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乱世四百年(全3册)-电子书下载

简介

《魏晋:历史大变局下的个人命运》 如果将古代中国看作一个人的一生,魏晋便是此人记事以后经历的第一个挫折期。万物皆有缝隙,黎明自黑夜中苏醒。黑暗时代同时也拥有更旺盛的生命力。在这个英雄辈出的时代,曹操、刘备、孙权、诸葛亮、司马懿、王导、谢安、石勒、苻坚等人搅动着历史的风云; 曹植、阮籍、嵇康、陆机、左思为这个乱世赋予了精神的灵动和生命的觉醒。 但更多的人却只是在这个狼奔豕突、漂泊离散的乱世中,保全自己卑微的生命和一颗自由的心。
《南北朝:帝国黎明前的生存启示录》 如果将古代中国看作一个人的一生,那么南北朝就像极了他的青春期。一百七十年间,中国从南北对峙、北方分裂走向大一统的盛世,期间难以确数的皇冠落地,烽烟四起。 这背后有子贵母死到洛阳去拥抱汉化的拓跋家族;有一路奋斗向上的草根刘宋王朝;有日常荒诞的南齐“精神病”帝王家族;还有六镇起义大动乱中的小人物,一举扭转历史朝向…… 天下分久必合,金陵王气黯然收。几代人筚路蓝缕,蹒跚着走向希望和危险并存的未知地域。
《隋朝:走向伟大帝国的开端》 在中国的历史长河中,隋朝高调登场,却匆忙谢幕,书写了一段宛如昙花般短暂的璀璨辉煌。 隋文帝杨坚的政治奋斗;万邦来朝的短暂欢歌;隋炀帝杨广的雄心和荒诞;大隋丞相杨素一家的沉浮…… 这是一个被宏图大业压垮的王朝,却为后代大一统帝国创造了数不尽的资源,中华帝国的光荣与梦想也因隋王朝的开创性成就而绵绵不绝。
读懂乱世中国,才能读懂中国历史演变的逻辑,才能读懂人生的抉择与大智慧!

