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未读“文津奖”入围作品精选(套装共5册)-电子书下载

人文社科 3个月前 (07-15) 158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第16届文津奖推荐图书《How to:如何不切实际地解决实际问题》 如何自拍(用天文望远镜)?如何给手机充电(用机场的扶梯)?如何寄快递(从国际空间站)?如何判断你是不是90后(用碳-14年代测定法)?如何过河(把河水煮干)…… 针对每个人都会在生活中遇到的普通问题,“科学怪咖”兰道尔·门罗用专业、严谨的多学科知识和大出天际的脑洞,一本正经地给出荒谬却有趣的回答,完全刷新你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第16届文津奖推荐图书《和狗狗的十二次哲学漫步》 12次遛狗,12个哲思时刻,一本狗狗也能“听”懂的哲学入门书。哲学可以很简单,生活也是! 人遛狗,狗捧哏:回归对话体,十二集哲学相声丝滑盘点两千年哲学史,让哲学更有趣!
第15届文津奖获奖图书《1分钟物理》 你是否有一些念念不忘,却又不知道该问谁的问题?其实,还有65万人和你一样,管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于是他们关注了“物理君”。 在这本精彩的科普问答集里,你将看到“物理君”如何机智解答 238 个来自网友的脑洞趣题,每1分钟,你都能 get 1个新的知识点,体验科学带来的乐趣。
第13届文津奖推荐图书《薛定谔的猫:改变物理学的50个实验》 本书从科学史的角度,依照时间序介绍了有史以来最具突破性的重大物理学实验,这些实验为物理学各领域奠定了扎实基础,也是人类科技发展的重要基石,例如:牛顿的苹果到底是不是真的故事?人造云和粒子移动的轨迹有何关联?透过油滴要怎么测量电子的带电量?不论你感兴趣的是光学、力学、电子学还是天文学,这本书都能让你找到许多有趣且深具启发性的解答。
第12届文津奖推荐图书《诗意的原子:8种联结你和宇宙万物的无形元素》 原子与你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在《诗意的原子》一书中,科特·施塔格揭示了它们与宇宙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间的联系。 你血中的铁,是组成血红蛋白的重要元素,也是造成2亿年前一次恒星爆炸的元凶;你呼吸中的碳元素,可能变成树干的一部分;你肌肉中的氮,会帮助天空变为蓝色;钠将把你眼中的泪水与远古时就消失的沧海联系在一起……组成世界万物的元素,和组成你身体的每一种元素是毫无二致的。你如何理解——你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同时也是一堆无生命的原子? 书中讲述了8种对人来说最重要的元素:氧、氢、铁、碳、钠、氮、钙、磷。你会发现,你不只是由原子组成,你就是原子,这本书就是一本原子世界的漫游指南。

部分摘录:
哲学或许做不到时时有趣,但至少应该努力做到有用,让你无论在社交媒体上,还是在酒吧里,在碰到各种各样的观点时,都能凭借哲学去伪存真。哲学能助你一臂之力,让你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一个会去思考如何采取正确行动、如何制定恰当人生目标的人。哲学会引领你静下心来思考“大问题”:我们为什么在这里?现实的终极本质是什么?我合上冰箱门的时候,如何知道里面的灯真的熄灭了?
学习哲学有许多好理由,但并不是说有了哲学做武器,你就能在和家人吵架时战无不胜。其实,我想说的是,当你的另一半正对你大为光火的时候,千万别耍哲学小把戏:别拿休谟的叉子或奥卡姆的剃刀在对方面前挥来挥去,你会被平底锅伺候的。没胜算的,就算真靠哲学吵赢了,也常常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胜利的代价远远超过获得的好处,比如失去符合逻辑、高效摆放的洗碗机帮佣,或者陪对方看完第十五遍《西雅图未眠夜》。
养狗也有很多好理由,其中有一条理由便是让你在吵赢对方却元气大伤后,有借口逃离公寓。毕竟,狗是要遛的,哪怕是马尔济斯这种对户外活动不大感兴趣的睿智小短腿也不例外。
“孟弟,心情怎么样?”我问道,我俩正乘着公寓里咔咔作响的旧电梯下楼,“去墓园还是公园?”
