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官场小说套装(全九册)-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87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一把手》一本给政治注入神性,给现实注入灵性的书一本给官员注入德行,给社会注入理性的书读懂《一把手》,再阅《一把手》!官场中,你不是在当一把手,就是在梦想着当一把手的路上。读了《一把手》,让你坐到位子、坐稳位子找准位子,站好队子,跟对头子,用好脑子,当上一把手的技术全在这里!
《官太太》内容简介:男人们不顾一切争权夺利,争夺不了权力的女人就争夺有权力的男人。权力是男人的脸面,男人又是女人的脸面。男人靠权力体现人生的价值,女人靠男人展现个人魅力。男人可以没有权,但是,决不可有了权之后再丢权,女人可以不当官太太,但是,却受不了光彩之后被冷落。
《最后的驻京办》讲述了:唐天明,湖东县驻京办主任,已进入知天命之年的他在驻京办的工作中左右逢源,原以为可以顺利回乡获得提升,谁料形势急转直下:升职未成、招商项目遭遇挫折、“干女儿”方小丫另觅他路,在国家下令撤销驻京办以后,他该何去何从?刘梅,本是一位中学老师,因与县长的情感纠葛而意外成为仁义县驻京招商办主任,作为在男人世界里打拼的女人,她是怎样剑走偏锋,游走在潜规则边缘?故事以驻京办人物为经,以将撤未撤时驻京办的各项工作为纬,密织出山雨欲来时的驻京办风云。《裙带当风》讲述了酒店女老总瞒天过海,一起人命案瞬间消解无形;招商办女主任只手遮天,左右荆都官场人事起伏;文化公司女老总欺上瞒下,一手操作廉政工程;医院女护士摇身一变,变身影视界炙手明星;省电视台女主持台上台下,轻易拿下市政要员。她们背后,到底有着怎样的力量?雷区遍布的官场,到底谁是中心?谁是关键?山雨欲来风满楼,裙带关系正如蜘蛛网般四处辐射。
《党校》内容简介为:中国是个精英社会,真正的精英在哪里?在官场。精英当政,既是一个国家的幸福。又是一个国家的危机。精英一旦腐败,可能比—般的俗人萱加可怕。其实,放眼一看,你本身就生活在一个官本位传统的国家,谁能清高地说:“我与官场无缘?”官场这些年部分人的堕落,某种程度上说,也是整个社会浊流推动的结果。《局长日记》内容简介:“局长日记”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网友评价日记“非常简练,真实生动,文笔流畅,充分刻画人物内心世界,尤其是细节描述得较好”。不少网友根据日记的描绘在网上“人肉搜索”,希望揪出网络背后那个贪污腐败的局长,记者彤彤也介入了“局长日记”的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彤彤逐渐摸清了“日记门”事件的前前后后,彻底看清了这位局长的真实面目。
《裙带关系(长篇小说)》内容简介:空降副省长姜松岩的仕途升职可谓一帆风顺。然而,这位气质非凡的政坛新星面对昔日提拔自己的老领导,不仅没有丝毫的感念之情,反而避之不及。坊问传闻纷至沓来,姜松岩的轻松上位是靠自己的美貌妻子与领导发生暧昧关系?还是他用儒雅魅力俘获领导女儿的芳心?面对诸多流言,姜松岩外表淡定,心中却忐忑不安。
《官票》讲述了:李明桥前往蓟原出任代县长。上任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当地“四大局长”开刀——让他们让出霸占许久的位子。一场险象环生的博弈开始上演……最终,李明桥非但没有扳倒“四大局长”,自己还在人代会换届中落选。就在山穷水尽之时,八年前的一桩命案逐渐浮出水面。
《官心病》内容简介:“官二代”赵刚虽然进了计生局,却仍想有朝一日能坐上一把手的位子,内心时刻蠢蠢欲动;已经从官场上退下来的赵祖民一心要为儿子赵刚谋一个更好的职位,谈笑风生中运筹帷幄;局长朱士强终于如愿以偿升迁,却因帮助女儿高考作弊而陷入政治危机,笑颜背后的尔虞我诈,客套背后的你争我夺。在“官二代”特有的文化生态中,政治对手、密友近臣,官场里的每一个人都心事重重。

部分摘录:
