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指文·战争事典特辑之中国篇(套装共13册)-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5个月前 (07-15) 32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战争事典》系列图书是近年来比较独特的军事、历史类读物,内容均由相关领域军事、文史爱好者撰写,是从战争、历史角度探讨人类社会文化进步与发展规律的高水平文集。有众多历史、战史作家加盟,图文精美、文字优美、内容详实,零距离再现原汁原味的战争史,能带给读者阅读快感和思想深度,值得军事、历史爱好者收藏。
《战争事典》是军事史领域的重量级读物,收录了欧洲、亚洲、美洲、非洲等主要国家的重大军事史,详细描述了对人类世界历史有重要影响的大战役的缘起、发展、高潮、结果以及对历史进程的影响,如1453年君士坦丁堡围城战、安史之乱、美国内战、美国独立战争、英法百年战争、滑铁卢战役、俄土战争、日俄战争、甲午战争、镇南关大捷、尼罗河海战等;并有介绍古代战车、火器、攻城武器、士兵装备、部队饮食的精彩文章……
本辑是指文战争事典特辑的中国篇,内容涵盖先秦至明清时期,从百姓到帝王,从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到帝国英雄,从生活琐事到国家大事,应有尽有,让人一读就停不下来。

部分摘录:
横山归附 至正十四年(1354年)四月,朱元璋跟随郭子兴离开濠州南略定远,身边跟随的亲信只有徐达等二十四人;五月底,朱元璋被升为总管。总管这一官职在红巾军中是与万户相当的品级。然而朱元璋虽然已经升为总管,他此时能够实际掌握的人马却比当初任“九夫”之长时好不了多少,因此扩充人马就成了当务之急。抵达定远后,朱元璋的处境比在濠州时大为好转;加之他此前将郭子兴从孙德崖手中解救出来,让他进一步得到了郭子兴的信任,这也为朱元璋在定远扩充个人势力奠定了基础。
六月,朱元璋得到了第一个扩充势力的机会。彼时红巾军虽然控制了定远城,但在定远周围并不只有濠州红巾军一支人马。在定远东南五十里的大桥湖、废东城一带有一个“城口张寨”,寨中囤积了一定数量的人马,这支人马既不服从红巾军也不服从元军,给驻于定远的红巾军造成了现实困难。正如俞本在《纪事录》中所载:“前有义丁城口张寨,不能进,后有元军,不能退。“无论是出于进一步发展了红巾军的目的,还是朱元璋扩展势力的需要,城口张寨都必须平定。朱元璋敏锐地抓住了这一机会,主动向郭子兴请缨前去招降城口张寨。
然而此次招降从一开始就不顺利。朱元璋刚抵达定远就病了,休养了三天,还未痊愈就前去招降城口张寨;结果才抵达大桥,病情又出现反复,不得不返回定远休养。又休养了三日,朱元璋在基本康复后才再度南行,抵达了东城城口张寨一带,望见了对方的营垒。
因为此行目的是招降,朱元璋所带人马甚少,《皇明本纪》记载仅有“二骑九步”,即两名骑兵九名步兵;俞本在《纪事录》中的记载更为夸张,称朱元璋是“单骑至门”,这当然是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夸张了。对于整个收复张寨的过程,也以《皇明本纪》所载最为合理。朱元璋顺利见到了张寨的主帅,面对主帅对他此行目的的疑问,朱元璋表示“彼此无食,但吾主兵者郭氏与汝故友,知汝垒于是,亦知他敌欲来相攻,恐汝无知,特遣吾报,肯相从之,否则移兵避之[2]”。朱元璋这番话可谓半真半假,所谓“彼此无食”“肯相从之,否则移兵避之”是实在的,而所谓“但吾主兵者郭氏与汝故友,知汝垒于是,亦知他敌欲来相攻,恐汝无知,特遣吾报”则是带有恐吓意味的谎言,目的是为了营造就要有大股人马进攻张寨,张寨朝不保夕的错觉,从而促使张寨归降。
