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江湖-电子书下载

简介

本书作者以雅致的词牌名为题,撰写诡异江湖的系列中篇武侠小说。作者将故事情节与词牌名巧妙结合在一起,构思巧妙,令人拍案叫绝。 如“满江红”,作者以抗金为背景,写了两个助纣为虐的恶人掉进沼泽,只有相互帮助才能脱困,但两人都不信任对方,互相猜忌导致最后两人双双灭亡。这是一个可歌可泣的爱国救亡故事,让人热血澎湃,酣畅淋漓。同时作者把人性描写得淋漓尽致,让人解恨! 又如“青玉案”,故事发生在青玉案旁,描写了一个刺客为报父仇,伺机刺杀青玉案主人,然而他却发现青玉案的主人大公无私,深受百姓爱戴,一时难以抉择……好人与坏人,从来都不是片面的。 九个词牌名,九个奇特的故事,故事人物性格丰满立体,情节精妙绝伦,人性描写得淋漓尽致,作者看似写武侠,实际上写的是社会百态。没读过《江湖》,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精彩的武侠小说。

作者介绍

华发生,原名张润华,生于大明袁督师故里,千禧年负笈江城南望山下,现居莞草繁茂的珠江之畔。 2004年以来,先后在大陆著名武侠名刊《武侠故事》《武侠小说》、香港《武侠世界》等刊发表作品二百多万字。

