的概率有可能取决于法官是否饿了。
在一项针对以色列法庭的研究中,来自美国哥伦比亚商学院的乔纳森·列瓦夫和同事们分析了由8名法官主持,为期10个月,共计1112次的假释听证会。[2]一天当中,法官们会有三场庭审,每次庭审中的数次休庭都可以进餐或是吃些零食。法官可以选择休庭的时间,但无法控制接手的案件的类型或是次序。
审讯初始,囚犯有65%的假释概率。一场庭审结束时,假释概率几乎降至为零,而在法官吃些小食休息后,这一概率又会回升至65%。精神疲劳可能是造成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当我们感到疲惫时,就会选择最不费力的决定。因此,当法官疲惫时,可能容易受到情绪波动的影响,从而导致假释的概率降低。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