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蚁群-电子书下载

简介

2137年,501城。在女性主导的高度智能化社会,人类被无数设备监控和服务着,“社会管理系统”通过打分来评判人的价值。一个宣称要解放男性的组织SFH却反对这种制度,她们在系统的监控下东躲西藏,进行反抗活动……

作者介绍

汤问棘,女,长于乡野,热爱自然。曾修读生命科学与古代文学专业,受老庄思想和晚明文学影响颇深。喜欢多元立场的对立与交融,希望能将崇高之美赋予笔下的女性角色。

部分摘录:
“这位公民,这是系统为你筛选出的最优精子供体,你可以根据个人喜好选择一个。”
伴随着生育中心咨询师优雅的声音,纯白的墙面上浮现出五个男性的图像,以及他们的档案。
这些男性个个健壮俊美,如同古希腊的天神雕像。资料显示,他们的各项评分都很高,携带的致病基因也都在安全范围内。要从中选出一个,真是很难取舍。
我的妹妹β-33021587-秋露出了纠结的表情。咨询师见状,微笑着给出建议。
“供体A是相貌评分最高的,而且是新鲜的哦,才被挑过三次;供体D的运动能力最强……嗯,不过根据系统对你的预测,你会更看重孩子的智力吧?那么考虑一下供体C如何?他在数学方面有惊人的天赋,你的孩子将有47%的概率表现出超越同龄人平均水平的数学能力。”
“不,我希望我的孩子有一双黑色眼睛。”β-秋摇摇头,“还是选B吧,他的瞳色基因是四个显性,跟我一样,我们100%能生出黑眼睛的孩子。”
“哈哈,不愧是遗传所的研究员啊,估计你早就把该算的都算过一遍了吧。”咨询师笑道,“但是我还是得按照规定提醒你,根据系统的预测,你和供体B的孩子将有较大的概率面临以下风险:一,智齿阻生;二,乳糖不耐受。你会介意吗?”
一听智齿二字,拔智齿的不快经历顿时浮现在我脑海里。虽然整个过程并没有任何痛苦,但拔完牙后那满嘴黏糊糊的血腥味,一想起来还是令人浑身不适。我赶紧拍了拍β-秋的肩:“为你的后代慎重考虑一下啊,长智齿很烦人的。”
“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大问题。”β-秋嗔怪地看我一眼,“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拔个牙要躺在床上哀叹三天?”
她转向咨询师:“我不介意,请帮我选B吧。”
“好的。”咨询师点头,系统自动做了记录。“接下来请你到42楼接受体检,预约人工授精的日期。”
我陪着β-秋离开咨询室,坐电梯前往42楼。在电梯里,我依然对智齿的问题念念不忘,感叹道:“唉,为什么科技发展到这个程度,还要用如此麻烦的方式计算孩子的基因型?要是能直接用基因编辑技术修改受精卵的基因就好了。比如说,把控制长智齿的基因敲除掉,这才是人类的福音啊!”
遗传学家β-秋笑了:“智齿是否阻生,并不只是基因决定的,而是跟很多因素有关。比如颌骨的空间,第二磨牙的磨损程度……而且牙齿发育的表观遗传学很复杂,哪是随随便便就能调控?”
“我看21世纪的科幻小说里就常写人类用基因编辑技术创造各种超人。结果一百年过去了我们还是这么落后。”
“喂,不要用这么鄙视的语气啊。我们好歹可以用基因编辑技术治疗很多疾病了。”β-秋说,“少看点那些老掉牙的科幻小说吧,那些作者都是空想家而已。改几个基因就提高智力,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人类智力的形成机制有多复杂,他们知道吗?就像1950年还有人预言到21世纪时每家每户的地下室都会有可控核聚变反应堆,人们有空就能去月球度个假,结果呢?”
我大学毕业论文研究的是一两百年之前的社会预言,所以那些科幻小说我读过不少。我在那篇文章中提出了一个问题:今天的社会,在多大程度上符合前人的预期?
我觉得,在有些方面他们可能会失望:这年代依然没有人机合一、基因优化、战斗力强大的超人;也没有实现通过虫洞进行星际穿越的设想;脑联网的研究遭遇了瓶颈,迟迟没有突破;当然更没有人得到永生。
