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大国工匠-电子书下载

简介

《大国工匠》是以我国高铁事业发展为背景的长篇小说,紧扣时代脉搏,讴歌“工匠精神”,献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 作品以中国中车集团几位高级技师的故事为原型,讲述了滨江机车厂青年杨浪、彭薇、罗娟、宋飞等人,在中国轨道交通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背景下,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交织交错。他们肩负着父辈的厚望,执着于自己的理想,刻苦钻研、挥洒青春和热血,在机械自动化尤其是高速列车研究领域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使我国动车、高铁事业的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作品紧紧抓住科技强国的新时代主旋律,弘扬“大国工匠”精神,是一部生动反映我国高铁技术人员工作和生活的长篇佳作。

作者介绍

梁小明 著名作家、编剧,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编剧工作委员会会员。代表作品《西柏坡:新中国前夜的小山村》《大商道》《香格里拉》《一个鬼子都不留》《天下为公》《太行英雄传》《义道》《英雄烈》等。多部作品在央视播出,并获得非常好的口碑。 笔 锋 著名作家、编剧。著有长篇小说《谁在北京等你》和《铁血硝烟》。《我的父亲》《细水流年》《雪落无声》等百余部中短篇小说被《北京文学》等报刊发表,十余篇作品在全国获奖。参与电视连续剧《魔鬼连》《大国工匠》和多部微电影剧本创作。

