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读者2021年春夏秋冬合订本-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4周前 (07-15) 5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读者》杂志创办于1981年,是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的综合类文摘类杂志。月发行量突破一千万册,居中国第一,世界综合类期刊第三位。多年来,《读者》杂志以弘扬优秀文化为己任,坚持正确的舆论导向,始终不渝地坚持“博采中外、荟萃精华、启迪思想、开阔眼界”的办刊的宗旨,发掘出人性中的真善美,体现深刻的人文关怀;融思想性、知识性、趣味性为一体,在刊物内容及形式方面以渐变适应不断变化的社会生活,与时俱进;追求高品位、高质量,赢得了海内外各个年龄段和不同阶层读者的喜爱,被誉为“中国人的心灵读本”。
2013年读者杂志社以全新的视觉,全新的设计倾力推出高端版本《读者》(月刊)。此《读者月刊》创刊号杂志已隆重面市。《读者月刊》是专为高端人士,商务人士奉献的高品位杂志,她不仅提供最新的时尚信息;最有权威的广告宣传,同时通过有深度的、感性的文章,令读者对年龄、人性、自由和欲望重新审识,从而更加智慧、达观、自信地面对事业和人生。尤其是《读者月刊》创刊号,被誉为杂志中的收藏珍品。
中国人的心灵读本,世界华文第一期刊,中国甘肃的《读者》杂志创刊时也曾用“读者文摘”这个名字,因与美国《读者文摘》同名发生法律纠纷,于1993年7月改名《读者》。《读者文摘》杂志于2008年登陆中国,与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管,上海新闻出版发展公司主办的上海普知杂志社实行了版权合作,以名为《普知》 [4] 的杂志,在中国大陆发行《读者文摘》的简体中文版。

部分摘录:
钱的匮乏始于爱的匮乏 陈海贤
  知乎上有一个关于“贫穷会导致判断力下降吗?”的帖子,让我受益良多。排名第一的答案,是某位“知友”的自述。
  这位“知友”小时候家里很穷。少年时代,他的父母又相继过世,家里只剩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上大学时,他的学费要靠亲戚和刚上班的哥哥接济,生活费则要靠自己做家教、写文章挣取,生活非常困顿。因为贫穷,他放弃了当导演的梦想,早早开始工作,努力挣钱。为了挣更多的钱,他变得短视,不停地在各个互联网公司之间跳来跳去。他说:“那时候,只要别人给的薪水比正从事的工作高,不管是高500元还是1000元,我都会毫不迟疑地跳槽。我面对的问题,往往不是耐不耐得住贫穷的问题,而是多100元总比少100元要好得多的问题。”
  因为频繁跳槽,他失去了好几次真正摆脱贫穷的机会——这些机会只需要他放弃挣扎,安心等待就可以得到。他待过的好几家公司,要么上市,要么被收购,如果继续待着,他很可能因为期权变得身家千万甚至上亿,但他等不了。蹉跎多年以后,他总结说:“如果把我走过的这40年比作一场战争,那我就是一支一直粮草不足的军队。做不了正规军,只能做胸无大志、不想明天的流寇。”
  从文章的描述看,这位“知友”无疑非常努力上进,在他的圈子里也很厉害。可就是这样的人,在年轻时也没能摆脱贫穷的影响,这真让人感慨。
  贫穷导致的匮乏,大部分以“缺爱”始,以“不安”终。因为孩子最初并不会知道喝米汤和喝进口奶粉、在农村和在繁华都市、住集体宿舍和住豪华别墅的区别。他们对世界的观感仅限于当他们渴了、饿了,有没有人来满足他们;当他们需要时,母亲能否提供温暖的怀抱,这是安全感最初的来源。可糟糕的是,贫穷也会影响母亲。处于匮乏中的母亲会更焦虑,对孩子更不上心。她们无法给孩子提供安全的依恋感,反而很容易把她们自身的焦虑传递给孩子。
