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历史的裂变-电子书下载

简介

这是一部富有思辨性的历史著作,是一部讲述权力在非正常状态下更迭交替的历史。
本书通过对秦帝国的灭亡、八王之乱、玄武门之变、武则天当国、大宋开国、靖难之变等一系列对于中国历史进程有决定性影响事件的解读,试图把握中国历史上的政治格局的裂变与重组过程中规律性的质素;以人性化的视角,去重新观照久已被贵族化和“博物馆化”的历史,用常识和理性取代标签和脸谱,还原人性的真实,解读历史的吊诡。

作者介绍

王觉仁,本名王林,作家,影视编剧,迄今已出版各类著作六百余万字,代表作《血腥的盛唐》《唐朝原来是这样》《隋朝原来是这样》《兰亭序杀局》,另有《王阳明心学》常年位居同类书畅销榜首,独立原创53集电视连续剧《上官婉儿》即将上星播出;多年致力于中国历史的研究,对重大的政治事件和历史人物均有独到解读。

部分摘录:
嬴政的死亡之旅
子夜。訇然一声巨响。大地发出一阵颤栗。
梦寐中的人们不安地翻了一个身,很快便又沉沉睡去。只有一个人惊醒了。他悄悄爬起来,在窗口张望了一下,低头沉吟半晌,然后拿起一把铁锤和一把凿子,蹑手蹑脚地走进了黑暗中……
公元前211年,一颗黑色的陨石坠落在秦帝国的东郡(今河南濮阳市)。
翌日清晨,方圆几里的百姓们潮水般地涌了过来,惊愕地打量着这个从天而降的不祥之物。片刻后,围观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一个女人一手捂着嘴巴,一手颤颤巍巍地指着石头上的某个部位。人们纷纷凑上前去,看见那上面赫然刻着六个字——始皇死而地分。
所有人的瞳孔都因这突如其来的恐惧而睁大了。
这是谁干的?!
“这是谁干的?”始皇帝的声音很平静。
负责“刻字案”的御史跪伏在地,全身簌簌颤抖,豆大的汗珠啪哒啪哒地往下掉,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默后,始皇帝嘴里轻轻吐出了一个字——杀。三天后,陨石坠落处方圆数里内的男女老幼全部被杀。同时,巨大的陨石被凿成无数小块,随后被一一碾碎,化成一把把白色的齑粉在风中飘散,没有人知道它们最终将飘向何方。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十月初七,一支旌旗招展的盛大车队缓缓驶出咸阳城,浩浩荡荡地向东南方的云梦泽和九嶷山进发。这是始皇帝嬴政自登基以来第五次巡游他的帝国。此次出巡,丞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和幼子胡亥随行。
嬴政并不知道,这是他的死亡之旅。
这一年,嬴政刚好五十岁——知天命之年。
嬴政的天命是什么?是吞并六国,统一天下;是废封建置郡县,实行中央集权;是统一官制、典章、律令、文字、货币、度量衡;是建造万里长城,修筑阿房宫;是为子孙开启一世、二世、乃至万世的帝王基业……还有吗?
有。那就是长生不死。始皇帝嬴政用他的钢铁意志和雷霆手段缔造了天下无人可以比肩的丰功伟业,可惟独这最后一件事,让他徒劳地折腾了许多年也没有做好。
——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当嬴政第二次巡游、前往泰山封禅的时候,他生平第一次看见了大海。那一片浩瀚而神秘的蔚蓝色海洋令他无比激动和神往:海的那边有什么呢?齐地的方士徐福对他说:“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州,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童女求之。”嬴政大喜,当即命徐福率领数千童男童女入海求仙,寻找长生不死之药。可最后徐福却无功而返,让他大失所望。
——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嬴政第四次巡游,来到了东方的碣石(今河北昌黎县)。燕地方士卢生、侯生等人又说可以帮皇帝寻访仙药。几年之后,方士们花光了皇帝的钱却仍一无所获,只好对皇帝说:“臣等多方寻觅灵芝、奇药和仙人,屡屡不遇,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所妨碍。臣等细思:方术若要应验于人主,则人主须行踪隐秘驱避恶鬼,驱避了恶鬼,神仙真人才能来临。倘若人主所在的地方让臣子知道了,就会妨害神仙。如今陛下治理天下,还没能做到清静恬淡。但希望皇上所住的宫殿别让人知道,如此一来,不死之药或许能得到。”
嬴政深以为然地说:“我最羡慕真人!”随后便自称“真人”而不称“朕”,并且下令将咸阳方圆二百里内的二百七十余座宫殿全部以天桥和甬道相连,所有宫殿都安置帷帐、钟鼓和美人,并分别登记在案,不许移动。嬴政在其中来去自如却不为外人所知,若有人泄露他的行踪就是死罪。