部分摘录:
2017年10月24日,北京。人民大会堂,这里吸引着世界的目光。
这是一个特殊的历史性时刻。亿万观众通过电视直播、门户网站、手机软件等各种渠道,热切关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盛况,关注着作为中国共产党政治宣言和行动纲领的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宣布:“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和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已由党的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会场内响起长时间的热烈掌声。热烈鼓掌的人群中,有一个年轻代表身着明灰色的工装,显得格外精神,他的代表证上赫然印着“央企职工代表杨浪”。
杨浪的身份是中车集团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的一名高级技师。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如此高规格的政治会议,全国8000多万党员中仅选出2280名代表,央企代表团共有53个名额,他十分荣幸地成为其中一员。连日来,置身宽敞明亮的人民大会堂,与经常只能在电视上看到的各省市领导和先进人物并席而坐,亲耳聆听习近平总书记语重心长、温暖人心的话语,他的内心始终荡漾着春天般的激情与幸福。他从未感到自己的身心与伟大祖国靠得如此之近,他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个人的命运与这个时代紧紧相连。
尤其是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建设知识型、技能型、创新型劳动大军,弘扬劳模精神和工匠精神,营造劳动光荣的社会风尚和精益求精的敬业风气”,他觉得特接地气,因为他深深知道,正是靠着这种“工匠精神”,才有了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的今天,自己才能走进神圣的人民大会堂。他更加明白,不管是科技领域还是管理层面,不管工作的层次有多么千差万别,其实要干好都需要工匠精神,需要一步一个脚印,不骄不躁,熟能生巧,巧中生慧,把每件事做好,才能成就一番事业。一个国家如此,一个单位如此,一个人更是如此。
同时,杨浪还有一种恍若梦境的不真实感,从赴京开会的第一天起到盛会在雄壮的《国际歌》中结束,这种感觉一直强烈地伴随着他。他难以相信,曾经仅有技校文凭的自己,在20多年后的今天,祖国却给了他如此高规格的礼遇和殊荣;他甚至心有惭愧,只觉得在平凡的岗位为国家尽了些许绵薄之力,这个时代却给了自己这般夺目的荣耀和嘉许。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眼眶发热,缓缓流下了泪水。泪是热的,包含感恩和激动。
盛会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代表们激动地起立鼓掌,互相拥抱。代表们鱼贯而出,满面春风的表情洋溢着自信和激情。不少人掏出手机拍照留念,还有人打开手机视频与亲友分享人生这一辉煌时刻。
杨浪再次环视金碧辉煌的大厅,望望兴奋的人群,再望望神情庄严、精神抖擞的礼兵,依然感觉像是在梦境之中。
这时,杨浪的手机响了。电话是公司文化部新上任的徐主任打来的,问他会议结束没有,说已在酒店等他。这时,杨浪才记起一件事。这件事昨天徐主任是预告过的——北京交通大学邀请杨浪给学生做一场关于成长成才的励志报告,已经获得公司领导的同意。
回到十九大代表们下榻的酒店,徐主任带着校方人员前来接洽。来人戴着方框眼镜,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他。见杨浪并没有认出自己,中年男子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怎么,不认识我了?”
“你是……侯明杰?”杨浪张大嘴巴,诧异地问。
“不是我还有谁?来吧,老哥们儿,拥抱一下!”侯明杰张开双臂,激动地说。
杨浪站起来,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说:“明杰,你现在可是正厅级副校长,这样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兄弟情还论级别?多少年没见了,唯有拥抱才能……”没等他说完,杨浪已紧紧地将侯明杰抱住:“二十年,明杰,我们二十年没见了呀!当初要不是你,我想不会有现在的杨浪。”
两个中年大男人的这一举动,让在场的人纷纷注目。徐主任见二人如此熟络,大感意外。
北京交通大学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侯明杰是开着私家车来接杨浪的,给中车集团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发出邀请函请杨浪前去做报告的也正是他。二十年前他与杨浪因摇滚乐结缘,当年的摇滚青年,一个成了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大国工匠”,一个成了在材料科学领域有着卓越学术成就的科学家。命运的轨迹就是如此的奇特,用现在时髦的话语来说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在车上,杨浪与侯明杰一起忆往昔峥嵘岁月。快到交通大学门口的时候,侯明杰神秘地说:“你今天真是来巧了,待会儿见着几个人,准让你吓一跳。”
“停车,我想下车看看。”杨浪没有询问侯明杰待会儿能见到谁,而是要求下车。车子停下,两人下车,远远望见宽大气派的交通大学校门口挂着一条大红横幅,上写“热烈欢迎十九大党代表、当代‘大国工匠’杨浪同志到我校参访”。
