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欢迎访问热点图书网

法国大革命史译丛(套装共六册)-电子书下载

历史传记 3个月前 (07-15) 153次浏览 已收录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简介

本套图书为“法国大革命史译丛”系列,主要收录海外著名学者论述有关法国大革命这一事件的知名作品,以史学为主,同时也吸纳人文社会科学其他领域的研究成果。本辑共收录六部作品:
《英国激进主义与法国大革命 : 1789-1815》中文简体版首次引进国内! 增加大量英文版未曾使用过的图像,不但会增加读者的兴趣,也是图像证史的实践!作者还会增加特为中国读者写作的前言,希望他的思考与感知能对中国读者有所启益!
《法国大革命史》豆瓣8.1分推荐! 法国大革命如何能够发生?革命者怎样、在何种程度上改变了世界?他们在改造世界的同时如何进行了自身的改造?作者对此进行了详实的解答!
《法国大革命与革命心理学》豆瓣8.8高分推荐! 作者认为,大革命的历史实际上是由一系列并存的且通常孤立的历史事件构成的,所有这些历史,基本上代表的都是 各类心理力量之间的较量!
《巴黎刽子手》豆瓣8.3分推荐! 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的法国民众对断头台的追捧让人慌张,刽子手对将死之人的尊重让人看到些许虚弱的人文光芒!
《路易十六出逃记 作本书讲述了路易十六及其家人试图逃离首都,放弃了以他的名义建立的新政府,逃往瓦伦,以及这如何改变了法国历史!
《法国大革命中的群众》 英国马克思主义史学家乔治•鲁德力作!从社会史的角度讨论了人民群众与资产阶级革命分子领导者在法国大革命中是如何一步步取得成功!

