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明清戏曲序跋纂笺(12册)-电子书下载

简介

本书由郭英德、李志远纂笺。两位教授搜集、编纂明清戏曲文献序跋凡四千三百余条,全面呈现明清戏曲序跋的完整面貌。本书尽可能准确地查核版本出处,选择较好的版本作为底本,并加校勘、标点,对与戏曲文献及其序跋撰写、出版、流传相关的时间、人物、事件等相关事项,进行细致的笺证,深入细致地考察作者的生平事迹,并附注相关传记文献名目。本书给学界提供了丰富翔实的戏曲序跋文献资料,有助于进一步开拓中国古代戏曲文献、戏曲史与戏曲理论的研究。

作者介绍

郭英德(1954— ),福建晋江人,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中国古代戏曲、中国古典文献学等方面的研究工作。出版有《明清文人传奇研究》、《明清传奇综录》、《明清传奇戏曲文体研究》、《中国古代文体学论稿》等十余部学术著作。在中国古代文学领域,尤其在明清戏曲和小说研究方面享有盛誉。
李志远,文学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出版学术专著《明清戏曲序跋研究》、《中国古代戏曲批评形态研究》2部,古籍整理《群音类选校笺》1部,参与集体课题《昆曲艺术大典》、《近代戏曲论著集成》、《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卷》(第三版),并担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卷》(第三版)“戏曲文物”分支副主编。

