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黑帮·贩毒集团神秘内幕(全五册)-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5个月前 (07-15) 32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缉毒狂飙:哥伦比亚贩毒集团   这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哥伦比亚政府和警方剿灭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艰难过程。本书详细地介绍了哥伦比亚贩毒集团的起源发展,重点描写了哥伦比亚警方为了保护国家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同毒贩做斗争的决心和行动。黑手党走过的地方,留下了黑暗与罪恶,但我们终将以人民的名义,将恶势力绳之以法。在人世间光明的照耀下,所有罪恶终将灰飞烟灭…… 作者简介   詹幼鹏,毕业于江西师大中文系,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有《红船》《邵逸夫传》《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传》《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等。 编辑推荐   麦德林贩毒集团拥有令人闻之色变的贩毒基地,为其祖国赢得了“毒品王国”的“美称”,五大毒枭黑道称雄;他们将毒祸殃及邻国,古巴的陆军上将、巴拿马的总统甚至都有参与,国际纷争层出不穷;20万哥伦比亚人死于禁毒斗争,司法部部长、总检察长、总统候选人都死在毒贩的屠刀之下;然而,邪不压正,麦德林贩毒集团最终灰飞烟灭,曲终人散…… 艰难决战:日本山口组百年风云   这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日本政府和警方同黑帮组织山口组家族较量的艰难过程。披着所谓“合法存在”的外衣,就可以为所欲为、呼风唤雨?“暴力与犯罪”是任何一个社会都不能容忍的,山口组也不例外,这个“亚洲神秘组织”的构成,正在悄然变化……本书生动地介绍了山口组家族的发展和在日本社会的巨大影响,重点描写了警方为了重建社会秩序,稳定社会环境,不惜一切代价同犯罪做斗争的决心和行动。 作者简介   萧亮,江西南昌人,江西出版集团编辑,作家。曾出版《环球汽车之战》《香港娱乐圈大写真》《澳门赌王》等纪实文学作品,市场反响良好。 编辑推荐   日本黑帮山口组杀人如麻,却以扶危济困自居;他们翻云覆雨,连警方都要借助其维护社会安定。第三代掌门人田冈一雄臭名远扬,但一声令下就会有成千上万的信徒勇当杀手;当年许多当红明星都投其门下,甚至有两位首相都与之过从甚密。如此“荣光”加身的田冈一雄又是怎样了结一生?本书让你脑洞大开,既揭露日本黑道种种内幕,又是日本当代社会的百科全书。 金三角风云:泰国坤沙贩毒集团   这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泰国政府和警方剿灭金三角坤沙贩毒集团的艰难过程。神秘之域金三角,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却滋生罪恶与杀戮,这里曾经拥有一个“主人”——大毒枭坤沙,他的毒品帝国是如何建立,又是如何倾塌?全世界范围内的禁毒更是任重道远。本书详细地介绍了坤沙毒集团的起源发展,重点描写了泰国警方为了保护国家利益不惜一切代价同毒贩做斗争的决心和行动。 作者简介   程景,江西九江人,曾任杂志《知识窗》编辑,出版过多种纪实文学专著,代表作《大溃败:世界经典失败战役全纪实》《苏俄军队败战录》等,深受读者喜爱。现为专业作家。 编辑推荐   神秘之域金三角,漫山遍野的罂粟花,滋生出罪恶与杀戮。这里曾经拥有一个令世人谈之色变的“主人”——大毒枭坤沙,他的毒品帝国是如何建立,又是如何倾塌?真实的《湄公河行动》曾在这里震撼上演,全世界范围内的禁毒更是任重道远。 绝命追杀:意大利黑手党家族   这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意大利政府和警方剿灭意大利黑手党的艰难过程。