  如果把人的大脑比作一个火警报警器,早期的匮乏会让这个报警器更加敏感。而当下的、将来的或想象中的匮乏又会变成触发警报的信号,让大脑处于一片慌乱之中。当大脑兴师动众地组织救火时,却常常发现自己只是在应付一个冒火的垃圾桶。久而久之,大脑里的这支“消防队”就会极度疲惫,人也很难沉下心来专心做事、谋划未来。
  匮乏会俘获我们的注意力。一个常年吃饱饭的人,偶尔饿一顿,可以心安理得地把它当作减肥。而一个常年挨饿的人,会因为挨饿而产生恐惧。这种恐惧会让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获取食物上。同样,一个穷人,也会只想着挣钱,不顾其他。
  行为经济学家穆来纳森和沙菲尔在《稀缺》一书中指出,长期的资源匮乏会导致大脑的注意力被稀缺资源俘获。当注意力被太多的稀缺资源占据后,人会失去理智决策所需要的认知资源。他们把这种认知资源叫作“带宽”。“带宽”的缺乏会导致人们过度关注当前利益而无法考虑长远利益。一个穷人为了满足当前的生活,不得不精打细算,没有任何“带宽”来考虑投资和发展事宜。而一个过度忙碌的人,为了赶截止日期,也不得不被那些最紧急的任务拖累,没有时间去做真正重要的事情。
  所以,匮乏并不只是一种客观状态,也是一种心理模式。即便有人幸运地暂时摆脱了匮乏的状态,也会被这种匮乏造成的心理模式纠缠很久,这种心理模式很容易让他重新陷入匮乏。
  我的家乡所在的城市有座小岛,岛上的人很穷,世代以捕鱼为生。二三十年前,上海市要在那边建造一个港口,开始对岛上的居民进行拆迁补偿。于是,这些原本贫穷的渔民每家都拿到了一笔几十万元的拆迁补助,这在当时可算是一笔巨款。按当时的政策,他们可以选择在舟山的其他岛上落户,政府帮他们建房子,他们继续捕鱼;也可以选择在上海落户,当时这笔钱够他们直接在上海买房子。
  可是前几年,我去当地调研,却惊奇地发现岛上不少人重新回归贫穷。究其原因,是这些原本贫穷的渔民忽然变得有钱以后,并不知道怎么用这笔钱来发展持续的竞争力。他们当时的感觉是:终于不用捕鱼了,有这么多钱,我可以享清福了!于是一些人开始游手好闲,还有一些人开始赌博。20年后,他们发现原先补助的那些钱,要么被花光了,要么已经大幅贬值,他们又回到了起点。
  对穷的焦虑,除了匮乏,还有一些别的。设想一下,假如以我们现在的物质水平,回到20年前,会怎么样?不提房子了,一提房子,什么理论都失效。如果只是比较绝对的物质水平,我们很多人在那时候都算富人了。别的不说,现在人人都有的智能手机,在那时候,怎么也算奢侈品了。
  那为什么我们不觉得自己富呢?因为穷和富说的并不是物质水平的高低——物质水平总会随着社会的发展水涨船高,穷和富说的是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的高低。我们害怕穷的标签,不仅是怕物质的匮乏,更是担心因此被看作社会底层的失败者,被人看不起。
  我曾在佛学院教过一段时间心理学。上课的大都是出家人,他们没有钱,但也没有“钱越多越有价值”的想法。因此,物质匮乏很少让他们产生困扰——既然有饭吃,有床睡,还要求什么呢?
  我自己也感受过穷的窘迫。在我上初中那年,因为要读好一点的学校,父母带着我从小岛搬到市区。现在想来,那也不过是座更大的岛,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那已经是更大的世界了。那时候,看着班里的同学,我经常觉得自己穷。这种感觉直到上了大学才彻底扭转。不是因为我们家忽然变富了,而是因为大学寝室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有陕西、山西、辽宁、山东等,其中还有几个是从农村出来的。我因为来自相对富裕的沿海城市,被大家当作富人了。虽然是“被富裕”的,但我仍然感觉好极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