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世界简史-电子书下载

简介

《世界简史》是英国历史学家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撰写的一部颇具特色的世界史,以无比开阔的视界、轻快简洁的笔调,梳理了自生物起源以来的人类历史。
本书内容上溯人类文明的开端、生命的起源、物种的进化,下至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世界政治和经济的重建。书中对古代埃及、古代希腊罗马、欧洲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英国工业革命、美国独立战争、法国大革命等,都有独到的叙述;对东方文化,包括儒家和道家,均有所涉及。

作者介绍

赫伯特•乔治•威尔斯(H. G. WELLS)
英国作家、历史学家,一生著作等身,内容涉及文学、科学、历史、社会、政治等各个领域,尤以科幻小说和通俗历史读物的创作获得世界性声誉和影响。
威尔斯通过《世界史纲》《世界简史》等历史著作的创作,冲破长久以来西方史学界以西方文明为中心的狭隘史观,通览世界各民族所创造的优秀文化遗产,为全球人类打开了解世界历史的大门,也为20世纪的学术界确立了大历史观。

部分摘录:
新石器时代的文明 大约在公元前1万年,世界地形的大致轮廓与今天的十分相似。那时,那道直立在直布罗陀海峡中间、挡住海水流入地中海谷地的天然大屏障,在经年累月的侵蚀之后已被穿透,地中海的海岸线因此有了与今天大致相同的样子。当时,里海的面积比现在大得多,它与黑海连在一起,一直延伸到高加索山脉的北部。现在,这片广阔的中亚海域已经变成了草原和沙漠,这里曾经气候温润、土地肥沃,十分适合人类居住。那时,俄罗斯的欧洲部分以沼泽和湖泊为主,亚欧大陆和美洲大陆还相连在一起,后来才被白令海峡隔开。
我们现在所知的主要人种,在那时已经可以隐约辨别出来。受日石文化影响的棕色人种主要分布在气候温暖、枝繁叶茂的温带地区及沿海地区,他们是地中海地区现有居民的祖先,也是柏柏尔人、埃及人以及南亚和东亚大部分居民的祖先。这一庞大的人种有着许多分支,大西洋和地中海沿岸的伊比利亚人(也叫地中海人或者暗白肤色人种)、含米特人(包括柏柏尔人和埃及人)、达罗毗荼人(包括东印度人和黑色皮肤的印度人)、波利尼西亚人和毛利人,都是这一人种的分支。在众多分支人种中,西方人种的肤色比东方人种的肤色要白。在中欧和北欧的森林中,有一个从棕色人种中分离出来的分支,他们金发碧眼,现在被称为“北欧人”。在亚洲北部的开阔地带,也有一个棕色人种的分支——蒙古人种,他们眼角上吊,颧骨高耸,肤色偏黄,头发黑直。在非洲南部、澳大利亚以及南亚的许多热带岛屿上还有早期黑人的遗迹,至于非洲中部地区,则有许多不同的种族混居在一起。今天,非洲地区几乎所有的有色人种都是北方棕色人种与黑色人种的混血后代。
我们必须记住一点,人类的种族之间可以自由地结合,就像天上的云朵那样,可以分离、混合和重聚在一起;而不像树枝,开杈之后就永远无法相交。我们必须牢记,只要有机会,人类的不同种族就会重新交合在一起。明白这一点,人类就可避免产生许多残酷的臆测与偏见。总有人会随便使用“人种”这个词,并在此基础上做出荒谬的概括,比如将某一类人划归为英国人种或者欧洲人种。但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欧洲民族都是棕色人种、暗白人种、白色人种和蒙古人种的混血后裔。
当人类发展到新石器时代时,蒙古人种第一次踏上了美洲大陆。很显然,他们是经白令海峡而来,然后慢慢向南发展。他们在美洲北部看见了北美驯鹿,在南部则看见了大群的野牛。当他们来到南美洲时,那里尚可见到雕齿兽和大地懒。前者是一种犰狳状动物;后者身形巨大如象,行动也十分笨拙,或许正是这个原因,最后被人类捕捉灭绝。
