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奥斯曼之影-电子书下载

简介

1453年,奥斯曼苏丹穆罕默德二世率军攻陷君士坦丁堡,千年东罗马帝国灭亡,欧洲震动。随后半个世纪,奥斯曼人继续扩张。到了16世纪初,虽然扩张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奥斯曼仍是一个以巴尔干和安纳托利亚为主体的中等国家,直到它迎来了第九任苏丹:塞利姆一世(1470—1520)。
塞利姆是穆罕默德二世的孙子。作为非长子的他本与苏丹大位无缘。然而,由于哥哥与父亲反目,他借机通过政变成为苏丹。登上大位的塞利姆发动了三次东征。查尔迪兰战役,塞利姆击败了势头正盛的波斯萨法维王朝的开国君主伊斯玛仪,压制了萨法维的上升势头,也拉开了伊斯兰教内部逊尼派和什叶派持续斗争的序幕。达比克草原战役,塞利姆一天便击溃了埃及马穆鲁克王朝的军队,马穆鲁克苏丹阵亡,阿勒颇、大马士革和耶路撒冷等名城相继落入塞利姆手中。赖丹尼耶之战,塞利姆不到一个小时便再次大败马穆鲁克军队。不久,塞利姆在马穆鲁克首都开罗称哈里发,确立了在伊斯兰世界的至尊地位。短短不到4年,奥斯曼帝国就在塞利姆的领导下崛起为横跨欧亚非三洲的世界帝国。
塞利姆不仅重塑了奥斯曼帝国和中东的政治生态,在他带领下蒸蒸日上的帝国还将影响辐射到了全球。帝国对东西方商路的垄断,导致哥伦布等人冒险穿越大西洋,最终发现了新大陆。而殖民美洲的欧洲人也用他们在旧大陆与奥斯曼人打交道的方式,与印第安人打交道,从而引发了新大陆的一系列冲突。同时,帝国的扩张也给欧洲带来了巨大压迫感,一些欧洲人将欧洲相较于奥斯曼的劣势归因为道德堕落,主流信仰遭到挑战。因此,倘若忽略奥斯曼帝国的作用,我们就无法完整地理解大航海时代和现代早期的世界。
本书既是一部关于塞利姆的传记,充斥着手足相残、父子反目、诸子夺嫡等权斗故事,以及塞利姆的赫赫战功;也是一部摆脱欧洲中心主义,以奥斯曼帝国为中心,描绘1470—1520年全球历史的创新之作,强调了奥斯曼帝国在大航海、宗教改革等重大事件背后的作用,补全了我们对现代世界起源的认知图景。
“奥斯曼之影”与“真主之影”永远投在了世界上。

作者介绍

阿兰•米哈伊尔(Alan Mikhail,1979—)
美国新锐历史学家,2008年博士毕业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随后在斯坦福大学做了两年博士后研究,2010年进入耶鲁大学历史系任助教,2013年升任教授,2018年成为耶鲁大学历史系主任,同年获得德国洪堡基金会的安内莉泽•迈尔研究奖。
米哈伊尔主要从事中东史研究,尤其擅长奥斯曼史和近现代埃及史的研究。他创造性地将传统的中东史研究和近年来流行的全球史、环境史和动物史等新的史学研究范式相结合,创作出了数部很有分量的作品,主要有《奥斯曼的树下:奥斯曼帝国、埃及和环境史》、《奥斯曼治下埃及的自然和帝国》和《奥斯曼治下埃及的动物》等,三本书都曾获得中东和土耳其研究领域的重要图书奖项。此外,米哈伊尔已经在《环境史》、《国际中东研究杂志》和《美国历史评论》(AHR)等很有影响力的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20余篇。
在学术研究之余,米哈伊尔还经常为《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等知名报刊供稿,并且时不时接受一些媒体的采访,为公众普及中东史、奥斯曼史和埃及史方面的知识。