有一次,嬴政驾临梁山宫,偶然从山上望见丞相李斯的车马随从众多,面露不悦之色。几天后,李斯的随从规模便忽然削减了,皇帝大怒:“这一定是宫中有人将我的话泄露出去了!”当即立案审问,可却无人认罪。嬴政便下诏将当时在场的人全部斩杀。从此,满朝文武再也没人知道皇帝所在。
钱财花了不少,时间过去数年,可皇帝梦寐以求的不死之药还在乌何有乡。一贯对术士言听计从的嬴政不禁产生了怀疑。可还没等他清醒过来,卢生、侯生等人就已逃之夭夭了。这群胆大包天的骗子临走前还不忘给自己找个台阶,留下一封书简说,不是他们没有能耐采到仙药,而是始皇帝为人刚愎自用、骄横残暴、贪恋权势,实在不配让他们为他求采仙药。
嬴政暴怒,却又找不到发泄的对象,一气之下坑杀了四百六十多名咸阳的方士和儒生。性情仁厚的长子扶苏忍不住劝谏说:“天下初定,远方的百姓尚未归附。诸生皆诵读诗书效法孔子,如今皇上皆以重法绳之,臣恐天下不安,望皇上明察!”余怒未消的始皇帝干脆把扶苏也赶出了咸阳,派他到北方的上郡去监督蒙恬的军队……
始皇三十七年十一月,浩浩荡荡的天子车队到达云梦(今湖北安陆市南)。五十岁的嬴政站在云梦泽的祭台上,遥祭死在九嶷山(今湖南宁远县南)的舜帝。忽然间,嬴政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仿佛看见死神的阴影正在他周遭盘桓。
嬴政仰望苍穹,向上天发出了质问:难道朕永远也得不到长生之药吗?难道朕真的难逃一死吗?!
这几年来,他明显感到身体是每况愈下了,天天晚上睡觉都是恶梦连连。不久前,一个诡异的梦境至今仍让他记忆犹新。他梦见自己在和面目狰狞的海神作殊死搏斗。醒来后的皇帝大汗淋漓,几近虚脱。命宫廷博士占梦,博士说:“水神其实是不可见的,它以大鱼蛟龙为守护。如今皇上祈祷和祭祀都很严谨,还出现这类恶神,应当把它除掉,然后真正的善神就出现了。”
无奈中的始皇帝想起了徐福。虽说徐福已经花了整整十年的光阴,耗费了数万资财也没能找到海上仙境,可毕竟他没像卢生和侯生那帮浑蛋一样一走了之。这证明他不是骗子。他只是没有找到而已。
始皇帝觉得还有一线希望。即便它很渺茫,可嬴政决定用他全部的力量攫住它,狠狠地攫住它。这次出巡,始皇帝的目的之一,就是命令徐福再度入海寻访仙药。
离开云梦后,始皇帝的车队继续向东进发,来到了会稽山(今浙江绍兴市南),嬴政登山拜祭大禹。随后,车队一路北上,直抵齐地的琅邪(今山东胶南市)。嬴政再次召见了徐福。可他并不知道,此刻的徐福已经下定了出海逃亡的决心。
徐福见到皇帝后,从容不迫地说:“在海上的三座仙山中,蓬莱的仙药可以得到,无奈常被大鲨鱼袭击,所以无法到达。希望皇上配备神射手随同入海,一旦见到大鲨鱼就用连发的弓弩射杀它。”
徐福所言竟然与皇帝的梦境若合符节,这不禁让皇帝又惊又喜。嬴政当即为徐福的船队配备了连弩和弓箭手,并且亲自随船出海。船队从琅邪向北航行,直到荣成山仍旧没有看见嬴政梦中的恶神,也没看到徐福谎言中的大鱼。船队继续沿着海岸线北上,到达之罘山(今山东烟台市北芝罘岛)时,望眼欲穿的嬴政和徐福终于发现了一头巨大的鲨鱼。船上弓弩齐发,这头不幸的鲨鱼转眼就翻起了白肚皮。
嬴政很高兴,他想起了占梦博士的话:除掉恶神,善神就会出现。
徐福也很高兴,他的逃亡船队终于拥有了必不可少的武装力量。
始皇帝的车队准备启程回咸阳了。徐福的船队也准备再度出海。临行前,徐福向皇帝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他说,海上的神仙需要“五谷”和“百工”。嬴政不假思索,一口答应。
于是,徐福出海了——带着三千童男童女,带着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带着长期在海外生存繁衍所需的生产资料和百业工匠,一去不回地寻找他的新大陆去了。
看着自己不死的梦想终于再度起锚远航,嬴政充满希望地笑了。
始皇车队满载着希望而归。大大小小的黑色旌旗在盛夏的风中高高飘扬着走向咸阳。然而,当车队刚刚到达黄河的平原津(今山东平原县西)时,忽然停滞不前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在悄悄流传——始皇帝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迷离与恍惚之中,嬴政看见了一个烟波浩淼、云蒸霞蔚的蓬莱仙境。它仿佛近在咫尺,又仿佛遥不可及。嬴政的双手不停地挥舞。可是,这两只曾经横扫天下的铁掌如今却只抓住了一片虚空。它们最终无力地垂落下来。
朕真的要死了吗?嬴政想起自己登基时发布的诏书:“朕为始皇帝,后世以计数,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
嬴政苦笑了一下。或许,该是立二世的时候了。
“命扶苏,奔丧,回咸阳,主持葬礼。”始皇帝的声音气若游丝。
摇曳的烛光下,中车府令兼行符玺事赵高站在龙榻旁一边记录,一边抬起眼迅速瞥了一下皇帝。
嬴政脸色苍白,目光浑浊,呼吸沉重。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