孟弟抖了抖身子,好像并不在意路线。孟弟能够通过抖身子做很多事情。孟弟式抖身子可以表达许多不同的情绪、判断、想法,甚至观点。孟弟式抖身子还可以表达同意或反对、哂笑或怒斥,此外,还能表示他找出了你的逻辑漏洞或赞同你的论证。而刚才那一抖是在说:在坟墓上尿,还是往树上尿?我都行啊,你决定。
“墓园近一些,但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会比较不那么……”
瘆人?
我点了点头。“去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
到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要穿过金融寡头和对冲基金经理们居住的街区,走上个二十分钟。与伦敦大多数公园不同,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让人感觉杂乱无章、不修边幅,让人……摸不着头脑。前一刻还在城郊,一转眼你就置身荒野了。好吧,也没那么荒,但你可以走上好几分钟都见不着一个人影。或许这种城郊变荒野的过程并不像我说的那样戏剧化。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和周围街道在一个既不算城镇也不算乡村的空间里错落交织。这让人联想起斯多葛派早期哲学家克吕西波斯(前279—前206)脑中的悖论和困惑。
斯多葛派是公元前三世纪在雅典蓬勃发展的哲学学派,他们一路壮大,后来甚至“占领”了罗马,以至于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成了最伟大的斯多葛派哲学家之一。我们过会儿再聊斯多葛派,现在我想说的是,他们有一个重要的观点,即每一位哲学家都应该立志成为全知的圣人,对物理世界的联系了然于胸,知晓万事发生的必然性,不管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他。
比如,多少粒沙子能垒成沙堆?[这被称为连锁悖论(sorites paradox),其中sorites一词在希腊语中是“堆”的意思]
显然,我们一眼就能认出沙堆,我们也知道三粒沙子成不了沙堆。因此,一定存在一个临界点,再加一粒沙子,原先散落的沙子就成堆了。但仅仅一粒沙子怎么就能带来如此大的变化呢?同样的问题也适用于秃子。一头密发逐渐稀疏,直到最后不可否认地成了秃子。但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秃的呢?又回到那个问题,必然存在那根标志着临界状态的头发,但是一根头发怎么就让秃与不秃变得如此泾渭分明呢?
在学校里,有一种连锁悖论让我见识了什么叫投机取巧。操场上,一个粗野的大个子走到你面前,一把逮住你,逼你回答下面的问题:“给你一块钱,去不去跟希尔达(Hilda)亲嘴?”
希尔达是食堂的打饭阿姨,又老又凶,满口龅牙。她会往你餐盘里盛泡发的土豆泥和棕色肉糊糊。
“不去!”你应该会这样回答。
“这样啊,那你要什么才愿意跟希尔达亲嘴?”
“我什么都不要!”
“哈!你竟然什么都不要就愿意跟希尔达亲嘴!”很快,整个学校都传遍了你愿意无条件和希尔达亲嘴,还爱上了她,甚至想娶她为妻的事。
好吧,这并不能完全算连锁悖论。但是当你想通下面的问题后,悖论就出现了。比方说,给我一千万,我愿不愿意去亲希尔达?或许我愿意。因此,在一块钱到一千万之间,存在着某个左右我亲不亲希尔达的金额。这就意味着亲与不亲之间,自始至终也就一块钱之隔。因此,你其实会为了一块钱去跟希尔达亲嘴。
在适当的时候,我们还会继续讨论希尔达,或者更确切地说,讨论克吕西波斯和他的“堆”理论。
但不管怎样,我们穿过了中间地带,毋庸置疑地要去和希尔达亲嘴——也就是说,我们到了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这个时节的公园特别美,老橡树、老梣树的叶子仿佛燃烧的火焰,你行走的时候,脚下的橡子、山毛榉坚果、甜栗壳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刚打算解开孟弟的绳子,就看到前方正在靠近的东西,我的心咯噔了一下。正在走来的是只巴哥犬,或者可能是只法国斗牛犬——我分不清那些看起来像一头撞上阳台玻璃门,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像孔雀鱼那样噘着的狗。孟弟讨厌巴哥。我一直没搞清楚这种憎恶是出于审美、道德,还是政治观点的不同,但只要他看见一只巴哥,就会一下把牵引绳扯到底,拼命拽着背带,像只拉着超载雪橇的哈士奇。孟弟像打喷嚏一样全身紧绷,而我在这种情况下,常常会假装无助,任由他拖来拖去。
