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解码日本文化DNA:妖怪、绘画与文学(共9册)-电子书下载

简介

解读日:不可错过的妖怪、绘画与文学,套装全9册。分别为《入夜识》《浮世绘百景》《神兽引领的使命》《痴人之爱》《如父如子》《告白》《山茶文具店》《人间便利店》《跷跷板妖怪》
《入夜识》:独立插画师FL-ZC小花,以鸟山石燕的《百鬼夜行》为原型,手绘99个妖怪。想象力之奇诡,构思之大胆,细节之丰富,让人惊叹。 《浮世绘百景》:云集16位浮世绘巨匠,包括葛饰北斋、歌川广重、河锅晓斋、小林清亲等,从江户时代跨越到明治时代,一窥浮世绘各流派风格,纵览日本版画艺术! 《神兽引领的使命》:享誉国际、风靡网络的“地球籍艺术家”小松美羽的神兽世界。本书让你充分了解她与神兽的故事,以及其创作理念、灵感来源。 《痴人之爱》:爱到极致,当是疯狂。人性欲念的极致书写,难以言喻,唯有叹息。 《如父如子》: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奖原著小说。日本电影大师是枝裕和的真情流露,贯通千万家庭的温情物语! 《告白》:畅销十年,日本推理小说家凑佳苗成名作!小孩的童颜配上罪恶的嘴脸,真是普天之下最恶的画面…… 《山茶文具店》:连续两年获日本“书店大奖”重推!日本畅销作家小川糸备受好评暖心之作,掀起“书信时代”怀旧风潮! 《人间便利店》:日本第155届芥川奖获奖作品引起日本社会集体沉思的现实主义话题之作! 《跷跷板妖怪》:“婆媳版《史密斯夫妇》”的故事情节,叠加未来科技和人工智能等多重精彩元素。将悬疑与暖心巧妙结合,典型的“伊坂幸太郎”风格。

作者介绍

凑佳苗 1973年出生于广岛县。2007年以《神职者》获第29届小说推理新人奖。2008年以收录了同作品的出道作《告白》,荣获“周刊文春【MYSTERY BEST 10】”的第①名,2009年荣获第6届本屋大赏(书店大奖)第①名。此外还在2014年获得美国《华尔街日报》的ZUI佳推理小说前十名,2015年入选全美图书馆协会亚历克斯奖。2012年以《望乡》获第65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短篇奖。2016年以《乌托邦》获第29届山本周五郎奖。2018年《赎罪》提名埃德加•爱伦•坡奖(平装原创部门)。 伊坂幸太郎 日本文坛独树一帜的天才作家,以特有的幽默感和多重的构想力著称。 曾获得书店大奖、山本周五郎奖、新潮推理俱乐部奖等诸多奖项,并五次入围直木奖。 与东野圭吾、村上春树包揽书评杂志《达•芬奇》“最受欢迎的作家”前三名。 谷崎润一郎(1886-1965) 日本近代小说家,唯美派文学主要代表人物。曾经在1958年、1960-1965年共7次提名诺贝尔文学奖,成为日本早期少数几位获得诺奖提名的作家之一。 其长篇小说《细雪》获每日出版文化奖及朝日文。 小松美羽 日本当代艺术家。生于1984年。从铜版画开始,以优越且充满力量的表现力,发表以神兽等为主题的作品。其画作《新•风土记》在日本地位崇高的古老神社出云大社获得献纳的殊荣;有田烧彩绘作品《天地的守护兽》荣获大英博物馆的收藏并展示;与HTC VIVE ORIGINALS携手创作的VR作品《祈祷》,入围第76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同时也是首位于日本国技大相扑场地举行现场创作的艺术家。

部分摘录:
夏 我住在位于丘陵山麓的一座独幢小房子里,地址属于神奈川县镰仓市。虽说在镰仓,但我住在靠山的那一带,离海边很远。
以前我和上代一起住在这里,但上代在三年前去世,如今我独自住在这幢老旧的日式家屋中。因为随时可以感受左邻右舍的动静,所以并不觉得特别孤单。虽然入夜之后,这一带就像鬼城,笼罩在一片寂静中,但天一亮,空气便开始流动,到处传来人们说话的声音。
