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外研社双语读库·西方文学社科经典大套装(套装共194本)-电子书下载

小说文学 3个月前 (07-15) 164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外研社双语读库·西方文学社科经典大套装(套装共194本)》涵盖了经过时间积淀的西方经典情感小说、科幻探险故事、政治哲学著作,包括马克•吐温、劳伦斯、夏洛蒂•勃朗特、海明威、柯南•道尔、杰克•伦敦、亚里士多德、卢梭等著名作家的作品,是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也是探索人类精神世界、培养思辨思维、增加人文积淀不可多得的佳作。 本套系是外研社精选了西方文学史上的不朽作品,在精心打磨译文后推出的中英双语版图书,既可感受原汁原味的英文,也可品读优美流畅的译文。了解西方文学社科经典,读这一套就够了!
《了不起的盖茨比》
作者简介:F. S. 菲茨杰拉德(1896—1940),美国小说家、编剧。1925年《了不起的盖茨比》问世,奠定了他在现代美国文学史上的地位,使他成为20年代“爵士时代”的发言人和“迷惘的一代”的代表作家之一。主要作品有《了不起的盖茨比》《夜色温柔》等,塑造的人物形象大多是一群战后追求梦幻的青年男女,但他们在生活经历和精神世界方面都与作者有着密切的内在联系。 内容简介:这部小说的背景设定在美国社会中上阶层的白人圈内,通过卡拉韦的叙述展开。卡拉韦的邻居盖茨比每晚都要在他的豪华宅第里举行盛大的宴会。后来,卡拉韦了解到盖茨比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放不下曾经的恋人。 编辑推荐:深情若是一桩悲剧,必将以死来句读。
《小王子》
作者简介:安东尼•德•圣埃克苏佩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1900年6月29日生于法国里昂市。飞行家,作家。著名童话《小王子》的作者。除了飞行,用写作探索灵魂深处的寂寞是他的另一终生所爱。 内容简介:《小王子》是法国知名飞行员作家圣埃克苏佩里的代表作,讲述了飞行员在撒哈拉沙漠与来到地球旅行的小王子相遇,听小王子讲述了自己的故事。童话描写小王子没有被成人那骗人的世界所征服,而最终找到自己的理想。《小王子》从一个孩子的视角,去看成人的空虚、盲目和愚妄,用一个孩子天真的语言写出人类的孤独寂寞,没有根四处飘流的命运。小说表达了对于真善美的讴歌。 编辑推荐:这本书同时也是一部写给大人的童话,是一则关于爱与责任的寓言。
《福尔摩斯历险记》
作者简介:阿瑟•柯南•道尔(Arthur Conan Doyle),生于苏格兰爱丁堡,因塑造了成功的侦探人物──福尔摩斯而成为侦探小说历史上最重要的作家之一。堪称侦探悬疑小说的鼻祖。 内容简介:这一次,声名显赫的福尔摩斯仍将叼着他的老烟斗,一脸精明悍练的表情,带领我们步入又一个惊心动魄、神秘诡异的历险之旅…… 编辑推荐:《福尔摩斯历险记》是柯南•道尔的第一个短篇探案集。
《会饮篇》
作者简介:柏拉图(约公元前427年-公元前347年),古希腊伟大的哲学家,也是全部西方哲学乃至整个西方文化中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之一,他和老师苏格拉底,学生亚里士多德并称为希腊三大哲学家。 内容简介:《会饮篇》是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所著的一篇对话式的作品,是以对话或者演讲的形式写成的,其背景是古希腊的一群男子在一场酒宴之中的谈话,所讨论的主题是爱的本质。编辑推荐:在这部作品中,柏拉图通过层层转述,极为隐晦地替苏格拉底(哲学的代表)反驳了阿里斯托芬(诗的代表)在《云》中对哲学的“抹黑”。