但在另一些方面,他们一定会甚为欣慰:这年代同样没有外星人入侵地球,没有机器人毁灭人类,没有出现反乌托邦三部曲里的极权统治。虽说确实爆发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但人类文明又迅速恢复,欣欣向荣。
在21世纪的诸多预言里,有两类技术确实在今天发展成熟,而且改变了人类社会的结构。
一是各种物品的智能化。如今,人们的生活被智能设备所包围,桌椅、杯子、墙壁、衣服,都能根据使用者的习惯,随时给她们提供最佳体验。
二是量子计算机的普及。哪怕是一台原始的量子计算机,其运算能力也是很强大的。而现在量子计算已经运用于各种设备,千千万万的设备连接起来,产生的算力足以支持空前复杂的算法,处理空前海量的数据。
在这两种主要技术之上,出现了被称为“系统”的东西。它的全称是“社会管理系统”。通过智能设备上传的数据,它能随时了解每个公民的一言一行;并通过定量社会学法则,计算出每个人对社会的贡献值,这就是“社会价值积分”。
社会价值积分的算法非常复杂,概括而言,衡量一切行为的标准,就是它们对社会产生多少利弊。
工作,当然是积分的主要来源。而不同工作的价值算法不同,物质和文化层面的价值都会考虑进去;生育,一般来说可以增加积分,但若过度占用社会资源,或是对孩子教育不佳,积分会下降;消费,有时可以加分,但太浪费就会适得其反;人们对一个人的评价也会计算进去,如果一个人能提升整个社群的幸福感,系统就会认为她大有用处。
虽然系统作出评价的过程并非我能解读,但我完全信任它。南半球的7亿多公民、火星基地的50万移民、宇宙舰队的3万旅行者也都信任它。
这是因为,系统的任务就是“实现人类整体利益的最大化”。所以,虽然它垄断数据,随时监控所有人,但我们至少不用担心自己的数据被少数人和集团用以牟取私利——就像战前某些科技公司和政府对人民所做的那样。
作为一个凌驾于全人类之上的存在,系统保证了人类之间的公平。如今,再也不会有阻碍社会发展的统治集团,不会有不劳而获的既得利益者,也不会有对文明作出杰出贡献、却无法得到回报的不公平现象。
如今也不再有货币,一切物资都按照两条简单的规则分配:先由人们自己提出需求,再根据每个人社会贡献积分的高低来决定满足她的程度。
道德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对社会利大于弊的就是好的,对社会弊大于利的就是坏的。
如今仍有法律,但法律条文大大简化了。所有罪行,归根结底都是损害了社会的利益,所以都是反社会罪,只是轻重不同而已。
不用担心人们会失去处世标准——系统会时常根据人们的行动意图,提供后果预测与建议。当然,决策权在人类自己手里,人们完全可以不听建议,只要甘愿承担后果。
如今仍有政府,但政府不会再沦为维护少数人利益的工具。它承担着决策者的责任,忠于全体公民的福祉,给系统安排管理社会的任务,并根据系统的建议作出决策。
而在这个高度智能化的社会里,现存的7亿人类对社会的用途,主要分为三类:
一是决策者,即提出任务、作出决策的人,比如政府成员、科学家、工程师。虽然她们尽可以把做实验、建模型的琐事交给机器来做,但要优先进行什么研究、建设什么工程,需要由她们决定,并命令系统执行任务。系统会给出建议,但不负责决策。因为一旦有任何差错,人们是不可能追究系统的,只能由人类来负责。
二是解读者,比如数据中心的工作人员。她们要负责理解系统作出判断的过程,不能让这些过程停留在“黑箱”里,让人类丧失对系统的主导权。当然,由于系统的庞大复杂,她们每个人只能解读一小部分。但这并非是遗憾,恰恰保证了安全:这样即使是数据中心的专家,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随意操控公民数据。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