部分摘录:
财政危机和贵族反叛迫使王朝召开三级会议。但是,第三等级是否甘愿屈从大多数贵族所作的提议呢?三级会议依旧是封建机构呢,还是经过其努力创造出一个适应经济、社会现实的新秩序呢?……第三等级公开要求权利平等,并着手对旧制度进行社会和政治改造。王权试图用曾经对付贵族的手段粉碎第三等级的反抗,此时贵族已成为王权的盟友了。但是事与愿违:经济危机将人民推向起义,公众的力量突破了国王的控制。继和平的和合法的革命之后,出现了人民的和暴力的革命。旧制度土崩瓦解了。
Ⅰ.合法的革命(1788年底—1789年6月) 1788年8月26日,路易十六任命内克为财政总监和国务委员。内克并无明确纲领,与其说他在控制局面不如说他是随波逐流。他对政治、社会危机的严重性缺乏足够估计,没有充分注意到经济危机足以使资产阶级把群众发动起来。在农业生产上,不少地区受到了葡萄种植与酿造业危机的侵害。那时的葡萄种植地区远比今天广阔。对许多农民来说,葡萄酒是唯一可出售的产品。葡萄种植区的农民人数众多而集中,面包靠购买,因而有城镇居民的性质。1778—1787年间的生意萧条与价格下跌使众多葡萄农陷于苦难。1789—1791年的葡萄歉收又导致价格回涨。然而生产不足使葡萄农并不能重整家业。此外,1788—1789年谷物价格上涨时,葡萄产区居民,尤其是佃户和短工,因丧失任何积蓄而陷于绝境。葡萄种植与酿造业危机只是总的经济危机的一部分。与此同时,1786年法国与英国签订的自由贸易协定导致工业活动减慢。在这个时期,英国工业正在进行设备改造和增加生产能力,而法国工业则刚在恢复元气,甚至在国内市场上都遭到英国的竞争。贸易的危机使局势更为严重化。
1.三级会议的召集(1788年底—1789年5月) 国王从8月8日起允诺在第二年5月1日召开三级会议,这在第三等级中激起很高热情。在此之前,第三等级始终追随着反叛专制主义的贵族阶级。但是,自从1788年9月21日巴黎高等法院作出判决,规定三级会议将“正规地按照1614年的方式召开和组成”后,资产阶级和贵族阶级之间的联盟便开始破裂。资产阶级转而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国王身上,希望他能求助于臣民,倾听其呼声。马莱·迪庞在1789年1月写道:
“公众争论的情况大为改变。国王、专制主义与宪法在争论中只占极次要地位,第三等级与另外两个等级之间的战争开始了。”
爱国党领导了反对特权阶级的斗争。它是由法律家、作家、工商业家、银行家这些资产阶级人物组成的。特权阶级中一些接受了新思想的人也站到他们一边,其中有大领主(拉罗施富科-利昂库尔公爵、拉法夷特侯爵)或高等法官(阿德里安·迪波尔、埃罗·德·塞谢尔、勒佩勒蒂埃·德·圣法尔若)。公民地位平等、法律和纳税的平等、基本的自由、代议制政府,这些就是他们的主要要求。宣传活动也组织和开展起来,或者是通过个人的联系,或者是通过某些团体,例如主张废除奴隶制的“黑人之友”社。咖啡馆成了鼓动的中心,其中有著名的普罗科普咖啡馆。三十人委员会大概是领导爱国党宣传鼓动的核心机关,它授意撰写小册子,还传播一些陈情书的范本。
“第三等级的加倍”是爱国党宣传的基本点:第三等级代表的人数应该与贵族和僧侣代表的总和一样多,这其中包含着按人头而不按等级表决的意思。内克并无既定政策,他一心只求争取时间和调解各方。在这种情况下,他于1788年11月召集了第二次显贵会议,指望说服他们同意第三等级的双倍代表数。不难预料,显贵们仍然主张按照旧的方式。12月12日,王族亲贵们向国王上呈了请愿书,它堪称贵族阶级的宣言。请愿书对第三等级的主张和进攻予以反击:“有人已经提出取消封建权利……难道陛下能忍心牺牲和屈辱他那正直、悠久和体面的贵族吗?”
然而,特权阶级的反抗却促进了爱国运动的新高涨。巴黎高等法院的态度已有所改变,它在1788年12月5日的判决中接受了第三等级代表的加倍。但是巴黎高等法院却不对按人头表决的问题发表意见,而这个问题才是头等重要的。
内克在1788年12月27日提交给国王的参政院的报告中采取了上述立场。他认为有3个问题值得注意:代表与居民的比例问题、第三等级代表的加倍问题和各个等级代表的遴选问题。在1614年,每个行政区都选出了数量相等的代表,现在的人们越来越注重按比例的公平规则。这样,老方法便不再可取。内克表示赞成比例制。至于加倍问题,再按1614年的方式去做是行不通了,因为从那以后,第三等级的作用大为加强了。他谈道:
“在此期间,万物巨变,流动财富和政府的借债把第三等级与公共财产结合起来。知识和启蒙思想成了人们共有的遗产……许多公共事务中,只有第三等级是行家里手,其中包括:国内国外的商业交易、手工工场的管理、鼓励加工业的最佳手段、国家信贷、货币的生利与流通以及征收捐税、滥用特权和其他许多非它莫属的领域。”