换好衣服、洗完脸后,在水壶里装水、放在炉上煮滚,是每天早晨必做的事。趁着烧开水时,拿起扫把扫地、擦地,把厨房、缘廊、客厅和楼梯依次打扫干净。
打扫到一半时,水煮开了,于是暂停打扫,把大量开水冲进装有茶叶的茶壶中。在等待茶叶泡开的这段时间,再度拿起抹布擦地。
直到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后,才终于能坐在厨房的椅子上,喝上一杯热茶。茶杯里飘出焙炒过的茶叶的香气。我直到最近才开始觉得京番茶好喝,虽然小时候难以理解上代为什么要特地煮这种枯叶来喝,但现在,即使是盛夏季节,清晨要是不喝一杯热茶,身体就无法苏醒。
当我怔怔地喝着京番茶时,邻居家楼梯口的小窗户缓缓打开了。那是住在左侧的邻居芭芭拉夫人。虽然她的外表百分之百是日本人,但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叫她,也许她以前曾经在国外生活。
“波波,早安。”
她轻快的声音好像乘着风冲浪似的。
“早安。”
我也模仿芭芭拉夫人,用比平时稍微高一点的声音说话。
“今天又是个好天气,等一下有空来我家喝茶,我收到了长崎的蜂蜜蛋糕。”
“谢谢。芭芭拉夫人,祝你也有美好的一天。”
每天早晨,我们都会隔着一楼和二楼的窗户打招呼。我总会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很想暗暗偷笑。
一开始其实有点不知所措。因为竟然连邻居的咳嗽声、打电话的声音,甚至冲马桶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有时候会产生错觉,还以为和邻居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即使没有特别注意,也会很自然地听到对方的动静。
直到最近,才终于能够镇定自若地和邻居打招呼。和芭芭拉夫人道过早安,我一天的生活终于正式开始。
我叫雨宫鸠子。
上代为我取了这个名字。
名字的来历,当然就是鹤冈八幡宫的鸽子。八幡宫本宫楼门上的“八”字,是由两只鸽子靠在一起组成的。又因为《鸽子波波》这首童谣的关系,所以从我懂事的时候开始,大家就叫我“波波”。
只不过,一大早就这么潮湿,真让人不敢恭维。镰仓的湿气超可怕。
刚出炉的法国面包很快就变得软塌塌的,而且还会发霉;原本应该很硬的昆布,在这里也完全硬不起来。
晾完衣服后,马上去倒垃圾。名为“垃圾站”的垃圾堆放处位于流经这一带中心的二阶堂川桥下。
可燃垃圾每周收两次,其他纸类、布类、宝特瓶和修剪的树枝、树叶,以及瓶瓶罐罐,每周只收一次;周六和周日不收垃圾;不可燃垃圾每个月只收一次。一开始觉得垃圾分类分得这么细,真是烦不胜烦,但现在已经能够乐在其中。
倒完垃圾,刚好是小学生背着书包,排队经过我家门口去上学的时间。小学就在离我家走路几分钟的地方,走进山茶文具店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就读于这所小学的学童。
我再度打量自己的家。
对开的老旧门板上半部镶着玻璃,左侧写着“山茶”两个字,右侧写着“文具店”。店如其名,门口的确种了一棵高大的山茶树,守护着这个家。
钉在门旁的木制门牌虽然已经发黑了,但定睛细看,仍然可以隐约看到“雨宫”二字。虽说只是信笔挥洒,但玄妙入神。不论玻璃上还是门牌上的字,都是上代写的。
雨宫家是源自江户时代、有悠久历史的代笔人。
这个职业在古代被称为“右笔”,专门为达官显贵和富商大贾代笔;靓字——写一手好字当然成为首要条件。当年,镰仓幕府里也有三位优秀的右笔。
到了江户时代,大奥中也有专为将军正室和侧室服务的女性右笔。雨宫家的第一代代笔人,就是在大奥服务的女性右笔之一。
自此之后,雨宫家传女不传男,代代皆由女性继承代笔人这份家业。上代是第十代,我继承了她的衣钵;不,实际上是当我回过神时,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了第十一代代笔人。