部分摘录:
满江红 脚下突然一片浮软!
陶忘机暗叫一声“糟糕”,脚下竟是一片沼泽!
双足无法借地发力,大片乌黑的烂泥如同怪物的大口将他的身子死死地吸住。可怜陶忘机一身本领,在这片深不可测的沼泽地里也成了“屠龙之技”——他无法脱身。
他四下看了看,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荒郊,毒蛇豺狼经常出没,即使大声叫喊,也不会有人来救他。
这片黑沼泽和周遭的陆地浑然一色,上面有一些枯枝败叶,看起来和寻常陆地无异,所以在追赶红面具的时候,他见红面具从高处跃下,便毫不犹豫地跟着跃下。
谁知,半空中,一条飞索突然扑向红面具,红面具抓住飞索攀向十数丈之外的地上了,而他却落在沼泽中,双足深陷淤泥、不能自拔,眼睁睁地看着红面具远去。
红面具显然早有预谋,故意引诱他掉进这片黑沼泽,让他慢慢地沉入淤泥之中,一点一点地感受死亡来临的恐惧。
这种情况下,不管你是武功盖世的练家子,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要脱身只有一个的法子……
“救命啊!救命啊!”
陶忘机不顾身份,拼命地叫喊,盼望有一两个打猎的人出现,将他救出来。
“这里不会有人来的,省省力气吧,你最多还能活两个时辰。”在离陶忘机不远的地方,有人在说话。
陶忘机心中大喜,只当来了救星。这地方只要还有人,那就容易脱身了。可是待看清楚具体情况后,他心里顿时凉了半截儿。原来在离他三丈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像他一样陷入沼泽的人!这人脸上沾满黑泥,眼珠乌黑,和那污泥混在一起,实在很难区分。如果那个人不出声,陶忘机很难发现他。
“你越是挣扎,就越快沉入泽底。不动不叫,身子保持静止,反而沉得没那么快。”那人继续道。
陶忘机知他所言不假,但他没想到会葬身在这种地方,一时间不知说什么,任由身体一点一点地下沉。尽管下沉的速度很慢,可是陶忘机却十分焦急,他感受到沼泽下面仿佛有无数冤魂厉鬼在抓着他的脚,慢慢地将他拉进地狱。
沉默了片刻,陶忘机明白不能这样等死。他想了想,便和那人寒暄起来,问道:“在下陶忘机,敢问这位兄弟尊姓大名?”
那人听了他的名字没什么反应,回道:“我不认识你,你叫我小柯吧!”
陶忘机是江湖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誉满天下,二十岁在鼎湖山扫荡群魔,自此群雄低首,尊他为“大侠”。二十五岁,陶忘机娶了朝中名将郭南之女为妻,一年后郭南被刺,他顿觉江湖事乏味无趣,便效法晋士修竹养菊,隐居世外。“陶忘机”三个字在江湖中用“如雷贯耳”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这人居然没听过他的名字,看来是个初出江湖的雏儿。
陶忘机微微一笑,道:“阁下习武否?”
小柯道:“老子八岁习武,才刚出来,还没扬名立万,为了追赶那只该死的野兔,一个飞身跌进这个鬼地方!”一会儿他又埋怨起来,破口大骂:“病老天,贼老天!”他越骂越气,禁不住骂起爹娘来,直骂得口干舌燥。小柯忽然低声哭泣,陶忘机隐隐听到他又在说“还没喝过最醇的酒,吃过最香的肉,一点价值也没有”之类的话。
陶忘机毕竟是老江湖,此时他心中已酝酿出一个脱身的法子,但他默不作声。等到小柯灰心丧气,彻底绝望之时,才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道:“小柯兄弟,你看这是什么?”
小柯抬眼一看,心怦然一跳,眼里闪着异样的光。陶忘机的银票是九省通行的大通钱庄的银票,每张五百两,他一辈子都挣不到那么多银子。然而不过片刻,小柯眼里再次暗淡无光,苦笑道:“现在我们都无法脱身,你给什么我都无福消受了!”
陶忘机不觉莞尔,道:“是啊,咱们现在这处境,多少银子也没法儿花!”说罢他一扬手,手里的银票如蝴蝶飞舞,散落在沼泽各处。
小柯眼睁睁看着那些可以为自己带来无穷快乐的东西,此刻却如同垃圾般被丢弃,更觉处境凄凉、欲哭无泪。
陶忘机道:“小柯兄弟,这世间的银子有的是,要是你配合我逃出这个鬼地方,我保证你以后要多少银子就有多少!”
“你有办法?”小柯忍不住问道。
陶忘机点点头,反问:“你会轻功吗?”
“从小就学。”
“很好,”陶忘机又问,“你现在运气上浮,能跳多高?”
小柯面有愧色,道:“我学艺未精,若是跳的话,只能跳高而不能跳远,所以我只能跳离沼泽表面,却跳不到陆地上。唉,最终我还是会掉下来,到时候陷得更深。”
“好极了!这已经足够了!”陶忘机拍手叫好,弄得小柯一头雾水。
陶忘机正色道:“小柯兄弟,我这儿有个法子可以让你脱身。我修炼内家掌力十五年,一手排云掌劲力如潮,能够隔空打物。我与你相隔不过三丈,我如果在你跳离沼泽表面的一瞬间,以排云掌打向你的背心,凌厉的掌风定能将你平安送到陆地上!”
小柯喜出望外,知道这回来了救星,恭敬的语气里带有几分狂喜:“兄长如果能救我,便是我的再生父母,我这辈子为你做牛做马都心甘情愿!”
陶忘机微笑道:“我不会委屈你,相反我还会给你许多银子,让你喝最醇的酒、吃最香的肉!”
“你真有这么好?”小柯有点怀疑地问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柯兄弟,我这样对你,自然是有所图的。”陶忘机开门见山地道,“我用排云掌送你上了陆地,必然会产生一股向后推的劲力,这样我的身子就会迅速沉入沼泽。所以你一上陆地,必须马上折断沼泽边那棵树木的树枝伸给我,拉我上去!”
小柯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陶忘机和他萍水相逢,没有一点关系,便故意承诺重金酬谢,以利相诱,使自己脱离沼泽后回来救他。于情于理,小柯都没有拒绝回救陶忘机的理由。他求生心切,叫道:“你如果用排云掌送我上了陆地,我不回来救你,那真连畜生都不如了!”
陶忘机见他言辞恳切,心中欢喜,但还是有点放心不下,毕竟这个方法太冒险。他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这个陌生人身上,若是这小子上了陆地一走了之,那他就会马上沉入沼泽而死,又窝囊又受气,一点保障都没有。
“小柯兄弟,一万两,这是你回来救我的报酬!”