部分摘录:
荊釵記(柯丹丘?) 《荊釵記》,一名《王十朋》,全名《王十朋荊釵記》或《王狀元荊釵記》,《南詞敍錄·宋元舊篇》著錄。《寒山堂曲譜》引注:“吳門學究敬先書會柯丹丘著。”《古人傳奇總目》、《曲海目》、《今樂考證》從之。《南詞敍錄》著錄明人編本,注爲“李景雲編”。影鈔《新刻原本王狀元荊釵記》題下署:“溫泉子編集,夢仙子校正。”柯丹丘,字號、籍里、生平均未詳。
現存影鈔明初姑蘇葉氏刻本(《古本戲曲叢刊初集》據以影印)、萬曆間金陵繼志齋刻屠赤水評本、萬曆間虎林容與堂刻李卓吾評本、萬曆間唐氏富春堂刻本、明末毛氏汲古閣原刻本、光緒間劉氏暖紅室刻本等。
荊釵記總評[1] 闕名[2]
傳奇第一關棙子,全在結構。結構活則節節活,結構死則節節死。一部死活,只繫乎此。如《荊釵》之結構,今人所不及也,所稱節節活者也。遭夫婦之變,乃後母爲祟耳,此意人人能道之。獨万俟强贅,孫子謀婚,俱從夫婦上橫起風波,卻與後母處照應,眞絕妙結構也。又生出王士弘改調一段,於是夫旣以妻爲亡,妻亦以夫爲死,各各情節,驀地橫生;一旦相逢,方成苦離歡合,乃足傳耳。至其曲白之眞率,直如家常茶飯,絕無一點文人伎倆,乃所以爲作家也。
噫!《荊》、《劉》、《拜》、《殺》,四大名家,其來遠矣,後有繼其響者誰也?噫!筆墨之林,獨一《荊釵》爲絕響已哉!
(《日本藏稀見中國戲曲文獻叢刊》第一輯影印明萬曆間虎林容與堂刻本《李卓吾先生批評古本荊釵記》卷首)
荊釵記引 臧懋循[3]
今樂府盛行於世,皆知王大都《西廂》、髙東嘉《琵琶》爲元曲,無敢置左右袒。然予觀《琵琶》,多學究語耳,瑕瑜各半,於曲中三昧,尚隔一頭地,而得與《西廂》並稱者,何也?
往遊梁,從友人王思延氏得周府所藏《荊釵》祕本[4],云是丹丘生手筆[5],構調工而穩,運思婉而匝,用事雅而切,布格圓而整,今坊本大異。循環把玩,幾至忘肉。乃知元人所傳,總一衣缽,分南北二宗,世人自暗見解,繆相祖述,尊臨濟而薄曹溪,蔽也久矣。
夫璧有兩,色澤皆同,而價懸絕特甚,惟識玉者能就其側而辨之,何況彼此相形、低昂立判者哉!尹夫人一望見邢夫人,心折氣沮,直欲自毀其面。於乎!此觀《荊釵》、《琵琶》之喻也。
(《續修四庫全書》第一三六一冊影印明天啓元年臧爾炳刻本《負苞堂文選》卷三)
原本王狀元荊釵記跋[6] 黃丕烈[7]
余藏詞曲多舊本。《蔡伯喈琵琶記》巾箱本,已從郡故家收得,而爲之裝潢藏弆矣。昨歲歲除,有書估以青蚨二分拾,得舊刻《原本王狀元荊釵記》,示余。余出番餅一枚易之,重其希有也。先是,裝潢某有子出閶門,見諸冷攤,忽視之,未之取。適余介渠裝潢,與《琵琶記》合裝,索余一番餅,至是竟成奇貨。“賤日豈殊眾,貴來始晤希”,夫物則亦有然者矣。今春二月,小畫始裝成,因記。復翁[8]。
是書卷末,有“姑蘇葉氏戊卄梓行”八字,則此蓋郡中刊本也,然世鲜流傳者。故此書間有缺文,無別本可補。偶取坊間通行元曲本手補一二,已不全矣。書之難得如此。姑蘇葉氏,有明一代,崑山文莊家最著,此外有洞庭葉家,林宗昆仲是也。今“戊卄”字,未知其的,志之備諗來者。復翁[9]。
上下二卷,通計百丹七番。
嘉慶辛未冬[10],收士禮居,重裝。復翁閱,歲壬申記[11]。
原本王狀元荊釵記跋[12] 孫雲鴻[13]
辛亥閏月十九日[14],觀於舟次。龍溪孫雲鴻[15]。
原本王狀元荊釵記跋[16] 翁同龢[17]
道光壬寅[18],海上有警,吾邑福山始設鎮臺,孫公雲鴻來居是職。公三世將門,而風雅特甚,龢嘗識之[19]。
光緒戊戌[20],同龢被旨放歸田里。方治裝,一二友人有以書畫贈行者,自非昵好,皆不受也。此書及元刻《琵琶記》,爲午橋觀察端方所貽[21]。觀察爲桂蓮舫侍郎之猶子,收金石最富,八旗中雅人也。是年五月十日,同龢記。