部分摘录:
1470年10月10日,在距离黑海70英里 [1] 的内陆城市阿马西亚(Amasya)的皇宫中,居尔巴哈(Gülbahar)可敦 [2] 在铺着紫色天鹅绒床单和放着绿色刺绣枕头的床上生下了一个孩子。根据当时的记录,这个孩子出生于一个星期三的傍晚时分。与此同时,就在这座皇家居所的墙外,一个头发蓬乱、蓄着大胡子、四处云游的苏非派(Sufi)潜修者正在接受一小群信徒的朝拜,也吸引了越来越多好奇的旁观者。此人对宫廷政治一无所知,也并非该城总督巴耶济德的心腹顾问,甚至算不上总督的熟人。不过,他却对人们讲述着他看到的宫墙内的幻象。“今天,就在这座承载着繁荣的宫殿里,一个幸运的孩子,一个终将收获幸福的天选之子将会出生,”这位潜修者预言道,“他的统治之光将照亮地平线,世上的居民都将嗅到他带来的繁荣的芳香。他将接替他的父亲成为君主和奥斯曼家族王朝诸领土的保护者。” [3] 如此大胆的预言在奥斯曼世界并不鲜见。形形色色的预言者和学者在帝国境内漫游,自称了解别人无法获知的现实与未来。这些以预言为生的人也时常预测下一位苏丹的诞生,且总会有一些直觉来的时机恰到好处,让他们时不时地能够做出一些准确的预测,从而吸引他们的主顾再来惠顾。
不过,阿马西亚这位苏非的预言却很快走向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方向。“他的身体是幸福的印记与好运的居所,”他继续说,“他的身上将出现七颗预兆皇室命运的痣。因这七颗痣,他将击败与他为敌的七个邪恶的统治者,大获全胜,然后凯旋。”
提到七颗痣并非偶然——“七”在伊斯兰世界是一个吉利的数字。天有七重,《古兰经》的第一章有七句经文,朝觐(Hajj)者要围绕伊斯兰教最神圣的圣地天房 [4] 转七圈。最重要的是,数字“七”代表着世界的七个区域。当时的人们认为,整个世界分成七个区域,这算是地球拥有七个大洲的早期版本。因此,这个新生儿身上的七颗痣就象征着他将成为已知世界未来的君主。
在居尔巴哈最后一次用力之后——按照惯例,孩子的父亲是不在现场的——她的喜悦替代了疲惫,喜悦的泪水淹没了叫喊的声音。她生了个男孩。这个将被取名为塞利姆的男孩,的确有七颗痣。
出生在阿尔巴尼亚的居尔巴哈,生来本是一名基督徒。从她如何成为巴耶济德皇子的第四位妃子的故事中,我们可以一瞥奥斯曼帝国在15世纪——西班牙、葡萄牙、不列颠和尼德兰这些跨洋帝国兴起前的最后一个世纪——的世界里蒸蒸日上的显赫地位。在15世纪,主要的大帝国往往统治着大片的领土,并控制着近海地区,但它们极少派遣海军穿越大洋。中国、拜占庭帝国、马穆鲁克帝国、威尼斯和西班牙帝国雄踞亚欧大陆,美洲有印加帝国和阿兹特克帝国,非洲则有桑海帝国和穆塔帕帝国 [5] 。在他们于1453年征服拜占庭帝国的首都之前,奥斯曼人作为崛起于东方的新贵,由陆路进入我们今天所说的中东地区,开始涌入拜占庭帝国、马穆鲁克帝国和威尼斯共和国控制的领土,这些国家都可以算是当时世界上的强国,但其实力比起中国和阿兹特克帝国还有数量级上的差距。阿尔巴尼亚只是夹在大帝国间的一小块土地,是帝国霸主们来回争夺的对象。
威尼斯人的帝国盘踞在亚得里亚海的北岸和东岸。他们发现,自己在阿尔巴尼亚的领地开始越来越多地受到奥斯曼人的侵袭。在夺取君士坦丁堡的几十年之前,已经在安纳托利亚站住脚的奥斯曼人渡过达达尼尔海峡来到欧洲,开始了扩张的新阶段。奥斯曼人的军队穿过在拜占庭帝国脆弱统治下的巴尔干半岛,深入到沿海的阿尔巴尼亚的崇山深谷之中。如果能拥有这一块沿海地区,奥斯曼人的船只(无论是海军的还是海盗的)就可以控制亚得里亚海和地中海其他部分之间的交通和贸易。当威尼斯人与拜占庭人还在争夺希腊半岛和地中海东部的控制权时,这一地区就是战争舞台上的咽喉要冲。像他们常做的那样,奥斯曼人与当地显贵达成了协议,保证尊重他们的自治权并提供军事保障。比起威尼斯人的统治,许多当地显贵更愿意接受奥斯曼人的统治,于是同意以实物和货币方式向奥斯曼人缴纳一部分税赋。
在得到这些欧洲土地之后,奥斯曼人不仅日渐逼近夺取拜占庭首都君士坦丁堡这一最终目标,同时也获得了进一步向信奉天主教的威尼斯人发动进攻的能力。诚然,奥斯曼人与威尼斯人之间的许多战斗都发生在海上,但阿尔巴尼亚本身也是一个重要的陆上战场。
随着奥斯曼人在欧洲夺取了越来越多的土地,他们开始把被征服领土上的人民编入帝国体制之中,并发展出了一种名为“德夫希尔梅” [6] 的制度。他们掳走十几岁的男孩,把他们带回奥斯曼帝国的核心区域。这些男孩被切断了与家人的一切联系,并且皈依了伊斯兰教。他们得到物质层面上的种种优待,学习军事技艺,最终变成了奥斯曼帝国军队中忠诚且享有特权的中坚力量。通过这种方式,奥斯曼帝国创造出了一个忠诚的军事精英团体。一些年岁稍长的巴尔干基督徒男性也会想方设法加入帝国的军事体系,以获得提高自己社会阶层的机会。
据我们所知,居尔巴哈的父亲就是一个为了加入奥斯曼帝国军队而皈依伊斯兰教的人。他把自己的女儿送给苏丹作为姬妾,借此进一步获得了一些潜在的社会优势。女儿倘若能为苏丹生一个儿子,就会给他带来难以估量的好处。居尔巴哈的父亲甚至可以憧憬一下这样的前景:成为奥斯曼帝国苏丹的外公。对于一个在刚成年时只是个卑微的阿尔巴尼亚正规军士兵的人来说,这可谓是令人惊异的命运转折。居尔巴哈本人也能获得十分可观的回报。她不仅可以在宫殿里享受比在祖居的村庄里(在那里,她的主人就不会是一位皇子,而只是一位普通的丈夫了)舒适得多的生活,还有机会成为一位苏丹的母亲,从而成为全帝国最重要的女人,甚至也是全世界最具权势的女人之一。这是因为,在这一时期,奥斯曼帝国苏丹和皇子们的儿子并非由他们的正妻所生,而是由他们的姬妾所生。所有奥斯曼帝国苏丹的母亲都是像居尔巴哈这样来自外国、通常是基督徒的奴隶。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