小柯听后倒急了,马上指天为誓,叫道:“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还信不过我吗?我发誓,我若是不救你,他日便会被雷劈、被火烧,死后跌入十八层地狱!”
陶忘机听他发如此的毒誓,心里踏实了许多。突然,陶忘机看到了小柯那根高擎的手指,身体一震。
“这位大哥,你准备好了吗?”小柯笑嘻嘻地看着他,“事不宜迟,你数一二三,数到‘三’的时候我便往上跳,一离开这沼泽表面,你就马上用掌劲送我上陆地!”
陶忘机点点头,道:“好,准备!”他伸出双掌,做出发掌的姿势。
小柯也不犹豫,将背露给陶忘机,鼓起两腮,目视前方陆地,气运丹田,做好上跳的准备。
“一!”陶忘机开始数。
“二!”陶忘机再数。小柯闻言立刻鼓动全身劲力。
“三!”陶忘机一声大喝。小柯随之大喊道:“起!”他提气上冲,如一条大鱼般跃起,顿时双脚离地,整个身子露出沼泽表面。这凌空的刹那,小柯的心跳加速,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这次绝处逢生真要谢天谢地了!
然而,背后一点动静都没有,那股凌厉的掌劲竟然没有打出!
“啊!”小柯惨叫一声。“啪”的一声,身体直插入沼泽。由于下落之势极快,身体一下子便陷至胸膛。他拼命挣扎,却阻止不了那股下沉的势头,口里被灌了不少淤泥。
陶忘机冷冷地道:“你越是挣扎,就死得越快!”
陶忘机一语惊醒梦中人。小柯赶紧恢复冷静,全身静止不动,只鼓腮提气,抑制下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减缓了身体下沉的速度。
惊魂稍定,小柯马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忍不住破口大骂:“陶忘机,你暗算你爷爷,你禽兽不如!”
小柯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遭陶忘机陷害,所受的委屈比他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他顿时怨愤冲天,臭骂不绝,几乎把世间所有的坏事都往陶忘机身上推。
陶忘机只是冷冷地笑,也不生气,任由他骂。
“笑笑笑,你只会笑吗?”小柯大骂道,但心里还是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陶忘机会这样做,他这样煞费苦心地害他,最终不也是等于害了自己吗?
“知道我为什么不发掌吗?”陶忘机问。
“天晓得你这个老王八蛋!”
“你不说,那我来说!”陶忘机的表情忽然变得凶狠,“因为你在撒谎,你根本不是什么初出江湖的雏儿!我以为我们是两个毫不相干的人掉进同一个沼泽里,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可事实上你认识我!”
小柯听他突然揭破真相,表情僵硬,但很快脸上便露出严肃的神情,好像突然换了个人似的,不似先前那般粗鄙,冷冷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陶忘机道:“你如果是初出江湖的雏儿,不认得我,我说用排云掌送你上陆地,那是难度极大的事情,你怎么会没有一点怀疑?你离陆地有三四丈远,只有绝顶高手才有能力将你送到那里,显然你知道我是谁,知道我有那个能力,才这么相信我!”
小柯道:“我不过是求生心切,不假思索罢了。”
陶忘机一声冷笑,随后说道:“你现在举起你刚才发誓的手!”
小柯一怔,慢慢将手伸了出来,只见那只手的食指极为修长,比常人要长许多。小柯立刻明白了,知道陶忘机此举是何用意,他的确看破了自己的伪装。
陶忘机叱道:“你是窃影门的传人!窃影门是小偷的帮派,小偷最大的本领就在手指上,窃影门的人手指与常人不同,他们从小就受过特殊训练,他们的手指不像常人那样有三个指节,而是有四个指节!”
在江湖上,既然有人雇杀手去杀人,当然也会有人雇小偷去偷东西。窃影门就是这么一个专门为了报酬去偷东西的帮派。他们无影无踪,无名无姓,外界对他们的了解几乎是一片空白,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的手指极长。
小柯呵呵一笑,展示他灵活的手指:“不错,我确实是窃影门的传人,也是那晚到你庄上行窃的人!”他知道这手指会暴露他的身份,所以一直隐藏着,刚才一时情急指天发誓,手指沾满污泥,不易认出,不想陶忘机心思细密,还是认了出来。
陶忘机当然记得小柯说的“那晚”的事情。他在青竹林的隐贤山庄向来清静,但那晚居然来了一个小偷,盗走了他一封重要的信件,让他气恼不已。
那封书信混在一些书籍里面,藏在墙壁的暗格中,其间布满机关,手段不是十分高明的人是取不走的。江湖上能有这种本事的人,只有窃影门的高手。
“你也不见得比我好多少。”小柯冷笑道,“你表面是个极有声望的侠士,暗地里却是个冷血残忍的杀手。嘿嘿,大家都是为了银子,背后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彼此彼此。”
陶忘机脸色微变,知道这小子已看过那封书信。那封书信是他和他的牙人之间的秘密,记载着部分雇主、目标的名字。陶忘机心想这小子已然知晓自己的秘密,留他不得。
“谁让你来偷我的信的?”陶忘机喝道。
小柯不屑地道:“作为杀手,你不会向别人道出雇主的名字。同样,我也不会出卖我的雇主。”
行有行规,小柯说的是实话。两人互相怒目而视,沉默不语。
忽然,空中传来一阵声响,只见两只信鸽一先一后,分别扑向二人。二人伸手抓住信鸽,解下信鸽脚上绑着的纸条。
陶忘机的纸条上面写着:“杀死小偷。”纸条里还藏着一枚金针。他们掉在这里只有红面具知晓,所以这纸条一定是红面具传给他们的。陶忘机将金针悄悄夹在指缝里,见小柯在看字条,他不知小柯的字条上面写着什么,小柯看完后马上就把字条塞在耳鬓之间。
二人露出奇怪的笑容。
陶忘机首先打破沉默,问道:“小柯,说实话,你是怎么掉进这片沼泽里的?”
“和你一样,都是被红面具引诱至此。”
陶忘机咬牙切齿,心想这家伙明明看见红面具要引他入沼泽,却默不作声,竟然希望自己陪他一起死,可见这人心肠歹毒。陶忘机忍着怒气,不动声色地继续追问:“知道红面具为什么要引你过来吗?”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