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那些被名字耽误的冷门好书(套装共10册)-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3个月前 (07-15) 175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乌克兰拖拉机简史》内容简介:84岁的老父亲要与36岁的“波提切利的出水维纳斯”——乌克兰尤物瓦伦蒂娜结婚了。为了拯救老爸可预知的人生大难,两个女儿薇拉和娜杰日达决定搁置长期的感情不和,联手把移民工程师父亲从体态丰满、风骚妖艳的淘金者瓦伦蒂娜手中解救出来。而这位火辣的新娘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料,这场两姐妹驱逐瓦伦蒂娜的战争却逐步掀开的家族的秘密以及一连串悲喜交加的不堪往事…… 《请偷走海报!+3:原研哉的设计随笔集》内容简介:《请偷走海报!+3》收录了53篇原研哉难得一见的设计散文,其中包括他从1991年到1995年在《小说新潮》杂志上的连载,以及本书出版前新补的三篇文章。书中内容多取材自原研哉刚出道时的设计工作,每一篇文章就代表了一个设计故事,娓娓诉说出原研哉对于设计美学的思维概念,以及他所遭遇的困难转折和工作历程。 《去你的脂肪》内容简介:正在减肥路上的你,还在强迫自己控制食欲,拒绝一切美食诱惑吗?还在跑步机上孤独地挥汗如雨,累到腿软吗?是时候翻转金字塔,打破脂肪恐惧症了。本书由三位不同领域的专家合作完成,他们各司其职,分别从理论、科学、实践角度,分析人为什么会发胖、吃肉跟长胖的关系、如何既能保持好身材又不亏待自己的胃等问题,并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全新的LCHF(Low-Carb,High-Fat)饮食法。 《一头想要被吃掉的猪》内容简介:如果研究红颜色的专家是红绿色盲,还算不算专家?如果实现了长生不死,那么每一天的意义是什么?如果救生艇上的物资只够维持12个人的生命,那么第 13个人还要不要救?如果一幅被埋葬的作品公之于众之际就会被损毁,该不该公开?“忒修斯”号船在修补过程中材料被全部替换,用替换下的旧材料又建造了一艘船,那么哪一艘才是原来的“忒修斯”号呢?……100个思想实验,挖掘我们的真实想法和思想漏洞。 《你看起来好像……我爱你:AI的工作原理以及它为这个世界带来的稀奇古怪》内容简介:这是一本写给普通人了解AI的趣味科普,它还有超级可爱的漫画!这本书“非常易读、有料,而且妙趣横生、令人捧腹”,带领普通人走进人工智能那个奇妙古怪又不可思议的世界,是一场幽默可爱的导览。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内容简介:每个城市都有一个“上东区”,那是精英阶层居住、社交和购物的专属社区。当耶鲁人类学博士薇妮斯蒂·马丁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搬到上东区时,她对那里的生存规则还一无所知。从物色公寓、购买学区房、给孩子申请私立校开始,她打响了一场艰苦卓绝的“战争”,其紧张激烈程度**亚于竞选美国总统。这场“战争”持续了六年,为了让孩子迅速实现阶层跃迁,她又排除万难买到了爱马仕的铂金包。 《昨夜的第 1001只羊——献给失眠人的小书》内容简介:每个失眠的人想听到的话不是“别想太多”,而是“你不孤单”。这是献给失眠人的礼物,是每个曾无法入睡的人都应拥有的枕边书。 《是谁出的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内容简介:作者邱天既有世界**咨询公司的思维方式,又面临“中年妇女”“职场妈妈”的诸多焦虑,我们每个人大约都能说出这样的故事,相比那些人生的“巅峰时刻”错误、狼狈、愚蠢的努力更让我们清醒和自知:一方面,要对世界有清醒的认知,接近真相,把握规律另一方面,要对自己有清醒的认知,想得明白,才能过得更好。通过了解自己、管理自己、健全心智、提升能力,在这个复杂世界的动荡与挑战中,找到适合自己的路径。 《英国农民工小像》内容简介: 英国肯特郡的一块草莓地上有两辆房车,一辆男人住,一辆女人住。住客来自五湖四海:矿工之子安德利来自老乌克兰,年轻性感的爱丽娜来自新乌克兰,还有波兰人托马什、玛尔塔和约拉,两个中国姑娘,以及从马拉维来的伊曼纽尔。他们都到英国令人愉悦的绿土地上采摘草莓。   对于移民来说,当今的英国并不那么令人愉悦。这里有想要加入黑帮的人,如沃尔克,他一眼便看中了爱丽娜,认为绑架是求爱的上上之策。安德利也如此,他其实并不中意爱丽娜,却一 定要出发去寻找那个他不爱的姑娘…… 《英雄、情人、势利鬼、恶人:28个英国小说人物的秘密生活》内容简介:本书是当代英国令人印象深刻的小说家塞巴斯蒂安·福克斯所著的一部面向大众的“英国小说课”。行文深入浅出,风趣幽默,充满激情,洋溢着小说家对文学人物独到而个性化的“偏好”,可谓一部另类的英国小说史。

部分摘录:
两通电话和一场葬礼 我母亲去世两年后,我父亲与一位离过婚的妖艳迷人的乌克兰金发女郎坠入爱河。他时年八十四岁,而她三十六岁。她就像枚毛茸茸的粉红色手榴弹一样在我们的生活中骤然爆炸,搅得浑水四溢,将许多久沉于记忆泥沼下的淤泥翻上水面,狠狠地踹了我们家族幽灵的屁股一脚。
这一切都始于一通电话。
我父亲那因激动而微微颤抖的声音通过噼啪作响的电流一路传了过来。“好消息,娜杰日达。我要结婚了!”