“我知道你这人低调,挂这条横幅是校党委的一致决定,不是我个人的决定。你知道,我刚调来没多长时间。”
杨浪的眼神没有放在横幅上,而是看着进进出出神情欢快的学生们。他双手插兜,表情凝重。
“哎,当年你卖吉他的第一站不是交大,而是我们钢院,对吧?”侯明杰笑着说。
“你说的没错,当年卖吉他我首先去的钢院,当时已经改成北京科技大学了吧?”杨浪摸出一根烟,放在鼻子底下闻着。
“对啊!所以你拜错了庙门,你真要回想当年岁月,应该站在我们钢院门口。想抽烟就抽,没事儿。”侯明杰摸出打火机要给他点烟,杨浪摆了摆手说:“不抽了,我爱闻这个烟味儿。”他摸出烟盒,将烟卷插进盒里,淡淡地说:“当年我妈要是没死,也许我也是这里的毕业生。”
“这……这又是什么故事?当年可没听你说过。”侯明杰好奇地看着他问。
“哥!”一声清脆的喊声从身后传来。杨浪诧异,扭头看去,只见妹妹罗娟从一辆通用牌商务车上下来。
“罗娟?你怎么来了?”杨浪快步上前,诧异地询问。
“宋飞在这儿搞他的弯管试验,我过来看看他。哎,哥,嫂子呢?她没跟你一块儿过来?”
“彭薇?怎么,她不在滨江?她也来了北京?”杨浪好奇地问。
“嫂子没跟你说吗?你看这事儿闹的,你们两口子……”
“走走,进去说,这儿乱哄哄的,不是说话的地方。”侯明杰拉着杨浪走进校园。罗娟跟随在后,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打开,里面是一张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她边吃边说:“侯校长,都是你安排的吧?”
杨浪的报告会时间定在了下午两点。开讲前,在小礼堂的贵宾厅,杨浪与妻子彭薇见了面,在场的还有妹妹罗娟、妹夫宋飞。学校方面,除了侯明杰陪坐外,还有学生会及校团委的两位干部。
北京交通大学与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原先都属于铁道部,杨浪的妻子彭薇作为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复兴号”总设计师来学校是参加关于一项新型电力牵引系统的论证会。妹妹罗娟是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的首席焊接技师,同样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她是前来探望自己的丈夫宋飞的。而同样连续三届当选中华全国总工会授予的“大国工匠”称号的宋飞来交大是为了一项动车组制动管路的弯管试验,宋飞除了“大国工匠”的名头,还是党的十八大代表,是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你们这一家子,三个‘大国工匠’,一个‘复兴号’总设计师,四个都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你们知道,中车集团来交大的‘大国工匠’们不少,可像你们有这种关系,那可是稀罕得很。杨浪,待会儿你的演讲要多讲讲你们这一家子的事情。”侯明杰边说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子下闻着。学生会的干部掏出打火机要给他点烟,他摆摆手说:“我现在学会了一招,烟要闻着才香,点着了那就是污染。”
众人笑起来。
小礼堂门口,学生们鱼贯而入。不少学生围聚在一块大幅广告牌前观看。广告牌上是杨浪的大幅肖像,以及关于他的文字介绍。
“十九大党代表;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连续三届中华全国总工会‘大国工匠’称号获得者;连续三届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中车集团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高级技师;全国道德模范……”小礼堂内传出侯明杰的声音:“下面让我们有请中车集团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铝合金分厂高级技师杨浪师傅上台演讲。”
小礼堂内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两侧都挤满了学生。杨浪走上台,身着滨江轨道客车有限公司工作服的他冲着台下深深地鞠了一躬,掌声雷动。杨浪的神情略显紧张。虽然这些年婉拒了太多的类似演讲,但是有些推不掉的报告会与演讲还是让他有所锻炼,所以他并不怵这样的场合,但是今天他却有些紧张。他不明白这种紧张为什么会让自己的心萦绕着一种莫可名状的伤怀,是因为昨晚梦到了妈妈吗?也许是,他说不清,他这样想。二十年前如果妈妈还在,他一定会考取北京交通大学,成为这里的一名学生,毕业后就不会以工人身份进入滨江机车车辆厂,他会是车辆厂的一名干部,也许就如现在的妻子彭薇一样,他会是一名工程师。但不管是什么身份,他明白,这一切都源自滨江机车车辆厂,就像宋飞早先说的,我们的魂在车辆厂,怎么飞都离不开。
然而,生活没有假设。杨浪定了定神,用平实的语言,给学生们讲述了自己的成长经历,讲挫折,讲彷徨,讲失败,讲教训,也讲执着与坚守。报告会结束,许多学生感动得热泪盈眶,不少人冲上讲台请他签名留言,有的要求签在笔记本上,有些要求签在衣服上,还有的要求签在手心里……
报告会的第二天,杨浪踏上返回滨江的“复兴号”高速列车。动车组疾驰在铁轨之上,车体运行十分平稳,杯中的茶水看不出丝毫摇晃。列车的座椅颇为舒适,旅客们或玩着手机,或用笔记本电脑看着大片,或捧读手中的书,或轻声聊天,或闭目养神,十分休闲放松。车窗外的绿树、河流、田野、村庄和城市快速地向后移去。回顾十几天来梦幻一般的经历,回想自己20多年跌跌撞撞的来路,杨浪胸腔感到鼓鼓的,心潮翻滚,难以平静。思绪的闸门慢慢打开,他脑海里像过电影一样,闪回着20年前滨江机车车辆厂那破旧斑驳的大门,彭薇那十七岁时的淡然与美丽,张晓培那些热辣又疯狂的举动,以及自己“北漂”时住过的那间逼仄又脏乱的地下室……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