孟弟的架势如同一只饿狼,对面的巴哥见状便退缩了。狗狗们也知道他们不可能陷入一场真正的大战,因为都被绳子拴着呢。这种冲突在人与人之间有时被称为“推搡”,其中演的成分比较多,不是真要置对方于死地。
“别闹。”我呵斥道,并用力拉了一下孟弟的绳子,但没什么用。随后我只好低声下气地对狗主人道歉:“真不好意思。”对方是一位穿戴整洁的男士,迈着小步,步调和自家巴哥完全吻合,“他从不咬人——就是耍个宝。”
对方一言不发,鼻孔朝天继续向前走。
“下次别这样了。”我低声斥责孟弟。
他无辜地看着我,仿佛我打断了他对蝴蝶或玫瑰之美的思考。
这是我们狗狗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要做的。
“才不是所有狗都这样。”
没错,有些狗狗可能害怕或被收买了。但内心深处,我们都会有这种想法。总之,巴哥这种狗……
等那只巴哥和我们保持安全距离后,我解开了孟弟的绳子。他沿着树丛中的小路撒腿奔跑,这边嗅嗅那边尿尿。突然,他定在原位,仿佛小孩子在学老奶奶走路一般。一两秒钟后,我才发现事情的原委。
前方出现了一只硕大的黑色罗威纳,我们在来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的路上碰见过他一两次。这只狗的个头就像匹小马驹。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敌意,但孟弟胆小的灵魂已经被震慑住了。老实说,我当时心里也发毛。孟弟几次假装要朝着罗威纳冲去,同时狂吠不止。罗威纳忍了大约一分钟,回了一声浑厚的低吠,吓得孟弟拔腿就往我这边跑。他穿过灌木丛来到我身边,他蹦跳着,用前爪在我膝盖上一顿乱抓。
抱抱抱抱抱!
“但你浑身都是泥!”我说。
然而,看到他如此狼狈,我还是把他抱了起来。
罗威纳一脸无害地慢悠悠地离开了,仿佛旧石器时代善良的食草动物。如果他认为孟弟是个威胁的话,或许他会启动战斗模式,把孟弟给吃了。我把孟弟放下来,他继续对着撤退的敌人乱吼乱叫。
我本来可以搞定他的,这家伙惹上大麻烦了。
“是啊,他也许已经一口把你脖子咬断了。”
孟弟抖了抖身子。
“我们得谈谈。”
谈什么?
“狗狗的行为,是什么让你成为一只好狗或者坏狗。事实上,这种判断和狗没太大关系,和人有关。”
好吧,又没法好好遛弯儿了。
“快说我是对的。”
行吧行吧,不过我要先到处遛遛,看看两分钟内能撒几泡尿,我要闻遍所有角落,找些吃剩的肯德基炸鸡骨头吃,你有种跟我抢试试,这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事,懂吗?
我晃悠到汉普斯特德荒野公园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那儿有一张长凳,在长凳一端可以望见市中心的玻璃塔,在清晨的阳光下闪烁着邪恶的寒光;长凳另一端是一片树海,仿佛身处某个古老而永恒的森林中,常青树为金黄色的树海点缀出了斑驳的阴影。此地远离闹市,得天独厚。和狗狗谈哲学在别人看来可能会有点儿怪,因此我觉得不被人听到,私底下谈是再好不过的了。
孟弟回来了,趴在我的脚边。这次漫步对于他这个小短腿来说大约是极限了。
“好了,我们来谈一谈对与错吧。”
你是指为什么有时候你对我说“乖”,有时候你又说“别闹”吗?这个的话,我已经总结出一套理论了,当你喜欢我做的事情时,你就说“乖”,当你不喜欢的时候,你就说“别闹”,就是这么回事。
我笑着摸了摸孟弟。
“乖,你的爪子的确已经抓到问题的核心了,而且你刚刚说的那个理论甚至连名字都有呢,叫情绪主义(emotivism)。情绪主义的拥护者认为,每当我们做道德判断,说一个行为对与错、道德与否时,我们真正想说的,同时实际上也是真正能说出口的,是我们是否支持该行为。这样说出来的东西能让我们内心感到温暖舒适。这种判断就类似于我们吃到了一块好吃的馅饼时说:‘太好吃了!’或者就像狗听见主人说‘遛弯儿’时会摇尾巴一样。”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