作者介绍

张程 青年历史学者,毕业于北京大学,中央电视台“法律讲堂”栏目主讲人之一。 主要研究中国政治制度史和社会变迁等领域,著有《泛权力》《衙门口》《制度与人情》等书。

部分摘录:
延康元年(220)二月,新即位的魏王曹丕下令关津减税,恢复什一税制。不久,他又赏赐诸侯将相以下粟万斛、帛千匹、金钱不等,同时煞有其事地派遣使者巡察郡国。这所有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收揽民心。而收揽民心的目的则是推翻立国四百年的汉朝,建立曹魏王朝。
在皇权转移中,意识形态的准备是必不可少的。简单地说,后来者需要往自己脸上贴金。神化自己是最常见的做法,即让淳朴的老百姓相信自己是天人下凡,相信自己的登基是天命所归。巧的是,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总会有大批恰逢其时的“祥瑞”出现。
先是民间开始传言曹丕出生的时候,有青色的云气像车盖一样飘浮在婴儿身上,终日不散。风水师们一致认为这是曹丕至贵的证明。这时,黎民百姓才开始明白:原来曹丕一出生的时候,就不是凡人啊。
此间又出了一个叫殷登的人,说自己记得一件事:在熹平五年(176),谯地,也就是曹操的老家,出现了黄龙祥瑞。大名士、光禄大夫桥玄就悄悄问太史令单飏(yáng):“这个祥瑞是什么意思啊?”单飏回答道:“说明谯这个地方会有王者兴起。在五十年时间里,黄龙会再次出现。”殷登说自己当时在场,就默默记下了这件事。四十五年后,也就是延康元年(220)三月,黄龙再次在谯出现。当时殷登还在世,大肆宣扬这件事,引起中原轰动。最后曹丕出面召见殷登,和他谈了一次话,赏赐殷登谷三百斛后将他送回家去了。
之后,魏国的形势一片大好。同月,濊貊(huì mò)、扶余、焉耆、于阗(tián)等部落都派遣使者向中原进贡。四月,饶安县出现典型的祥瑞白雉。曹丕很高兴,免了饶安县的田租,赏赐渤海郡百户牛酒;太常以太牢祠宗庙。
但是事情突然起了波折。当月,大将军夏侯惇(dūn)病逝,曹丕亲自着素服在邺城东门发哀。按礼,帝王哭同姓于宗庙门之外。曹丕与夏侯氏并非同姓,却哭于城门,便有人指责曹丕行为失礼。这其实暗指曹丕家族与夏侯家族的“不正常关系”。曹丕的爷爷,也就是曹操的爸爸曹嵩原本是乞丐,被大宦官曹腾收养后才有了姓氏。东汉官场上就一直盛传,曹嵩原来是复姓夏侯的小乞丐。因此在曹操当权时,夏侯家族步步显贵。现在是曹丕登基的前夜,有人重提曹家这件不光彩的往事,杀伤力巨大。
这表明,一部分世家大族还并不认同曹氏家族登基称帝。
曹操在世时,不少名士很瞧不起他,与曹操政权对抗,曹操也不时做出压制豪族名门浮华风气的举动。客观上,曹操必须压制以清议名士为代表的地方豪族势力,破坏朋党交游便是举措之一。虽然没有打击到世家大族的根本,但曹操对世家大族的厌恶和压制是明显的。在曹姓代刘几成定局的时候,世家大族需要曹丕给他们保证,维护和扩大他们的利益。虽然曹丕本人已经完全是一个世家子弟了,但没有明确的承诺和制度上的保护,世家大族们还是不放心效忠于曹氏家族。
这时候,昌武亭侯、尚书陈群提出了九品中正法,建议改革官员人事制度。九品中正法的内容是在郡国设置中正,评议本地人才的高下,分九等,按照等级分别授予官职。评议的标准主要看家世,即被评者的族望和父祖官爵,其次看道德,最后才看一个人的才能,而担任评议的都是当地的贵族显要。这样的制度到底对谁有利,可想而知。此法一出,获得了世家大族的一片赞赏之声。
这实际上是世家大族给曹丕出的考题,是世家大族与曹氏家族进行的权力交换。
世家大族要求确保自己的地位和权益,并希望能够世代相传,九品中正法就是一个制度上的保证。曹丕毫不犹豫地批准了这个制度,开始在全国进行人事改革。它也成为魏晋南北朝时期世族势力恶性膨胀的制度源头。
时间到了五月,刘协“命令”曹丕追尊其祖父、已故太尉、乞丐出身的曹嵩为太王,祖母丁氏为太王后,封王子曹叡为武德侯。
六月,曹丕在东郊阅兵,集中兵力开始南征。这次南征,公卿相仪,华盖相望,金鼓阵阵,完全是曹丕对个人势力的一次检阅,对天下百姓的一次试探。因此整个军事行动更像是一次盛装游行。曹丕先是到了屡次出现祥瑞的老家谯,在家乡大宴三军,并在邑东召集谯地的父老百姓,设伎乐百戏,与民同乐。欢娱间,曹丕说:“先王非常喜欢家乡,不忘根本。谯,真是霸王之邦。我要减免谯地两年的租税。”当地的三老吏民闻言纷纷向曹丕祝寿,通宵达旦。几天后,曹丕还去祭扫了先人的墓地。
到了冬天,曹丕大军终于到达长江以北,孙权整军以待。曹丕看到东吴军队军容整齐,说:“东吴还是有人才的,我们暂时先回去吧。”这句话让江对面的孙权听得一愣一愣的。临行,曹丕下令:“大军征伐,有些死亡的士卒还没有得到收殓,我感到非常悲痛。各郡国要为这些人收殓,送到烈士家中,官府还要出资为他们设祭。”临别了他还不忘讨好军队,向天下展示自己的仁慈。