以血缘关系来说,上代是我的外祖母,但是从小到大,她从不允许我轻松地叫她一声“阿嬷”。上代在从事代笔人业务的同时,一个人把我抚养长大。
只不过现在的代笔人和以前大不相同,举凡替客户在红包袋上署名。写雕刻在纪念碑上的文章。写有新生儿与父母名字的命名纸。招牌。公司经营理念和落款之类的文字,都成为主要的业务内容。
只要是写字的工作,上代来者不拒,不管是老人俱乐部颁发给门球冠军的奖状,还是日式餐厅的菜单,或是邻居家儿子找工作时用的履历表,她都照接不误。
虽然表面上开了一家文具店,但是说白了,其实就是和文字相关的打杂工。
最后,我为文冢换了水。
虽然外人会觉得那只是一块石头而已,但对雨宫家来说,这块石头比菩萨更重要。那是埋葬书信的地方。如今,盛开的蝴蝶花围绕在文冢周围。
早晨的工作终于告一段落。
在山茶文具店开始营业的九点半之前,是我的片刻自由时间。今天我要去芭芭拉夫人家,共度早餐后的早茶时光。
回想起来,我这半年很拼命。虽然上代去世后,大部分后事都由寿司子姨婆帮忙处理,但仍然有一些无法凭寿司子姨婆一己之力处理的麻烦事;因为当时我逃到国外,使得待处理的杂事堆积如山。我在回国后,带着仿佛刷洗烧焦锅底般的心境,缓慢而肃穆地解决了这些事。而所谓锅底的焦痕,主要是关于遗产和权利的事。
在二十多岁的我眼中,那种事根本微不足道。但上代在年幼时被雨宫家收为养女,所以有许多复杂的隐情。虽然我曾经有一股冲动,想把所有事情统统丢进垃圾桶,但想到某些大人在等着看笑话,反而在紧要关头激发我产生了一丁点儿动力。
而且,如果我真的放弃一切,这幢房子马上就会遭到拆除,变成停车场或是改建成公寓。如此一来,我最爱的山茶树也会被砍掉。
我无论如何,都希望亲手保护这棵从小就很喜爱的树。
这天下午,我被电铃声惊醒。
我似乎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淅沥沥打在地面的雨声成为绝佳的催眠曲。
这几天,中午过后都会下雨。
我每天早上九点半打开山茶文具店的店门开始营业。观察客人上门情况的同时,也在后方的厨房吃午餐。因为早上只喝热茶、吃一点水果,所以会好好吃一顿午餐。
今天店里没什么客人,所以不小心在里头的沙发上睡着了。原本只打算眯一下眼睛,没想到竟然睡熟了。也许经过半年时间,已经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再感到紧张了吧,最近经常觉得很困。
“有人在吗?”
女人的声音再度传来,我慌忙往店堂跑去。
刚才听声音时,就觉得有点熟悉,一看到脸,果然是认识的人。她是附近鱼店鱼福的老板娘。
“哎哟,波波!”
鱼福的老板娘一看到我,双眼立刻发亮。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干脆爽朗,手上拿了一大沓明信片。
“今年一月。”
鱼福的老板娘听到我的回答,立刻提着长裙的裙摆,单脚伸向另一只脚后方,用搞笑的方式弯下身子鞠了一躬。没错没错,鱼福的老板娘以前就这样。我不由得怀念地回想起这件事。
以前只要上代差遣我去买晚餐的食材,鱼福的老板娘就会把糖果、巧克力或花林糖之类的甜食塞进我嘴里。她明知道上代禁止我吃这种甜食,却仍然硬塞给我吃。小时候我经常抱着一丝幻想,觉得如果我妈妈是像她一样的人,我一定会很幸福。
但是,虽然就住在附近,为什么整整半年都没见到她?这件事让我感到有点不安。老板娘笑着对我说:
“我娘家的妈妈卧病在床,所以我前一阵子一直待在九州岛。我们刚好擦身而过,所以都没有遇见。看到你很有精神的样子,真是太高兴了!之前还经常和爸爸聊起,不知道波波最近好不好。”
鱼福老板娘口中的“爸爸”是指她的丈夫。她丈夫几年前罹患重病去世了。我之前在加拿大打工度假时,寿司子姨婆用电子邮件告诉了我这件事。
“太好了,每年都有很多客人期待收到我们的盛夏问候卡。本来还在烦恼,不知道今年该怎么办,幸好听说山茶文具店又开张营业了。我原本还不太相信,所以过来看一下,真是太高兴了!”
