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人脑探秘三部曲(套装共三册)-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4周前 (07-15) 50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人类的荣耀》的内容简介:
在漫长的进化史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才造就出独一无二的人类?语言、社会、道德、情感、艺术、意识……这些能力是人类独有的吗? 开创认知神经科学领域的著名思想家加扎尼加被誉为“脑科学界的斯蒂芬•霍金”。在本书中,他集合多个学科领域的研究成果,对人类本质进行了一场细致而深入的解剖,以生动风趣的语言,将人类引以为豪的大脑中的各种功能一一道来,试图找到让我们变得与祖先截然不同,成为会思考、有感情的人类的关键所在。
《双脑记》的内容简介:
在《双脑记》一书中,加扎尼加讲述了自己充满激情的科研人生,以及一段历时半个世纪的探索之旅:大脑的两侧半球是如何分工与合作的,人类的意识又是产生于何处? 加扎尼加以一个关于人类意识本质的伟大发现为背景,以“科研是如何做成的”为主题,为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科学、友谊、人生的迷人故事。 书中不光有裂脑理论的形成之路,有认知神经科学从诞生到繁荣的曲折历程,也有他那群战友的身影——数量庞大的病人、朋友以及家人,他们与加扎尼加并肩同行,共同完成了这场科学大冒险。
《谁说了算?自由意志的心理学解读》的内容简介:
左脑右脑谁说了算?是你在决定还是你的大脑在替你决定?人该为自己的罪行负责吗?开创认知神经科学的著名思想家加扎尼加被誉为脑科学界的斯蒂芬•霍金。他在这本书里用“睿智而不夸张”的语言从脑科学的角度阐释自由意志问题,讲述了人类大脑的作用机制、意识的来源、社会意识的进化以及自由意志观念对于整个社会的影响。他告诉我们,人的思维是大脑整体运作的结果,既有从上而下也有从下而上的机制。本书还涉及物理学、社会学中那些会决定“我”的部分。这是一本可以改变你的世界观的书。
部分摘录:
人的大脑是独一无二的吗“
大脑这一器官,把我们跟其他所有物种区别开来。我们在肌肉和骨骼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我们的大脑与众不同。”
帕什科·拉基奇
Pasko T.Rakic
耶鲁大学医学院神经科学家
杰出的心理学家戴维·普雷马克(David Premack)曾经感叹道:“为什么(同样杰出的)生物学家威尔逊(Edward O.Wilson)可以在一百米外区分出两种不同的蚂蚁,却看不见蚂蚁和人之间的区别呢?”这句讽刺强调了对人类独特性问题存在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看起来,在科学界,一半的人认为人这种动物跟其他动物是连续统一的,另一半人则认为动物和人之间是断开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群体。双方的争论已经持续了许多年,不久的将来肯定也得不到解决。说到底,我们人类既跟动物连在一块儿,又跟它们截然分开。我们既可以看到两者之间的相似性,也可以注意到区别点。
我希望能从一个特殊的角度阐明这一问题。我认为对此进行争论没有意义,因为,举例来说,人类和蚂蚁都有社会性行为,人的社会性行为毫无独特之处。F-16战斗机和“派柏”轻型机(Piper Cub)都是飞机,都符合物理学定律,都能让你从甲地飞到乙地,但它们有着巨大的不同。首先,我想要简单地指出,人的意识与大脑迥然有异于其他动物的意识与大脑,有一些结构、加工过程和能力仅限于人类。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一听到有人提出“人类大脑有没有什么独特功能”一类的问题,许多神经科学家就激动得要命。一些可见的生理差异造就了我们的独特性,这种观点接受起来很容易,可为什么说到人类大脑的特点及其运作方式就这么敏感呢?最近,我向一些神经科学家提出了以下问题:倘若你正在记录海马切片发出的电脉冲信号,事先你并不知道这一切片来自老鼠、猴子还是人类,你能判断它们之间的差异吗?换句话说,人类神经元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吗?未来的大脑工作者能利用这类神经元培养出人类的大脑吗?猴子或老鼠的神经元也能做到这一点吗?我们能够假设说,每一个神经元本身并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成为人类的奥妙在于大脑神经连接的精妙?
随便摘录几段回答你就能看出人们的反应何其激烈。“细胞就是细胞罢了。它是一个通用的加工单元,蜜蜂和人类的细胞只有大小上的差异。如果你按比例放大老鼠、猴子或人类的锥体细胞,哪怕有天神助你一臂之力,你也没法看出它们之间的区别。”就是这样!当我们研究老鼠或者蚂蚁的神经元时,其中的机制和人类神经元并无差异,句号,回答完毕。
这里还有另外一种回答:“大脑中有多种神经元类型,这些神经元的反应特点各不相同。但就哺乳动物来说——我认为神经元就是神经元。该神经元的输入和输出(以及突触成分)决定了它的功能。”漂亮!动物神经元在生理上又一次跟人类保持了一致。没有这种假设前提,费力地研究这些神经元就毫无意义了。相似的地方当然是有的。但真的就没有区别吗?