本书生动地介绍了意大利黑手党起源、发展和派系以及犯罪行为,重点描写了警方为了保护国家利益和公民安全不惜一切代价同犯罪做斗争的决心和行动。 意大利黑手党,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组织之一,百年来它无恶不作,将罪恶之手伸向各个领域,企图超越正义与人民。但光明必将战胜黑暗,在政府与警方的不懈努力与坚持打击下,意大利黑手党已经成为逝去的传说…… 作者简介   詹幼鹏,毕业于江西师大中文系,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有《红船》《邵逸夫传》《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传》《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等。 编辑推荐   作为世界上臭名昭著、罪孽深重的黑道团体,意大利黑手党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整个西西里岛长年血雨腥风,人人自危;为打击黑手党,巴勒莫总督基耶萨将军喋血街头,大法官以身殉职……“圣·迈克尔行动”首战告捷,为进行“世纪大审判”,罗马政府拨300亿里拉巨款修建了一座特别法庭,派遣了由2000名卡宾枪手组成的准军事部队…… 殊死较量: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兴衰   这是一部纪实文学作品,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美国政府和警方剿灭美国五大黑手党的艰难过程。本书详细地介绍了美国五大黑手党起源、发展和派系以及犯罪行为,重点描写了警方为了保护国家利益和公民安全不惜一切代价同犯罪做斗争的决心和行动,以及最终剿灭犯罪集团的过程。 作者简介   詹幼鹏,毕业于江西师大中文系,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有《红船》《邵逸夫传》《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传》《金色轰炸机克林斯曼》等。 编辑推荐   美国五大黑手党家族打家劫舍、杀人越货,甚至操控总统竞选,妄图引导世界政治格局;他们只手遮天,金钱权势、美色诱惑,都是手中的制胜王牌;他们穷途末路,狂欢至死,最终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正义的审判——五大家族分崩离析,“教父”死于非命……

部分摘录:
第一章 躲避追杀 大毒枭初试锋芒
在泰国、缅甸、老挝三国交界处,“金三角”神秘莫测。这里贫瘠落后,却滋生出坤沙家族这样世界一流的贩毒集团。
坤沙自幼好武,因家族争斗被逼远走他乡。仰光街头拾破烂,拜武林高手为师。出于无奈,杀师兄初显身手。
澜沧江发源于中国青藏高原,穿过横断山脉奔腾而下,经云南西双版纳出国后改称湄公河,奔腾在南亚大陆的崇山峻岭之间,流经2888公里注入印度洋,形成东南亚第一大河。
在泰国、老挝、缅甸三国交界处,喧嚣汹涌的湄公河夹带着大量泥沙,与蜿蜒曲折的掖赛河交汇。泥沙倒灌流入掖赛河,便在两河交汇处沉积。数亿年的地理运动,在两河之间形成了一块小小的三角洲。这里气候温暖湿润,土壤肥沃,物产丰富,每年三四月份,庄稼一片金黄。
今天人们所指的金三角范围要大得多,它包括缅甸东部萨尔温江西岸、掸邦高原、泰国西北部清莱府、丰颂府和清迈府一带,老挝西北部琅南塔省、丰沙里省、琅勃拉邦省和南塔河沿岸也都包括在内。金三角总面积在15万至20万平方公里之间,相当于我国台湾岛总面积的四至五倍。但实际面积有多大,恐怕谁也无法弄清楚。
金三角大部分地区海拔在3000米以上,大多是崇山峻岭,森林茂盛,气候炎热,这里虽说土壤肥沃,但一年中漫长的旱季不利于东南亚主要农作物的生长。加之交通极为闭塞,除了一条简易公路从泰国清莱府的首府清莱通往金三角腹地泰国的万欣镇外,各村寨之间主要靠羊肠小道联结。山民除种稻谷做口粮外,其他经济作物如咖啡、茶叶,收获后必须肩挑背扛,长途跋涉十几天,在平原地区才能找到买主。交易这般艰难使山民们觉得得不偿失。
1825年,英国占领缅甸不久,英国一家公司把大量罂粟种运到掸邦;1886年,英国占领整个缅甸后,强迫掸邦人民大规模种植罂粟。因为掸邦高原森林遍布,山民们放火烧荒露出大片土地,仅靠肥沃的腐殖层就可以连续几年使鸦片丰收。那里有漫无边际的山林荒地供山民们轮环耕作。加之种植罂粟无须复杂的技术,适宜的气候使罂粟生长三个月就可收获,一年可种三季,此后,罂粟花迅速在掸邦高原遍地盛开,并蔓延到缅甸的克钦、曼德勒等邦省。
