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指文·战争事典特辑之欧美篇(套装共16册)-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4周前 (07-15) 6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战争事典》系列图书是近年来比较独特的军事、历史类读物,内容均由相关领域军事、文史爱好者撰写,是从战争、历史角度探讨人类社会文化进步与发展规律的高水平文集。有众多历史、战史作家加盟,图文精美、文字优美、内容详实,零距离再现原汁原味的战争史,能带给读者阅读快感和思想深度,值得军事、历史爱好者收藏。
《战争事典》是军事史领域的重量级读物,收录了欧洲、亚洲、美洲、非洲等主要国家的重大军事史,详细描述了对人类世界历史有重要影响的大战役的缘起、发展、高潮、结果以及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如1453年君士坦丁堡围城战、安史之乱、美国内战、美国独立战争、英法百年战争、滑铁卢战役、俄土战争、日俄战争、甲午战争、镇南关大捷、尼罗河海战等;并有介绍古代战车、火器、攻城武器、士兵装备、部队饮食的精彩文章……
本辑主要讲述了欧洲中世纪时期到欧洲近代时期的王朝更迭,战争历史,人物枭雄以及谍战风云,从多面角度呈现不一样的欧洲历史。。

部分摘录:
第一章 来自卡奥尔的骑兵 1767年—1795年 法国吉耶讷(Guienne)地区的卡奥尔(Cahors)是一座古老的城市,若不是因为城中高耸的一座12世纪的天主教教堂,人们甚至会以为它只是一座普通的小乡镇。狭长陡直的街道延伸到山上,洛特河(Lot River)紧紧环绕这些山丘——这一河道是往日形成的,它一直充当着护城河的角色。废弃沟渠的历史更加久远,源自罗马殖民地时代。卡奥尔附近的山坡满布葡萄园,葡萄酒交易使得小城熙熙攘攘;城郊则到处是散发着恶臭的皮革厂和烟气升腾的陶窑。
卡奥尔是当地首府,居民属于边境加斯科涅人种,虽然是法国人,但有些不同。他们的灵魂中燃烧着南方人的热情,喜欢冒险,思维大胆,充满丰富的想象力——时而表现为吹牛,时而表现为浪漫。机智敏感的多尔多涅省(Dordogne)、洛特和加龙省(The Lot and Garonne)居民有着神秘的巴斯克血统,可能还因曾被摩尔人统治而混入了非欧洲人血统。
若要讲述本书主角的传奇故事,我们必须了解加斯科涅的独特民风。我们的主角——若阿基姆·缪拉是乡村旅馆老板的儿子,约在大革命二十多年前生于卡奥尔。革命给了勇敢机敏的人很好的机遇,旅馆老板的儿子也因此为自己打拼出了一个王国。
缪拉的故乡,拉巴斯蒂村(La Bastide)位于卡奥尔以北几英里一处光秃秃的空地,它曾名为拉巴斯蒂·福蒂尼耶或拉巴斯蒂-昂凯西,现在则名为拉巴斯蒂-缪拉。路易十五统治期间,皮埃尔·缪拉与妻子让娜·卢比埃经营着村里的旅馆和邮局。皮埃尔·缪拉很有钱,因为他不仅是旅馆老板,还是当地大地主塔列朗家族的代理人。
恐怖政治时期,有人试图想证明缪拉出身贵族,好将他划为法律上所谓的可疑分子,于是缪拉从拉巴斯蒂政府那儿弄来了父亲的结婚契约和自己的受洗证明。结婚契约显示,皮埃尔·缪拉虽然在村子里属于上层阶级,但结婚登记时他仍被划为“工人”(travailleur),而非哪怕最低级别的地主。
这份1746年1月的婚姻契约还显示,皮埃尔的父亲将一半财产分给了他,这说明所谓的“工人”是指他在父亲的土地上务工。妻子让娜·卢比埃的嫁妆如下:42里弗尔;床单和亚麻布等家居用品;桌上摆放的锡器;一只母羊和它的羊羔;一个橡木箱子,里面盛满了法国乡下姑娘做针线活的物品。我们的主角——若阿基姆·缪拉出生前,旅馆老板夫妇生育了五个孩子。1767年5月25日,若阿基姆出生,第二天在当地教堂受洗。他的名字取自教父若阿基姆·维迪厄。