鱼福老板娘一边口齿清晰地说着,一边把手上那沓明信片交给了我。那是邮局发行的夏季明信片,还可以参加抽奖。
老板娘的字并不难看,就像是漂亮的羽衣轻柔地在天空飘舞着,但她每年都委托山茶文具店代笔。唯一的原因,就是彼此都是从上代开始就建立了交情。
“那就麻烦你按老样子处理。”
“没问题。”
生意就这样谈成了。
老板娘站着和我闲聊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无论是穿了多年的花卉图案围裙,还是及踝的白袜,或是夹住刘海儿的大发夹,一切都让我感到怀念。如今,鱼福这家店已经交给她儿子和媳妇负责,她本人则含饴弄孙享清福去了。老板娘有三个孩子,都是儿子,所以她说不定是把当时还年幼的我当成自己的女儿般疼爱。
我翻开月历,用粉红色的荧光笔在小暑和立秋的日子做了记号。在小暑前的是梅雨季问候,小暑和立秋之间才是盛夏问候,一旦过了立秋,就变成残暑问候了。我很久没有接到这么大宗的代笔工作了。
洗把脸醒脑后,我立刻开始进行准备工作。
首先拿出使用多年的鱼形印章,在明信片背面盖上鱼福专用的图案。这是很简单的作业,可以在顾店时完成。接鱼福的盛夏问候卡已经有好几年,不,已经好几十年了,虽然内容很简单,但由于数量惊人,所以不能轻忽。上代把使用多年的各种道具都分箱收藏得很好。因为是多年的老客户,即使不需要一一确认内容,也可以写出很有鱼福特色的盛夏问候卡。
问题在于正面。每一张卡片写的内容都不同,无法像背面那么简单。
空着肚子没力气握笔,在文具店打烊后,我决定先去吃晚餐。
每天的晚餐几乎都是外食,虽然伙食费的开销比较大,但我懒得自己下厨做一人份的晚餐,幸好镰仓是观光胜地,有很多餐厅,不必担心找不到东西吃。
享受完今年第一次的中式凉面,我绕路去了镰仓宫。虽然我很习惯一个人走路,但镰仓的夜路很暗;尤其靠山这一带的路灯很少,还不到晚上八点,便已伸手不见五指。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走路时故意拖着木屐,发出声响。雨在傍晚就停了,但天气不太稳定,随时可能下起倾盆大雨。
如果说,鹤冈八幡宫这处神社是祭祀镰仓幕府的开创人源赖朝的,那么镰仓宫就是祭祀镰仓幕府终结者的神社。神社后方至今仍然保留着主祀护良亲王当年遭到幽禁的土牢,只要付费,就可以进里面参观。
因此,同时参拜鹤冈八幡宫和镰仓宫总让我有一丝愧疚感,但也不能偏袒某一方,所以仍一如往常地合掌祭拜。沿着阶梯往上爬,灯光照亮了本殿前方的巨大狮子头。
回到家,冲个澡洗净身体后,把平时放在壁橱角落的书信盒拿了出来,缓缓打开盖子。上代送我的这只桐木书信盒里放着自来水笔、钢笔等所有代笔工作相关的工具。
书信盒盖子表面有一只用螺钿镶嵌成的鸽子,这是上代特地向京都的工匠定做的定制品,但原本用宝石镶的鸽子眼睛已经掉了,尾巴也用胶带粘了起来。这也成为让我回想起不愉快过去的证据。
我这辈子永远不会忘记,我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吕波”。
我在一岁半的时候,可以准确无误地背完从“以、吕、波、耳、本、部、止”开始,到最后“无”为止的五十音习字歌。记忆中,我三岁时可以用平假名写下习字歌;四岁半已经会写所有的片假名。这是上代热心教导的结果。
我在六岁时第一次拿毛笔。上代说,多练字就可以进步,于是在六岁那一年的六月六日,我拿起有生以来第一支自己专用的毛笔。那是用我的胎毛制作的毛笔。
我至今仍然清楚记得当天的事。
吃完营养午餐,从学校一回到家,上代已准备好新袜子在家里等我。那是一双很普通的长筒袜,只有小腿旁绣了一只兔子而已。当我换上新袜子后,上代缓缓地对我说:
“鸠子,你来这里坐。”
她的表情从来不曾像那一刻般严肃。