第一章 市长死了 最抢手的位子 副市长苏一玮做梦都不曾想到,市长王天寿会突发脑溢血死在家里。当市政府秘书长李家昌告诉他这个消息后,苏一玮禁不住打了个寒噤,仿佛一股阴森森的冷风从阴沟里吹来,头皮一麻,身子就收紧了。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突然得让他有点不敢相信。他平时从来没有听说过王天寿有什么头疼脑热不舒服的症状,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离开人世。这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头天晚上下班时,他在楼道里还主动与王天寿打过招呼,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们的永别?人世间的好多事真是让人费解,大街上的叫花子,有的缺腿少胳膊的,有的七老八十的,既没有医疗保障,又没有很好的生活条件,饥一顿饱一顿的,根本谈不上营养、健康,却一年一年地活着,想断气也断不了。按说像王天寿这样养尊处优的人,既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又有良好的生活环境和健康饮食条件,活到七老八十应该不在话下。没想到他今年才49岁,正是事业蒸蒸日上人生如日中天的时候,却突然像油灯一样熄灭了。几乎刹那间,苏一玮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些问题,之后,脑海中忽然冒出一束希望之光。那束光,先是弱弱的,继而像一个巨大的火球,在他的心里燃烧了起来。他极力地掩盖着这种燃烧带给他的喜悦,不要表现在脸上,等慢慢气沉丹田之后,才对前来向他汇报的李家昌说:“市委那边知道了没有?”
李家昌习惯性地向他微微欠了欠身子说:“我第一个先汇报的就是你,至于市委那边,要汇报也得你亲自汇报才是。不过,我估计王市长的家人可能打过招呼了。”
苏一玮十分满意李家昌的回答。一个好的秘书长就应该是这样,该自己做的事一定要做好,不该自己做的事,多一件也不能做。他过去对李家昌很有偏见,总觉得他就像王天寿膝前的一条哈巴狗,点头哈腰,处处围着王天寿转,把别的副市长都不放在眼里。现在,王天寿走了,他似乎一下子对自己变得毕恭毕敬,唯命是从起来。虽然还不习惯他点头哈腰的样子,但苏一玮对他处理问题的方式却非常赞同。他想了一下,便对李家昌说:“你负责做好王市长家人的安抚工作,我喝完这杯茶就到市委去一趟。”说着,就端起放在办公桌上的茶杯,呼地一口吹去了漂浮的茶叶,然后“咝”地喝了一口。苏一玮有个习惯,每天早晨必须先喝一杯茶,才能精神振奋地投入工作。
李家昌一边说着好好好,一边转身离去,刚到门口,又转过身来说:“苏市长,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苏一玮说:“老李,在我面前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所顾忌。”
李家昌这才说:“王市长走了,政府这边,常务副市长就是当然的一把手了,所以,你与市委那边还要联系得紧一点,尤其在这个关键的时刻。”
苏一玮不觉心里一热。这正是他心里所期盼的,被李家昌点破之后,似乎有了一种心照不宣的认同感,随之,便客气地说:“谢谢李秘书长的提醒,以后有什么事你可以随时提醒。”
李家昌这才会心地笑了一下走了。
看着李家昌离去的背影,苏一玮藏在内心的那缕喜悦这才慢慢浮现在脸上,就像嘴角边挂了一个小括号,等李家昌走出门后,喜悦就完完全全荡漾在了他的脸上,那小括号就变成了大括号。当然,这并不是说苏一玮对王天寿有多恨,才这么幸灾乐祸的。从感情上讲,他真不愿意让这位朝夕相处的上司突然离开人世,尽管他们在工作中有很多的分歧和摩擦,但是,他还不至于到了盼他去死的地步。问题的关键是,他现在已经死了,而且属于自然死亡,这是怨不得谁的事,也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既然他死了,我们活着的人就得化悲痛为力量,接过他的工作继续干下去,他这个常务副市长接替市长的位子也在情理之中。这样想来,他就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仿佛云开雾散般看到了希望的天空。