大部分的美洲部落,始终都没有超越新石器时代以狩猎和游牧为主的生活状态。他们从未发现过铁的用途,日常使用的金属以天然黄金和铜为主。但是,墨西哥、尤卡坦半岛和秘鲁的环境十分适宜农耕生活,因此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这些地方就出现了一种可以和旧世界文明媲美的文明形态,虽然两者的形式并不完全相同。与旧世界早期的原始文明一样,这些群落也有在播种和收获时用活人祭祀的传统。不同的是,这些原始的观念在旧世界最终被其他观念削弱、复杂化和掩盖,但在美洲地区却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并达到了新的高度。实际上,这些美洲国家基本上都是祭司主宰下的宗教国家,他们的战争首领和统治者需要受到严格的宗教律法和占卜预言的约束。
祭司对天文学知识的掌握十分精准,他们甚至比后面将要讲到的巴比伦人还更善于计算年份。在尤卡坦半岛,祭司创造了玛雅文字,但是字符形状显得奇怪且复杂。根据目前我们所能破译的内容,这些文字主要用于记录祭司倾注毕生精力探究的精确而复杂的历法。玛雅文明的艺术在公元700年或800年时达到了顶峰,这一时期的作品以其巨大的创造力和绚烂美感震惊了当代观察者,但同时又因体现了玛雅文明之外的怪诞风格和狂放不羁而令人疑惑不已。在旧世界,没有哪种雕刻可与之相提并论,非得说一个的话,那就是古印第安人的雕刻,不过两者之间的相似性微乎其微。玛雅文明雕刻作品的图案主要是编织的羽毛和上下缠绕的蛇。与其说玛雅人的雕刻属于旧世界的作品,不如说它们更像是欧洲疯人院里的疯子精心绘制的图画。玛雅文化似乎开辟了另外一条不同于旧世界的发展道路,随之而成的思维方式也与旧世界千差万别。按照旧世界的标准,玛雅人的思维是完全不理性的。
把脱离常规发展的原始美洲文明与失去理性者类比绝非信口雌黄,这点从前者的血祭文化中便可寻见一二。古代墨西哥尤其盛行血祭,每年都有数以千计的人为此付出生命。祭司们的想法十分诡异和血腥,他们把活人的胸膛剖开,挖出还在跳动的心脏来祭祀神灵。所有公共活动,包括种族庆典,都会出现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行为。
在这些群落中,普通人的生活与其他未开化的农耕族群的生活大同小异。他们的制陶技术和编织染色技艺都十分精良。玛雅人不仅把文字刻画在石头上,还将文字书写、绘制在兽皮等物品上。欧洲和美洲的博物馆里收藏了许多神秘的玛雅手稿,现代人除了破译出其中的日期之外,剩下的那些内容根本无从知晓。在秘鲁也曾出现过用文字记事,但后来被一种打绳结记事的方法取代。这种打绳结记事的方法,中国在几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使用。
在公元前5000年或公元前4000年前,也就是比玛雅文明早3000年或4000年,曾出现过一种与美洲文明近乎相同的原始文明。这种文明以寺庙为基础,也盛行祭祀,也有精通天文的祭司。在旧世界里,各种原始文明相互冲击、相互影响,推动人类社会向现代文明发展。但是,美洲的原始文明似乎从未发展过,只是停留在各自的小圈子中。在欧洲人踏上美洲大陆以前,墨西哥人对秘鲁几乎没有任何概念,对秘鲁人的主要食物马铃薯也是一无所知。
这些种族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片大陆之上,祖祖辈辈崇拜、祭祀他们的神灵,直到生命终结。这一时期,玛雅人的装饰艺术水平又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人们繁衍生息,部落冲突不断。灾荒年和丰收年、瘟疫和安康的交替周而复始。在漫长的世纪里,祭司们精心完善了历法与祭祀仪式,然而其他方面却进展甚微。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