自即位以来,“麒麟降生,凤凰来仪,黄龙出现,嘉禾蔚生,甘露下降”。做足工作的曹丕就等着刘协禅让了。
关于这次禅让,正史和野史的记载截然不同。
《三国志》的曹丕传记用了几乎一半的篇幅刊登相国华歆(xīn)、太尉贾诩、御史大夫王朗等人的劝进书。刘协一再下诏禅让,曹丕一再推辞。大臣们动不动就聚集一百二三十人集体劝进,而且周而复始,不厌其烦,也不担心曹丕生气。曹丕就是不答应。连刘协都说:“魏王不接受禅让,那怎么办啊?”最后仿佛劝进的大臣们都着急了。尚书令桓阶对曹丕说:“汉朝的气运已尽,史官和耆老们的记录都证明了这一点。天下百姓都唱着歌谣,呼吁明主出现。臣等都认为天命降临大魏,陛下还前后退让。陛下应该响应上天,接受禅让,马上登坛祷告上天。不然就是久停神器,抗拒上天和亿万百姓的意愿啊!这可了不得啊。”曹丕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说了一个字:“可。”于是大臣们和百姓都欢天喜地地开始了庆祝。
这段完美的记载总让人怀疑真实的情况是否如此融洽,是否如此顺利。
《三国演义》《华阳国志》和其他野史则完全为我们描述了一场逼宫的闹剧:
华歆等一班文武去见刘协,要求刘协禅让。华歆说:“魏王德布四方,仁及万物,是古今第一人。我们都认为汉祚已尽,请你效法尧舜,以山川社稷为重,禅位魏王。”他还撂下一句狠话:“只有这样,你才能安享清闲之福!我们都商议定了,特来奏请。”平时文质彬彬、以才学震天下的华歆竟然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真是让人吃惊。刘协听大臣们这么说,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终于,刘协压抑着的情绪爆发了出来。他注视着百官哭道:“高祖皇帝提三尺剑,斩蛇起义,平秦灭楚,创造基业,世代相传,到我这里已经有四百多年了。朕虽不才,但也没什么过错,我怎么忍心将祖宗基业舍弃不顾?”刘协顿了顿,真诚地说:“祥瑞图谶(chèn),都是虚妄说不清楚的事情,请各位大臣深思!”与华歆同来且学问更高的王朗说道:“自古以来,有兴必有废,有盛必有衰。天底下哪有什么不亡之国、不败之家?汉室相传四百余年,到现在气数已尽。陛下还是早早退避为好,迟了唯恐生变。”一旁的九卿、尚书和禁军将领等人都频频点头。话已至此,刘协只有大哭,逃入后殿去了。
第二天,百官再次云集殿前,命令宦官请出刘协。刘协很恐惧,不敢出来。刘协的皇后是曹操的女儿、曹丕的妹妹曹节,见到丈夫这般窘态,大怒,说:“我哥哥怎么做出这样叛逆的事情来!”外面的百官推举曹洪、曹休两人带剑进入后殿,逼刘协出来。曹皇后大骂自己的这两位叔叔,说:“都是你们这些乱贼,贪图富贵,造反谋逆!我父亲功勋卓著,威震天下,都不敢篡窃神器。现在哥哥登位还没几天,就想着篡夺皇位了。老天爷是不会保佑你们的!”曹洪、曹休两个人不去理会自己的侄女,裹胁着刘协出了殿。刘协万般无奈,只好更衣出来,接受最后的审判。
面对华歆等人的再次逼宫,刘协痛哭流涕:“你们领取汉家俸禄多年,中间还有很多人是汉朝开国功臣的子孙,现在怎么就忍心做出这样的事情啊?”华歆冷笑着说:“陛下若不听从我们的话,恐怕马上要祸起萧墙了。这并非我们不忠于陛下。”
刘协大喝:“谁敢杀我?”
华歆厉声说:“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陛下没有人君之福,导致四方大乱!如果没有魏王父子在朝,杀陛下的人何止一两个?你这么不知恩报德,难道不怕天下人群起而攻之吗?”
刘协受到极大惊吓,拂袖而起。旁边的王朗向华歆使了个眼色。华歆竟然快步走上皇帝宝座,扯住刘协的龙袍,厉声道:“同意还是不同意,就一句话!”刘协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浑身战栗不能回答。他环顾四周,宫殿内外披甲持戈的几百士兵全部是魏王的亲兵。他哭着对群臣说:“我愿意将天下让给魏王,请各位保存我的性命。”
当权力斗争的失败者在寻找撤退底线的时候,往往会发现其实生命才是每个政治人物最基本的需求。遗憾的是,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它不幸成为奢求。
逼宫的贾诩许诺:“魏王必不负陛下。陛下快快下诏书,以安定人心。”
刘协只好让陈群起草禅让诏书,让华歆捧着诏书和玉玺,引导百官到魏王宫前,请曹丕即位。曹丕大喜,但坚决推辞,要求刘协禅让给“真正的大贤人”。在华歆的导演下,刘协又下了一道诏书,再次恭敬地请曹丕登基。曹丕更加高兴了,但还是对贾诩说,怕“不免篡窃之名”。贾诩马上献计说,让刘协筑一坛,名受禅坛,择吉日良辰,集结大小公卿,让当今天子亲自在坛上献上玺绶,禅让天下。 
于是,刘协启动了汉王朝的最后一项国家工程,派遣太常院官在繁阳卜地,筑起三层高坛,选择吉日举行禅让大典。河南许昌临颍县繁城镇还保留着这座中国仅存的受禅台。台高约二十米,长宽约三十米。十月庚午日寅时,东汉王朝的禅让仪式正式举行。换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