从此,罂粟种子在金三角落地生根。山民们种植罂粟无须翻山越岭去出售,自有买主上门收购,甚至买主就常年住在村寨里,而且鸦片能卖出的价钱,高出其他作物十几倍。有了鸦片就能有现金,就能买自己想买的货物,就能有病求医生看病开药。鸦片甚至本身就可替代金银在市场流通。然而,山民并没有因鸦片而富裕起来,对他们来说,罂粟如同稻米茶叶,只不过是为了维持生计而种植的普通作物,暴富的是那些烟贩毒枭。
金三角是个多民族地区,除掸族,还有瑶、苗、布依、拉祜、傈僳、佤、哈尼、克耶等族,各族山民们居住在上千个村寨里,有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国籍,也不知何为国界。直至今日,不少村寨依旧是刀耕火种,村寨随着新开辟的耕地不时迁移。金三角地处缅甸、泰国、老挝三国的接合部,三国边境地区“山高皇帝远”,政府对他们的管治往往徒有其表,鞭长莫及,实际上谁也不愿去认真地管,当地的实权大都掌握在寨主或土司手里。
海洛因由鸦片加工提炼而成,5亩罂粟能收割5公斤鸦片,经过几道工序,鸦片被加工成吗啡,然后再提炼成海洛因,通常5公斤鸦片就能提炼1公斤海洛因。在金三角,鸦片收购价不过每公斤70至90美元;制成海洛因后每公斤售价2000至4000美元;在曼谷黑市每公斤售价为1.5万至2万美元;到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其黑市批发价达12万美元;当运至美国纽约时,黑市批发可售20万至22万美元;由纽约分散到各州城市,海洛因上涨到每公斤200万美元以上。
巨额的利润促使毒贩玩命般冒险,不知有多少不法之徒,利欲熏心,铤而走险。尽管各国对毒贩惩治严厉,他们仍然拿生命做赌注,去贪图那惊人的利润。
在金三角地区,鸦片交易是一桩公开的买卖,谁都可以在集市像买日用品一样买到鸦片。一般专家认为,金三角的罂粟种植面积达6.7万公顷,其中缅甸达6万公顷,鸦片年产量1000吨左右。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世界上有1.8亿人吸食鸦片、海洛因等毒品,其中80%以上来自金三角地区。尤其在1960年以后,金三角鸦片贸易进入“黄金时代”。该地区生产的各种毒品悄然无声地大量涌向西方各国和世界其他地方,震惊了整个世界。“金三角”成了令人谈虎色变的地方,也是世界上每一个瘾君子都向往的享乐天堂。每一个政府都想控制这块土地,而那些烟贩毒枭则把这里当作不断牟取暴利的金库,他们建立起庞大的私家武装,垄断着毒品买卖,在深山老林的隐秘之处建起大大小小的毒品加工厂。
为了保护毒品生产基地,毒枭们组成拥兵数千的武装集团。这块经济落后、生活贫困、几乎无文化教育可言的地方,杀机四伏,神秘莫测,长期活动着多股反政府和其他毒品武装。而在众多的大小贩毒集团中,起主要作用的有三股力量。
第一股力量是中国国民党残军。20世纪50代初,中国大陆国民党军队土崩瓦解,国民党第8军237师709团,逃出人民解放军的追剿,在团长李国辉的带领下,从中国西南边境窜入缅甸,在缅甸重镇大其力一个不知名的山寨,与另一支国民党残军26军93师278团会合。两支残军加起来一千五百余人。随后他们宣布成立“复兴部队”,李国辉任“复兴部队”总指挥兼709团团长,278团团长谭忠任副总指挥。
不久,已逃到台湾的国民党第8军军长李弥奉蒋介石之命来到金三角,接管并改编了这支军队,撤销原“复兴部队”番号,成立“云南反共救国军”,他宣布将709团改编为193师,李国辉任师长,将谭忠的278团改编成93师,彭程为师长,两师合成26军。这支残军曾一度发展到一万八千人。
当时残军为了生存,把部队一分为四:一部分约五百人,负责操练,主要是技术兵,如战斗骨干、电台联络员、炮手、机枪手等;第二部分约六百人,搞经营,项目有贩鸦片、贩木材、贩山货,筹集资金,然后把山外的食盐、粮食、药品、布匹、枪弹等物资运回大本营;第三部分垦荒种地;第四部分负责与外界联络并招兵买马扩大队伍。