苏一玮当副市长已经8年了,前5年是主管文教的副市长,后3年是常务副市长。这后3年,是他与王天寿搭班子的3年,也是他内心比较郁闷的3年。在常人看来,一个管辖着三县一区一百多万人的地级市的副市长要多威风有多威风,一呼百应,风光无限。可是,他也有他的难言之苦。在一个班子内,最令人头痛的事就是一二把手不和,你说东,他说西。苏一玮是当地干部,是一步一步从基层上到了今天的位置,工作比较求真务实。王天寿却是省里下来的干部,虽有开拓精神,却也有追求表面文章之嫌,骨子里还有一股高人一等的自傲,生性刚愎自用,霸道自负。与这样性格的人搭班子,要么就是屈从,他说啥你听啥,要么就是尿不到一个壶里。苏一玮与王天寿正是属于前一种类型。他与王天寿在好多方面思路相悖,工作有分歧,有时候,为了大局,他不得不忍气吞声地屈从。像他这样一个过去当过县长、县委书记,有过一把手经历的人,屈从一个他认为不怎么样的人实在很难,如果不屈从就更难,他有可能在这个位子上待不下去。
苏一玮也曾想过,如果让他当一把手,他会比王天寿干得更好;他的一些思路真的能够得以实现的话,肯定会对西川市的经济发展起到更大的推动作用。可是,官场中的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不到那个位置,你的构想,你的宏伟蓝图只能装在心里;只有到了一定的位置,才能把你个人的意志转化成现实的蓝图。所以,他一直渴望着有一个更大的平台、更大的空间施展他的抱负,来实施他对这座城市以及这个地区的宏图大略。没想到的是,王天寿悄无声息地让出了市长的位子,这无疑给了他一丝希望的曙光。但是,能否抓着这次机会顺利过渡上去,他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就西川市而言,和他有同等竞争力的还有市委副书记卫国华,难道他不想吗?他肯定也想。除了西川,还有别的地市,还有省属单位的副职、闲职,他们也会想。这就是说,想着坐这个位子的人绝对不止他一个。究竟谁能真正坐上这个位子,除了个人的能力外,更多的是运气。
他就这样想着,准备去市委书记关天宇那里,一是要汇报一下王天寿的事,二是想听听关书记对政府这边的工作有什么安排,没想到刚要出门,他的电话铃响了。
苏一玮一看来电显示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心里不由得热了一下,随即拿起话筒喂了一声。电话那边立即传来了细细的甜甜的声音:“你好!我是晶晶,你在干吗?”
那是一种非常好听的声音,仿佛一股热浪,通过电波传遍了他的全身。他便悄声说:“晶晶好!我一个人在办公室,你在干吗?”她说:“我在想你!”说着便吃吃地笑了起来。
那笑声蔓延开来,就像一股强大的电流,将苏一玮电得心旌荡漾了起来。仿佛间,他还感受到了那笑声里哈出的丝丝香气,是那般醉人,那般勾魂摄魄,一个娉娉婷婷的人儿便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那是两个多月前,钟晶晶通过他调到文化局后,为了答谢他,特意为他选购了一套名牌西服,在一个周五的下午来他的办公室送给了他,并请他晚上去吃饭。其实他也很想与她一起吃饭,只是那天晚上他正好有饭局,就说改天我请你。钟晶晶走后,他打开包装一看是名牌西服,又是他喜欢的藏青色,更主要是他喜欢的女人送来的,自是满心喜欢。但是,一想到这套衣服肯定价格不菲,至少要花去钟晶晶两三个月的工资时,心里就有些不忍,便想着怎么给她补一补,至少也使自己的心理找到一点平衡。这样一想,就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正好有西都商业大厦送来的两千元购物券,虽不能抵消西装的费用,也不失为一种补偿的手段。
星期天的下午,他闲着无事,开了车想出去兜兜风,就给钟晶晶打了个电话,问她去不去,没想到她竟然一口答应了。他就接了她,开车上了通往雅布拉盐池的公路。
那条路上车辆极少,而且极为荒凉,一出西川,呈现在眼前的便是一片苍茫戈壁,让人顿感天地宽阔,心胸开朗。苏一玮常常开车穿过这片大戈壁,然后来到沙漠中的烽火台,一个人静躺在沙子上仰望一会儿蓝天,或者站在烽火台上待上半天,便觉得绾在心里的结一一化解开来,心也随了天地宽广深远了。
钟晶晶是第一次上这条路,感到十分新奇,就问他:“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他玩笑说:“要出国叛逃。前面再走20公里就是内蒙古,穿过内蒙,就是蒙古国,穿过蒙古,就是俄罗斯。”
钟晶晶一下子开朗地大笑着说:“好呀,明天的新闻肯定有看点了,标题就是:苏市长携一不明身份的女子出国叛逃。”
他也笑了说:“不对,应该是苏一玮挟西川美女出国叛逃,这样岂不更有轰动性?”