内克最后指出,一旦第三等级的意愿一致起来,并与普遍的公平原则相符合时,它将被称为民族的意愿。因此,第三等级的代表数量应该同其他两个等级代表之和相等。第三个问题是每个等级是否只能在自己内部挑选代表。在这个问题上,内克则主张完全的自由。
作出的决定刊登在《1788年12月27日在凡尔赛举行的国王的参政院会议结果》中。召集三级会议的御旨和选举规则在1个月后,即1789年1月24日公布了。但是,按人头还是按等级进行表决的问题仍然悬而未决。
选举活动在充满激情和效忠国王的气氛中,同时也是在严重的社会危机中展开了。失业问题严重。1788年的收成很差,粮荒威胁迫近。1789年初的几个月中“人民的不安”加剧,粮荒引起的骚乱在许多省份发生。城市人民要求对粮食实行限价。他们有时举行暴动,1789年4月28日巴黎雷维庸彩色壁纸工场工人的暴动就是一例。社会骚动与政治骚动重合在一起,它常常能说明政治骚动的原因。
在教堂里宣布的选举规则声称:“陛下嘱望,无论是在王国的边陲还是在最为闭塞的地区,每个人都能确信把自己的愿望和要求转达给他。”
这种嘱望被人当作了把柄。第三等级借此鼓动舆论,政治性论著大量涌现,出版自由在默许下建立起来。小册子、檄文、论著以及法律界人士、教士,尤其是中等资产阶级的著作成倍增加。无论在外省还是巴黎,整个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都受到剖析、批评和重新设计。在阿腊斯,罗伯斯庇尔发表了《对阿腊斯全民的呼吁》;在鲁昂,图雷发表了《告善良的诺曼底人书》;在埃克斯,米拉波发表了《对普罗旺斯全民的呼吁》。
在巴黎,早以其《论特权等级》而驰名的西埃耶斯在1789年1月发表了他的小册子《什么是第三等级? 》。这本书获得了巨大成功:“什么是第三等级?一切。在此之前它是什么?什么也不是。它要求什么?有所作为。”
著名的作家、政论家以及无名的作者纷纷发表评论、公开信、感想录、建议书或规划。塔尔热写了《致三级会议的信》。卡米耶·德穆兰在激烈的檄文《自由法兰西》中,主张建立一个既没有卖官鬻爵,也没有世袭贵族和税收特权的法国:“好吧!对,这件好事就要全部实现了,人间的任何势力也不能阻止它。这是哲学、自由和爱国主义的崇高结果啊!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这些宣传作品都出自资产阶级人物之手,反映了有产阶级的愿望。他们之所以要打倒特权是由于特权与他们的利益格格不入。劳动阶级、农民、小手工业者的命运并不被他们放在心上。然而,有一些人却关注人民的苦难,例如迪富尔尼的《第四等级的陈情书》所表现的观点。这在当时虽然非常罕见,但却已经预示着:自由派资产阶级建立的制度处于反革命和对外战争的威胁而势将垮台之际,无套裤汉群众将登上政治舞台。
政府制定了一套自由主义的“选举规则”。选区按巴伊管区和塞内夏尔管区划分。特权等级的成员到首府集合,组成僧侣选举大会和贵族选举大会。僧侣选举大会中包括主教、修道院长和参加教士会议的所有教士。他们都属于履行教规的或在俗的教会团体和会门。这些教会团体或会门享有年金,所有教士几乎都拥有薪俸或封地。贵族选举大会则包括一切拥有封地的贵族。参加僧侣选举大会的还有所有教区神甫,这保障了下层僧侣的大多数。第三等级的选举规则较为复杂。组成第三等级的所有居民,包括法国人和加入法国籍者,凡年满25岁以上,有固定住所和在纳税簿上有名者都有选举权。在城市,选举人先按行会集合,不属任何行会的人则按居住区集合。每百名选民中指定1至2名代表,这些代表再组成全城第三等级选举大会,负责选出行政管区的第三等级选举大会代表。最后再由行政管区的选举大会选出出席全国三级会议的代表。在农村,居民们按教区组成大会,按每200家出两名代表的比例指定出行政管区的第三等级选举大会代表。所有选举大会都起草陈情书。
1789年1月24日的选举规则有利于资产阶级。第三等级的代表都是经间接选举产生的:在农村是两级选举;在城市是三级选举。尤其是,选举大会的表决使用点名的方式,在大会讨论起草陈情书之后进行。这样,资产阶级中最有影响、最善于辞令的人(通常是法律界人士)便有把握控制辩论,左右农民和手工业者。第三等级的代表全由资产阶级组成,任何一个农民,任何一个城市人民阶层的直接代表也未能出席三级会议。

下载地址

下载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