我记得我的脑袋嗡地一下子就大了。老天爷,这是在开玩笑吧!天啊,他疯了!天啊,你个蠢老头儿!我可没把这些念头说出口。“哦,这真不错,爸爸。”我说。
“是啊,是啊。她要带着儿子从乌克兰来。乌克兰的捷尔诺波尔(Ternopil)。”
乌克兰!他叹息着,呼吸着记忆中那收割后的干草和盛开的樱桃花所散发的袭袭香气。可我分明嗅到一股来自新俄国的经过人工合成的怪味道。
她名叫瓦伦蒂娜,他告诉我。可她更像维纳斯。“波提切利的出水的维纳斯。金色的头发,迷人的眼睛,上等的乳房。你是不看不知道啊。”
长大成人的我是心胸宽广的。多甜蜜啊——这最后的迟放的爱的花朵。可身为女儿的我怒火中烧。好你个叛徒!你个好色的老畜牲!我妈去世才不过区区两年。我义愤填膺,却又难忍好奇。我急不可耐地想见她——这个僭越了我母亲地位的婆娘。
“她听上去很棒啊。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
“结婚以后你就见着了。”
“我觉得如果我能先见见她会更好些,你说呢?”
“你见她做什么?又不是你要娶她。”(他知道事情有些不对劲儿,可他以为自己能够侥幸脱逃。)
“可是,爸爸,你真的认认真真地想过此事吗?事情似乎太突然了。我是说,她一定比你小不少。”
我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以免流露出任何不赞同的讯息,就像一位老于世故的成年人在与一个爱调皮捣蛋的小顽童打交道。
“三十六岁。她三十六岁,我八十四岁。那又怎样?”(他发的是“咋样”的音。)
他的声音里有申斥的味道。他已经预感到我会提这个问题。
“这个,年龄差异真是不小啊……”
“娜杰日达,我绝想不到你会如此庸俗。”(他把重音放在最后一个音节上——俗!)
“不,不是的。”他让我奋起自卫,“只是……可能会有问题啊。”
不会有任何问题的,爸爸说。他已经预见到了所有的问题。他已经认识她三个月了。她在塞尔比(Selby)有位叔叔,她已经通过旅游签证前来探亲。她想在西方为自己和儿子创造新生活,一种美好的生活:工作清闲,薪水优厚,汽车拉风——绝非拉达或斯柯达——儿子接受良好的教育——一定得是牛津剑桥,其他一概不考虑。顺便说一下,她是个受过教育的女人。她有药剂学的文凭。她会轻而易举地在这里找到份报酬丰厚的工作,一旦她学会了英语的话。在此期间,他帮她学英语,她则收拾屋子并照顾他。她坐在他的膝头上,听任他抚弄她的乳房。他们在一起很快乐。
我没听错吧?她坐在我父亲的膝头上,而他在抚弄她那上等的波提切利式的乳房?
“哦,那个……”我竭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却止不住地怒火中烧。“……生活中真是惊喜连连。我希望这对你有好处。可是,瞧啊,爸爸,(实话实说的时间到了。)我能明白你为什么想娶她。但你有没有问过自己:她为什么想嫁给你?”