钟晶晶大笑着说:“这样好是好,但是却违背了新闻的真实性,因为不是你挟持,是我自愿的呀。”
他高兴地说:“晶晶,你真的不怕?”
钟晶晶说:“跟着你我还怕什么?”
他说:“那好,我就带你看看我常去的地方。”
钟晶晶说:“你常到这里来吗?”
他说:“是的,在城市的钢筋混凝土中待久了,就想在这远离尘嚣的戈壁大漠中寻找一点心灵的慰藉。有时候也真奇怪,当我心情烦躁的时候,一个人来这里待一会儿,静静心,就好多了。”说着,一打方向盘,向烽火台的方向开去。
前面是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浩茫如烟,混沌一片。天地相连处,隐隐约约地看到一座耸立的土桩,仿佛一位翘首望的牧羊人,正清点着他的羊群,那便是苏一玮常去的烽火台。
他用手指着前面说:“你看,那个地方,就是我常去的地方,也是我心灵慰藉的地方。”
钟晶晶说:“像你这样的大领导,也有心情不愉快的时候?”
他哈哈一笑说:“不管他的官有多大,是人都有不愉快的时候。”
钟晶晶“哦”了一声:“那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也不好?”
他说:“今天不,有你在,心情能不好么?”
钟晶晶说:“那你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来陪你。”
他心里不由得一动,就突然停下了车,目视着她说:“真的?”
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了,低了头说:“真的。”
苏一玮见钟晶晶面带桃色,半羞含娇,越发可爱,就说:“你真好!”
钟晶晶半仰了脸说:“好什么呀,给你添了不少麻烦。”
苏一玮说:“那算什么呀,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你尽管说。”说着突然想起了给她带的购物券,便掏出来递向她,“我这里有张西都商业大厦送来的购物券,留着也没用,你拿去用吧。”
钟晶晶急忙缩起手说:“不用不用,还是你留着吧。”说着,摇了摇头,摇出了一脸的灿烂来,眼里弥漫了水汪汪的光泽,看上去越发得娇羞迷人。
他说:“拿着吧,不就一张购物券嘛。”说着就往她的手里塞。她将手藏在了身后,而胸脯却显得越发凸显,低垂的领口经双乳一撑,正好现出了深深的乳沟。苏一玮心里一紧,就一伸手,将购物券塞进了她的乳沟里。
钟晶晶立刻取出购物券,扔到了前面的车台上,红了脸说:“你咋能这样?”
苏一玮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晶晶,你是不是生气了?”
钟晶晶不敢看他,只低了头,声若蚊蝇般地说:“没有。”
苏一玮再看她时,那娇羞的样子越发迷人,热血一子就涌上了他的头脸。他一把揽紧了她,她在他的怀中哆嗦了一下,然后就用手去推。越推,他似乎把她搂得更紧了。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