午橋之友,曰盛君伯羲、王君蓮生,蓋無日不相見者。二君亦余至好也。余出京後,伯羲病歾。迨庚子七月[22],蓮生殉洋兵之難。獨午橋以《勸善歌》被殊遇,由京卿陟堅司,今開府鄂中矣。二君贈行詩畫,具在篋中。因觀此冊,不勝棖觸。壬寅六月十二日[23],瓶居士。
(以上均《古本戲曲叢刊初集》影印影鈔明初姑蘇葉氏刻本《新刻原本王狀元荊釵記》卷末)
附 荊釵記跋[24] 吳梅[25]
丙子季冬[26],訪居子逸鴻於海上[27]。因晤平湖葛君芃吉[28],出屠緯眞(隆)校刊《荊釵》,爲君家傳樸堂舊物,三世寶藏,爲之欽仰不已。余見赤水所作,如《曇花》、《綵毫》、《修文》三傳,穠麗有餘,獨少本色。至其評校古曲,止有董詞、王詞,他未寓目。芃吉示我此帙,亦今歲眼福也。
書中上下方,校記頗詳,不知出自誰手。細核之,殊有見地。其云“萃雅”者,《吳歈萃雅》也;其云“三籟”者,《南音三籟》也;其云“臧本”者,臧晉叔(懋循)改本也。晉叔改《臨川四夢》,余有藏本,不知更有《荊釵》也;其云“新譜”者,吳江沈寧庵之姪自晉著有《南詞新譜》也;其云“馮稿”者,馮夢龍有《南曲譜》,徐靈昭評訂《長生殿》,曾一引證也;其云“李批”者,李卓吾(贄)評刻本也。諸書或顯或不顯,而并集一書中,豈非盛舉乎?
余荒齋藏弆,有卓吾評刻本,而獨無此種。今得縱覽一過,實出芃吉之賜。因記簡末,爲他日詞林掌故云。
丙子除夕,霜厓吳梅[29]。
附 荊釵記跋[30] 金兆蕃[31]
吾縣葛氏守先閣,藏書三世,無慮數十萬卷,精槧名鈔,指不勝屈。其尤美備者,爲有清一代別集及府州縣志。丁丑冬[32],縣被兵,閣災書燼,并其藏書畫之室愛日吟廬,亦付一炬。書有五厄,惟秦爲自燔,其四皆兵火,不幸蹈其轍。
葛氏家法謹,子弟讀閣中書,讀竟必還閣。坐是,書之逭劫者蓋鮮。獨此書,芃吉攜置行篋,亦明刻罕見之本也。書中校語,吳瞿庵跋已提其要。瞿庵今曲學專家,芃吉與同嗜,展對遺編,遂成絕調。屬綴言卷末,他日有斆牧齋題《太清樓帖》者,當不勝其慨嘆矣。
戊寅夏五[33],金兆蕃。
(以上均中國國家圖書館藏明刻本《古本荊釵記》卷末)
附 荊釵記小序 吳梅
元刊《荊釵記》,題丹丘先生撰,世皆以爲柯敬仲,不知爲寧獻王權也。王爲太祖第十六子,洪武二十四年就封大甯;永樂元年改封南昌。晚慕沖舉,自號臞仙,涵虛子、丹丘先生,皆其別號也。王作曲甚多,有《辨三教》、《勘妒婦》、《烟花判》、《瑤天笙鶴》、《白日飛昇》、《九合諸侯》、《私奔相如》、《豫章三害》、《肅清瀚海》、《客窗夜話》、《獨步大羅天》、《楊姨復落娼》諸種,而以《荊釵》爲最著。此《記》曲本不佳,惟以藩邸之尊,而能洞明音呂,故一時傳唱,遍於旗亭,實則在明曲中尚是下里。
梅溪受誣,與蔡中郎同。有謂梅溪爲御史,彈劾丞相史浩,史門客因作此記。玉蓮乃梅溪女,孫汝權爲梅溪同榜進士,史客故謬其說,以聳人聽聞也。夫宋時安得有傳奇?此言殊不足辯。又有謂玉蓮實錢氏,本倡家女,王初與之狎,後王及第歸,不復顧錢,錢憤投江死。又有謂玉蓮宋名妓,後適孫汝權。此皆緣傳奇傅會之,亦不足辨。記中純用本色語,確爲明初人筆。惟《赴試》、《閨念》、《憶母》諸齣,摹仿《琵琶》,太覺形似。蓋孝陵酷愛東嘉之作,至比之布帛菽粟。王作此記,亦曲從時尚也。
吳中道和曲社,已一年矣。今歲,用晬同人,奏《荊釵》全本。余蝨處京師,未與盛會。猶記梨園中有“唱死《琵琶》,做死《荊釵》”之語,諸君獨不畏難邪?嗟乎!少年盛氣,多於牛腰;來日大難,味如鷄肋。余早棲塵俗,離羣索居,南皮之游,西園之讌,簪紱滿座,獨遺鯫生。重以畿甸傳烽,倉皇風鶴,湖山費淚,絲竹凋年,俯仰身世,蓋亦自傷遲暮矣。
壬戌四月[34],長洲吳梅識於京都絨缐胡同。
(民國十一年蘇州振新書社、上海天一書局石印本《道和曲譜·荊釵記》卷首)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