我听从上代的指示,在矮桌上铺好垫板、放上宣纸,再用文镇压住。我模仿上代的样子,自己动手完成这一连串作业。砚台、墨条、毛笔和纸整齐地排放在面前。这四样东西被称为“文房四宝”。
我在听上代说明时,拼命克制焦急的心情。不知道是否因为兴奋的关系,我甚至不觉得腿麻。
磨墨的时间终于到了。用砚滴把水倒进砚台的墨膛。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磨墨时间。墨条那种摸起来有点凉凉的感觉让我内心悸动不已。我一直想试试磨墨。
在此之前,上代禁止我碰触她的代笔工具。看到我拿毛笔在腋下搔痒,就会马上把我关进储藏室,有时甚至不准我吃饭。但是,她越不叫我靠近,我就越想靠近,越想亲手摸一摸。
在这些工具中,最吸引我的就是墨条。那块黑色的东西含在嘴里不知道是什么味道,一定比巧克力、比糖果更美味。我确信不疑地这么认为,而且爱死了上代磨墨时飘来的那股淡淡的、难以形容的神秘香气。
所以,对我来说,六岁那年的六月六日,是我盼望已久的书法初体验。虽然手上拿着梦寐以求的墨条,却怎么也磨不好,上代对我大发雷霆。
虽然只是在墨膛磨完墨后,再推入储墨的墨池这么简单的动作,但六岁的我怎么也做不好。斜斜地握着墨条,想磨得快一点,但上代立刻打我的手,我根本无暇把墨条含在嘴里尝味道。
这天,上代要我在宣纸上不停地写“〇”。就像在写平假名的“の(no)”一样,持续不断地画圈。当上代撑住我的右手时,我可以轻松画圈,但轮到我自己写的时候,线条就变得歪七扭八,就像迷路似的;粗细也不一,时而像蚯蚓,时而像蛇,有时候甚至像鼓着肚子的鳄鱼,笔下的圆圈一点都不稳定。
笔管不要倒下,要笔直竖起来。
手肘抬高。
不要东张西望。
身体正面朝前。
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
越是想要同时完成上代的所有要求,我的身体越容易倾斜,呼吸节奏紊乱,动作也变得畏首畏尾。眼前的宣纸上写满了奇形怪状的圆圈。因为一直重复相同的事,所以开始感到厌倦。毕竟我当时才读小学一年级。
所以,六岁那一年的六月六日,这个第一次练书法的日子,并没有成为一个灿烂辉煌的日子,但我为了不辜负上代的期待,之后仍然刻苦练习。
终于能够一口气把顺时针的圆圈写成相同的大小后,又开始用相同的方式练习逆时针的圆圈。
非假日时,每天吃完晚餐后,就是练书法的时间。二年级之前,每天练一小时;三四年级时,每天练一个半小时;升上五年级后,每天要练两小时。而上代也都陪着我一起练习。
练习逆时针的圆圈时,起初根本不知道写到哪里,但渐渐终于可以顺利画出大小相同、粗细均匀,形状也四平八稳的圆圈。
努力有了回报。终于,即使闭上眼睛,我也能轻松画出漂亮的圆圈。
圆圈的练习结束后,又接受了逐一练习平假名的特别训练,直到能完美写出“いろはにほへと”等所有平假名。我在练习的时候发挥了想象力:
“い”是两个好朋友一起坐在原野上,面对面开心地聊天。
“ろ”是天鹅优雅地浮在水面上。
“は”的第一笔就像飞机降落在跑道上,之后再度朝天空展翅而去,在空中表演特技。
一开始先把纸放在上代为我写的范本上照样摹写,之后再看着模板临摹,最后即使不看模板,也能够写出来。通过上代的考核后,才终于能接着写下一个平假名。
每个文字都有背景,都有发展的过程。虽然对当年还是小学生的我来说,要理解这些有点困难,但有时候,了解成为假名基础的汉字,就能够透过形状记住假名的正确写法。
当时所用的字帖是《高野切第三种》,它被认为是《古今和歌集》现存最古老的抄本。上代说,接触好字有助于进步,所以当别人在看绘本时,我每天都得翻阅这本字帖。
虽然我完全看不懂那些被认为由纪贯之所写的文字内容,但觉得那些字妖艳而美丽。我觉得那每个行云流水般的文字,就像是把正式礼服十二单衣一件一件脱下似的。