《一个自己的房间》
作者简介:弗吉尼亚•伍尔夫(Virginia Woolf,1882年1月25日—1941年3月28日)。英国小说家、散文家、批评家,被誉为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与女性主义的先锋。最知名的小说包括《达洛维夫人》、《灯塔行》、《雅各的房间》。 内容简介:伍尔夫的《一间自己的房间》是适合许多人阅读的书,尤其是女子。作为女性主义的先驱,弗吉尼亚•伍尔夫的这本书体现了她的一系列女性主义观点。 编辑推荐:在这篇随笔中,伍尔夫虚构了一个“我”,自由地向我们讲述她的意识流动。

部分摘录:
对于我上一篇文章中的论断,任何一位普通的政治经济学专家都会简短地回答如下:
“不错,发展社会情感确能使我们获得普遍意义上的某些好处,但是政治经济学家们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声称把普遍意义上的好处纳入其研究领域。我们这门科学只研究如何致富。所以,它根本不是什么伪科学或空想论,而是由经验证明在实践中颇有成效的科学。任何按这个理论去做的人都已发财致富,而违背该理论的则成了穷人。欧洲的每一位资本家都遵循这门科学所发现的规律而发了财,并坚守这些规律,从而使财富与日俱增。面对这些既成事实,任何所谓合乎逻辑的诡辩都是徒劳无益的,因为每个经营者都通过经验得知钱是怎样赚出来的,又是怎样赔进去的。”
对不起,我的阐释如下:商人的确知道他们的钱是怎么赚来的,有时又是怎么赔进去的。就像玩一种玩了很久的纸牌游戏,他们对好牌差牌的出现机会了然于心,也能合理地解释输赢得失。但是他们不知道谁掌握着赌场的庄家赌本,也不知道同样的牌还有什么其他玩法,更不知道他们在灯火通明的赌场里的游戏,其结果会对远处昏暗街道上的人的得失盈亏有何种影响—虽然看不见但却是本质上的影响。他们学会的只不过是商业经济学的一些(也仅仅是一些)法则,而不是政治经济学的法则。
最主要的,同时也是非常值得注意、非常令人不解的一点是,我发现那些商人几乎不懂得“富有”一词的意思。就算他们知道这个词的意思,至少在思考问题时没有考虑到“富有”是一个相对概念:“富有”与“贫穷”相对,正如“北”与“南”相对。他们在言谈或写作时,似乎总是以为“财富”是绝对的,任何人只要按照某种科学道理去做,就都会变得富有起来。然而“财富”实际上是一种“力”,犹如电能那样,只有通过不平衡状态或自身的对立面的存在才会起作用。所以你腰包里几尼的“力”的大小完全取决于你邻居腰包里有无几尼。如果你的邻居不需要几尼,那你腰包里的几尼就毫无用处;一个几尼“力”的大小完全取决于别人需要或想要得到这一几尼的迫切程度。所以,在普通商业经济学专家看来,使自己变富的艺术就必须是让你的邻居变穷的艺术。
我在这个问题上(也几乎在所有问题上)并不强求你们接受术语,但我希望读者诸君能清楚而深刻地理解这两种经济学的不同,不再鲁莽地对它们使用“政治”和“商业”这两个术语。
政治经济学(关于国家或公民的经济学)研究的只是如何在最佳的时间和地点生产、保存、分配对人们有用或给人们带来快乐的东西。农民在适当的时节晾晒干草;造船工在上好的木板上旋紧螺栓;泥瓦匠在平整的砖块上涂抹调匀的泥浆;女主人在客厅擦拭家具,做饭时力戒浪费;歌唱家则训练有素,决不用嗓过度。从根本意义上说,这些人才是真正的政治经济学家,因为他们不断地给自己所属的国家增添财富,不断地使国民生活富裕。
可是商业经济却不然。它是一种“偿还”或“支付”的经济,意即不断增加某个人对他人劳动力在法律或道德上的占有或支配权,所有这种权力意味着一方拥有多少财富或权利,也就意味着另一方有多么贫穷或有多少债务。