“得,得。是啊,是啊,我知道。护照。签证。工作许可。那又咋样?”哇里哇啦的争辩的口气。
他已经把一切都算计好了。当他越来越老、越来越虚弱时,她会照顾他。他会为她遮风挡雨,在她找到报酬丰厚的工作之前,会把自己微薄的养老金分给她用。她的儿子——顺便说一句,他可是个出类拔萃的有天分的孩子——天才——会弹钢琴——将接受良好的英国教育。到了晚上,他们将一块儿谈论艺术、文学、哲学。她是个有文化的女人,不是唠唠叨叨的农村婆娘。他已经探出了她关于尼采和叔本华的观点,顺便说一句,她在所有方面都与他意见一致。她,像他一样,欣赏结构主义艺术,厌恶新古典主义。他们有很多共同语言。这是婚姻的重要基础。
“但是,爸爸,难道你不觉得她嫁个跟她年龄相仿的人对她会更好些?有关部门会意识到这是移民婚姻。他们可不蠢啊。”
“唔。”
“她可能依然会被遣送回国的。”
“唔。”
他不曾想过此事。这让他放慢了步伐,但并没有让他停下前行的脚步。你瞧,他解释说,他是她最后的希望,她逃脱迫害、贫困和卖淫的唯一机会。乌克兰的生活对她这样一位娇嫩优雅的精灵来说太残酷了。他一直在读报,报上的消息令人齿寒。没有面包,没有厕纸,没有糖,没有下水道,没有正直的公众生活,偶尔才会有电。他怎么能坐视一个可爱的女人忍受这一切而不管?他怎么能够漠不关心地掉头走开?
“你一定得明白,娜杰日达,我是她唯一的救星!”
这是真的。他试过了。他已经倾尽全力。在他忽然想到亲自娶她之前,他把周围的人全都搜索了一番,想为她找个如意郎君。他接触过斯特帕南哥夫妇,这老两口都是乌克兰人,他们的独苗儿子至今还养在家中。他接触过格林威先生,他是个鳏夫,住在村子里,他的儿子尚未娶亲,时不时地去探望他。(顺便说一句,他属于敏感型。是个工程师。不是寻常之辈。与瓦伦蒂娜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两家人都一口回绝了:他们都太小心眼了。他就这样对人家说了,用的是斩钉截铁的口吻。现在,无论是斯特帕南哥夫妇还是格林威先生都再也不搭理他了。
彼得伯勒(Peterborough)的乌克兰社区已经与她断绝了关系。他们同样都是小心眼儿。他们不曾留意她关于尼采和叔本华的观点。他们只纠结于过去,乌克兰民族主义,Banderivtsi。她是个思想解放的摩登女郎。他们四处散布有关她的下流谣言。他们说她卖了她母亲的山羊和母牛去买化妆品,整天涂脂抹粉,一心想勾搭西方男人。他们全都在胡说八道。她母亲只养过鸡和猪——从未养过山羊和母牛。这只会证明这些闲言碎语是多么愚蠢。
他咳嗽起来,在电话那头喀喀作响。他为此事与所有朋友都闹翻了。如果需要,他也会同自己的女儿们断绝往来。他将孤独地与全世界作战——孤独地,只有那个美妇人站在他的身边。他的言语几乎无法传达他的崇高思想带给他的激动。
“可是,爸爸……”
“还有一件事,娜迪娅。别告诉薇拉。”
此事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自打在母亲的葬礼上与我姐姐吵过一架后,我已经两年没同她说过话了。
唉,到底该怎么办?就让他去自讨苦吃吧。
***
也许事情在那通电话之前就开始了。也许它始于两年前,在那个他现在就坐于其中的房间里,我母亲躺在床上,生命垂危,而他则因悲伤而变得精神恍惚,在房子里四处徘徊。
窗户打开着,微风吹过飘拂的半刺绣的亚麻窗帘,带来前院里薰衣草的芳香。窗外有鸟儿的啼鸣、街上行人的声响,邻家女孩与男友正在家门口调情。在暗淡、干净的房屋中,我母亲拼命地喘着粗气,一小时又一小时,她的生命就这样在悄悄流逝。我给她喂了一匙吗啡。
这里有死亡的橡胶装备——护士的乳胶手套,床上的防水床单,纯橡胶拖鞋,一盒甘油栓剂像黄金子弹似的熠熠生辉,带有多功能盖子和橡胶足尖的便桶,那里面如今盛满了一种漂浮不定的发绿液体。
“你还记得吗……?”我讲述着她和我们童年时代的故事,一遍又一遍。
她的眼中闪出微弱的光芒。在一次清醒时,她把手放在我手里,嘱托我说:“照顾可怜的科尔亚。”
她晚上死去时,他在她身边。我还记得他痛苦的号啕:“还有我!还有我!把我也带走!”他的声音滞重,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他的四肢僵硬,像是被一阵痉挛所窒息。
早晨,在她的尸体被抬走后,他一脸茫然地坐在黑洞洞的屋子里,显得失魂落魄。过了一会儿,他说:
“你知道吗,娜杰日达,毕达哥拉斯原理除了数学论证外,还有种几何学论证。瞧它多美啊。”
他在一张纸上画着些直线和三角,把它们用小符号连接起来,一面嘴里咕哝着,一面解着方程式。
他完全丧失理智了,我想。可怜的科尔亚。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