他们凭数十年职业军人的经验,与金三角一带数百万华裔融合起来,逐渐在金三角地区崛起为最具实力的武装集团。他们投入马帮运输业,向泰、老边境贩运鸦片,换取金钱,后来蒋介石派人来收编,把他们撤回台湾,其中很多人拒绝去台,留在金三角继续武装贩运鸦片。在其中最著名的要算国民党残军军官张苏泉,这位国民党黄埔军校后期毕业生,在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中并未显示出什么军事天才,可以说是败军之将,但在金三角投靠当地毒枭坤沙后,却成为金三角的风云人物,被称为“雄才大略”,充分发挥了自己的“才能”,他的中国传统的谋略文化在金三角得到淋漓尽致的运用。他帮助坤沙阻击了缅军数次围剿,又设计利用舆论宣传,救出了狱中的坤沙,最后又帮助坤沙建立了所谓“掸国”,同时为“掸国”训练出一支颇能打仗的掸军。
正是在这帮残军的扶植和带动下,在华裔后代中生长出金三角最负盛名的“鸦片军阀”。在各方势力的冲突组合中,在与缅、泰、老三国政府军的围剿战斗中,为争夺势力范围,使贩卖鸦片获得更大利润,他们与其他贩毒武装展开了一场长达数十年之久的争霸战。
金三角第二股力量是缅甸的掸邦土司后代坤沙的武装贩毒集团。缅甸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历史上缅甸王朝的行政机构是松散的,并没有全国统一的行政机构。掸族是缅甸的第二大民族,占全国人口的20%,约600万人,主要居住在掸邦高原。在历史上,缅族人曾三次建立统一王朝,并对掸族等少数民族邦国征战,因此,在历史上留下了积怨和隔阂。掸邦居住的山寨,由世袭的头人,也即土司掌握着实权,保持着对中央主权的独立性,中央对这些地区的统治,往往也只是徒有其表。而土司们为了保住自己的世袭地位,一方面支持建立一个强大统一的国家,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发展自己的私人势力,建立起自己的护家看门的武装力量。
坤沙在金三角建立起自己的毒品王国,不仅拥有庞大的私人武装,配备着先进的武器装备,他还总结了金三角第一代大毒枭罗星汉的经验教训:早期的马帮贩运鸦片,长途跋涉,数百条牲口最多驮运几十吨鸦片,路远目标大,又需要大量武装人员押运,极不安全。于是,他紧紧抓住最能赚钱的两个环节——加工与运输,并进口了一批加工提炼海洛因所需的化学药品和仪器设备,在其大本营满星叠附近的高山密林中建立了十几个海洛因加工厂。他的高纯度海洛因满足了西方瘾君子的口味,使他们过足了瘾,于是金三角名声大振,海洛因源源不断生产出来,达到每月向外界提供50吨的规模,同时,浓缩的海洛因重量轻、体积小、运输方便,省去了繁杂的运输之苦,此举为坤沙挣足了钱财。
坤沙利用这些钱财大力发展武装力量,曾拥有一支两万余人的部队,除配备了常规的美制M16突击步枪外,还通过黑道购置了苏制萨姆地对空导弹、直升机等,尤其是他用重金收买了国民党残军团长张苏泉,委任其为“军师”,从此如虎添翼。在张苏泉的密谋策划下,蛊惑人心,掩人耳目,混淆视听,把罪恶的贩毒勾当说成是争取掸邦的民族独立,把自己的私人贩毒武装改称为“掸邦革命军”,直到1993年成立所谓的“掸国”,坤沙自任为掸国“总统”。
金三角的第三股毒枭力量是“鸦片将军”罗星汉。
罗星汉是金三角第一个大毒枭,其贩毒集团在金三角建立了第一代毒品王朝,使金三角成为举世闻名的毒窟,并孕育了下一个更大的坤沙贩毒集团。
罗星汉家族从曾祖父起,就一直生活在缅甸掸邦的果敢县。他本人却是地道的华人后裔。罗家在当地是大户人家,是村中首富,其父人称罗四老板,有四个儿子。此人善于经商敛财,在罗氏家族中属于“朝”字辈,在同辈人中出了不少地方上的显赫人物,如:罗朝中,国民党时期云南“干修团”毕业生;罗朝相,果敢县教育局长;罗朝栋,抗日战争时期的国民党军团长。罗星汉属“星”字辈,他的堂兄妹大多在台湾求学,后多数留居于台湾。罗星汉的小妹罗星菊1981年从缅甸辗转去台湾,一直定居在当地。
罗家几代男儿都喜欢到中国读书做官,他们非常认同中国文化。
20世纪40年代末,国民党残部从中国大陆溃退于缅甸少数民族集聚的地方,以保镖的身份帮助当地鸦片种植者把毒品运到泰国等国家换取黄金,从而获得一笔可观的收入来维持军队开支。当年罗星汉投靠残军做了一个班长,在贩运鸦片的活动中为自己积聚一大笔钱财,同时也丰富了日后成为一个毒枭的经验。
罗星汉贩毒颇有心机。他极善交际,泰、缅、老的政府要员,军队、海关、邮政、法院等部门官员,他大都以金钱贿赂,建立了庞大的关系网,政府军稍有风吹草动,便有人送情报,或帮助解救被政府逮捕的贩毒分子。他的鸦片生意不仅在金三角,在曼谷、仰光、新加坡、马来西亚到处都有他的毒品窝点。他建立的罗家军虽然成分复杂,但武器精良,战斗力很强,连缅甸政府正规军也不敢轻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