所以,商业经济不一定能增加国家的财产或国民的富裕程度。然而,这种商业财富,或者说对劳动力的支配权力,却几乎总是能很快转换成不动产,而不动产却不能总是很快转换成对劳动力的支配权,所以,在文明国度中那些活跃分子看来,财富一般就是指商业财富。在给自己的财产估价时,他们以能带来多少几尼来计算马匹和土地的价值,而不以能购买多少马匹和土地来计算几尼的价值。
然而这种思维定式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即:除非还拥有对劳动力的商业支配权,否则积累不动产就没什么意义。因此,假设某人拥有一片广袤的良田,良田下是丰富的金矿,草地上是无数的牛羊,豪宅大院幢幢,园子花果飘香,库里粮食满仓。可是不论他多么富有,如果他雇不到佣人会怎么样呢?他若想有人可以雇用,其附近就得有穷人存在,而且这个穷人盼望得到这个富人的金子或者粮食。如果没有人需要这个富人的金子或粮食,他也就无人可雇。那么,这个富人就只能自己动手烘焙面包、裁制衣服、耕地犁田、放牧牛羊。对他来说,地下的黄金和地上的黄色石子一样毫无意义。仓里的粮食肯定会发霉腐烂,因为他实在吃不完。他不会比别人吃得多,也不会比别人穿得多。这样,即使要得到很一般的享受,他也必须像普通人那样辛苦劳作,以至到最后无力修缮幢幢房屋、无力耕耘广袤良田,能拥有像穷人那样的小农舍和小花园也就满足了,四周则尽是落荒的耕地,任由无人照管的牛羊践踏,豪宅大院的残垣断壁随处可见,而这些废墟他也只能苦笑着称为“己有”。
我猜想,人类中那些最为贪婪者乐意接受建立在上述条件之上的财富,且心中窃喜。这种财富的掩盖下,其实他们真正想要的是对别人的支配权。简而言之,就是获得佣人、技工、艺术家的劳动来为自己谋利;广而言之,就是拥有支配全国大批劳动力的权力以达到自己的种种目的(这些目的或有益,或无益,或有害,全赖这个富人的意志)。当然,这种财富权力的大小或多或少与受支配者的人的贫穷程度成正比,与那些富裕程度相当、不哄抬稀缺商品价格的人的数量成反比。如果只有一个人出价,贫穷的歌手也会为低薪献唱,但若有两人或三人出价,他就会为出价最高者一展歌喉。因此,出资者(这些人即使再有权威,也都算不上圣洁无暇、品德完美,详见下面的论述)财富的权力大小首先取决于这位艺人的贫穷程度,然后又取决于同样有钱、同样要欣赏表演的人的数量有多少。因此,如上所述,我们自然可以得知,致“富”的艺术最终不是绝对地为自己积累钱财,而是还要想方设法让周围的人变穷,更准确地说,是“使对自身有利的不平等最大化的艺术”。
现在,还很难抽象地说,这种不平等关系的建立对于整个国家有利还是不利。那种认为该不平等关系肯定有利的草率、荒诞的想法是基于那些广为传播的政治经济学谬论。因为判断利害关系的永恒规律应是,不平等关系的益处首先取决于实现这种关系的方法,其次看实现这种关系的目的。以不公正的方式建立的财富不平等在建立过程中必定已经伤及了国家利益,而若在运用时再不公正,就会进一步损害国家利益。反过来,以公正的方式建立的财富不平等会在建立过程中给国家带来好处,若再运用得当,国家就更加受益。也就是说,在那些积极活跃、治理有方的群体中,力量不同的个体若能各尽所能、各献所长,其产生的结果虽不平等,但却是和谐的,从而他们能根据社会等级和服务获得不同的报酬或权力。[2]而在那些呆滞懒惰、管理不当的群体中,种种腐败堕落和叛逆不忠现象同样会产生自己的一套体系,使隶属关系变得恶劣,使成功之路变得崎岖,进而消除和谐的权力不平等,而代之以不公正的统治以及愧疚、不幸带来的绝望情绪。
一个国家财富的流通和血液在人体中的循环颇为相似。血液循环加快有两种情况:要么心情愉快,或做有益健康的运动;要么感到羞愧,或染病发热。身体发红发热既可能是感到温暖、精力旺盛,也可能是身体发炎化脓所致。
这个类比甚至可以贯穿到每一个细节。正如血液中的某个局部出问题就会影响到整个系统的健康,获得财富过程中,所有不正当的局部行为最终也会削弱国家的财力。