人类是独一无二的。数百年来令科学家、哲学家甚至律师困惑不解的是,我们独特在哪些地方?为什么会这样独特?一旦尝试区分动物和人类,大家就围绕各种观念和数据的意义打起了论战,等硝烟散尽,我们获得了更多信息,得以建立更严密可靠的理论。有意思的是,这场探索证明,许多互相对立的看法似乎各有其正确性。
显而易见,人类在生理上独一无二;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人跟其他动物的区别,存在于更为复杂的层面上。我们创造艺术,品尝美食,设计复杂的机器,一部分人还懂得量子物理。我们不需要神经科学家告诉我们,这一切都是大脑在发号施令,但我们需要有人解释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们有多独特?我们怎么个独特法?
大脑如何推动我们的思维和行动,至今仍然是个谜。众多未知中最大的一道谜题是,源自深层无意识中的想法,怎样变成了意识。研究大脑的方法日益成熟,一些谜题解开了,但解开一道谜题,往往意味着带来了更多的谜题。脑成像研究令一些原本被普遍接受的原则遭到了怀疑,另一些原则则大打折扣。举个例子,有一种想法是这样的:大脑像个多面手,它以同样的方式处理所有输入信息,接着将之一一搭配起来。较之15年前,对这种看法的接受度现在已经大大降低。脑成像研究表明,大脑的不同区域会被不同类型的信息激活。看着一种工具(为实现特定目的制造出来的人工物品),你的大脑并非整个参与到思考它怎么用的问题当中;相反,只有一个特定区域被激活来观察工具。
这一领域的发现带来了很多问题:对应着各自区域的信息到底有多少种?激活每一区域的特定信息是什么?为什么一类活动有特定区域,其他活动却没有?要是我们没有针对某类信息的特定区域,那会怎么样?尽管复杂的成像技术能告诉我们,大脑的哪一部分参与了特定类型的思考或行动,但它们无法说明大脑的那个部分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今,学者们认为,大脑皮层“恐怕是科学界已知最复杂的实体”1。
大脑本身就够复杂的了,研究它的学科又极多[1],得出了成千上万的信息域,相关的数据汗牛充栋。一门学科所用的词汇,往往在另一门学科中具有完全不同的含义。糟糕或错误的解释会扭曲发现所得,并成为不准确的理论基础,引起偏颇的理论争辩。或许要等几十年后才会有人对这些东西产生怀疑或进行重新评价。政客和其他公众人物经常曲解或忽视对己方观点不利的结果,以支持特定的议程,或一举扼杀不符合自己政治意图的研究。不过,别沮丧!科学家就像是嘴里含着骨头的狗。他们不断地啃啊舔呀,最终琢磨出道理。
让我们像过去那样探索人类的独特性吧——从观察大脑入手。它的外观能告诉我们什么特别的东西吗?
脑袋大一定智慧多吗 比较神经解剖学的工作恰如其名。它比较不同动物大脑的大小和结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要想知道人类大脑有什么独特之处,你首先得弄清楚各类大脑有什么相似和相异之处。过去这活儿也算容易,用不上什么设备,锯子够锋利、天平够精确也就行了。直到19世纪中叶,能用的东西就是这么些。接着,查尔斯·达尔文发表了《物种起源》,人是否和猿出自同一祖先成了首要的大问题。比较解剖学吸引了人们的目光,站在舞台中央的则是大脑。
神经科学在发展历史中提出过某些假设。其中之一是,认知能力的提高跟大脑随着进化越变越大有关系。达尔文就是这么看的,他写道:“人和高等动物,显然只有程度上的区别,种类上别无二致。”2他的盟友神经解剖学家赫胥黎也持同一看法,认为人的大脑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就是特别大3。坊间普遍接受的概念如下:所有哺乳动物的大脑都由同样的成分构成,但随着大脑越变越大,其功能越来越复杂,由此带来了我们在学校学到的进化阶段图:人位于进化阶梯的最顶端,而不是单列在进化树之外1。然而,现任哥伦比亚大学人类学教授的拉尔夫·霍洛韦(Ralph Holloway)不同意这一看法。20世纪60年代中期,他提出:认知能力的进化改变是大脑重新组织的结果,而不光是由大小变化带来的4。人类大脑跟其他动物的区别——说到底,也就是各类动物大脑之间的区别,到底是数量上的还是质量上的?这一争论还将持续下去。
美国耶基斯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Yerkes National Primate Research Center)的神经科学家托德·普罗伊斯(Todd M.Preuss)解释了为什么这一分歧会引发如此多的争议,以及为什么新发现的大脑连接性差异会被人视为“不合时宜”1。有关皮层组织的诸多概念是以“数量”假设为基础的。它令科学家们相信,使用其他哺乳动物(如老鼠和猴子)大脑模型所发现的结果,可以外推到人类身上。如果说这不正确,必定会在其他很多领域引发震荡,比如人类学、心理学、古生物学、社会学等。普罗伊斯主张,要比较研究哺乳动物的大脑,而不是以其他较低等动物(比如老鼠)的大脑为模型解释人类大脑如何运作。他和很多人都发现,在微观层面,不同哺乳动物的大脑差别可大了5。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