我花了大约两年时间,才终于能漂亮地写出五十音的平假名和片假名。小学三年级那年的夏天,我正式开始练习汉字。
只要遇到长假,上代的热忱就更是旺盛。我没有时间和同学一起去游泳或是吃刨冰,所以也没有结交任何能很有自信地称为“闺密”的朋友。班上的同学应该都觉得我很阴沉、不起眼、缺乏存在感吧。
我第一个练习的汉字是“永”字。接着又反复练习了“春夏秋冬”和自己的名字“雨宫鸠子”,直到可以写出漂亮的字体为止。
平假名和片假名的字数有限,但汉字无穷无尽,简直就像踏上了没有终点、永无止境的旅程。而且,除了楷书,还有行书和草书。不同书体的笔顺也各不相同,根本永远学不完。
我的小学时代几乎都在练字中度过。
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我没有任何愉快的回忆。上代对我耳提面命,说只要耽误一天,就要花三天的时间才能补回来,所以我即使去参加校外教学或修学旅行时,也都带着自来水笔,背着老师偷偷练书法。我一直相信这是天经地义的,从来不曾怀疑过。
我一边回想起陈年往事,一边端正姿势,开始磨墨。
如今,水已经不会溅到砚台外,我也不会斜拿着墨条磨墨。
虽说磨墨有助于平静心情,但我久未感受到全身意识朦胧的舒服感觉。
并不是想睡觉,而是自己的意识慢慢沉入某个深不见底的黑暗之处,只差一步,就可以达到出神的境界。
我试写了一下,确认墨色的深浅后,在明信片正面写上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
上代教我的书信礼仪第一课,就是要正确无误地书写收件人的名字。
上代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信封是一封信的体面,所以必须写得特别仔细优美,字迹清晰。
写每一张明信片的地址时,都要稍微调整位置,让收件人的姓名能够刚好位于明信片正中央。
上代极端追求字体的优美,至死不渝,但也随时提醒自己不能自命清高、孤芳自赏。
即使写得一手靓字,如果别人完全看不懂,就无法称得上是精粹,反而会变成一种庸俗。
这句话是上代的口头禅。不论字写得再好,若心意无法传达给对方,就失去了意义。所以,她平时虽会练习草书,但实际进行代笔工作时,几乎不曾用草书写过。
简单明了最重要,以及代笔人不是书法家这两件事,是我从小就牢记在心的,所以也一直遵守上代的教诲,写信封时的笔迹特别清晰,而且使用任何邮差都能够一目了然的楷书。
而且,上代还规定,书写数字时,为了避免错误,一律统一使用阿拉伯数字。
我花了将近一个星期,完成了鱼福老板娘委托的盛夏问候卡。令人高兴的是,没有写错任何一张。
忙着张罗这些事时,六月也接近了尾声。今年的梅雨季很短,眼看着就快结束了。
六月三十日是鹤冈八幡宫每年固定举行大祓仪式的日子。
下午,我比平常稍微提早了一点走出家门,一路闲逛,往八幡宫走去。山茶文具店每周六下午、周日和国定假日都休息,所以今天可以放心外出。
我要去领新的大祓注连绳。
大祓注连绳是将注连绳两端绑起来的环状装饰,许多镰仓的人家都会把它挂在大门口,只有在每年举行两次的大祓仪式时才能换新。
六月三十日的夏越大祓时所发的大祓注连绳中央,挂着水蓝色的纸带;至于十二月三十一日的新年大祓时所发的大祓注连绳中央,挂的则是红色纸带。山茶文具店目前还挂着一年前的旧大祓注连绳。
虽然我算不上虔诚的人,但在大祓注连绳这件事上,我想规规矩矩遵守习俗。上代也一样,无论工作再怎么忙,每年两次的大祓仪式都绝不缺席。
我先去交纳了三千元的供奉费,领取了新的大祓注连绳。因为时间刚好,所以就去参加了大祓仪式。
钻过用茅草制作的巨大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