我们考察一两个在最简单的环境中实现财富增长的例子,就会马上明白产生上述情况的模式。
假定有两个水手落难来到一片无人的海滩上。几年来,他们不得不通过自己的劳动来维持生存。
假如两个人都身体健康,干活勤奋,并且能和睦相处,他们可能会造出一间实用的房子,逐渐有了一定数量的耕地,还可能盖上几间仓房以备将来储存之用。所有这些都是具体可见的财富,或称为不动产,而且假如他们干活同样卖力气,他们就有权平分这些财富。他们的政治经济学问题仅仅是小心保存和公正分配这些所得。但也许过了一段时间,其中一个人可能不满足于共同耕作带来的成果,因此,他们可能会同意把土地均分,各种各人的一份,各自养活自己。又假如他们分开生活之后,其中一人病倒了,在播种或收割这样关键的时候无法下地劳动。
很自然地,他会要求另一个人帮他播种,帮他收割。
于是,他的伙伴可能就会以绝对公正的口吻说:“我可以为你干这些额外的活,但你必须允诺以后为我干同样多的活。我会记下在你的地里干了多少小时,而你必须书面保证,无论何时我需要你的帮助,只要你有能力干,就必须在我的地里干同样长的时间。”假定这个生病的人一直未愈,连续好几年,在不同的情况下,他都请求另外那个人帮助他,而每次都得立下书面保证:只要有能力,就必须按照伙伴的要求,在他的地里工作同样长的时间,完成所欠对方的劳动量。那么,等这个病人体力恢复、可以干活时,两个人的状况会发生什么变化呢?
倘若把这两个人看作一个“城邦”或一个国家的话,他们的财富要比此前少,因为这期间病人不能劳动,产出自然减少。需求的增大可能迫使病人的伙伴加快速度,拼命劳动,以至最终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自己的田地和财产,这样,两个人的财富总和就肯定比两个人都身体健康且勤奋劳作的情况下要少。
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几年来,那个生病的人不仅把自己未来几年的劳动力抵押给了对方,而且还可能耗光了自己的那份积蓄,以至一段时间内不得不靠对方获得食物,对此他只能用更多的劳动力作抵押加以偿付。
假定这个书面保证完全有效(在文明国家中,这种有效性由法律手段保证[3]),那个迄今一人干两人活的人倘若想彻底休息一下,倘若要过一种闲散的生活,他就不仅要强迫他的伙伴履行之前所有的协议,而且还可随意苛求对方承诺付出更多的劳动,以偿付以前提供给他的食物。
这种情形从头至尾都合法(就“合法”的一般意义而言),但是如果有一个陌生人在这种政治经济的后期来到这片海岸,他会发现一个是商业富人,另一个是商业穷人。他也许会极为惊讶地发现其中一个人过着懒散的日子,另一个却干着两个人的活,而且过着节俭的生活,盼望着有朝一日能恢复独立地位。
当然,不同人之间建立财富不平等关系,从而造成富有和贫穷的各种商业形式,上面情况只是众多途径中的一个例子而已。在前面的例子中,其中一个人可能从一开始就故意懒散,宁愿用自己的生命作抵押换得眼下的清闲;但也可能是不善于做农活,从而被迫依赖邻居获得食物和帮助,并允诺以后为其干活来补偿。但是我想让各位读者特别注意的是,许多类似的典型例子具有一个共同之处,即这种建立在对劳动力的占有的基础上的商业财富,意味着构成大量财产的实际财富在政治意义上的减少。
再举一个与普通贸易过程更为一致的例子。假定有三个人,而不是两个人,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与外界隔绝的共和国,但他们不得不分开生活,以便耕种海岸沿线相隔较远的不同土地。每块土地出产不同的作物,而每个人都或多或少需要别人地里的产物。假定这第三人为了节省三个人的时间,只担当从一块土地到另一块土地之间的作物运输工作,条件是从运达的每包货物中抽取足够的份额作为报酬,或者以另外的成包货物作为交换。