朱元璋这番话果然起到了效果,张寨主帅听说将有敌人来攻,表示愿意归降并留下了朱元璋的信物。朱元璋率领第一批归降士卒先行返回,将跟随自己的亲信之一费聚留在寨中,等待张寨后续人马收拾完备后跟进。
孰料三日后,费聚突然前来向朱元璋报告,事情出了变故,张寨剩下的大量人马不再打算归降,而是“彼欲他往[2]”。这也很容易理解:张寨主帅或许一时会被朱元璋的所谓“情报”吓住,但只要稍作调查,就会很容易知道并没有要进攻张寨的“敌军”,反倒是定远的红巾军时时都在打城口张寨的主意。朱元璋听完费聚的汇报,知道情况已经到了危急关头,必须当机立断。于是他立即召集同乡同里之人三百,率领他们前去与张寨主帅会面。朱元璋密令这三百人“若帅至则丛而视之,往则开而纵之,凡此者三[2]”,众人按照这个方略行事,对于张寨主帅,等他到来就围住观看,当他要离开时就放他离开,如此反复几次后突然“于丛人中缚之[2]”,张寨士卒被朱元璋之前的策略所迷惑,放朱元璋等离去。朱元璋等人挟持张寨主帅离开张寨八里之后,才派人前去通知张寨人马称张寨主帅已经抵达红巾军营寨,让张寨剩下人马也立即来归;张寨人马不加怀疑,立即焚毁营寨,“竭营而行[2]”,朱元璋由此获得了三千余人马。仅仅七日后,朱元璋就率领这些刚刚收编的人马,攻破元军张知院营,得到精壮两万人。这三千余和两万余人马与朱元璋此前招募的七百人不同,那七百人是朱元璋以郭子兴名义招募的,控制权并不在朱元璋;而这两万三千余人马则是朱元璋以几乎一己之力所得,他们虽然名义上归属驻守定远的郭子兴,但实际上仅效忠并服从朱元璋一人,这也成为朱元璋南略定远后第一期扩充的势力。
朱元璋对这支亲信人马进行了初步训练后,立即开始谋求独立发展。定远距离濠州太近,不利于发展,而定远东南的滁州城池坚固且利于进取江淮。因此朱元璋很快便采取行动,“帅而入滁阳[2]”。路上,朱元璋还得到了一位日后辅佐他的重要谋臣李善长。
当时,李善长主动前往朱元璋军门拜谒,经过与朱元璋的交谈,李善长预感朱元璋必能成事。朱元璋则认为,“群雄中持案牍及谋事者多毁左右将士,将士弗得效其能,以至于败[2]”,而李善长是能够与诸将协调相处的,所以自己需要这样一位能够统辖后勤及日常事务的能人,于是任命李善长“掌案牍[2]”,即负责整个朱元璋军队日常事务的处理。李善长也尽心尽力为朱元璋服务,后来即使在朱元璋被郭子兴猜忌而遭囚禁时,也没有另投他人。
在收服了李善长后,朱元璋进军滁州,于七月初攻克横山涧张家堡、驴牌二寨“义兵”。在这一次行动中,朱元璋取得了比此前更大的成果,攻破横山涧张家堡后,朱元璋又收降了两万余人马,更获得了一大批日后明军中的中低级将领,可谓实力大增,是为“横山归附”。
“横山归附”与此前的“城口归附”和破张知院营的收获,一同构成了朱元璋的嫡系人马。这一部分嫡系的中坚力量除了跟随朱元璋南下的徐达等二十四人外,还包括在这一过程中投奔朱元璋的赵德胜、耿炳文和丁德兴等相当一批人。人马得到了极大扩张的朱元璋顺利攻占滁州,成为郭子兴手下一支不可忽视的半独立力量,这也很自然招致了郭子兴的猜忌。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