若阿基姆不是长子,当时没有平等分配遗产的法律,因此他的哥哥安德烈将继承旅馆和小农场。对平民子女,尤其是乡下人的孩子来说,参军或是从政希望都很渺茫,只有贵族和有钱的城里人才能靠担任公职,晋升发财,也许这就是家人决定让若阿基姆当牧师的原因。塔列朗家族的资助将派上用场,刚开始时他们也的确帮了忙:正是因为塔列朗家族的庇护,若阿基姆十岁那年获得了卡奥尔学校的奖学金,在校学习古典文学,为进入神学院做准备。
缪拉在卡奥尔教堂学校的生活或在拉巴斯蒂的休假目前没有详细记录,我们只知道他成绩足够好到进入图卢兹大主教神学院。这位未来的猎骑兵和其他学生一样,在这里忙着学习哲学和神学,每逢周日和宗教盛会,他也会身披白长袍位列教堂唱诗班中。
缪拉并非生来注定要当副助祭,他渴望冒险刺激的生活,不想投身宗教。在他快20岁时,发生了一场我们不知缘由的危机[1],只知道在1787年2月23日,缪拉在没有告知家人的情况下就突然离开了神学院,这使家人对他所有的期望都落了空。原先驻守欧什(Auch)的香槟猎骑兵团(后来改称第12猎骑兵团)调往卡尔卡松(Carcassonne),23日那天正好停在图卢兹。内尔(Neil)上尉连的一个中士见到了一名想从戎的青年——脸刮得很干净,当时看来还没有军人样儿;但是四肢强健,高5法尺6.5法寸[2],头发黝黑,瞳色较深,声音洪亮,举止神气。此人正是拉巴斯蒂村的若阿基姆·缪拉。
第二天,路易十六军中多了一个列兵,他刚刚脱下教士长袍,现在换上了白色前襟的绿军装,随军离开图卢兹。直到两年后的1789年,一切皆有可能,甚至连普通地方猎骑兵也会前途无量的时刻才会到来。
到卡尔卡松后,骑兵团于1789年被派去阿尔萨斯的施莱斯塔特(Schlestadt)驻防。同年,法国大革命爆发。
因为缪拉在卡奥尔和图卢兹受过良好教育,所以升职很快,两年之中他先后晋升下士、中士,后来是团里的中士(maréchal des logis)。1789年夏,整个法国都回荡着巴士底狱陷落的消息;缪拉请了长假,从军后第一次返回拉巴斯蒂的旅馆家中。
他的假期拖了一月又一月,因为担任军需官职务的缪拉中士在卡奥尔和周边地区有事要做;当地正在招募训练国民卫队,年轻军需官的服役经历对不懂军事的市政人员很有用。缪拉全身心地投入进这些事务,他有充足的理由这么做——贵族和资产阶级曾垄断高级军职,但如今阻碍平民晋升的障碍不复存在了。1790年春天,政府召集新组建的国民卫队前往巴黎;成千上万的公民战士们集结起来,参加保卫君主立宪政权的法国联盟(Federation of France)成立庆典。7月14日,巴士底纪念日,路易国王在法国联盟武装代表的簇拥下,于战神广场宣誓忠于联盟。
以卡奥尔为首府的洛特省将缪拉派去了巴黎,让他管理拉巴斯蒂周边的蒙福孔区(Montfaucon)的联合国民卫队。他和20万人一起聚集在战神广场的祖国圣坛边,他看见路易十六在热烈的掌声中宣誓;他听见加农炮鸣炮敬礼,他听见巴黎附近的山顶炮台轰鸣回礼,他听见全国上下一片炮响:炮声从地中海沿岸的土伦港传来,从阿尔卑斯山一带格勒诺布尔(Grenoble)的城墙上传来,从莱茵河平原的施莱斯塔特传来,从加来海峡传来,从大西洋的布雷斯特湾(Brest)和罗什福尔(Rochefort)传来。沉醉于喜悦的法国忘记了不久前才过去的黑暗,欢快地庆祝黄金时代的来临。这旷远嘹亮的鸣炮声效果立竿见影,阴云密布的天空随即降下倾盆大雨,扫了虔诚仪式的兴,有人甚至认为它是恶兆。临时搭建的祭坛上站着整场盛典的焦点人物,他就是缪拉的资助人——欧坦主教(Bishop of Autun)塔列朗·德·佩里戈尔;此人很快就会将牧杖扔到一边,转而投身革命政治,日后还会成为著名的“狡猾外交大臣”。
庆典结束后,缪拉在巴黎游荡了数月。起初他的日子就像度假,联盟的朋友和战友在巴黎举行了很多爱国盛会;庆祝氛围淡下来后,缪拉却还待在巴黎,原因很实际——他没钱回家,政府发薪速度不如他们承诺的快。1791年新年,陆军部发来最后公告,断然通知缪拉长假已满,要他立刻返回施莱斯塔特的猎骑兵团。
1791年1月4日,缪拉写信给洛特省政府求助。他说去年6月和蒙福孔区的国民卫队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