倘若这个运货人(或者叫信使)总是能及时地为这两块地上的人带来最需要的东西,那么这两个农民的生产就会蒸蒸日上,从而这三个人组成的小社会就会获得最大的产出,即财富。但假设除了通过这个往返两地的代理人,那两个人再无沟通的途径,那么,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代理人经过对两块土地生长情况的观察,就会把受委托运输的作物私下囤积起来,等到有一天那两个人中的一个急需这些作物的时候,他就会强迫焦虑的农民拿出所有的其他作物进行交换。很显然,只要善于寻找机会,这个代理人就可能定期地把两块地上产出的大部分富余作物据为己有,这样,到了最后,在某个天灾饥馑的年份,他把这两块地都买到自己名下,原来的所有者也就从此成了他的劳动力或仆人。
这也许就是一个严格按照现代政治经济学原则获取商业财富的例子。但比前一个例子更显而易见的是,在这个例子中,如果商人能满足于更公正的利润,那么国家的财富,或者说三人小社会的财富总和就会多一些。两个农夫的劳作已因商人的勒索达到了极限,而且在关键的季节总是受到供应不足的制约,再加上长期为了糊口而劳作,因而变得情绪低落,没有一点盈利的感觉,这必然严重降低了他们的劳动效率。商人自己手里最终囤积的粮食也绝不等值于他诚实经营下的情况,因为假如他诚实经营的话,三个人都会粮满囤米满仓的。
因此,这个问题不仅关系到国家财富的优势,更关系到国家财富的数量,但归根结底是一个抽象的“公正”问题。对于我们获得的任何大量财富,我们很难仅仅以其物质存在而断定其对国家有益还是有害。财富的真正价值取决于附于其上的道德符号,二者关联紧密,就如同数学的值取决于附于其上的代数符号一样。任何特定的商业财富的积累可能或表明人们忠诚勤奋、不懈努力,以及心灵手巧、善于创造,或表示极度奢侈、残酷暴政、坑蒙欺诈。有的珠宝因饱含着人类的泪水而格外沉重,就如贮存不当的粮食又很不凑巧遭了雨;有些金银则在阳光的照耀下比实际上更加熠熠生辉。
大家注意,这些不仅仅是财富的道德或情感属性,追求财富的人也许对此无形属性不屑一顾,从严格意义上讲,它们也是财富的物质属性,对财富的总值有不可估量的增贬作用。一大笔钱可以是创造出十倍价值的生产活动的结果,也可能是毁灭了十倍价值的生产活动的结果。一双双粗壮的手臂可能像人吃了茄属植物那样变得麻木,一个个身强体健的工人可能情绪沮丧,一项项富有成效的生产活动受到抑制。对劳动力滥加支配,就如在杜拉平原上立起虚假繁荣神像,而下面却挖成熊熊燃烧的土窑。这种表面上的财富,实际上在金色的光环下预示着最终的毁灭,就好比海盗在海滩拾到了大把的金币,但那却是他诱导大商船失事的所得;又如那随军流动的摊贩,身上披满了碎条破布,但那却是从死去的忠勇士兵身上扒下的衣衫;再如购得了一片片窑户的田地,里面要埋葬的却是无辜的公民和那个外乡人。
所以,那种认为可以对生财之道加以指导而不用顾及其道德因素的想法,以及那种认为可以为国家财富的积累制定一般和具体的规律的想法,在所有那些诱导人类走向邪恶的观念中是最为野蛮、最一无是处的。据我所知,自有历史记录以来,还没有什么像商业经典名句“最低价买进,最高价卖出”所代表,或在任何条件下可能代表的当代国民经济原则那样,让人类智慧如此蒙羞。在市场价格最便宜的时候买进?对,但什么使得市场上的价格便宜呢?一场大火烧毁了房屋的顶梁后,木炭可能会便宜,街区遭遇了地震后,砖瓦可能会便宜;但火灾和地震却不会给国家带来好处。在市场价格最贵的时候卖出?对,就是这样;但什么使得市场上的东西变贵呢?你今天的面包卖得不错,但是卖给了一个花光了最后一个硬币、行将饿死、再也不需要面包的穷人呢?还是卖给了一个明天就轻而易举买走了你农场的富人呢?还是卖给了一个去抢劫银行的大兵,而你的钱却正存在那个银行呢?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